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之道士〕〔绝品神医混花都〕〔最强魔帝归来〕〔我的粗大金手指〕〔千颜〕〔三国之皇帝发家史〕〔回到上古当大王〕〔奇幻塔世界〕〔寻仙少年〕〔罗德的野望〕〔我有一枚建城令〕〔血魔无相〕〔千亿蜜宠:宋少,〕〔3岁小萌宝:神医娘〕〔火影之鼬神再现〕〔绯色迷情:血色蔷〕〔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凡卡神〕〔乾坤陨帝〕〔隐婚蜜爱:总裁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种田,修炼,揉毛团 44.暴怒
    殷羽的尴尬还没结束, 狻猊的威压就弱了下来,殷羽也逐渐发现自己能动了, 连忙让苏朗宵放下自己。w

    殷羽从苏朗宵的怀里下来,发现那只狻猊正在眨巴着孔雀绿的眼睛看着他们, 身后金黄色的卷毛尾巴一摇一摇的,一边用鼻子吸着正殿里燃烧的香气,一边张开大嘴吐出更多的香气,活脱脱一个老烟枪。

    其实殷羽很想,这狻猊看起来比她过去在动物世界里看到的真狮子要可爱多了,圆脸大眼圆耳朵,还是金黄色的自来卷, 就是个头太大了都快把整个正殿占满了, 还有那么强的威压,如果个子一些没那么强的威压肯定超可爱的。

    苏朗宵看着殷羽的表情,猜到了她心里诡异的想法, 忍不住摇摇头,他家女妖的毛绒控真的没救了。

    殷羽也觉得这样不太好,又看向四周, 发现这附近还有很多凡人,他们都在不断重复之前的行动,整理香案的在不停地收拾香案,正在燃香的不停地把手边的香粉放入熏炉里, 让整个建筑都像泡在香粉里一样。

    她还看到了柱子的三个师兄, 他们应该也失去意识了, 就算身上的道袍已经因为被攻击而破破烂烂了体内灵力也消耗干净用不出法术了,还在继续重复着用法术逃跑的难堪动作,让殷羽都觉得或许就让他们这样就足够让柱子出气了。

    “九尾天狐?你叫什么?抱歉我不擅长记名字。”狻猊一开口就是非常低沉的低音炮,不得不让她的耳朵非常舒服,他的语气也非常礼貌一点也不像把城镇搞成现在这种样子的罪魁祸首。

    “我是苏朗宵。”苏朗宵也非常礼貌地回应了他。

    “苏朗宵啊,我还记得你,你们九尾狐也是可惜了,不过继续修炼会有回来的一天的。”狻猊完这句没忘记对着殷羽补上一句,“这位友也要在修行上多努力。”然后就继续回到原位开始吸香气吐香气了。

    “狻猊,我有事要找你。”

    苏朗宵非常严肃地开口了。

    “等我把这些香里的愿望实现了再吧,这是我的工作。”

    “就是关于你的工作的,你没有发现你周围的人类都不对劲吗?还有人类专门前来杀你。”

    “嗯?”狻猊一副很惊讶的样子,“这就是他们给我供奉的香里的愿望啊,难道我按他们的愿望来工作还有错吗?”

    “没有人类会愿意失去自主意识变成做不断重复的事情的傀儡的!一定是供奉给你的香被人动了手脚,你对香道最了解了,停下来检查一下这香里有什么干扰你的东西。”

    狻猊听到这么一也停下来思考了,他环视着四周,这种场景他确实是第一次见到,这绝对不是正常人类会许下的愿望,更何况他虽然降临时祷词已经的差不多了,但他多少还记得那个点燃最精彩的那炉香的女人许的愿望绝对不是让这些人类永远重复这一天的行为。

    “好像……确实是不对劲,我真是太久没来凡间了,要是没你们提醒我可能就酿成大错了。”狻猊停止了吞吐香气,眼睛闪烁了一下光芒,正殿里所有的香炉都熄灭了,但那些人还没有恢复的迹象。

    苏朗宵把手伸到一个人身上探查了一下,“香气的效果还没消失,等下把他们搬到通风的地方吹吹风等上一天就好了。”

    而这时狻猊也化成了人形,是个非常高大威武的男人,表情威严沉稳,衣着非常庄重,上面满是祭祀时应佩戴的饰品,还配着香袋看样子是真的非常喜欢香,但他满头自然卷的蓬松金发和孔雀绿的眼睛却让他满脸的严肃变得让人不那么愿意相信了。

    他的长相放殷羽原本的时代应该属于那种特别受欢迎的混血儿长相,只不过大概会被人更适合阳光一些的表情,总是这么严肃让人有些敬而远之啊。w

    狻猊把手指伸进一个衣着亮丽的年轻女人面前的香炉里,把里面的香灰取出来用手指搓了搓,有把她身边装着香粉的绣袋取下来,拈出里面的香粉拿到鼻子下嗅了嗅,然后传出了一声长叹。

    “怎么样?”

    “是我疏忽了,凡间长期没有向我上供过品质足够的香了,导致我长期只注重考察人类的诚意没有在意香薰本身的材料,这里面有香味的东西都很正常,只有一种东西干扰了我。”

    殷羽也很好奇,跳出来问:“是什么东西连你都可以干扰?”

