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的极品兵〕〔继承千万亿〕〔无限黑暗年代〕〔我是地球治理者〕〔明朝软皇帝大梦想〕〔神医狂妻:国师大〕〔神医如倾〕〔农家有女叫青青〕〔都市狂帝医仙〕〔魔法傲世录〕〔战灵帝尊〕〔斗罗之傲世〕〔古道混成〕〔穿梭无限的数码骑〕〔护花神豪〕〔少奶奶每天都在崩〕〔狂帝的一品魔妃〕〔五零的平凡生活〕〔卫勤尖兵〕〔我的总裁老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62章 学长下跪
    北半边走廊有些幽暗,上面的照明顶灯估计坏了,至于什么时候会有人来修就不知道了,毕竟这里晚上用的极少,有南边走廊的光线也够用了。

    在幽暗中走到最里面的位置,我拨响了电话,等待着那一头的回应。

    “喂!灵生,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休息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对了,你的伤口怎么样了?”电话里传来了柔柔的女声,如水的呵护顺着话筒倾泻了下来。

    “祎可!我……没事,你们那边熄灯了吗?一切还好吗?”我犹豫着问道。

    “都很好,傻瓜!不用担心我,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我只要我的灵生哥安安全全的。”电话那头是轻柔的嘱托和关切,似乎她的话有些暧昧了,隐隐周围有其它女孩子打趣的哄笑声。

    “好!那我就不多说了,你别关机,把电话放在枕边,随时有情况给我打过来!”我殷殷叮嘱道,心里着实难以放下,我害怕,女生宿舍那边也会出现鬼物。

    “好,我听你的,那我挂了!大家都准备休息了,灵生哥,你也一定要早点休息啊!”

    我应了声,挂断电话后,缓步走到了窗前,此时,一缕月光斜斜照射了下来,落在了我按在窗台的双手上,与往日不同的是,本该清凉的月光,竟带来了一阵阵的暖意,如夏日阳光曝晒般。

    对面的宿舍楼里,透过对应的窗户,影影绰绰可以看到有几个学生还在洗漱间与宿舍间往返,视线上移,我看到了夜空中闪烁的群星,今晚的天空似乎格外的亮堂,星月争辉,银光遍洒。

    “嗯?不对!手怎么越来越热了?”突然间,我察觉到了左手的异常,似乎手下此时按着的,不是冰冷的窗台,而是一块滚烫的山芋,周围的月光也似乎浓郁的不像话了,像水银一般倾泻了下来。

    “嘶——!”突然,我倒抽了一口冷气,翻过了手心观看,只见,左掌心中,那枚黑色-图案又从皮下浮了上来,淡淡的光晕流转,似乎已经恢复了不少威能。

    “这……这……怎么会?”我面色大变,本能地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但他万分困惑的是,这段时间,根本没给黑色-图案符文吸收“鬼物”的机会,它靠什么恢复的这么快的?

    我不知道的是,就在这时候,整个隶城地区的四面八方,所有还残存着的来自“酆都鬼域”的怪物,同时生出了感应,魂命本源的深处,传来了一种不可抗拒的召唤,仿佛已到了完成烙印在它们灵魂深处的任务的时候了。

    抬眼再次打量了窗外一眼,“不好!是月光!”我猛地反应过来,一下子退了出去,同时,右掌心狠狠压向左掌,试图通过两枚符文的互制,压制住黑色符文的异变。

    鞠祎可已经回来了,我永远也不想再将那恐怖的深渊黑洞打开了!

    果然,这一招很有效,两手心的符文似乎是天生的对头,而且明显右手心的黑白符文力量上占据着绝对上风,很快就将左手的异常波动镇压下去了。

    缓缓舒了口气,我闭上眼睛平息起心中的慌乱,刚才险些就出了大事,不管黑色的图案符文浮上来相干什么,总不会是好事。

    突然,我后背一冷,不自禁打了个寒颤,从灵敏的触觉中,我立时感到,身后似乎站着什么“鬼东西”,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

