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龙在都市〕〔穿越之悍女种田〕〔慕林〕〔战少,你被捕了!〕〔都市狂少〕〔逆成长巨星〕〔厂公攻略手札〕〔蛮荒化龙决〕〔长生十亿年〕〔都市之最强仙帝〕〔侠女来袭:本王妃〕〔上门狂婿〕〔我在火影画漫画〕〔都市之活了几十亿〕〔重生之后强无敌〕〔荒野王座〕〔末日双子星帝〕〔一顾芳华〕〔最狂御灵师〕〔娇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56章 子母厉魂
    “我给你拼了,不要害我老伴!”,老汉从地上爬起来,一下子又撞到“刘强东”身上将他拦腰抱了起来,死命向门口顶去。

    “刘强东”被吓了一跳,除了最初两步猝不及防之下被顶的后退,后面他岔开双腿,一下子就稳住了身子,老汉黝黑的脸膛涨的通红,使劲全身力气,也不能动他分毫。

    两人,一个菜足饭饱,一个疲累一天,粒米未进;一个年轻力壮,一个年老体衰,较劲的结果不言而喻!

    “老东西!滚开!我什么时候要害你老伴了?再妨碍我大事,我连你一起干掉!”,“刘强东”一愣神立即恼羞成怒道,伸出大手,一把将老头拽起来扔了出去,老头被摔得躺在地上打哼哼,一时半会起不来了。

    “咯咯咯咯!好威风!你是来找我的吗?”紫红色连衣裙的女鬼发出轻柔的笑声,她长发垂首,遮掩着面目,让人无法看清,而发间露出的缝隙中,透出了两道暗红的光线,似乎是眼睛发出的,无比森然骇人。

    “我找你娘!给本大人臣服吧!”,“刘强东”冷喝一声,大步冲了过去,双手挥动,一道道黑色气箭凝聚在掌心被抛了出去。

    “嗖——!”

    “嗖——!”

    ……

    紫红色裙装女鬼身形飘动,像一道风一样轻轻巧巧就躲了开去,“刘强东”的气箭根本伤不到她分毫。

    “好狠心的小弟弟哦!姐姐伤心了,咯咯咯咯!”女鬼前一刻还在远处娇笑,下一刻突然飘到了“刘强东”面前,把他吓了一跳,猛地后蹿了一步。

    “你往哪里去——?桀桀桀桀!”背后突然传来了女鬼阴森尖利的诡笑,“刘强东”大叫一声“不好”,猛地向前滚去。

    “呼哧”一声,女鬼的右手变成尖利的长爪从他后心里掏了出来,他“噗——!”一口喷出了鲜血,受创不轻!

    两人的战斗,真正造成伤害的是在灵魂层面,女鬼掏中了他的后心,对他的心脏也没有致命的危险,只不过是破了他魂体的防御,造成了相应部位灵魂的损伤,反馈到肉体上就是急创,不吐血才怪!

    “混账!卑微的人畜,敢伤了本域丞!”,“刘强东”半跪在地,满嘴含血地怒喝道,双眼中更爆发出了强烈的怒意,“女鬼阴魂”的强大还在他预料之上,交手时还是大意了。

    “伤了你?杀了你又怎么样?咯咯咯咯!”女鬼腐烂惨白的面容突然出现在面前,两颗血红色的眼珠放着森然的光芒,“刘强东”一声冷喝,翻掌向前击去,一股强大的黑色劲风猛轰过去。

    女鬼闪身便躲,然而这次“刘强东”的攻击蓄势已久,有备而发,女鬼躲得虽快终究被余波扫到,闷哼一声身形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桀桀!去死!锥魂破!”在地狱中身经百战的“刘强东”是何许人也,一直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魂体猛然遁出,一道强横的红色光束瞬间从双掌中打出,正正命中了女鬼心口。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女鬼如同被抽筋扒皮,魂体急速拉长、撕裂、扯宽,不断变形,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道在撕扯着她。

    “轰隆隆!”,天空闷雷响起,“刘强东”眼神一凝,瞬间收回了魂体,看着女鬼痛苦哀嚎的样子,脸上却没有半分喜色,这一幕超出了他的预料,自己压箱底的本源魂力攻击都没能一下子将女鬼打散,击成重伤,这女鬼的实力也忒反常了!

