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男神别总惹〕〔无限之次元幻想〕〔从创业开始做神豪〕〔离凰〕〔雪落关山〕〔吉时已到:拐个总〕〔邪王追妻:王妃有〕〔对鬼皮了一下就无〕〔桃运小兽医〕〔我在万界送外卖〕〔朝捧星河暮揽月〕〔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惊世医仙:天下唯〕〔我的妹妹不可能是〕〔本宫要休夫君〕〔魔之神起〕〔宠妻成魔,帝少吻〕〔唯爱水晶花〕〔盛先生,你家夫人〕〔六道佩恩重临末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60章 凶性大发
    如同放大几百倍的凶恶怪虫闯进房子后,复眼看到向后退缩的鱼头怪后,兴奋的“斯拉!(吃啊)斯拉!(吃啊)”怪叫起来,竟对我们四人彷若无睹,急速冲向了两个“房主”。

    那两头鱼头怪早已没了先前的狰狞神色,见到黑压压的怪虫冒进房子,立时亡魂大冒,疯狂向屋里逃去,见出现转机,我指着一旁的柴房大喊道:“快!躲进去!”。

    顾不得凌妹娇二女犹豫,我和老朱拽起两人一个劲的往柴房猛冲过去,我们逃跑的瞬间,十余只怪虫紧随两头鱼头怪已经涌入了房里,一声声碰撞声伴随着惨叫响起,主房内不久就没了动静。

    不到二十平米的柴房中,我们悚然变色的感受着耳边“呼啦呼啦”的声音不停响着,一只接一只怪虫循着鱼头怪的血腥味接连冲入了屋子,屋中“吱”“吱”乱叫声中,令人毛骨悚然的大片咀嚼声也骇然响起。

    “静静的藏在柴房的四人大气都不敢出的投过门缝扫视着周围,房子里的怪虫吃掉两头鱼头怪后,渐渐向外面散去,“呃——啊——”突然,附近又传来一阵疯狂的厮杀声,紧接着是凄厉的惨叫,这只是开始,接下来的时间里,村子里乱成一片,凄厉的嘶吼惨叫响个不停,怪虫们,竟如坚壁清野般,逐个院子对鱼头怪们开始了清缴。

    但是鱼头怪们根本无法跟无尽的黑潮正面抗衡,没有了“大威虫神”的庇护,凶残的鱼头怪们,在汪洋大海般的怪虫嘴里,成了不堪一击的美味佳肴!

    “呜呜——!”外面,大风突然刮了起来,呼啸的风声在山谷中回荡,犹如厉鬼哭泣,村中凄厉的惨叫响彻不停,躲在柴房中的四人,心中的恐惧无以复加。

    村子里血腥气越来越重,怪虫们被刺激地有些狂躁起来,四人藏身的柴房外,开始出现一只接一只的虫子围堵,有的已经开始撞向唯一的木门,里面,我和老朱强压住惊恐,拼命抵着木门,不让怪虫们进来。

    幸亏柴房简陋,四面封闭,除了烟囱口,连个窗户都没有,不然,怪虫们像滚雪球般的堆积,早就通过预留的洞口闯入柴房中。

    即便这样,它们依然有办法进来,有些狂躁的怪虫,已经开始啃咬起木门来,“嗑嗤”、“嗑嗤”的声音不断响着,越来越密集。

    老朱和我按在门上的手明显能感觉到木门的震颤,恐怕用不了多久,门就会被这些尖牙利齿的家伙啃烂,到时候,它们一拥而入,四人终究还是要葬身虫口。

    木门震颤的越来越剧烈,我和老朱甚至能想象到,外面的门上木屑纷飞的场景,心里的绝望和恐惧一点点滋长,两人的脸色都变成了惨白,不由都想到了,自己血肉模糊的身子,被怪虫们撕成碎片啃食的情景。

    “咔嗤”,门底边突然被咬开了一个口子,一个怪虫的利齿露了出来,它顺着被咬开的缺口迅速向四边啃噬,试图将洞口扩大。

    最后的时刻到了,四人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

    看到狰狞的虫头,“啊!妈呀!”,老朱惊恐地大叫一声,心里的恐惧猛然爆发。

    “安然,快,拿铁铲子杀了它”,我急的大叫,看着那怪虫啃噬的速度十分之快,心头大骇。

    蜷缩着在里面吓得瑟瑟发抖的安然,被我一吼,回过了神来,强压住惊恐从锅灶下拿起一个铁钩子,她对着门下的洞口就乱捅。

    此时,我和老朱都在拼力抵着门,根本腾不开身,只能靠这两女拖延时间了,我明显感受到,老朱的胳膊已在颤抖,他的心乱了,力气再不像之前那么集中,自己这边的压力越来越大。

