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吾王来也〕〔她怎么还不勾搭我〕〔纵所州知[娱乐圈]〕〔雄兵连之战神〕〔甜心小可爱〕〔穿越西游之无限变〕〔造尸成神〕〔耐瑟瑞尔的辉煌〕〔少主不腹黑〕〔修二代的逆袭〕〔都市之我就是神豪〕〔精灵宠物店〕〔超级考试系统〕〔妙影别动队〕〔我的老婆是阴阳人〕〔亿万暖婚:霍爷宠〕〔文明之万界领主〕〔医品至尊妖孽〕〔帝国第一宠婚:甜〕〔心欢旧爱:撒旦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种田,修炼,揉毛团 45.恢复理智
    在等待城里人类醒来的时间里, 殷羽没有闲着, 她把柱子的三个师兄都用烟行伞搬运到了柱子面前。w

    “这就是你那三个师兄, 他们应该是被狻猊震伤之后再吸入香气变成这样的, 可能今天晚上就醒了,你现在抓紧机会,要做什么就赶快做, 别指望我们帮你动手。”

    柱子看到殷羽嫌弃的表情,又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然后非常熟练地上去从他的三个师兄身上扒储物袋, 扒拉了一会儿,从里面找出那个原本给雪的蜂蜜罐子几瓶丹药还有几袋零食递给殷羽。

    “你这是做什么?”

    殷羽不解, 柱子只谋财不害命就算了, 为什么要把翻出来的东西给她?

    “我们玄苍门的弟子死在外面师门里都有感应, 如果他们是被狻猊杀了还好,主动挑衅你们被杀师门也不会不讲道理, 但要是我来动手就不一样了。”

    “东西就你自己拿着吧, 那蜂蜜我那产量还算稳定, 而且我也不会炼丹,给你能利用起来比较好。”

    “我如果想要你那生产的材料我会想办法赚灵石,用市场价向你们买的。”柱子从师兄们的储物袋里又翻出几瓶丹药,打开其中一瓶取出一粒吞下,脸色瞬间好了大半, 接着, “狻猊手下留情了吧, 他们本身修为就比我高这回伤的不重,回去伤好了还会来妨碍我的,我得想办法掏空他们的家底让他们一时缺少足够的资源修炼,给我争取一些时间……”

    殷羽听这些脸色有些黯然,她本以为柱子进了修仙门派就算是走上了光明大道,谁知道门派里还有这么多门道。师兄弟之间互相算计,互相争夺功劳,争夺修炼资源,看来也不是个安宁祥和的清修之地,想要出头也是非狠辣之人不可,她不知道柱子去这种地方是好事还是坏事。

    “想什么呢?”柱子又往殷羽手上放了些东西,“认主的法器没法拿,没认主的如果我拿了肯定会被师门调查的,所以都给你们了,带回去好好训练那些毛绒绒的家伙们,你不用担心我的。”

    殷羽看着手上的东西,灵石、丹药、符纸还有一些用玉盒装着的灵植或矿物,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应该装着功法的玉简,看起来这次的收获非常丰盛,但她还是没法下定决心收下它们。闪舞网w

    她知道这三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东西拿回去良心不安是事,但如果让玄苍门知道了会不会又是一桩危险?

    “柱子,这些你还是自己放个地方藏起来吧,不想让他们继续妨碍你的话,毁掉这些东西也比给我拿着好。”

    柱子听了眼神有些受伤,“殷羽,我知道你担心什么。玄苍门内斗厉害,只会拿这件事借题发挥挤兑自己人,没精力找你们算账,你实在是放不下心就丢些东西给之前那几个贼人,我跟师门是被贼人摸走了就行了。”

    “就算这样你也还打算待在那个地方吗?”殷羽觉得那种地方简直不是人待的。

    “不想待也得待,我求仙不是为了长生而是为了实现我走凡人的道路就算成了帝王也不能实现的梦想,我已经确定了要走这条路就不能后悔。目前我还没把玄苍门的资源充分利用起来,我不会走的。”

    柱子看到殷羽替他担忧还有几分怀疑的表情,无奈地笑了,“清溪峰是个好地方,你不明白这些也好。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变成那些不择手段的人的,对我好的人我全都会记得……”

    完柱子起身拖着他那三个已经被掏空了储物袋的师兄打算离开,忽然听到背后殷羽叫他。

    “柱子,你真名到底叫什么?”