    “呜哇~!”,突然,一声极度刺耳诡异的婴儿哭声从撕扯的不成样子的女鬼体内传来,下一刻,就见女鬼的腹部位置,猛然刺出两只尖利的小爪,抓住两边的腹部狠狠撕开了一个大口。

    大口下面,女鬼腹中黑褐色的黏液涌动喷洒出来,一个全身犹如死皮包裹的枯瘦婴儿,从黏液中抬起了白骨森森的头颅,它凶狠地咆哮一声,缓慢而又僵硬地一点点爬了出来。

    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刘强东”眼神急速闪烁,身形不自禁地后退了几步,突然间,他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女鬼”会如此强大,原来是“子母厉魂”,这个女子生前体质恐怕极不寻常,死的也异常凄惨才对,更重要的是,她死时,怀中的胎儿一定还活着,最终闷死在了她的腹中。

    强烈的留恋、怨念、恨意和对自己胎儿的愧疚、痛惜,种种情绪交织,让这个女人死后化为了厉鬼,更因为身体处在孕育生命的奇特状态中,让她的魂体本源不但极为精粹,而且带上了生机和灵动的特性,魂体本源蜕变到了另一种层次,这在魇魔大地狱中,称为天生冥(魔)体,这个女人的应该是灵冥体。

    这种体质蕴含着精纯的魂命本源不说,更有着极为宝贵的阴性生机,是地狱玄灵阶及以上强者修炼中梦寐以求的东西,能够增大进阶几率,培实根基,是任何宝物都难媲美的。

    紫裙装女鬼此时身上已千疮百孔,“刘强东”的本源魂力在她体内肆虐,不断扩大着伤害,她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了,极度留恋地看了一眼丑陋狰狞的“婴儿”,她竟突然恢复了清醒,“我的孩子!妈妈对不起你,你快跑!妈妈为你拖住这个坏人!”眼中一颗颗青色泪珠滴落,她猛地燃烧了起来。

    听到女鬼的话,“刘强东”就立时意识到了不妙,然而,还未等他做出反应,女鬼燃烧的魂体已经化成一片火云猛然将他包裹在了其中。

    “啊——!”,“刘强东”惨叫起来,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魂体被猛烈灼烧的痛苦,即便以他玄灵三阶的修为也扛不住,一下子就被击中要害。

    “呜哇~!”那婴儿竟然似乎听懂了女鬼的话,眼中浓浓的悲色露出,深深看了一眼紫黑色火焰和被包裹在其中的“刘强东”,厉吼一声,就蹿入了浓浓的夜色之中。

    “痛啊~~!该死!我一定要让你魂飞湮灭!”,“刘强东”在灵魂灼烧的痛苦下满地打滚,嘴里发出了恶毒的咆哮。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不死在这个女人的手中也要被重创”他心中念头急转,爆发出了全部的魂力跟女鬼的灵魂火焰对抗,保护着自己的魂体本源不被烧到的同时,丝丝缕缕炼化着女鬼的魂力,然而终究自损一千,俘敌八百,得不偿失!

    “转元如一!封魂!”心中歇斯底里地狂吼一声,他坐起身来,调动所有魂力和魂体本源急缩运转,魂体核心中猛然凝聚出了一个漩涡,强大的吸力产生,女鬼灵魂燃烧产生的紫黑色火焰一朵朵被吸入了进去。

    “你休想!”女鬼尖利的吼声在他的魂体中响起,大片紫色火焰在被漩涡吸入以前全部凝成了一个紫黑色火球,“轰隆”一声爆了开来!

    “不——!啊——!”,“刘强东”惊恐地大叫,突然惨叫一声仰面而倒,七窍中大量鲜血喷溅出来。

    看着院子陷入了安静,老汉战战兢兢爬了起来,正满脸愁苦地思索着,门口突然有几个邻居冲了进来,他们拿着镰刀斧叉,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后面跟进来几个妇女七手八脚将老汉的婆娘从地上扶了起来,又是揉前胸,又是捋后背的呼唤着,不一会就将老汉的婆娘唤醒了过来,老太婆当场嚎啕大哭,嘴里磕磕巴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何大叔!你怎样了,要不要紧撒?我听俺娘说你家有坏人,坏人呢?是不是躺地上这个小子?到底啥子情况?”,跑在最前面,拿着一把钢叉的黝黑壮小伙头晃得像波浪鼓一样四处晃着,最终盯着地上的“刘强东”满脸凶狠地问道。

    “没事了!没事了!唉!惊到大家了!年康,望城,老六……你们都到屋里来坐吧!”老汉叹口气道,心里却还在打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不过,看那年青人对着空气又喊又叫,还满地打滚,做奇怪手势的样子,真的像发疯了一样,不,像跳大神!

