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喵,都怪夫人不吃〕〔美漫世界阴影轨迹〕〔皇叔:别乱来!〕〔隐形遗产〕〔别叫我歌神〕〔都市完美男神系统〕〔无上神帝〕〔捡个校花做老婆〕〔女友有个系统〕〔重生之都市仙尊〕〔我是传奇BOSS〕〔你的灵兽看起来很〕〔木叶之莫生气〕〔大唐第一闲王〕〔这个师娘不太冷〕〔回到北宋当大佬〕〔千山独行〕〔英雄无敌大宗师〕〔笑傲仙缘〕〔昭仪凤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03章 破障法门
    将近一个多时辰后,众人终于走出了广袤的密林,日光也渐渐沉了下去,回头看去,刚才所经过的道路显得幽暗无比,当真是有些渗人,好在后面走的路始终有惊无险。

    “哗哗~!”从密林中走出不到千米外,众人忽然从山野中听到前方传来的水流流淌的清脆声音,打量过去,只见一条约莫四五米宽的清澈河流正在流淌,两头都延伸到了视线难及的地方,最终没入了迷雾深处。

    听到前面有水源的声音,众人皆是一喜,他们已经走了很久,一直都不敢浪费仅剩不多的水,之下可以大怀畅饮了。先是三个女生欢呼着冲了过去,紧接着我与老朱、鸡冠男也跟了上去,一路太过惊险,每个人身上也都多多少少沾染了污秽,确实需要洗濯一番了。

    走近河边,众人见四周无异样,于是急不可耐的跑到了河边兴奋异常的往嘴里灌入水。安然、凌美娇她们清洗着脸庞、胳膊,重新露出白皙美丽的肌肤,我憨憨地笑了笑,女孩子天生爱美,同样,也丽质天生,哪怕再丑陋的女生,若是愿意好好收拾自己一番,也有着别样的美丽,有时,气质和心情是和一个人的美丽息息相关的。

    视线延伸到远处,我终于看到了大傻所说的迷雾区域,然而,我瞳孔却是一缩,那里,果真没有在树林对面看到的高山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姬大哥,你也来洗洗啊!”安然鞠着一捧水叫道,甜美的面容上终于出现了久违的笑容。

    “对啊,小哥!快来洗洗吧。”叶美娇也轻笑着喊道,两女并蒂花娇,各胜其美,凑在一起,当真让人心旷神怡。

    “呵呵,好吧!”我微微一笑,也走到了河边,小心清洗起伤口来,两女见状,竟毫不避讳地过来帮我洗脸、洗胳膊,几次推拒不成,我倒有些尴尬了,脸色微微涨红。

    “河水很浅,我们可以趟过去啊!”老朱洗完脸,站起身看着河道自语道,这条河并不宽,河床也浅,众人倒也真的可能趟过去,即便身高最矮的凌美娇,水估计也只能没到她膝盖。

    手牵着手,小心趟过河之后,众人看着荒野前方无边无际的雾区,都有些彷徨了,雾里面究竟有着什么?是否这一过去,可能就永远回不来了?但,不向前哪里又有出路?

    向后放眼望去,无边无际的密林延伸到了视线的尽头,整个将雾区封堵,除了向前,我们也无路可走。

    看着面前草地上依稀道路模样的空隙地带,我深吸一口气说道:“走吧!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也许生路就在前方”。

    我带着安然、凌美娇两女当先向雾区走去,旁边是呲牙咧嘴还在疼着的大傻,再往后,是捻着下巴上短胡须正在沉思的老朱,提着斧子,他眼中闪过一抹狠色,终究也大步跟了上去。

    最后面,吕湘婷眼眸里一片黯淡,看不出喜怒哀乐,默默跟了上去,她旁边,则是看看前方又看看后面的鸡冠男,见众人都前行了,他一咬牙也跟了上去。

    向前走着,众人几次都差点在颇为平坦的草地上绊倒,也不由更小心了。

    又走了一会,“姬大哥,我感觉不对呢?”安然突然皱眉道。

    “好像在爬坡一样啊小哥,好奇怪啊!”旁边凌美娇蹙起眉来说道。

    我一皱眉,停住了脚步,我也感觉到有点怪了,平常走路不应该这么艰难的,怎么确实像爬坡似的?转头向后望去,我突然瞳孔一凝。

    后方,明明是一个在缓缓下降的坡,此时,众人已经走出了数百米,再向后看,远处的密林和河道,分明是处在了几十米低处的坡下。

    “等一下!”我立即出声喝道。

    老朱三人闷头跟着走,各想着心事,本就心中惴惴,被我这一喝不禁吓了一跳。

    “咋…..咋了?”老朱提起斧子紧张地问道。

    “你们看看后面!”我指着后方说道,此时,以这里的视角再看,下方的密林果真是蔓延的无边无际,除了他们现在的方向,其它的地方,全都被郁郁葱葱的树木遮挡,而在密林的最中心处,恰好有一片广阔的空地,那空地恐怕就是他们最先出现的地方。