    “我叫姬梁,我还是比较喜欢你们叫我柱子。”柱子挥手告别,并没有回头。

    “好的,柱子,有机会就回清溪峰来啊!还有阿萝她也走上修行道路了,好像是去了叫什么……鬼岛的地方,你们要遇上了可以互相关照一下。”

    听到阿萝的名字,柱子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朝着城外走去,“嗯,我知道了!”

    果然阿萝在他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就不是人了吗?不过在这混乱的世道里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不需要特别打听,他们都还有地方可以回去。在清溪峰里,他的兄弟朋友们在山下过着见到朴实的田园生活,山上有一群思想简单的毛绒绒在努力修炼,还有他会一直记着的殷羽和一只懒懒散散的狐狸,只要想着这些他就什么都不担心了。w

    柱子走后,殷羽也看到城里离庙宇较远的地方已经有些人已经从毫无意识变成了恍惚的状态,有的已经开始喃喃自语了,看样子这部分人晚上就能清醒过来了。

    狻猊也走了出来,看着外面的人群眉头皱得死死的,过一会儿就摇摇头,殷羽都想他再摇下去就和老大爷一样了。

    “友,你是叫殷羽对吧,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嗯,没问题的前辈。”殷羽马上提起精神气,等着狻猊给她发布任务。

    “我不习惯别人喊我前辈,喊我狻猊就可以了。”狻猊看了看周围已经有清醒迹象的人,“我看你在安抚心神上有些本事,等下这些人类醒过来了可能会情绪激动,就拜托你了。”

    “我?我没对人类用过,好像以前靠近人类都被讨厌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做不做得到。”她之前对阿萝用过,但现在看来阿萝也不是人类了。

    “不要紧的,他们现在体内有我的力量,你只要用你之前让九尾狐安定下来的方法把这种力量同化抽出来就可以了。”

    “那我试试吧。”殷羽看着这满城的人就开始觉得累了,“话回来苏朗宵去哪里了?”

    “他到黄家的仓库里看看还有没有那种东西,顺便调查一些事情去了。”

    想到苏朗宵要面对那种东西,殷羽就觉得心里堵得慌,她很想现在陪着苏朗宵一起,但想到狻猊这里的人们需要她的力量,她还是决定暂时就在这边,反正她和苏朗宵以后有的是时间。

    到了傍晚,城镇边缘已经有不少人清醒了过来,一个个瞪大了眼无法理解自己之前的行为,更加让他们难受的是饥饿和干渴,他们在被控制之后不断重复过去的行为,根本就感觉不到饿和渴,但现在他们的感官恢复了,从腹部和喉头一瞬间袭来的火灼感让他们动都动不了。这么久让他们没有能量补充,一个个都觉得头晕目眩,别站起来了张张嘴都难。

    狻猊走到他们面前,往他们每个人的鼻子前丢了一团香雾,吸下这团香雾的每个人的脸色都肉眼可见地红润了起来,没过多久就恢复了体力,站起身来,迅速进入了情绪激动的状态。

    “我之前是怎么?天呐!我的货物怎么都成这样了?你们赔我!”

    几个商贩一清醒过来就因为货摊上已经破旧脏损甚至**的货物进入了癫狂状态,逢人就找人赔偿。

    “这是我刚买的新衣服,怎么就脏成这样了?”

    几个年轻男女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气得跳脚,恨不得逮着人就把衣服上的脏东西糊他脸上。

    “天啊!你给我吃的都是什么?”

