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帝传〕〔七日成尸:冥王的〕〔网游之万兽之王〕〔名门独宠:顾夫人〕〔万界女帝培养系统〕〔山海御妖录〕〔大祖帝〕〔时管之美漫观察员〕〔修仙之谁与争吃〕〔娇宠入骨:重生萌〕〔绝世杀神〕〔恋爱中的小浪花〕〔妖妻撩人:少帅,〕〔金牌法神〕〔盛宠1001次:乔少〕〔仙武都市〕〔超级捉鬼道长〕〔洪荒之圣道煌煌〕〔快穿之Boss女配打〕〔网游版美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种田,修炼,揉毛团 40.小雪的旅行直播
    到了傍晚的时候, 从镜子里看到的影像显示雪又开始了旅行,而且这次镜子里的画面也不再全是树木了, 还出现了一些人造建筑,只不过大多都是残骸了。闪舞网w

    就算只是剩下几块砖石的破房子, 至少也能证明这附近是有人类的,而且多半发生了天灾**,再飞远一些应该就能遇到流民了,这么想着殷羽又集中了精神,一点都没有在意外面的天色已经越来越晚了。

    “都这个点了,怎么还在看,你不睡觉了吗?”苏朗宵把手搭在殷羽的后背, 看着镜子里无聊的画面, 不明白她为什么还在盯着看。

    殷羽连忙用手把镜子遮住,意识到这又不是上课偷偷摸摸玩手机被老师看到了,觉得自己也太搞笑了, 又放开了。

    “你不是我这种修为睡不睡觉都没影响吗?我关心雪想看看他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而已。”

    “那只猫头鹰本事不错,头脑也好,你不用担心他的。你现在还在用最基础的功法修炼, 没有锻炼神识的方法,还是注意一下睡眠比较好。”

    原来苏朗宵一直知道她现在还在用对她提升修为已经用处不大的基础功法修炼,但她目前得到的功法只有这一本,总是会在她需要的时候发布最合适的任务的系统现在反而没有动静。

    “我没适合我这个阶段的功法也没办法啊, 先不管这个了, 反正我修为够用了, 目前也不急着提升。”

    苏朗宵点点头,却心生狐疑,一直在背后支持殷羽修炼的势力怎么连这都没有给她提供,还是在他们看来现在就给殷羽这个阶段的修炼功法会引发什么问题吗?

    “快看,雪他遇到人了!”殷羽突然拉着苏朗宵去看。

    苏朗宵凑近了看,镜子里显示出雪的视野里出现了几个人,是几个穿着和之前在清溪峰周边探查的人类修士服饰相似的人,这让殷羽为雪捏了一把汗。但雪正如苏朗宵所的有些本事,头脑也不错,遇到这几个修士一点都没慌乱,只是轻轻落到一边,静静等着他们离开。

    雪隐匿妖气的能力很强,人类修士们没有发现他,只是拿出罗盘比划了一阵子就朝着别的方向走了。

    殷羽送了一口气,想着等下要负责巡逻的妖多加心了。苏朗宵却没多担心,他可是为了保险在周边设置了一层幻阵,还有拉着乌檀设下了毒障,绝大多数会被派来探查资源的人类修士就算能走出来也精疲力尽到被妖一套组合技就收拾了。当然为了不引发人类修仙门派的仇视,他和乌檀都手下留情了。

    雪在修士们离开后又等了一会儿,确认他们不会回来了,才继续飞行,没过一会儿就又遇上了人。

    这次的几个人,身上穿着破烂的盔甲,武器上满是缺口和铁锈,身上还绑着绷带,看样子应该是落单或者负责到附近探查情况的士兵。

    雪看到这些人并没有急着现身,而是闪到了另外一边躲起来观察着这几个人的行动。

    这几个看起来是士兵的人并没有多做些什么,只是靠在树下休息了一会儿抱怨了几句就开始在地上找野菜起来了。看样子军旅生活确实很凄苦,不过雪也很清楚还有斗志的士兵不是合适的招揽对象,而且这几个人身上还有武器,万一和雪动手起来还是很麻烦的。

    朝着更远的地方又飞了一阵子,地势变得平坦多了,树木越来越少了,地上的草也逐渐变得枯黄了起来,还有被烧过的痕迹。但在地平线的地方还发现了星星点点的火光,看样子是有人没错了。

    树木变少,视野开阔了却也意味着更加难以隐藏身形了。殷羽又替雪紧张了起来,刚想捏紧拳头就发现自己的手里被塞了一把毛绒绒的狐狸尾巴,抱起苏朗宵的大尾巴,瞬间就觉得心情舒畅多了。