    狻猊手里升腾起了一个金色的球,让香粉在里面被不断地分散,然后从里面分出了指甲盖大的一团黑灰,并把它递给了苏朗宵。

    “这东西,你应该比我熟悉。”着还拍了拍苏朗宵的肩膀。

    苏朗宵把那团黑灰拿在手上端详了一会儿,瞬间全身的妖力爆出,让他身边的殷羽差点被妖力推倒,黑色的长发因为妖力的爆发而飘了起来,又逐渐变为白色,耳朵和九条尾巴都冒了出来,上面每一根毛因为妖力的暴走而竖起。再去看他面具里露出的眼睛,已经满是血红,两道红色的细流从面具流出的空中流出。

    狻猊上前安慰他,“我知道看到这个你心里不好受,不过别忘了你身边还有家伙,吓到人家就不好了。”

    听了这话,苏朗宵开始压制自己的力量,全身都在颤抖,一时没控制住竟然对着狻猊打出了一掌把他推得往后退了几步,最后站稳了只得摇摇头,走向一边的殷羽想把她拉到离苏朗宵远些的地方。

    谁知殷羽没有跟着狻猊远离正在暴怒状态中的苏朗宵,而是顶住压力走到他身边,伸出双臂抱住他的腰,慢慢用把自己和苏朗宵比起来宛如一点水滴的妖力去安抚他暴走的妖力。

    殷羽这不要命的举动,一旁的狻猊都看下去了,把手身在殷羽后背打算给她力量帮她撑住,谁知一触碰到殷羽他就觉得自己的力量触碰到了一个不断吸纳妖力并瞬间转化为自己的东西的无底洞,突然获得大量妖力的殷羽也振作了起来,而此时的苏朗宵也慢慢从暴怒中恢复了清醒。

    殷羽察觉到苏朗宵转过了身来,放开了他的腰,自己却又被转过身来的苏朗宵给抱住了,他把头枕在了殷羽的肩膀上,对着她的耳朵:“谢谢你,没有你我现在可能就不是我自己了。”

    “啊啊啊……”也清醒了过来的殷羽有些不知所措,伸手想推开苏朗宵,却使不上力,只能任由他抱着。

    一旁的狻猊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心想他也是出了力的,怎么都没人谢他?不过算了,人家九尾狐也确实不容易。

    过了好一阵子,苏朗宵才放开已经跟被煮熟了一样的殷羽。

    “好了,你们九尾狐就是这么感情丰富,愤怒也是感动也这样,我们这些神兽至今都不能理解啊。”狻猊坐在一边撑着脸看着他们。

    “这就是我们力量的来源啊。”苏朗宵在回答狻猊的话,眼睛却还是离不开殷羽。

    狻猊很牙酸地咳嗽了几声,殷羽也觉得这样不好,连忙把话题给拉了回来,“那个香粉里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伤心生气?”

    苏朗宵叹着气,闭了会儿眼,“是狐妖的骨灰,还是和我们九尾狐有血缘的那一支,里面还混了一部分人类的骨灰,都是有一定修为的,不管怎么看这种事我都忍不了。”

    “怎么会?这样太……残忍了吧!”这种做法不仅仅是残忍还很让人恶心,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放入用来祭祀神灵礼佛甚至是普通人生活中用来杀菌去异味的香粉里?做这种事的人安的什么心?

    不过九尾狐还真的和狐妖有一定的亲缘关系的话,也就是这里面的算是有苏朗宵的亲人了。这么想的话,殷羽也感受到了莫大的悲哀,曾经相关家族繁荣的神兽现在自己的亲人居然被人做了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情,换了谁都会陷入之前那种暴怒的状态吧。

    见苏朗宵闭上眼不愿意再话了,狻猊把向殷羽解释的任务接了过来,“他们九尾狐因为职责的缘故,把情义看的比什么都重,所以成员和异族结亲在他们看来也不是大问题。狐妖本来在行事作风和修炼方式上就多有模仿九尾狐,把九尾狐和狐妖搞混的事也时有发生。所以他们之间结亲很常见,也生下了很多有九尾狐血脉却只有普通狐妖能力的后代,当然人和九尾狐的混血也不是没有,稀少很多而已。”

    “要想干扰你这个龙子的感知就必须用到九尾狐这种级别的力量对吗?”

    “嗯,做这个的人不可能打败真的九尾狐,就对这些有九尾狐血脉的狐妖甚至是……人……来制作这种东西。”

    “就为了让你把这座城镇变成只有不断进行重复行为的傀儡之城。做这种事有什么意义?”

    狻猊摇摇头,“我也理解不了,不过邪恶之人的想法本来就不是正直的人可以揣摩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他然后消灭他。”

    狻猊的一番话非常振奋人心,殷羽看向苏朗宵,发现他也恢复冷静了不少。

    “接下来就是等这些人都醒过来吧。”殷羽看着那个倒在香炉旁的美丽女人,她很难相信这种人会做这么恶毒的事。

    苏朗宵看出了殷羽的想法,“她是没有做这种事的本领的,但她确实是这件事的关键,等她醒了好好问问她吧。”

    也只能如此了,殷羽坐下打算一直等到这个人类醒来。狻猊却对他们:“我毕竟犯了这种错误,应该就在凡间弥补这一切,估计要在凡间住上一段时间,你们那里可以让我暂住吗?”

    看样子,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清溪峰这次又要多一员强大帅气还毛绒绒的成员了,这也算是这次下山的一大收获了。

    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