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宇宙沉星〕〔飘摇侠道〕〔杀圣〕〔诱爱99次:惹火甜〕〔剑网画长安〕〔美漫之最强系统〕〔萌妻大神:溥少,〕〔仙界神豪系统〕〔重生痞妻:寒少,〕〔超级医生在都市〕〔言小念萧圣〕〔超级存储系统〕〔无敌丹尊系统〕〔惹霍成婚:总裁,〕〔都市妖孽武神〕〔快穿:炮灰男神,〕〔炎帝诀〕〔亡灵信条〕〔玄元立道〕〔傲绝修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种田,修炼,揉毛团 39.洗脑循环
    送走雪之后, 殷羽的洞府里就多了一面铜镜,看起来应该是雪之前用来让她看头上的花的那个。w苏朗宵本来还以为是殷羽拿了雪的珍藏宝物用来梳妆用的, 直到她把妖力灌入镜子,里面显现出不断移动的景物时才知道这并不是用来梳妆的。

    “你连那个猫头鹰的东西都顺吗?”

    苏朗宵把头挨在殷羽旁边, 软软的耳朵蹭着她的脸,痒痒的。

    “我是他们大王,怎么能顺呢?我可是有提前跟他的,用教给他修炼的功法还给他做了一个帮助攻击的灵器换过来的。”

    苏朗宵低头看着镜子里的画面,画面是一时一时断断续续的,看起来都是飞翔中俯视下方的景色,“这镜子效果也不是很好, 哪里值得你特地给他做东西来换。”

    “这镜子本来没有任何法术效果, 这是我炼化之后才有的,你是在笑话我做的东西没用吗?”殷羽斜着眼看着苏朗宵,有些生气。

    苏朗宵这才意识到自己踩到雷了, 连连摆手,“不是,你能把普通的镜子炼化成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 就是用你炼出来的灵器换这个有点亏吧。”

    殷羽用手撑着脑袋叹气道:“人类还没正式开始开矿,我现在手头材料不够,我看他这镜子和翠金镜的材料差得不是很远就自己改造了一下,没想到还真的有用, 不过毕竟材料差了一些, 效果不好。”

    “那你给他的是什么?”苏朗宵知道不过殷羽炼出了什么给雪, 对于雪这个才纳灵期的妖来都是无价之宝了。

    “一个是和这个惊喜连接用来传导画面的影珠,一个是让他的爪击可以附带麻痹效果的指环,前面一个还好,天知道为了给猫头鹰做指环,我花了多大功夫研究他的爪子吗?”

    她做指套的时候确实没有为了炼器本身烦恼,让她纠结的是如何做成能刚好和雪本来的爪子的指环,她把雪翻过来看爪子看了好半天才搞清楚要把指环做成什么样的比较好。w这个认真负责的举动居然还得到了雪“你果然和他们的一样是个流氓大王”的评价,她真是比窦娥还冤。

    “还真是辛苦你了。”苏朗宵的话里满是笑意,猫头鹰也好,他家的女妖也好,都太有趣了。

    画面虽然断断续续地,但还在一直播放着,画面都是没什么人烟的山林,果然这个时代人太少了,雪飞了这么久都没有遇上人,亏得柱子他们能进这座山里。

    画面在雪飞到一棵大树上休息之后就停止了,殷羽想起来雪是猫头鹰,夜行动物白天肯定要打盹的。

    “看样子今天白天是遇不到人了,去看看妖们修炼得怎么样了吧!”殷羽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对着苏朗宵。

    “也好,我最近都没怎么管他们了,不知道有没有偷懒。”

    有些战斗力的妖都在外围巡山,殷羽先去看看那些负责照顾灵田的妖。经过上次的春雨之后,喜水的灵植喝饱了水很给面子地多抽了几片叶子出来,喜旱的却有些没精打采的了,这些天晒了晒太阳才好了一些。

    殷羽挨个检查了负责灵田的妖的经脉,除了少数实在学不进去的,多半都能按着她教的功法运行灵气了,看样子这些时日也没有荒废功法。

    “大王,你看看我这是不是学会法术了。”涂琼蹦哒着问殷羽,他这些时日不管是工作还是修炼都异常认真,这些殷羽都看在眼里,知道这只当时“灵植”可以吃的兔子前途肯定不会差得。

    “是吗?让本座好好瞧瞧。”

    涂琼闭上眼睛,长耳朵摆了摆,双手捧在胸前,朝着空中抓了好一阵子,终于在爪子上出现了一团水珠,睁开眼睛看到手上的水珠满脸欣喜,结果一高兴就让水珠散落了一地。

    “不错,虽然还很生疏,但这确实是把法术给用出来了。w”殷羽一点都不吝啬表扬这些妖,在她看来这些家伙能掌握这些都是他们努力的结果,绝对当得起她的表扬。

    “是吗?”涂琼有些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脸,后腿在地上不停地拍着,“那么我可以加入到巡山的队伍里去了吗?”

    苏朗宵轻笑一声摇了摇头,“先不你这法术还太弱了,巡山又不是什么好差事,人也满了你凑什么热闹?”