    但她的心情舒畅并不能解决雪现在的问题,他现在已经离火光越来越近了,已经可以看到亮起火光的地方是一个军营,还竖着几个瞭望塔,而军营的背后就是一座有些规模的村庄。就算猫头鹰飞动没有声音,他还可以隐匿妖气,如果被士兵看到一只猛禽出现在附近,攻击他的可能性非常大。更何况如果刚才那几个挖野菜的士兵来自这个军营的话,那就明这个军营里的士兵都处于饥饿中,看见一只圆滚滚的猫头鹰的反应估计会很可怕了。

    雪的目标是军营背后的村庄,想要越过军营又不被发现这很有技术难度,还好现在已经是夜晚了,这个军营的情况很糟糕,火把供给也不好,照明自然很差,配合大王给的灵器,他有信心穿过军营。

    他保持着和军营的距离等待时机,终于等到几座瞭望塔上的火把都在风中只剩下了一点火星,其中一座火把完全熄灭的塔上士兵正打算对着塔下的伙伴喊话让他换根火把上来时,雪以成精之后远超一切猛禽的速度飞了过去爪子轻轻触碰到了士兵露出的脖子,抓破皮肤迅速发动灵器的麻痹效果,士兵就保持着要呼喊的动作停住了,趁着这短暂的黑暗,雪没有马上飞走,而是躲在瞭望塔的阴影里等着。直到有人发现瞭望塔的火把熄灭了,上来发现这个士兵定在原地动弹不得,马上召集了一大批人过来查看,军队里大部分的人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定住的这人身上时,雪知道机会到了,迅速化成一道白影往军营深处飞去。

    一切都进行地很顺利,但在他即将飞出军营前往村庄时,士兵们还是回过神来了,举着弓箭朝他追了过来。

    “就是那只夜猫子搞得鬼!”

    “把那该死的夜猫子给射下来!”

    “那绝对是什么妖怪,太诡异了,杀了他!”

    士兵们的咒骂和箭失一起飞了过来,雪赶忙用敏捷的身法闪避,像是一道白色的闪电在箭雨里飞舞。

    看着镜子的殷羽忍不住了,拍案而起,“我果然不该派雪去执行这种任务,外面在打仗,这样太危险了,我要去救他!”

    苏朗宵拉住她的衣摆,用轻松的语气道:“你现在就算飞过去也赶不上了,信任一下你的手下,他可是有些征服世界梦想的猫头鹰啊。”

    “就算他是会些法术的妖,这也太危险了,为什么就不知道绕开那个军营,非要硬闯啊?”她真的担心死了,虽然雪是后来加入的,但她早就把他和其他的妖一起看成了她这个名不副实的“万妖宫”重要的一员了,如果是因为她的任务导致雪有什么三长两短她绝对无法原谅自己的。

    “他会硬闯就明他有这个信心,你也过他们不是可爱的玩具和宠物,他们也想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有用,所以这次就相信雪一回,好好坐回来看看他的表现吧!”苏朗宵的语气难得地激动,好像他也对雪的实力充满信心一样。

    看着苏朗宵露出的眼睛,殷羽坐了回去,重新盯着镜子里的画面。这次雪没有一味闪躲了,而是找准时机踹翻了一个又一个的火把扔向士兵,不仅躲过了所有的箭失,还让士兵们成了一团乱,在确认没人会再放箭伤他的时候就轻巧地飞了出去,只留下了几片闪躲中不慎掉落的羽毛。

    在殷羽平复心情的时间里,雪飞到了村庄,找了棵枯树落下观察四周。

    这座村庄并不,但田地都荒芜了,像是好几年没有人耕种一样,房屋也倒得倒塌的塌,仅剩的几座还算完整的也没有露出多少生机,有的地方甚至还溅上了几点血迹。

    这么一副悲凉的画面里,出现了让人愤怒的一幕。几个穿着和之前那个军营里的士兵差不多的盔甲的男人举着武器冲进了几座还算完整的房屋里。一个抢了一个布袋出来,出来时,腿上还挂了一个瘦的皮包骨的女人,嘴里喊着:“行行好吧,那是粮食的种子啊!我的父亲和丈夫都从军去了,他们都是你们这边的,给我和孩子留点吃的吧!”

    她身后还跑出来一个黑黑瘦瘦的女孩,哭着:“娘,你别求他们的,没用的!”

    而那个男人和他的同伴都无动于衷,还对着这个女人和她的女儿骂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更过分的还抽出了武器恐吓她们。

    还有一间里拖出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上下的男孩,一个老太太举着拐杖追了上来却被推倒在地,男孩哭着不想离开,却被士兵狠狠给了一巴掌道:“你都这么大了,不参军可是死罪!”