    而从空地到这里,那条小路果然穿过的是密林最稀薄的地方,比起其它方向,不知安全了多少。

    “我……靠!”老朱看到这诡异的情形,差点惊地话都说不出来,半晌才咽了口唾沫道:“奶奶个熊,我说怎么走着这么费劲,竟然爬到这么高的地方来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呜呜,我不想再呆在这里了!”长发女生吕湘婷神情中终于现出了慌乱,有些手足无措的抱膝蹲在那哭了起来。

    “妹妹,别哭,别哭,我们大家都在一起呢,会相互照应的。”

    “是啊,你别哭了,我们是女孩子,也应该坚强点啊!”

    凌美娇和安然两女心肠最软,看她哭了,立即上前安慰。

    “嘶——!”疼地抽了口气后,一直没瞎嚷嚷的大傻听到老朱的话,有些奇怪地看了眼众人道:“爬个山坡有啥奇怪的?前面山顶都被白雾遮挡了,你们不奇怪,在这里奇怪个啥呀?”

    “爬山坡?怎么可能?这明明是一片荒地!”鸡冠男听到大傻的话,旋即大声反驳道。

    “什么田野?这明明就是一片庄稼地啊”老朱皱眉疑惑道。

    “不是啊,我看到的是一片碧绿的草甸子啊!”凌美娇听到他们争论,也急忙说出了自己看到的东西。

    “我看到的是也差不多,这里是到处都是野花的草地啊!”这是安然所见。

    “我……我看到的也是生满野草、野花的草地。”吕湘婷被大家的争论惊到了,止住了哭声弱弱地道。

    几人一鸟出现了四种不同的说法,而且都是一脸笃定的样子,我疑惑了,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每个人看到怎么会不一样?”

    心思陡转,我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妙玄宝箓”上关于一则基础术法的记载,仔细在脑海里翻找,我终于看到了相关的信息:

    修行之人,或布迷阵,或以法术屏蔽常人视、听、知觉,使其难窥修真之秘,以隔绝仙凡之扰,既为庇护凡人,又为恪守真道。

    想着宝箓上记载的破障法门,我咬破食指催运真力,一指点在了鼻翼右侧的“晴明穴”上,一阵清凉的气息在双眼划过,我再睁眼向前看时,眼前的世界一切皆已不同。

    “嗯?这是?”我目光一凝,不由惊呓出声。

    使用破障法门之后,我视野再也不同,此时便清晰看到,众人身处的根本不是荒野草地,而如大傻所说,确确实实是一座山峦,而这山峦的半山腰之上,一种浓郁非常的“气体”形成了一道帷幕般的东西,遮挡了后面的一切,众人自然无法看清,这就是迷雾区的由来。

    “这里有蜃阵?或者叫幻阵?可是,这么大的范围啊,什么人能布下这么大的阵法?”我心中异常紧张的同时,产生了强烈的疑惑,这种大范围改变自然天象的法术,得是多么强大的人才能布置的啊?

    研究了半天,始终看不出周围阵法的半点端倪,简直是天衣无缝,我不由有些气苦,“看来,终究是要走一步看一步了”,心中无奈地想着。

    “老弟,什么情况?”老朱看到我又使用了神神叨叨的法门,顿时信心大增,凑上来问道。

    “我们可能被什么迷惑了,脚下是一座山,长满荒草的山!”我话音一沉道,心思却不在说话上,正在脑海里恶补着修炼的知识,不想再在这种诡秘环境中,两眼一抹黑了,最起码,若不是学会了两手法术,可能在前面的密林里就挂了。

    “啊?真的是座山?那我们往山上爬个啥啊?赶紧找路绕过去啊?”老朱一听竟稍稍惊讶就信了,继而,心头一惊大叫道。

    “什么?脚下是座山?怎么可能?”鸡冠男首先表示了怀疑,眼睛绝不会欺骗他,周围分明是光秃秃的荒地,虽然有高有低,但无论如何跟山挂不上钩啊!

