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风〕〔上官婉儿〕〔星光天后,重生国〕〔三生梦千年〕〔殿下当嫁〕〔妖女宋姬传〕〔言夜星〕〔报告总裁爹地,妈〕〔三千韶华为君狂〕〔九零农媳有点甜〕〔都市狂兵〕〔女总裁的逆天高手〕〔重生1997黄金时代〕〔第一宠婚:顾先生〕〔诸天金手指〕〔重生日本捉妖怪〕〔流浪在诸天世界〕〔天后来袭之傅先生〕〔在斗罗纵横的小黑〕〔农女为商:驯夫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81章 一箭双雕
    “唉!你别那么激动,小心身体受不了。”我见她连坐都坐不起来了,眼中一片死灰和迷惘,顿时伸手扶住了她,也顾不得看到女孩的光外泄了。

    被扶着坐起来,吕湘婷是彻底明白自己的状况了,看着周围竟还躺着四个男人,那自己的样子……,她的眼泪唰地流了下来了。

    “你别难过,天才亮,除了我,他们都没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说完,我恨不得抽自己个大嘴巴子,看就看了,为什么这时候又说出来了。

    看到女孩猛地转头,红肿的眼睛仇恨地看向了自己,我连忙摆手尴尬道:“你别激动啊,不是我干的,之前你们都失去神智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是被一个邪恶的东西召唤过来的,别啊,别这样看我,真的不是我干的。”

    平生第一次被一个女生用如此刻骨铭心的仇恨眼神看着,我有些招架不住了,本不该心虚的眼神,顿时游移了起来。

    “臭‘流芒’,看你做贼心虚的样子,肯定跟你脱不了关系,呜呜,回去,我一定要我爹好好教训你!”眼泪又如小溪般流了下来,吕湘婷心中无比痛苦愤恨,更有一种想死的冲动,“为什么我怎么都想不起来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成了这个样子,他是不是已经把我……呜呜,我的一生都毁在他手里了”。

    被羞愤和仇恨蒙蔽了头脑的女生,思维已经没有丝毫理性可言,此时,躺在地上的另外四个男人已经完全被她忽略了,竟不考虑其它的疑点,一心把我认为是“臭流芒”毁了自己的名节。

    看着男子“假惺惺”的关心神色,吕湘婷流着泪在心里发誓:“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你毁了我的清白,我早晚会……会……,呜呜——”

    她的心痛极了,乱极了,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对待面前这个“卑鄙下流”的男人,突然止住哭泣,她死死盯着我紧咬嘴唇道:“你!你还看!‘流芒’,把你的衣服脱了。”

    “脱……脱衣服?”我被她说的脸一红,赶紧又把不自觉上下扫视的眼神收了回来,心里暗骂自己想什么呢,接着又回味过来女孩的话,惊得一句话脱口而出。

    “哦!是了,我真傻,这么久只顾着慌张,竟忘了给她披上件衣服,这下子,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啊!她肯定会误会死我啊,姬灵生啊姬灵生,你怎么总是做出这种蠢事?”

    看着我的神情,吕湘婷心里越发厌恶,“无耻下流的东西,果然又想到那里去了”痛苦地闭上眼睛,她强压下仇恨才说道:“我现在的样子怎么见人,你把你的衣服借给我穿行吗?无论……无论之前你对我做了什么,都过去了,我们谁都不要再多想了行吗?”

    昨天正是她的生理期开始,然而,此时,她发现不但自己的保护措施没有了,种种这时期该有的不适和症状也都消失了,难道?这个禽兽,竟然这样丧心病狂,吕湘婷心中的愤恨,已是罄竹难书。

    “什么?我……你真的不要误会,我什么都没对你做过,唉!好吧,好吧,随你怎么想。”看到女孩直勾勾盯着自己,摆明了不必多说的样子,我便脱下外套准备给她披上。

    自此,却闭口不再解释,想想,自己一个大男人,何必也像个女人一样惺惺作态,毕竟又真的没有对她做过什么,早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话说回来,自己有意无意间已将人家看光了,终究有些理亏。

    穿衣服之时,不免有些肌肤相亲之碍,我于是放下了心结,便坦然触碰女孩的身体,心中已没有璇绮之念,哪怕扣扣子之时,偶然触碰到了女孩胸前的敏感地带,也依然泰然自若,面不改色,当真有谦谦君子之风。