    “可我还想照顾我奶奶啊。”男孩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要参军,只是不停地哭。

    另外一边是一个看起来衣着还算整洁的年轻男人被拉了出来,被一起拖出来的还有装得满满当当的两筐货物,身后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年轻女子追了出来,“别抓他,我们是路过的行商,他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只要放了他,这些货物都给你们。”

    士兵们只是恶狠狠地瞪了这个女人一眼,“臭婆娘啰嗦个什么,抓走他或者杀了他,这些货物照样是我们的。”完就拖着人和货物扬长而去。

    看着镜子的殷羽再次坐不住了,如果之前她还因为这些士兵已经没吃没喝了,还无辜被雪给闹腾了一番而有些同情他们,现在这点同情早就荡然无存转化成愤怒了。

    她不清楚这是谁和谁的战争,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打,她只知道那些平民是无辜的,更何况从那些人的对话来,她知道那些士兵和这个村庄的居民大部分是一国的,但士兵不仅不保护平民反而对他们造成了比敌人还大的威胁,这是在和平年代长大的她无法想象的事。

    “你该不会又想亲自出手了吧?”苏朗宵的语气还是很轻松,这样殷羽有些生气了。

    “你难道看到这些都不愤怒吗?就算你是大妖,那些只是人类,这种情景也让人很难忍受吧!”

    “我当然很愤怒。”苏朗宵的语气没那么轻快了,但依然很平静让人听不出愤怒的感觉,“我是大妖,曾经还是神兽,但这不代表我看到无辜人类受苦难会无动于衷,别忘了我过去掌管的是子嗣繁衍和家族繁荣。”

    苏朗宵停顿了一下,眼神变得深邃了起来,殷羽也暂时压住了怒火,耐心听着他的话。

    “过去的人类会带着整个家族来祭拜我,祈求家族繁荣昌盛,年轻男女回来祈求好姻缘,新婚夫妻会来祈求生下健康聪慧的孩子,当然也有家族有矛盾之后祈求恢复和睦的……这都是美好的愿望,我喜欢许下这些愿望的人类,考察这些人类前世留下的因果和今生的所作所为来决定是否帮他们实现愿望是我那个时候的职责,但我并不把这只当成职责,对于绝大多数心地善良的人类我是由衷地祝福他们的愿望可以成真的。”

    “你这么喜欢人类啊,那为什么……”其实殷羽已经大概猜到苏朗宵的想法了,他知道的太多了,所以在面对这一切时才会那么无力。

    苏朗宵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过去向我祈求实现愿望的人,我全部都记得,就算我已经不是神兽了,任何一个活人出现在我面前我都知道他或她是过去向我许愿的哪个家族的血脉,我记得他们祖先对他们的所有美好的祝愿。”

    殷羽没想到苏朗宵这个时而高冷时而秀逗的脑袋里,存了这么多东西。

    “殷羽啊,我问你,如果你来处理这种事你会怎么做呢?”苏朗宵又指着镜子里那些士兵欺压平民的画面。

    “大概是教训那些士兵一顿,打厉害些让他们不敢再这样吧。”这已经是殷羽冷静之后的答案了,如果正在气头上,怕是会直接杀了这些败类吧。

    “这些士兵如果不抢粮食不抢人,就会饿死或者在下一次战斗中战败被杀,所以他们很有可能再去抢其他地方不然就是死。你大概会问我为什么要管这些败类对吧。”

    殷羽无声地点点头。

    “因为我知道的太多了,我知道现在那个正在殴打男孩的士兵和这个孩子的祖先是一百五十年前的同一个人,那是个悬壶济世的名医,他向我许的愿是,让他的子孙后代都不要做伤人性命的行当而且都要和睦相处,结果现在一个当了士兵还在用武力威胁另外一个加入……”

    殷羽已经不知道要如何把话接下去了,她现在已经理解了苏朗宵的难处。他就算不再是神兽了,也因为过去那些向他许愿的人的美德而一直注视着他们的后人,只是人类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对自己比对任何物种都要残忍,残忍到让神兽和神仙都无法理解。

    那些苏朗宵曾经许诺守护的家族多半都因为历史的发展进程分崩离析了,甚至现在互相厮杀的敌人可能几百年前就是一家人。寿命短暂的人类无所谓这种情况,可一直活着的九尾狐怎么可能不在乎?这意味着他过去的努力全部白费了,也没办法实现过去许下的承诺,他更清楚用武力教训一方的方法起不到任何实质性的作用。

    “我明白了,我不会再用这种理由对你生气了。”殷羽半天才出来这么一句,“但我毕竟不是你,我不知道那么多的事,我只知道看到我看不顺眼的事就努力让她变顺眼,这种法好像有点不讲道理就是的了……”