    他旁边的吕湘婷没有说话,却在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心中暗想道:“我们被迷惑了?为什么不能是你被迷惑了,这分明是野花遍布的草地啊!”她用手捻着身旁的一株野花,反复地确认着,终究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实际上,那哪里是什么野花,不过是山上一株普通的野草,早已枯黄萎缩了。

    “麻烦了,大凡厉害点的法术,都得洗髓期后才能施展,我不过刚刚修炼出真力,能使用两招粗浅的法术已经是勉为其难了,再遇到更大的危险可怎么办?”我在过滤了大量脑海里的知识后,有些无措起来,原本没有法术时,我只能拿命拼,敢打敢冲,而今有了依仗,却开始畏手畏尾了。

    “姬大哥,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看着我皱眉思索着,一直没有说话,这片刻间,脸色又变得吓人,安然终于忍不住问道。

    “小哥,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们先在这里歇一会?”凌美娇的眼神也始终未在我身上离开过,安然若不开口,她本是要问的,心里早已担心起来

    “没事!没事!”我醒过神来,赶紧挤出笑容摆摆手道,自己一个大男人,难道还要把压力再分担给身边的女人?生死有命,拼过再说吧。

    想起先前老朱的话,我皱眉回应道:“哪里去绕路啊!你们看不到而已,除了这条上山的小路附近,其余的地方都是荒草丛生,更远处,山峦蔓延的无边无际,哪里有路给咱们绕啊!”

    “老大,俺就说咧,只有这条路向前走,才会安全一点,别的地方,都很危险咧!”大傻抬起爪子擦着胸部仅剩的一点黑毛说道。

    “那我们岂不是只能上山了?”老朱惊愕地道。

    “走吧,我们可以做别的选择,但是,肯定是死路一条,目前,还是顺着这条路上山看看吧。”我一挥手,也不再犹豫,托着两女沿着山道向上走去。

    “唉!我命由天不由己啊!”老朱看着前方迷蒙的雾区,无奈长叹道。

    “喂!你别就这样莽撞带我们乱闯好不好?明明周围有好多地方可以走,你偏偏非得向前,这明明就是草地嘛,哪里不可以看看,万一有别的路呢?”后面坐在枯草上的吕湘婷,突然站起身大声喊道,眉目间充满了焦躁和不安,她觉得,姬灵生独断专行,在将她们往危险的地方带,不能再这么任由他做下去了。

    眉头一皱,我停住了脚步,“你随便,我没说过,非要你跟着我”我头也不回地淡淡说道,接着脚步抬起,继续向山上赶去。

    小脚一跺,吕湘婷眼里急的泪水都在打转,“人家明明是好心提醒你,你却这样对我”,她紧咬着嘴唇,突然,向着一旁的草地走去,“好!你说没有路,我就找到路给你看看”。

    “喂,吕湘婷,你疯了,快回来,你自己一个人危险!”鸡冠男见吕湘婷赌气向一边走去,顿时大惊喊道,他虽也不相信姬灵生,但是对方的实力却让他无比信服,跟着强人,生存的机会才会更大些。

    吕湘婷眼中含泪,谁的话也不想听,“臭小子,不相信我,不听我说话,还对外那么冷淡,我恨你!恨你!”,她心里痛苦异常,带着对姬灵生的强烈怨恨,向着看到的“宽阔草地”越跑越快。

    “姬大哥,不好了,她自己跑远了。”安然一见这个女孩子这么任性冲动,顿时拽着我胳膊叫道。

    “小哥,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孩,也有父母亲人,不能不管她啊!”凌美娇白皙的眉头蹙起,向着我娓娓劝道,怕我对这个女生有成见,又加了一句:“她其实心地很善良的”。

    想到以前被杜浩一伙为难时,她三番两次为自己几人说话,我心里一软,终究不想再计较这个女孩子的任性了,看向西面她奔走的方向道:“你们等我一会,我把她追回来”。

    吕湘婷快步跑着,突然举得脚下有些不对,她明明踩在平坦的草地上,却有深一脚浅一脚的感觉,几次都差点摔倒,更古怪的是,双腿周围竟有草藤羁绊的感觉,就像趟在齐膝高的野草丛中一样,而草丛的高度明显在增长。

    看着脚下尚未没过脚面的矮草,她心中大惊起来,“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么古怪?”脚步也在这迟疑间不由慢了下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转世袁世凯之大总〕〔绝地求生之超强王〕〔跨越24区的留学生〕〔我有一座恐怖屋〕〔三国有君子〕〔烈冰长歌〕〔旺夫小农女〕〔英雄?我早就不当〕〔天才萌宝,妈咪要〕〔我老婆是花木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