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男神别总惹〕〔无限之次元幻想〕〔从创业开始做神豪〕〔离凰〕〔雪落关山〕〔吉时已到:拐个总〕〔邪王追妻:王妃有〕〔对鬼皮了一下就无〕〔桃运小兽医〕〔我在万界送外卖〕〔朝捧星河暮揽月〕〔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惊世医仙:天下唯〕〔我的妹妹不可能是〕〔本宫要休夫君〕〔魔之神起〕〔宠妻成魔,帝少吻〕〔唯爱水晶花〕〔盛先生,你家夫人〕〔六道佩恩重临末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62章 艺校学生
    死死握着手中的拳头,我的双眼中散发出骇人的光芒,我恨自己的无力,一如面对梦中那场大劫时的仓惶!

    “梦中看到的难道都是真的?我的潜意识里为何总是会浮现出这些画面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不行,我要变强!必须变强!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要救出祎可!尽快救出她!”

    “外面可能还有危险,你们先呆在这里,我出去一会!”我冷冰冰说出这句话,大步就向院外走。我要将之前扔掉的黑石子全部吸收,包括昨夜杀死的那几个鱼头怪,它们化成的黑石子,肯定也应该还在南面的路上。

    “哦!啊?你说什么?小老弟,你要一个人去?”老朱呆滞一愣后立马反应过来,连忙问道,我却没回应他。

    “姬大哥!你要出去吗?可以带上我吗?!”安然脸色一急,不顾众人目光快步追了上去,此时,她已全然不在意其它,只想待在我身边,时时刻刻。

    安然执意要走,我也不好开口阻拦。走在空荡荡的路上,抬手看着左掌心,我分明发现,那黑色的图案符文明显鲜活了许多,有种光彩流动的感觉。昨天夜里,我的掌心一直在发烫,一道道黑气被吸了进去,我料想,必然是怪虫们跟敌人大战,死伤众多导致。

    这里的生物,它们死后,似乎都能为双手的两道符文所用,尤其是黑色的图案符文,无论什么怪物死了,它似乎都能抽取黑气。

    我忽然觉得,若是自己能够参透它们的奥秘,主要是黑白符文,或许救出祎可的可能性将会大增。

    “只是目前,明显黑色的图案符文恢复的快很多,若是两者失去了平衡,很可能像上次那样的恶魔怪兽会被放出来,到时候,自己恐怕将是第一个受害者,虽然这枚符文给自己的感觉很好,也不能放松对它的半点戒备。

    而黑白符文,除了跟图案符文对抗中,将自己差点折磨死,到目前,也没发现它对自己其它的威胁,相对而言,还更可信些!”

    我要变强,要确保能救出孙祎可,哪怕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必须成功,但自己一个凡人,没有任何依仗,只能从这两道符文入手,尤其是黑白符文,恐怕将是我进入残食地狱后,唯一可以凭借的依仗。

    时间紧迫,我已不得不铤而走险。

    “姬大哥!你的手不舒服吗?你老举着手看干什么?”一路上,安然见我老举着手看来看去,眉头皱的很紧,便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回头淡笑了下,手也放了下去。

    看着我始终带着一抹深沉忧伤的神色,安然心头没由来的一沉,神色黯淡了许多。

    我将所有黑石子收集了起来之后,放在了随身的口袋里慢慢吸收着,等到快回到村西北时,我明显感觉到了黑白符文越来越强的张力,一股热流已经在掌心里开始盘旋起来,不过,很快又隐没了下去。

    “不知道再让它们恢复下去,是否会再次爆发那种激烈的冲突?我必须得提高十二分的警惕了,最好能尽快弄清楚它们的奥秘,看看这种可怕的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有灾难要发生?烦!这都些什么事啊,我只想过一个安宁的生活啊!”

    我心中无比烦躁痛苦,这一切都让我有种想爆发骂娘的冲动,我为什么要遇到这些恐怖、残忍无比,又完全超越了自我力量的东西?