    “嗯?难道我们家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个年轻人其实是在救我跟老伴?”在进屋的一瞬间,他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不过立即又否定了,这个年轻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救人的事,他真的会做?要知道,进门时,他可无比凶狠地声言要杀了自己。

    “不对!不对!”何老汉越想越糊涂,不禁喃喃自语着摇起头来。

    跟他走的最近的李老六听到,奇怪地问道:“什么不对?叔,是不是有啥子事?”。

    这时候,何老汉的老伴也被几个妇女搀扶着送进了屋子里,老太婆经这一吓,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手不停哆嗦着,脸色也一片苍白。

    “额,没……,没什么!你们先坐着,我给你们倒茶!”,何老汉满脸郁结地说着,就要去西屋里拿杯子、茶叶给这些人冲茶。

    “别倒了,大爷!我们就是来看看你家有没有什么事,你和大娘有没有伤到哪?要是真磕着碰着了,受了伤,千万得及时去医院看看啊!”站在门边的一个壮小伙子抢上去两步,把老汉拉回来说道。

    “这孩子!大晚上过来了,大爷给你们倒杯茶怎么了快找地方坐着,我和你大娘伤倒没伤着,你大娘可能被吓着了,没什么事,你们放心吧!”何老汉解释完,依旧要去给这些人倒茶。

    几个青壮年汉子都围上来劝住了他,把他按在板凳上,还是先前门口的壮小伙问道:“大爷,你家到底发生了啥事啊?”。

    何老汉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这家里到底发生了啥事?遭劫了?被抢了?还是被砸了?都没有,看看屋子里,一点被翻动、破坏的痕迹都没有,这到底怎么解释这个情况呢?

    “望城你先坐下,这件事情要从我回来的时候说起,这个小伙子在城郊小路上拦住了我,先是向我要吃的,接着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非要跟我回来,他一直神神叨叨的,可能这里有问题吧,我看他也无家可归,就带他回来了,……”

    何老汉思索着,从头开始捋起整件事情,只是,许多地方含混了过去,并没有多讲“刘强东”的恶处,还总不能说自己是被劫了吧?大老远又把劫犯带回自己家里让他继续祸害,外人知道了会怎么看自己?以后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被别人指着脊梁骨骂老糊涂、懦弱虫吗?

    “叔,那照你这么说,你接婶回来是正好遇到这小子发疯了?”李老六听他讲完,挠挠头看向外面躺着一动不动的“刘强东”说道。

    “有点像,又有点不像,你们没看到,他直冲着空气吼啊,那个样子要多吓人有多吓人,好像在跟什么掐架似的,而且,他做了那些个古怪动作,简直跟跳大神似的,最后又在地上打滚惨叫,我都被吓坏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们来的时候也已经看到了,他已经昏过去了,唉!我去看看他有没有事吧!人终究是我带回来的”。

    “别!等一哈子!”李老六突然站起来拉住了要向外走的何老汉,脸色严肃地说道:“叔,你先别去,按理说,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讲鬼”说到这里,他脸皮抽了抽,格外谨慎地向外面漆黑的院子看了看,接着道:“你都说了这个小伙子像发疯了一样,那,你看他有没有可能是被什么脏东西缠上了?”。

    “喂!六叔,你别吓人!这大晚上的……”黝黑的壮小伙李年康一听,吓得头皮一紧,赶紧嚷嚷道,别看他长得身高体壮,胆子却是很小,当然,是对鬼怪之类的东西。这都要拜他那个嗜酒如命的老爹所赐,晚上喝了两滴猫尿就满嘴跑火车,不管他听不听就在那瞎掰呼鬼故事,久而久之,让他对这类事情充满了恐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转世袁世凯之大总〕〔绝地求生之超强王〕〔跨越24区的留学生〕〔我有一座恐怖屋〕〔三国有君子〕〔烈冰长歌〕〔旺夫小农女〕〔英雄?我早就不当〕〔天才萌宝,妈咪要〕〔我老婆是花木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