    “臭‘流芒’,果然我全身都被你……,看现在的样子,分明就视我为你的女人了,一点没有尴尬羞耻的意思,呜呜,我恨你!”吕湘婷死死盯着我的眼睛,眸中两滴清泪又落了下来,一抹深深的怨恨隐藏了起来。

    而铁门大院中,见杜浩猛然扑来,安然吓得惊叫一声,爬起来就向房内跑去。杜浩慢了一步没有扯中她的衣服,顿时冷冷一笑,飞步追了上去。

    “砰——”安然将门猛地关上,伸手就去插门闩,杜浩眼疾手快,猛地向前一蹿,再一次伸手将门顶开了些许,并一挪手,一把住了门边。

    “滚啊——!”安然急骂一声,猛地拉开门扇又狠狠向外一推,惊惧之下,竟爆发出了远超平时的力道。

    杜浩冲上来尚未站稳脚,大意之下,身子被扯的前倾,手上顿时失了力道,安然再反手猛一扣门,他的手顿时被门边狠狠卡住。

    惨嚎一声,他赶紧缩手,然而,手还未抽回,前倾的额头却又重重撞上了门扇。

    “嗷——!”又是一声惨叫,抽出手,杜浩暴跳如雷地退了出去,还未缓过劲来,只听“咔嚓”一声,门已经被安然插上。

    脸色铁青,竟而变得狰狞,他向着正向房内仓惶退着的安然吼道:“臭ao子,别给脸不要脸,马上给老子把门打开,否则,等我进去,我让你好——看!”

    安然听着他声色俱厉的语气,吓得心噗通噗通乱跳,她跑到凌美娇沉睡的床前大声呼唤道:“凌妹,凌妹,你快醒醒,那个恶贼来了,你快醒醒啊!”

    如此大的喊声,却也没能将她唤醒,只眉头微皱了皱,又陷入了沉寂,安然无奈之下,只得伸手摇晃她。

    “砰!”、“砰!”、……气急败坏的杜浩开始踹门了,巨大的震动,让半间屋子似乎都在颤抖。

    安然惊恐极了,突然,凌美娇低吟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安然,正要开口询问,却听又是一声巨大的踹门声响。

    “谁在外面?”她皱眉问道,试图坐起身子,却突然胳膊一软,又摔倒床上,安然赶紧将她扶了起来。

    “身上怎么这么疲惫,哪怕是重感冒了,也没有这么无力过啊!”凌美娇正沉吟,却听安然惶急道:“凌妹,是那个杜浩又来了,他正踹门呢,我们该怎么办啊?姬大哥还没回来,呜呜,急死人了!”

    凌美娇挣扎着下了床,勉强自己站定,还未开口,却听“哐啷”一声,其中一面门扇裂开,“杜浩又接连狠狠两脚,整个门被踹的东倒西歪。

    “快!我们躲到西面的屋子去。”凌美娇惊的大叫,拉着安然转身就向身后的卧室跑去,却不意脚下一软,整个人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安然扶着她爬起来,两人刚跑出两步,外面已看到她们动静的杜浩急狠狠一脚将歪斜的门扇踹飞,猛冲了进来,“还跑,臭ao子,给老子停下!”他是彻底气急败坏了,红着双眼在后面追来。

    “凌妹,快!”安然见卧室门已近在迟尺,而“扫把头”也马上两步即至,顿时拖着凌美娇急惶地大叫,时间就争得是这一线。

    看到一步之外的两女马上要冲进西面卧室,杜浩眼神一凝,猛地飞跳过去,一把抓向了右侧的安然,这个臭娘们害的自己好惨,一定要好好收拾她才行。

    “你给我回来吧!”他探手,千钧一发之际,猛地扯住了安然的头发。

    “啊!”安然痛的一声惊叫,猛地撒开了凌美娇被向后拉去,“凌妹,你快跑,不要管我”,眼中疼的泪水直流,她仍向凌美娇大声疾呼道。

    “妹妹,不——!”凌美娇惊恐地躲进了门里,见杜浩拖着安然狞笑着又向她逼来,赶紧“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手忙脚乱去插门闩。

    外面,安然死命挣扎,拖住了杜浩片刻,就在喘息的功夫,凌美娇终于将门牢牢插上,未等心里松一口气,突然听到一声痛叫,接着便是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只听杜浩怒骂道:“臭ao子,敢咬老子,我打死你!”

