刚刚更新: 〔叶风〕〔上官婉儿〕〔星光天后,重生国〕〔三生梦千年〕〔殿下当嫁〕〔妖女宋姬传〕〔言夜星〕〔报告总裁爹地,妈〕〔三千韶华为君狂〕〔九零农媳有点甜〕〔都市狂兵〕〔女总裁的逆天高手〕〔重生1997黄金时代〕〔第一宠婚:顾先生〕〔诸天金手指〕〔重生日本捉妖怪〕〔流浪在诸天世界〕〔天后来袭之傅先生〕〔在斗罗纵横的小黑〕〔农女为商:驯夫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48章 热心村民
    马车上,干瘦老汉被我们搀扶下来后,一言不发的看着我们众人。老朱死死地盯着他,可老汉竟没有丝毫畏惧慌乱之色,他突然诡异地笑了,露出一口黑黄相间的牙齿道:“这是哪里,你不需要知道,因为,你回不去了,呵呵,嘿嘿……”语无伦次地说着,他突然闭口不言,捡起地上的竹篓,径直向车门走去。

    我眉头微微皱起觉着老汉话中有话,不过并没有拦阻他!而老朱闻声后却是惊骇的瞪大了眼睛,失神般愣在了那里,其余人还巴不得这个怪老头赶快离开,更不会阻止,老汉远离马车,很快就顺着马路旁的斜坡消失在了浓雾里。

    “这个老人家好吓人啊!”车厢上,看着老汉消失了踪影,凌美娇皱着白嫩精致的眉头,抚着胸口说道,脸上一副后怕的表情,显得楚楚可怜,美丽的杏眼眨巴着似有意似无意地看着姬灵生。

    孙祎可抓着我手臂问道:“灵生,那老人家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说话怎么那么吓人啊?”她长长的睫毛颤抖着,脸色十分苍白,显然,老汉上来的这一会,带给她的心理压力极大。

    揽过她,拍拍她的臂膀,我笑笑道:“不要自己吓自己,想多了错的也多,人老了都是那个样子,你老了也是!”说着低头顶了顶孙祎可的额头,异常宠溺。

    咯咯一声嬉笑,孙祎可挣扎着捶着他胸口道:“你老了才是!你老了就是个丑八怪!”似乎觉得这样亲昵有点太过,脸色一红顿时把头贴在了夏函怀里,小鸟依人一样,无比可爱!

    装作低头看着自己的紫色短鞋,安然心里异常黯淡酸楚,越是看到两人的亲密样子,她就越是觉得难过,心里的孤独和苦闷像积蓄的火山,根本找不到发泄,“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越来越在意他不属于我?为什么?”她一遍遍在心里问自己,却始终没有一个答案,痛苦的几乎要发疯。

    她想靠到姬灵生身边,她想看到姬灵生对她微笑,她想姬灵生时刻不离她的视线,她想没人阻碍他们静静守在一起,她想……,她想……。

    在背后定定看了孙祎可良久,凌美娇抬起圆润的纤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着我的目光始终不离开怀中的玉人,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黯淡。

    时间缓缓过去,期间,安然和老朱连续站在路上观察了半天,可是诡异的是,路上自老汉出现后,再也没有一个过路的行人或车辆,众人都知道,出了大问题了。

    “我们难道还是没有摆脱……”说到这里,老朱身体一抖不敢再说了,脸色跟出了丧事一样难看。

    “叶暮少爷,接下来咋办啊!”车厢内李唐焦急的问道。

    “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怪事,看来,我们被困在这了,不过,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活着出去!”叶暮叹息着说道,闷不做声的呆了几个时辰后,他似乎整个人理智了很多,谈话之余瞥眼又看了看后面情绪一直焦躁不安的叶天,微微摇了摇头。

    转眼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大雾变得稀薄了许多,然而,天地间还是灰蒙蒙的,百米之外就再不清任何东西,这期间竟也诡异地没有过来过任何一个车辆,这让车上想搭个顺风车离开的众人,希望落了空,心里越来越沉重,越来越焦躁!