    “吱!”、“吱!”,那只怪虫被捅到了几次,痛的大叫,头迅速缩了回去,但,立即又有一个怪虫将头探了过来,继续啃咬,安然只得再捅,心中虽然还恐惧,身上的无力感却渐渐消失了。

    突然,“咔嗤”一声,另一边也被咬开了一个洞,正在后面全身有些瘫软的凌美娇,也被我连连吼叫催了起来,她不得不拿起一把铁铲子对着怪虫探嘴的洞口拍打,四人跟怪虫,一时僵持了起来。

    “不好——!老弟!完了啊!”,老朱突然脸色一变,面如死灰地说道。

    果然,他刚说完,门顶上又被咬开个口子,随后,接二连三,门上一个个洞口开始出现,外面,密密麻麻叠起来的虫堆清晰入目。

    不停换着着手的地方也即将被咬穿,两人相继松了手,护着凌美娇和安然两女退到了最里面,木门剧烈颤动起来,“砰”,门栓突然被崩断。

    “哗啦——!”,一大堆怪虫,塌进了柴房。

    “我姬灵生居然要死在虫子手里!不过就算死,我也要拉几个垫背的!杀!”,我知道血战再也不可能幸免,狠狠一脚踢飞了最前面扑上来的一只怪虫后,拿起烧灶用的条凳,我又狠狠拍向前方,片刻间,又砸死了两只,我是凶性大发。

    看我如此拼命,老朱的血性也上来了,他更猛,抄起旁边的大锅就狠狠向前摔去,“砰”一声,一下子砸退了扑过来的六七只怪虫。

    突然,“吱——!”、“吱——!”……,朱鲤村东面和北面接连响起一阵阵尖利的嘶鸣,怪虫们正要再扑向我和老朱的时候,突然集体一滞。

    我和老朱猛一愣神,但手底下却不怠慢,趁机又砸杀了三四只怪虫,安然和凌美娇知道反正要死了,竟也现出了彪悍的气质,两人挥舞着手中的铁钩铁铲,在我和老朱身后打着掩护,不停击打着漏网的怪虫。

    “吱——!”、“吱——!”……那尖利的嘶叫越来越响,甚至传来一声声变形的怪虫惨叫声,柴房中的这些怪虫再不迟疑,一个个竟转身冲了出去,汇合院子中的怪虫,很快消失了,连杀它们几个同伴的我和老朱竟幸免了一难。

    “吓死我了!”,老朱一屁股坐在地上,两腿不停发抖,这一顿挣命厮杀,那个惊险啊,险些就葬身虫口!

    “啊!小弟!怪物尸体不见了!”凌美娇突然大叫,安然和老朱也立即向周围看去。

    只见,那一只只怪虫躺尸的地方,竟全部变成了空地,除了一滩滩绿色的血迹,竟什么都没有了。

    不!实际上,我在地上还看到了一个个黄豆粒大小的黑色石子,只是,黑暗中只有手电筒光芒的照射,老朱和安然她们看不清倒也正常。

    “老弟,你在干什么呢?”,老朱看到我抓起桌边的破布就到地上摸索起来,而且还是在哪些恶心的血渍中扒拉,顿时吃惊地问道,此时,他的声音还在不停颤抖。

    将所有的小黑石捡起来后,我脸色十分阴沉,之前我一直拼命没发现,左手心竟一直在发烫,到现在,死去的怪虫身上散出的黑色气雾全部消失了,不用想也知道都到哪去了。

    “它在吸收这些东西恢复?黑白符文呢?靠的是这些黑石子?是不是等它们恢复了,还会发生之前的事情?”想到这,我不寒而栗。

    必须得阻止它们,有了上一次的沉痛教训,我绝不愿再拿生命冒险,自己死了,孙祎可将再无人解救。

    “可是怎么阻止?除非以后不再杀这些怪物,但危急时刻,自己命都保不住了,还不杀敌人,那得有多愚蠢啊?”,我又陷入了纠结之中,“算了,临机决断吧”,最终,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姬大哥(小哥),你(是)怎么了啊?”凌美娇和安然都围上来关切地问道,担心我又出了什么事情。