    看到面前腐烂食物的食客真的把碗里的东西糊到了店二脸上。

    “一定是有鬼有鬼!我们怎么都变成这样了?”

    “我的钱包不见了!,是不是你偷了我的钱包?还是是你!”

    其他的路人反应也不比商贩好多少,这座城镇在再次醒来之后就马上进入了狂暴状态,每个人都在发怒,每个人都想让别人补偿自己的损失。

    殷羽看向狻猊,“这是怎么回事?发现不对劲情绪激动我能理解,但为什么都在攻击别人,而不是想办法解决问题,是不是太不理智了。”

    “他们受影响太深了,现在我的力量还在和他们的神识互相冲突,让他们很难恢复理智,这对他们也不好,现在就是你的出场时间了。”

    殷羽点点头,走到一个个疯癫状态的居民身边,先按住他们让他们不要乱动,再尝试着向之前平复被苏朗宵真容影响的阿萝一样把妖力探入进去,寻找和人类本身的那点先天灵气不同的力量。

    好在狻猊的力量就算只残留了一点在人类体内也非常容易找到,她让自己的妖力把狻猊留在人类体内的灵力同化成自己的妖力再带出来。而那些原本疯癫的人,眼神也恢复了清明,怒气平复了下来,疑惑地等着殷羽给他们讲明情况。

    殷羽用尽可能简洁的语言告诉他们是请香大会的香被人动了手脚,导致请来的神兽误解了人们许的愿才变成这样的,还不忘提醒他们在真相没查明之前不要添油加醋地把事情传开。

    前几次尝试成功之后,殷羽之后就越来越熟练了,速度越来越快,没过多久就让城镇里的人类恢复了大半,现在只剩之前一直呆在庙宇里的人还没有恢复,看样子是受影响太深必须等到明天了。

    累了大半天的殷羽靠在黄家门外休息,狻猊又搓了几个香气团子给她,减轻她的疲劳。

    “你确实挺有本事的,这种妖力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修为上去了没准又是一方霸主,别浪费自己的天赋啊。”狻猊一点都不吝啬对殷羽的表扬,心里却在拼命从记忆里搜索和殷羽这种妖力相似的妖怪种类,最终发现一无所获。

    “嗯,见识了你们这些大妖……哦不,你是神兽,我也觉得快点提升修为和战斗力很重要了,尤其是苏朗宵那边还出了那种事,我要还这么弱给他拖后腿就不过去了。”

    殷羽回答着狻猊,却一直盯着黄家的门,苏朗宵应该等会儿就会出来了吧。

    “哈哈哈哈,你已经相当不错的了,再了,没有你他醒过来也绝对不会是现在这种模样,就凭这一点你就算不求上进抱他大腿一辈子也不会有人你的。”

    “谁要抱他大腿啊?我也是有理想有追求的,就是现在修为没上去嘛。”殷羽的注意力全在“抱大腿”上,没注意到狻猊的其他信息。

    这时,苏朗宵出来了,手上端着一个锦盒,慢慢走出来的动作好似那个锦盒有千斤重。

    “怎么样?”殷羽跳到苏朗宵面前。

    苏朗宵轻轻摇了摇头,对殷羽:“除了这一盒子都是狐妖骨灰之外就没什么异常了,这户宅子里没有和修行人士接触的痕迹,除了这个之外都是正常的香材。不过这东西好像确实是他们家的新媳妇带进来的。”

    “问题还是出在她身上啊……”殷羽低头沉思,黄家的人作为请香大会的主持者应该都在庙宇里了,现在宅子里的主要都是看家的下人,就算现在他们醒了可能也问不出什么来。

    三人聚在一起等着黄家人醒来时,已经清醒的居民也聚在一起朝着他们走了过来,还派了代表找他们问话。

    看到这样的场面,殷羽知道他们要解决的问题可能越来越复杂了。

    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枕上名门: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