    过了许久,“喂!你们看!”突然,车厢上的叶天忽然指着马路下的斜坡喊了起来。

    众人连忙凑到窗边看去,只见,斜坡下,一队衣着朴素的村民扛着两个板子走了过来,沿着路边的泥泞小道,不一会就走上了马路,似乎专门为他们而来。

    走在最前面扛板子的,是四个青壮年,身形敦实,强健有力,后面跟着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四十来岁汉子,约莫一米六身高,后面还跟着五六个人,样貌身形都很寻常。

    不过,让众人吃惊的是,这些人的穿着都跟先前的老汉一般,青布或灰(黑)布衣服,千层底的布鞋,劝都是简素的装扮。

    “嘿呦!嘿呦!……”这些村民走到车前,车上众人才发现,当先的四个壮汉两两一组扛着的竟是两块门板,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老朱看到后面那跟自己岁数差不多的中年人走了上来,他也忙迎了过去,伸手想跟他握握,那中年人却摆摆手道:“莫客气!听说你们遇了困难,我们特地来帮忙地!”他的口音是湘西客家人的口音,听着不由让人想起湘地老乡,十分亲切。

    老朱还未来得及说话,中年人就对着那先前抬着门板的四个精壮汉子道:“你们上去,将两匹马抬下来!”接着又转头向要提出疑义的老朱说道:“你莫担心,我们村有大夫,肯定能治好你们的马,村里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饭菜,都跟着来吧!”说着向车旁的姬灵生一众人一招手,脸上露出和善的微笑。

    “你们怎么知道我们的马受伤了?不对,那老头跟你们什么关系?”老朱突然伸手拦住中年人,眉头紧锁着问道,神色间充满了防备。

    这么多年走南闯北的经历告诉他,在荒郊野外,突然出来一群不请自来的当地人赶来帮忙,很有可能会隐藏着麻烦,甚至危险,虽然,很多地方的民风依然淳朴,人们也热情好客,但绝不是每停留一处就能遇到的,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正是外出行走打拼时刻须谨记的。

    “那是我阿爸,马不能跑动了,也是他告诉我的,怕你们找不到人帮忙,我就带着村里的汉子们过来瞧瞧!”中年汉子笑哈哈道。

    “朱师傅,这是怎么回事?”我在中年人招手后,也走了过来问道,对着中年人他微笑着点了一下头示意。

    当即老朱将中年人的叙述又简要说了一遍,拿着征询的眼光看着我,我转头看看正抬着两扇门板已开始小心翼翼下坡的十来个村民,暗自想到:“我们肯定卷入了一个诡异的区域当中,这些来帮忙的村民,究竟可不可信?背后又是否隐藏着什么危险?”

    “叶暮兄,你的意见呢?”以我有限的经验,根本分析不出来什么,只得又将问题推给了叶暮。

    “我看大家商量一下吧,去不去,各人定,不去就在车上守着等着过路车辆,去就跟着他们走!”叶暮皱眉说道,他虽然提着小心,但也找不到任何疑点,况且若是这些村民是真心带来帮助的呢?

    “去!都去!怎么不去馁?”一旁的安然听到了他们俩的商量,顿时恳切劝说起来。

    叫过大家一起商量后,娇巧美女凌美娇说要跟孙祎可、安然一起,她们去哪她去哪,孙祎可自然是跟着我的,而叶暮想过去村里休息休息。

    叶天跟叶暮李唐二人是一个意见,剩下的就看我和老朱如何决定了。

    突然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老朱迟疑着说道:“小老弟,你看,要不我们先过去休息休息,看情况再决定是否停留?”。

    一想,如果村民们不怀好意,哪怕在马车里一样躲不过他们的暗算,毕竟自己这边只有五个男人,仅只目前的这些人就足以将他们一窝端了,去与不去村里,根本没有太大区别,不如先去看看再说。

    “那好吧!祎可,安然,凌妹,走吧!咱们都跟着这个大叔到他们村里去”我跟老朱点点头后,对三女说道。

    说来也怪,众人决定去村子后,下了斜坡没走多远就发现大雾在消退,灰蒙蒙的天显露了出来,太阳却不知藏在了哪里,天地间显得异常昏暗压抑。

    下行走出两三百米,我突然从前方的树丛中听到隐约的水声,那是一种“哗哗”下落的冲击声,很像是瀑布飞流而下,随着继续前行,那声音越加清晰了。

    “这里有瀑布?”安然眼中突然一亮道,作为向导,职业敏感让她对这些自然美景异常关注。

    “听起来好像啊,应该快能看到了,安然,咱们跟紧点,别掉队了!”旁边并行的凌美娇听到瀑布声,脑海中自然浮现出了流水潺潺,鱼逐鸟戏的情景,蹙起的秀眉放松了些。

    众人一直走在被硬生生踩踏出来的小路上,此时,已进入了荒草丛生的地段,有些地方的荒草甚至长到了一人多高,茂密的荒草中,不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知是小动物还是其它的什么,因为看不到,所以让人格外心慌。