    “我没事,怪虫都退了,我们应该是暂时安全了”看了看柴房外,我接着说道:“这里不适合待人,走,我们去正屋吧”,说着,将几枚小黑石全部推到了地上。

    进了屋门,一股强烈的血腥气立即传来,地上,两个“房主”残碎的尸渣到处散落,安然和凌美娇干呕一声,相继出门大吐去了。

    我看到这种情形,胃中一股恶心也猛然上涌,赶紧转过了头,旁边的老朱连“嗝”了几声,终于没能忍住,出门也“哇哇”大吐。

    此时的我,心中却浮现出一个巨大的疑惑,强压住了恶心,“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杀死的这些怪物都会变成黑色石头,而它们自相残杀就会是这种正常情况?”。

    伫立了一会,那股血腥气扑鼻,我实在也难以压制住反胃,干脆离开向院子走去说道:“算了,我们去附近其它家里看看吧,老朱,找个趁手的家伙,凌妹妹、安然,你们也找点东西防身吧”。

    等到三人缓过劲来,我就带着他们出了院子,此时,街道里静悄悄的,除了东面和北面有怪虫和另一种不知名动物的吼叫声,村西和村南一片死寂。

    四人不敢走远,直接进了斜对面的院子,“靠!这家也死绝了!”老朱看到房门被咬烂,沾血的碎布料从屋门一只拖到了院中,震惊地说道。

    两女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血腥,又是一阵干呕,凌美娇直接晕倒过去了,要不是安然勉强扶住,她直接就磕地上了。

    进了这家的侧卧,将凌美娇安顿好又唤醒她,我从这家厨房和各个屋子里又找来了饮水和食物,不过,只有他们两个男人简单填了下肚子,凌美娇和安然是什么也吃不下去了,两人漱了漱口都躺在了床上,不愿再动弹。

    “老弟!我们怎么离开这啊?”,老朱脸色焦急地说道,本来,怪虫们退走的时候,应该是他们逃离的最佳时机,但是,往哪逃?要知道,黑暗中,危险无处不在,乱闯,等于寻死!

    从村子现在的情况考虑,东面和北面肯定不行,若向南面,怪虫们一旦退回来追上他们,也必然无幸,而西面呢?高高的围墙挡着,墙后是什么,他们不知道,向那里逃,万一又有更恐怖的危险在等着他们呢?

    “晚上四处走动跟找死一样,但现在这里也不见得安全到哪里去,该怎么办,老朱你有什么想法吗?”我显然也没主意了,让我一个不到二十多岁的年青人事事决断,我哪里有那么多的点子和魄力。

    “唉!我也想了,东南北都太危险了,往西是啥呀?老弟你知道吗?”老朱叹了口气,怀着一丝希望问道。

    “西面!”我一沉吟,之前,我被逼的差点翻墙,后来鱼头怪们抓了叶暮和李唐,反而放过了他,接下来又发生了太多危险,不但叶暮、李唐两人没救成,所有人还都差点挂了,我也再没机会去察看西面围墙后的情形,谁知道后面究竟是什么。

    “事不宜迟,我去察看一下吧,你们在这里等着!”想到怪虫们和不知又到来的什么恐怖东西,我决定去西面察看一下,以尽快找到生路。

    “不……小哥,我们还是跟你一起去吧!”凌美娇挣扎着坐了起来,身体十分虚弱,却坚持要跟去,安然自然也不例外。

    “太危险了!咱们还是别分开了,要去一起!”老朱担忧说道,面临着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现的危险,四人若是再不紧密团结在一起,指不定就不明不白完蛋了。

    找到自己的包,我往里面尽量多装了些吃的和饮水,四人小心翼翼出了院子,沿着街道最南头,我们一路向西疾赶,走出百余米后,突然,我一挥手做了个噤声手势,“嘘——!”。

    只听,前面的沟边,忽然传来“呼噜呼噜”水搅动的声音,老朱吓得赶紧将手电关了,四人轻手轻脚藏到了路边的柴禾垛后。

    “哗啦!哗啦!”,一阵水声响起,“咳咳!王八蛋!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声咬牙切齿的咒骂声紧跟着传来。

    四人探头看去,只有我看到,从沟里爬上来了一个浑身淤泥,整个人已污的不像样子的“人形生物”。

    “是他!妈的,命真大,还没死!”我看到他的体形,立即就知道了这人的身份,叶家小少爷叶天。

    实际上,凌美娇比他更早一点就猜出了沟里的人是谁,脸色异常黯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九零军嫂有空间〕〔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兵王隐花都秦风〕〔萌宝来袭:爹地请〕〔天才萌宝,妈咪要〕〔叶飞张雨桐刘婷〕〔跨越24区的留学生〕〔娱乐圈之老祖驾到〕〔嗜血霸爱:爵少你〕〔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三国有君子〕〔快穿:拯救尸体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