    “当然,你做什么的我都会支持的,或者如果我也不知道那么多的话也会做和你一样的事的,不过现在雪他应该可以解决这些事。”苏朗宵的尾巴轻轻摇了起来,看样子心情已经变好了。

    殷羽把注意力转回镜子,发现那些施暴的士兵都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扔下抢来的人和货物跑回了军营。镜子里的画面一转,军营的方向火光冲天,看样子是之前雪的捣乱引发的火灾,让这些士兵都跑回去救火了,哪里还顾得上抢人抢货物。

    村民们见士兵跑了也打算逃跑,之前一些躲着没被发现的村民也跑出来拉着他们打算逃跑,可是却因为不知道去哪跑了几布就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雪飞了过去,扔了一罐蜂蜜腌野果放在那个女孩面前,女孩疑惑地看着他。雪了一句:“甜的,很好吃。”

    听到猫头鹰话,村民们都吓得连连后退,有的还摔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女孩却没有害怕,而是打开罐子,从里面拿了几颗果子用舌头尝试着舔了舔,发现确实酸甜可口之后连着塞了几颗到自己嘴里,把原本黑瘦的脸都给撑圆了。

    “好吃吧,给你娘留点啊。”雪眯缝着金黄色的眼睛,很亲切地跟女孩话。

    “嗯!娘,你也来尝尝,这个很好吃的。”女孩捧着罐子朝着她娘跑了过去,她娘一把把她抱住,把她手里的蜂蜜罐子推得老远,摔在地上里面酸甜的蜜饯和琥珀色的蜂蜜撒了一地,看着镜子的殷羽都觉得可惜。

    “娘!那是那只圆圆的鸟送我的。”

    “那是妖怪,不能吃妖怪的东西!”女人抱着孩子想跑,腿却已经软了。其他村民闻着摔破的罐子里流出的甜蜜香气,饿了太久的他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都有冲上去捡起来吃的冲动。

    “我确实是妖怪,但我没有害你们的意思。”雪觉得有必要明这点了,他提高了声调,“我们住的地方叫清溪峰,那里山清水秀,我们妖怪住山上,山下已经有一些人类居住了,如果你们实在没有地方居住了可以跟着我到清溪峰来,山下的土地你们可以自己开垦田地。”

    村民们还是充满了怀疑,他们不明白这只猫头鹰妖在打什么主意,但他们现在的情况确实走投无路了,只是这个妖怪主动帮助他们太可疑了。

    “你们这些妖怪要我们人类过去是有什么目的?”

    “大王需要有人帮她做工,但我们这些妖不如人类手脚灵活,所以要我带一批人类回去,放心,大王很仁慈,你们好好做的话会让你们吃饱穿暖的。”

    从镜子里看到这一幕,殷羽都想给雪鼓掌了,谁能想到他这只猫头鹰这么会,这下这些人类怎么都会心动了吧。

    确实有不少人类心动了,表示只要路上给他们提供吃食就愿意跟上,但还是有几个村民在犹豫不决,绝大多数都是独自一人留在村庄带孩子的女人。

    “你们为什么不愿意跟我走,你们还有孩子,去食物多的地方比较好吧,嘟呼呼?”雪歪着脑袋想不明白。

    “我丈夫出去打仗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我如果走了他回来遇不到我了怎么办?”

    “我和他约好要一直等他的,我不能走。”

    “我反正心也死了,走不走都无所谓了。”

    殷羽看着叹了口气,果然是这个时代的女人啊,她无意指责她们的选择,或许她们和丈夫的感情就是深到这种地步了,但她还是觉得要自己先确保能活下来才能出等人回来的话来,吃不饱穿不暖还可能被抢劫杀死,这样随时可能丧命的生活要怎么等待丈夫回来呢?

    雪也有些为难,想了好久:“我会定时出来探查一下周边的情况的,如果你们丈夫回来了我会带他们来找你的。而且你们还有孩子,那边的军营里都不是善类,为孩子考虑也是跟我们走比较好吧。”

    这番话又让几个人动摇了,打算带着孩子跟过来,但还是有人实在是不动,把孩子往同村的怀里一塞就自己回了房子里锁死了门。

    雪也没有再坚持了,给每人发了点口粮就带着众人往清溪峰走了。

    殷羽看着镜子露出了微笑,不知道是因为终于看到那些饱受战争之苦的人类终于愿意到自己这里过好日子了还是因为她的这个地方又要来一批新住户了。

    总之,看着镜子入迷的殷羽的模样,也让某只尾巴被她抓在手里的九尾狐看得特别入迷。

    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重生之夜少独宠娇〕〔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极品全能小仙农〕〔从姑获鸟开始〕〔从励志到丽质[重生〕〔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