    我不愿意相信,更不愿意去承受,我只想和孙祎可一起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可是,祎可遇难了,为救自己,真真切切陷入了水深火热的恐怖地狱中,救出她已是自己无可逃避的责任,哪怕用生命去践行。

    我无比的痛苦压抑,我必须要坚强,必须要做到最好,无论付出多大代价,必须尽快成长强大,哪怕天塌地陷,我也有不可懈怠的责任。

    “老弟!回来了!”大门口的老朱看到我们两人,老远就迎了过来。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察看了十几个院落,没有发现一个活口,整个村子里到现在也没有一点动静,可想而知,村民们——已经全灭!

    此时的老朱,心头已经说不出是恨还是沉重了。

    “我们尽快离开这吧,老朱,大家都准备一下吧!”我点点头有些沉闷地说道,符文、未知危险、救出孙祎可,酆都鬼域寻找叶紫,四件事沉甸甸地压在心头,一时之间,我觉得有万千顾虑,却又冷静无比,这是一种极端矛盾的状态。

    半个小时后,五人各自背了一堆东西最终出发了,在这个充满血腥和恐怖回忆的地方,谁也不愿意多呆。

    荒野的小道仍然那么幽深,荒凉,野草经历了昨夜的践踏,虽然视野广阔了许多,依然让五人战战兢兢,一步三顾地用了近半个多小时才回到了原来的大路上。

    看到大马车还在路上停着,周围静悄悄一片,五人心终于安定了许多,但还是有着压不住的惶恐,作为一条酆陵山脉西北面的惟一大道,无论如何,也不该是这个样子啊。

    “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老朱!”我看着死寂的山下大路,眉头皱了起来,对于这里,我是一无所知。

    “本来往西北方是重庆,但现在看来,鬼知道还是不是,往回走,是来的弯道口,再往东是我们来时的入口,往西南是四川方向,该往哪走呢?”老朱说着说着,喃喃自语起来,显然也拿不定主意。

    “要不回头吧?前面肯定有问题,不能去,去重庆方向呢?”我皱眉说道,几人都听那老汉说过,前方有泥石流滑坡堵塞了道路,但是真是假?万一是真的,走到那不通,再想回头,这冤枉路可太长了。

    “对了,姬大哥!牵马车的那两匹马被他们抬走以后,弄哪去了?”安然看着大马车突然想起来这件事情,便问道。

    自从天黑之后,接连惊魂,众人显然都将最初马车前的两匹马给忘了。

    我没有回话,老朱眉头皱起,有些迟疑地道:“被……吃了吧?”。

    此前,他们根本没在村里看到过什么大夫之类的,整个村子在虫灾之后,除了一地的尸渣和血迹,再也看不到其它东西,两个中老年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反正也走不成了,管两个牲口干嘛?大家还是别耽搁了,天黑前我们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躲着才行!”叶天不耐烦地插话进来,旁边,凌美娇赶紧扯了扯他,示意他不要乱说话,他神色一变,连忙又陪出了笑脸。

    最终,五人在沉默的气氛中向来路返回,当走了两个多小时,已经累的快不行的时候,突然,一架大马车迎面开了过来,在众人耳朵里,此时马的嘶鸣音,竟是如此的美妙。

    老朱欢快地跑着拦到了路当中,经过自己仔细的观察,大马车上似乎没坐几个人的。

    “喂!停下!”、“喂!等等我们”、……五人一起挥舞着双手,大叫着向大马车招手。

    “吁—!”大马车停了下来。

    “喂!喂!你们怎么回事?干嘛拦我们?”前面的马车上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消瘦中年人,头发颇长,拢在两侧耳际,下巴上留着山羊胡须,戴着一副宽边墨镜,造型很有特色。

    紧跟着他下来的是一个一米六多的大肚子男人,摇摆着边走边说道:“嘿嘿!你们咋一副难民的打扮?被打劫了啊?呵呵!”言语里一副悻悻的样子。

    老朱强忍着不快,从口袋里掏出了有些卷巴的烟盒,给墨镜男和大肚子递着烟赔笑道:“诶,师父!抽根烟,是这样的,我们的马车坏了,你们这是去哪啊?您看,能不能捎我们一程?”