    猛地转过身来,我不由惊呼一声倒退了出去,只见,原本站立位置的后方,一个黑气缭绕的细长身影正钉在那里,黑窟窿一般的双眼中幽光闪烁,一股寒意直逼而来。

    “招唤!不……,我的孩子,我要见我的孩子!”黑色身影嘴里突然冒出了僵硬而混乱的话语,神色间也出现了强烈的挣扎,他正是从“癞痢头”那逃脱的中年人,此时从家中赶过来,是希望能最后再看自己的儿子一眼,他的魂力已经在散发了,最多维持不了半个时辰就会灰飞烟灭。

    由于之前和“癞痢头”魂力的缠绕交融,他的本源已被污染了一部分,我左手心黑色符文的召唤,对他也起了效果,将他直接呼唤了过来,甚至一度压制住了他本身的思维,让他差点迷失自己。

    “你……好,同学,我……我要找石尽光,请问他住哪个宿舍?”黑色身影竭力让自己清醒,向着死死盯着自己的我问道。

    右掌抬起虚对着黑影,我暂时按捺住了攻击的打算,凝重地问道:“你找他干什么?”石尽光,并不是他们班里的,是动漫设计1103班的班长,高他们一届,自己最初来校报到时还是他接的,两人因此认识,更巧的是,我还知道,石尽光就在这层楼的513室。

    “快!告诉我他在哪?我要见他,马上要见他。”黑影一听我的语气立即激动地扑上来道。

    我眼神一凝,猛地向一旁闪了开去,“你别过来,再这样小心我对你不客气!”我厉喝声中,右掌猛地一抬将真力运了上来,下一刻手一摆又将真力散了开来,收发自如我做不到,但是简单的真力聚散还是可以实现的,此时的目的仅在于警告,我还不想动手,因为,这个黑影的情绪似乎很古怪,我并没有感受到恶意或者敌意。

    似乎被威慑住了,黑影停在那里痛苦地说道:“求求你,同学,带我去见他,我是他爸爸,想……想见他最后一面。”他身上的黑气逸散的更快了,体形越来越虚幻,似乎即将要消散。

    感受到了他的状态,我微微动容,迅速有了决定,此时他知道不是拖延的时候,面对这样一个行将就木的阴魂,他自信还不至于保不住身边的一个普通人,便点头道:“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选择相信你,希望你不要伤害无辜,否则,你会后悔的!跟我来!”。

    “咚!咚!咚!”我敲响了513的门,里面的说话声顿时一滞,接着有人出声道:“谁啊?陆仁涛,是不是你个王八蛋,又来装神弄鬼!”。

    “咳!咳!”我咳嗽两声正准备说话,身边的黑影已经一下子穿入了门中,这一下,他有些傻眼了,还是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万一这人,不,这鬼有歹意,里面的人岂不是要遭殃了?

    当我敲开门走进去的时候,正看到那黑影坐着靠窗的一个下铺上,他伸出手似乎要摸躺在床上的男生的脸,只是手臂一次次徒劳穿过,让他痛苦无比。

    那男生枕着手臂躺着,安静地看着窗外,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浓重的阴郁气息,他就是1103班的班长——石尽光!

    “你找谁啊?”见我进来一直不说话,只是盯着窗口位置看,给他开门的男生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哦!对不起,打扰了!”我反应过来,赶紧道了个谦,然而看到那黑影痛苦的样子,恻隐之心生出,脱口叫道:“石尽光学长,我有事找你,能出来一下吗?”。

    “石尽光学长!”我又叫了一声,那男人才反应过来,一转头看向门口问道:“谁啊?对不起,我刚才出神了!”。

    “我是1203班的姬灵生,找您有点事,能出来一下吗?”

    “好!”

    在走廊的北端,我动用真力暂时为石尽光开了天目,两父子相见顿时涕泪长流,石尽光的父亲在了结了最后的心愿并将许多紧要的事情交代了下去之后,身影彻底化为乌有,真正的灰飞烟灭了,连转世投胎的的机会都没有了,然而,他却是带着欣慰去的,虽然,心中仍有万千不舍和遗憾!