    安然显然被杜浩狠狠一巴掌抽到了地上,她却咬着牙没有出声,躲在门后的凌美娇心在不停颤抖,痛苦万分,她可以想象的到安然此时的状况,眼里蓄满的泪水如开闸的洪水,不停涌出,“小哥,你快点回来啊!为什么你要丢下我们?我们在被坏蛋欺负啊!你快点回来啊!呜呜!”

    凌美娇在心里绝望的呐喊,脸上布满了凄楚。

    门外,杜浩冷冷看了一眼西面的卧室,没有立即去撞开它的打算,看着委顿在地上,正捂着脸仇恨地看向自己的安然,他冷哂道:“哼!跑啊!老子让你跑,跑啊——!”

    对着杜浩的咆哮,安然直直盯着他,眼里除了痛恨和仇视,再没有半点其它反应,她知道自己跑不了,姬大哥也恐怕不能像一直那样,及时在危险时挺身而出护住她们,此时,如果眼前的恶贼要侮辱她,她只能选择拼死反抗,哪怕死,也绝不会让他得逞半分。

    “跑啊——!”杜浩再次咆哮一声,一步步走向了安然,“不服气?不甘心?哼哼!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你自找的,本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违逆我的厉害!”

    看到他一步步逼近,安然愤怒地叱骂道:“你混蛋!滚开——!姬大哥回来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哈!”杜浩用笑声掩盖住听到那小子名字后心中突兀产生的不自在,阴冷地讥讽道:“你还在白日做梦?姓夏的小子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本少亲眼看到他完蛋了,何况还有那么恐怖的东西。

    哼哼!本少丑话撂在这,你,还有躲在那间房里的臭娘们,今天乖乖顺从老子还好,不然的话,我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不!不可能!”安然脸色猛地变得苍白,摇头怒叱道:“你……肯定是你瞎编的,姬大哥不会有事的,肯定不会有事的”即便被杜浩狠狠抽了一巴掌也没有哭的她,听到这个消息,眼泪却如脱了线的珠子,滚滚而落。

    “懒得跟你废话,乖乖听话,让本少先弄了你,说不定以后一路可以保护你的安全,别太妈不知好歹!”杜浩最后一点耐心耗尽,完全撕破了脸说道。

    “你不要乱来,,要是她出了事,我就到警察署告你,你也不会有好下场!”凌美娇听到他的话,无比担心起安然来,顿时出声喊道。

    “臭娘们,玩完她完就轮到你了,以为躲在个破屋子里,我就拿你没办法?”杜浩根本不为所动,恶狠狠扑向了安然。

    一阵撕扯叫喊的声音传来,凌美娇分明在安然的痛哭声中,听到了衣服撕裂的声音。

    “畜生!你放开她!放开她啊!”她的心剧烈颤抖,极度的惊惧涌了上来,“小哥!求求你快回来啊!求求你啊!”。

    “嘿嘿!好美的身材,啧啧!还跑,本少下次抓到你,就把你的裤子也拔了,哈哈哈哈!”杜浩手里扯着安然的半截衬衣,恶意让她在屋子里惊恐无助的躲闪,如猫捉老鼠一般,肆意戏弄。

    “你不得好死!姬大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呜呜!你不要过来——!”突然,安然又是一声悲呼,紧接着,“刺啦”一声响起,杜浩又一次放肆地大笑。

    听到安然又是一声惊惧的悲哭,凌美娇脑海里像炸开了一样,混乱无比,突然,心中生出了极大的忧惧,想也不想,便打开门冲了出去,对着正抓着安然准备进一步动作的杜浩又抓又踢。

    她此时脑海里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不能让小哥回来后怨恨自己,安然,必须要救,否则,小哥恐怕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更不会再看起自己。

    早就察觉到她到来的杜浩,单手扣住安然纤细的手腕,猛地回身,一把抓住了她的皓腕,“你不在里面等着,自己冲出来送死,看来是等不及让本少疼爱了啊,哈哈,本少正好来个一箭双雕!”

    眼中闪动着阴冷猥琐的光芒,他狠狠一拽,将凌美娇一下子按在了身前的床上,反抗都是不能,身体虚弱的一个小女人哪里又是身强力壮的他的对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九星毒奶〕〔女神的超级赘婿〕〔网游之生死劫〕〔仙墟〕〔长生十万年〕〔诡秘之主〕〔明日之劫〕〔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明朝败家子〕〔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沧元图〕〔我真没想出名啊〕〔王者归来洛天〕〔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