    两人都皱眉推掉了烟,看到车上的几个年轻人都探头看来,长发中年人摆手道:“不行!不行!你们快让开!老赵,咱们上车,得抓紧时间赶回去,我还得回重庆办事呢!”。

    “等等,这位先生,您一看就是好人,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这里离重庆那么远,您就捎我们一段行吗?到时候我们一定重金相报!”安然看到了马车旁边写着的“丰都艺术学院”字样,知道了这些人的来历,顿时软语相求道。

    “是啊!这位老师,您就帮我们一把吧,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凌美娇也楚楚动人的说着。

    女人说话就是比男人管用,何况一个青春靓丽,一个妩媚妖艳,对男人来讲,一旦被她们的魅力攻势所吸引,很难抵抗的住。

    “要不,马老师咱们就捎他们一程?”赶马车的大肚子中年先开口了。

    “算了!你们一起上来吧!走!赶紧出发”墨镜男终于松口了,一行人欢喜地挤上了马车,这下子,终于不用在荒郊野地中走了,说不定跟着他们真能脱离了危险,五人心里充满了期待。

    车上还有三男两女五个学生,都是十八九岁的样子,十分青春靓丽,不过,艺校学生都打扮的太过另类了,让我们几人颇有些接受不了,感觉跟我们就像两个世界的人一样。

    “呵呵,老弟啊!你们这是去重庆吗?”坐在马车头赶车的座位上,老朱嘻嘻哈哈地跟大肚男打听着消息,前面,到底是不是重庆,他心里既期待又恐惧。

    “是啊!再向前五十多里就进入市区范围了,听口音北方人啊?”大肚男边赶车边说道,“咦?那就是你们的车吧?怎么破损这么严重?马怎么也不见了?”

    “哎!停!”老朱猛然大叫。

    大肚男吓了一跳,赶紧勒了勒牵绳,一车人猝不及防,都险些露丑,立即抱怨起来,大肚男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你咋回事你?”他向老朱大声责问。

    “兄弟,对不住,你打开门,我得下去看看路面,我们的马就是在这受的伤,刚才忘了提前说了!”老朱神色十分尴尬地说道。

    十多分钟后,看到老朱真的从地上捡起了十几枚圆头大钉,大肚男冒了一头冷汗,唾口大骂道:“妈的!谁这么缺德,在路上扔钉子?”对老朱的观感也立即一百八十度大翻转。

    大马车继续开着,“前面真的是重庆?”老朱又疑惑万分地再次确认道。

    “是啊,老哥担心我开错了方向不成?放心吧,从酆陵山到市里我没跑一千趟也有八百趟了,闭着眼都能找着!”大肚男边吊儿郎当地说道。

    “真的是重庆?!”老朱脸色一变,猛然沉默下来。

    “婷婷,他们怎么都这么奇怪啊?会不会…?”坐在中间靠窗位置的一个短发女生低声对同伴说道。

    她的面色十分白净,一头齐耳短发,右耳上还带着个大大的耳环,穿着低胸短袖,外面套着个夹克,大眼薄唇,有种十分野性的味道。

    也不怪她疑虑,确实,此时的五人,形象确实落魄腌臜。安然和凌美娇还好些,叶天虽然换了身衣服,身上仍散发着不小的臭味。

    我和老朱更干脆仍穿着溅满了绿色汁液的脏衣服,两人看起来就像刚忙活完的装修工,墨镜男一开始不愿拉他们,未必不是嫌恶他们的形象。

    “听赵师傅说他们是去四川的,应该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不然怎么会弄成这样?你看,除了那个大平头长得挺凶的,其他人都看起来不像坏人啊。嘻嘻,小言你发现没,穿白衬衣的那个男孩子,好像跟我们差不多大啊,你看,他一直冷冷酷酷的,好帅啊!”

    旁边留着一头乌黑长发的瓜子脸女孩,点评着几人,安慰着短发女孩,末了,还顺带调侃起了坐在斜前方的我。

    长发女孩,长得珠圆玉润,透着活波精致的感觉,她穿着一件翠绿色短裙,外面罩着粉红色毛呢外套,裙摆下露出两截葱白笔直的修长美腿,真可谓是美人如玉、槿笑花开,任谁看到她,恐怕都会止不住多打量几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九零军嫂有空间〕〔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兵王隐花都秦风〕〔萌宝来袭:爹地请〕〔天才萌宝,妈咪要〕〔叶飞张雨桐刘婷〕〔跨越24区的留学生〕〔娱乐圈之老祖驾到〕〔嗜血霸爱:爵少你〕〔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三国有君子〕〔快穿:拯救尸体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