    我在为石尽光“开光”之后就离开了,两父子有话说,我一个外人在那里不方便,何况,这可能已经是那个中年人最后的心愿了。

    刚在床上躺下没多久,我突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姬灵生,我是石尽光,你能出来一下吗?”,原来是石尽光找来了。

    “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鬼进来了,一直都没敢抬头,原来是老五你啊!”对面铺位的老四一把掀开被子大口喘起了气来,刚才门响,他以为是鬼进来了,蒙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没想到进来的竟是我。

    几个兄弟都跟着大喘气,一致数落起我来,我摇摇头没有说话,暗自苦笑:“自己回来时怕吵到他们才特意放轻了脚步,没想到反而把他们都吓着了,这又怪得了谁呢?”

    打开门,我走出寝室,就见身形挺拔修长的石尽光正定定看着自己,神色复杂,似乎想说什么,“学长,你找我有什么事?”我轻笑问道。

    “你跟我来!”石尽光转身就走,一直带着我上了五楼,想了想,径直向着楼梯道对面的检修口走去,顺着人字梯爬到顶上,掏出一把钥匙将检修口上的顶盖打开,他率先爬了上去,转头向下面的我说道:“姬灵生,你也上来吧!”。

    我感觉很有意思,这个石尽光竟然有这个孔洞的钥匙能上到楼顶,不简单啊!一般来讲,这种东西都应该掌握在学校后勤等部门手里头啊,最不济也该在宿舍管理员手里吧?他一个学生怎么来的?

    在楼顶的北边,扶着栏杆,两人并排站立,石尽光仰头看着星光闪烁的夜空,一时默默不语,刀削般的脸部线条上蓄满的都是悲伤,良久,他才长吁一口气,收起沉郁的情绪看着我说道:“谢谢你,灵生学弟!你让我爸了了最后的心意,我欠你一个大人情。”

    摇摇头,我轻吐一口气转身扶住了栏杆,稍有些黯淡的眼神却看向了夜色中的校园,“学长你太客气了!以往你对我也挺照顾的,我入学是你接的,一直以来,你还经常到我们这几个寝室窜门,带些好吃的好喝的,你把我们当兄弟,大家就不必再见外了!唉!只可惜,伯父……”

    摆手打断他的话,石尽光突然很严肃地盯了过来道:“灵生,有件事我还得要求你,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

    被他灼灼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我脸色也严肃起来点头道:“你说,只要我知道的,能告诉你自然会告诉你!”。

    “我父亲没有告诉我他的死因,但我想,里面肯定有不寻常的原因,要知道,一直以来他的身体很棒的,也从来没听说过跟人结怨,不可能是病逝或者被害,我怀疑他的死极有可能跟这场大雾有关,你能告诉我,是这样吗?我想知道,这背后又到底藏着什么?”

    石尽光的双眼中,点点精光在移动,他竟在短短时间里将悲伤压制了下来,开始剖析事件背后的本质,这种洞察力和思考力简直可怕的吓人,根本不像一个还在上学的学生,实在精明的有些过分了。

    我愣在了那里,半晌才斟酌着说道:“伯父的事情我不知道跟这场大雾有没有关系,不过,你也看到了,这场大雾对人有很大影响,会让人失去理智,逞恨好斗,所以才有好多人受伤甚至…,大雾的起因和幕后是不是有什么,我也不清楚”。

    没有问出有意义的答案,石尽光眼神闪烁了下,叹了一口气,说道:“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以往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危险,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庭就这样破坏了,我恨……,真的好恨这个老天!”。

    我本想说:“你不该恨老天的,一切其实都是人类自己种下的祸根”,但看着对方悲痛的样子,话却说不出口了。

    心中有一股愤懑、怨恨的情绪排解不出来,石尽光整个人显得有些凄凉,他强压下自己的情绪,对我勉强笑了笑道:“对不起!我失态了!我还有一个请求,你应该是个修道的吧?或者像小说中写的那样是个修真者?真的有这种人吗?我希望你能够教我修炼,拜托!”说着,他竟要下跪,态度十分诚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九星毒奶〕〔女神的超级赘婿〕〔网游之生死劫〕〔仙墟〕〔长生十万年〕〔诡秘之主〕〔明日之劫〕〔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明朝败家子〕〔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沧元图〕〔我真没想出名啊〕〔王者归来洛天〕〔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