    “我就是想多试试法术,好不容易学会的……”

    苏朗宵揪着涂琼的耳朵把他拎了起来拿在眼前,“想试试法术的话,灵田里也可以试试,法术又不是只有战斗的作用。你去试试把那些喜旱灵植土壤里多余的水吸出来看看。”

    “这样行吗?”涂琼半信半疑地再次试了一下,发现这比从空气中凝聚水珠还要容易,便眉开眼笑地把多余的水给用法术吸了出来,还邀功似的拿给殷羽看。

    殷羽摸摸涂琼的脑袋和可爱的长耳朵,“这灵田对于我来是非常重要的,它需要你来照顾,你现在会这么厉害的法术了就好好运用起来吧。”

    “嗯!我会加油的!”涂琼开心地蹦哒了一会儿又跳进灵田里忙活起来了。

    殷羽和苏朗宵都清楚涂琼最先学会的法术是和水相关的,初期对战斗没什么用,但对于照顾灵田来却有很大的帮助,现在指导他用来照顾灵田等他强大一些了再尝试战斗比较好。

    还有另外一只妖可以使用法术了,是一只叫梅白耳的梅花鹿,她好像对自己刚从功法里领悟的法术很不自信不愿意给人看。还是殷羽一直轻轻摸着她的后背,再加上苏朗宵的好言相劝才打算露一手或者露一蹄子的。

    梅白耳施展的法术是让自己长出一对亮闪闪的金属鹿角,殷羽摘了片树叶扔上去,树叶一落上去就变成了两半,看来是非常锋利的。

    “白耳,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啊?有什么害羞的?”殷羽抱抱白耳,想让她自信一些,但她却把头埋了下去。

    “殷羽,这个家伙是女孩子。”

    “嗯?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长鹿角……呃,好吧,我明白了。”

    梅花鹿里的女孩子也就是母梅花鹿是不会长角的,这种让自己长出角的法术在别的鹿看来就是临时性转了一样,实在是怪异。难怪白耳不愿意让人看到她使用法术了,谁想在别人面前表演现场变性啊。

    苏朗宵蹲下来看着因为暴露了这种“丢人”的法术而害羞得趴在地上的白耳,拿了朵花戴在她白绒绒的耳朵上,“这是你努力修炼的成果,不要害羞,其他鹿也没资格笑话你,而且等你掌握得更好了就可以按自己的意思把不同部位变成金属的了,不想长角也可以哦。”

    被苏朗宵这么一安慰,梅白耳轻轻点了点头,又恢复了精神还舔了舔他和殷羽的手掌心。

    “这么撩一只什么都不懂的梅花鹿,九尾大仙儿你安的什么心啊?”去找警戒妖的路上,殷羽打趣着苏朗宵,在她看来之前安慰白耳的表现太像骗无知女孩的了。

    “怎么?你吃醋了?”苏朗宵用一条尾巴戳着殷羽的脸,软绵绵的没什么杀伤力却让殷羽的脸跟触电了一样逃离。

    “谁会吃醋啊?别自恋了,不就是长得好看吗?”

    殷羽看着苏朗宵面具后露出的眼睛又朝她靠近了过来,又往一边跳了几步。

    不是她定力太差,是敌人实力太强,一对眼睛就够勾人了,在九尾狐面前破了定力又不丢人。

    苏朗宵却没有继续靠近了,而是退了回来,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谁把我送的花给扔了不,还那么嫌弃我的品味,现在反而因为我给一只鹿戴花就不开心了。”

    “你怎么那么喜欢给别人戴花啊,什么品味?之前就带坏了山上的家伙,现在还想来一次吗?”

    “带坏他们的可不是我而是你啊。”苏朗宵又坏心眼地拉长了语调,“如果不是你戴上那枝花的模样过于美丽,那些家伙怎么会跟着学样呢?最主要的过错可是你啊!”

    殷羽愣了两秒,瞬间反应了过来,套路!这都是套路,这只公狐狸从头到脚都是套路,估计以前就是靠这些套路哄得一对王公贵族给他上供的,她绝对不能中计,她可是大王!就算只是个山大王也不能沉迷狐狸精的美色忘了所有了。

    “想什么了。”殷羽的脑门又挨了一记弹指,“怎么愣着这么久不话,发呆就算是妖怪也会摔跤的哦。”

    “还不都是你!”殷羽羞愤地正要发作就听到附近传来的歌声。

    “大王叫我来巡山啊——巡了北山巡南山啊——”

    原来是巡山的妖在唱,那个音调、歌词都和殷羽无聊地时候哼的一模一样,没想到那些傻乎乎的妖居然真的学会这首了,看样子还挺有音乐天赋的……

    重点不是音乐天赋吧!

    殷羽转头拉过不用掀开面具就知道在嬉皮笑脸的苏朗宵,“是你吧,我只在你面前唱过这个的完整版,你怎么就教给家伙们了?我大王的形象怎么办?”

    “我觉得这歌挺好听的啊,特别适合巡山就教他们了,哪里破坏你的大王形象了啊?”

    “觉得这歌好听你绝对品味有毛病吧,好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妖呢?”

    “我是不吃五谷,谁跟你过我不食人间烟火啊?要有人间烟火给我我还高兴不过呢。”

    殷羽和苏朗宵的打打闹闹很快就被巡山的妖给发现了,看到是他们的大王和大仙过来了都兴奋地跑了过来。

    “大王!大仙!我们唱得好听吗?”妖们笑得非常灿烂。

    殷羽不想做任何评价,因为她知道她接下来大概要被这首歌洗脑循环好久了。

    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