    众人最后面的是叶暮李唐两人,叶天则跟在凌美娇和安然后面,他在下坡前想让凌美娇跟着他,但凌美娇冷漠无情地拒绝了,此时,跟在两女后面走着,他看向凌美娇背影的眼神充满了怨毒,一股无比愤怒和憋闷的情绪在心中咆哮,却无处发泄!

    他恨叶家之人,恨老朱和安然,恨那个凶狠恶毒的姬灵生,但更恨这个薄情寡义的贱人,“贱人!我一定会让你好看!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老子诅咒你们都不得好死!”。

    走着走着,孙祎可忽然觉得后背发紧,总觉得四周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他们,便向我怯生生问道:“灵生,荒草里面不会藏着什么吧?”

    其实,何止是她,每个人都有紧张的感觉,因为人本能会对陌生和未知的东西感到紧张。

    我还没回答,听到她说话的安然和凌美娇却更紧张了,胆子比安然还有小很多的凌美娇更是脸色一白,刚松下点的眉头又紧蹙了起来,她很想说:“咱们别去了吧?”,但众人都在前行着,她张不了这个口。

    “傻瓜!真藏着什么,咱们这么多人呢?它敢出来吗?再说,附近还有个村子呢,真有危险,人们也不会在这定居了”我紧紧握了下她的手说道,敏感的神经更是察觉到,后面的安然和;凌美娇近乎要贴上来似的越跟越紧。

    “呼喽喽!”突然路边荒草中传来一阵响动!

    “啊!”凌美娇惊的大叫,一把抱紧了安然的胳膊,拽得安然一个踉跄。

    我转头看去,只见荒草中一阵晃动,似乎有什么极为敏捷的东西从众人旁边穿行而过,很快远去,看的凌美娇吓的花容失色,我立即温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它走远了”。

    “别怕!别怕!”家丁李唐听到前面的尖叫声立即在后面大声安慰道,“是些野兔、獾子啥子的”。

    “娇娇,不怕,来,我陪着你走吧!”后面的叶天趁此机会立即换上了一副温情体贴的样貌急走上来,伸出胳膊拉向凌美娇道。

    对于他的做作,凌美娇再无法装作无动于衷,眉头厌恶地皱了起来道:“你走开!我不需要你这么好心!”,胳膊猛地甩开了他的拉扯,拉着安然向前走去。

    “凌妹妹,那你跟我们一起走吧!”孙祎可见她们都有些害怕,便出声道,小路虽窄,但并行三个大男人还是没问题的,三女体形纤巧跟我并排走,也不比三个男人更占地方。

    脸色白了白,叶天收回了僵在身前的手,眼中闪过一抹狠色,不言不语跟了上去,眼光却在前方四人身上不停徘徊。

    终于穿出了上百米的荒草丛,拐入了一片开阔地,眼前的,是一座四五米宽的拱形石桥,石桥上生着斑驳的青苔,桥下,狭长的河道中,流水潺潺,再远处,奇峰林立,云海环绕。

    看着小桥流水,青山滴翠,三个女孩儿眼前一亮,齐声赞美到:“哇!好美啊!”,看着石桥,不用人说,她们就手挽着手奔了过去。

    我看着孙祎可一反常态的活跃,苦笑着摇了摇头,女孩儿爱美是天性,然而,胆小却也是通病,无论多么坚强的女人,内心深处总是脆弱的。

    “哗!哗!”,此时,远处瀑布的声音已经听得十分明显了,就在这条小河的上方五六百米处,那里,在青翠欲滴的层林草木丛中,一道道匹练似的水流从山上倾泻而下,砸在河道中,溅起一片片水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九星毒奶〕〔女神的超级赘婿〕〔网游之生死劫〕〔仙墟〕〔长生十万年〕〔诡秘之主〕〔明日之劫〕〔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明朝败家子〕〔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沧元图〕〔我真没想出名啊〕〔王者归来洛天〕〔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