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魔心尖宠:丫头〕〔行舟万界〕〔快穿撩心:男神总〕〔旷世公子〕〔明匠〕〔星际逆袭指南〕〔神级卡徒〕〔丞相保重〕〔暖婚厚爱,老公大〕〔重生东游记〕〔超越次元的事务所〕〔传奇之超级法师〕〔都市之恐怖大师〕〔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注视深渊〕〔漫威之无敌符咒〕〔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倾世盛宠:粗野将〕〔末日有战车〕〔哈利波特之银河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种田,修炼,揉毛团 50.尾巴尖
    收到狻猊给的功法和睚眦剑的一块剑身碎片之后, 首先嘚瑟起来的不是殷羽而是系统,好像给殷羽这些的不是狻猊而是它。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有用啊?要不是我的指引你根本就没法和狻猊那种神兽有来往, 也没法得到这么些宝贝。啧啧!这可是难得的天阶功法啊,居然还是可以从化形一直修炼到渡劫, 还可以从中领悟出不少神通,要不是我你哪里来的这些好运。”

    殷羽这次心情好没有反呛系统了,虽然这系统一点都不正经,和正常的系统作风不太一样,不过这次如果不是它发布的任务她确实不会跑去参合到“狮子精”这事里去,自然不会遇上狻猊得到这等好处了。

    只是这么看来这个系统确实有些不对劲,它所知道的信息远远比她遇上的事情多的多, 就像是它曾经经历过这一切一样。

    对了最开始这系统有过, 它是把她传送到了它最初的宿主开始建设万妖宫之前,也就是这世上很多事情系统它都有经历过。

    “系统,我现在经历的这些事你以前是不是都经历过, 所以才知道让我什么时候去做什么任务?”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承认了,“是的, 你所经历的这一切我已经经历了很多次了,不过每一次都会有各种不同的偏差,每一次的宿主做出的选择也不一样。但一些大事件还是差不多的,我给你发布的任务就是结合了以前的经验来的。”

    “你给我的奖励里面有过去宿主收集的东西吧?”

    所以才有那么用心的植物妖修炼功法。

    “嗯, 创造我的人把他毕生心血都给了我, 可惜后来的宿主没完成任务还把那些东西毁损了不少, 所以我能给你的奖励远不如他们那么好了。但是你放心,我会继续帮你找类似现在这样的机缘的!”

    听着系统在拼命证明自己的价值,殷羽有些好笑,谁家的系统不是把各种宝物甩宿主一脸表示乖乖做任务就把这些给你,不做就去死,她的这个反而求着她去完成任务,不过能给她这些机缘的线索也是件非常大的作用了。

    “放心,我不会放弃这个目标的,一开始我确实觉得万妖宫什么的太大了怎么可能完成不过现在我自己也很想完成这个目标了。”

    想到能建设一个让毛绒绒们健康成长的势力,她就觉得非常开心。

    “嗯……果然你很合适做这个,但愿这次我没有找错人吧!”系统发出了感叹。

    “什么叫但愿没找错啊?直接觉得我就是最正确的人选会死吗?”

    系统连忙解释,“不是的,你已经做的非常好了,我的意思是……毕竟我以前的宿主都失败了,我多少有点自我怀疑。”

    殷羽也觉得有些心疼系统,不停地回到这个时间点展开新的一轮轮回,确实是件辛苦的事情。

    “我不知道其他宿主的事,不过你真的辛苦了,我们一起加油吧!”

    殷羽觉得如果系统有人形的话她大概会和它握个手吧。

    “不上辛苦,我本来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被创造出来了,不做这个我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和系统了解了一些过去宿主的事,殷羽开始研究这份功法了,这个功法的名字叫《麟月华升》,名字让人不明觉厉,据狻猊是因为见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以为是某种贵重的香方才收集了起来,研究了好一阵子才知道这不是香方而是修炼功法。

    殷羽研读了好几遍都不明所以,这本功法讲解修炼方法所用的语言就和它的名字一样让人不明觉厉,运用了很多华美的语句,与其是功法它是文学作品反而更合适。对着这本看不懂的功法发了好一阵子的愁,殷羽最终下了结论:狻猊绝对是随便抽了一本功法给她,仔细挑选了一本最适合她的这种法绝对是骗人的。

    本来想去问问狻猊,但看到他又偷偷摸摸地变成老虎和毛绒绒厮混去了,殷羽就转身去找苏朗宵了。

    苏朗宵在继续他的“狐狸崽子课堂”,场面又萌又有趣,但光看那群狐狸只顾着撒娇卖萌的姿态,和苏朗宵一副“老子教不下去了”的表情就知道这次教学大概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狐狸没法学会苏朗宵高深的法术这殷羽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苏朗宵的洞府里有些细微的烟气,闻不出明显的气味但又让人无法忽视其存在。

    看到殷羽进来,苏朗宵干脆让狐狸们提前下课了,狐狸跟殷羽时候读书时一样,一听到下课就由焉了吧唧变得生龙活虎,蹦哒着跑出去打滚了。

    “你来找我了,是因为修炼功法的事吧。”

    苏朗宵摆摆脑袋,想让自己被狐狸崽子搅糊涂的脑袋清醒一下。

    “你知道了啊。”狻猊自己让她不,怎么先让苏朗宵知道了。

    “狻猊那子神神秘秘地找你之后你就欢天喜地的,然后又把自己闷了一整天,除了从他那里得了根本看不懂的功法还能有什么理由?”

    原来是这样啊,她就算狻猊绝对不会把这种事告诉苏朗宵的。

    “比起功法,我比较想问下你这里的烟气是什么?”殷羽伸出手扇了扇风,想把那些奇怪的烟气给扇走但是没能做到,那些烟气就像缠绕在苏朗宵身上一样?

    苏朗宵又是一声叹息,耳朵和尾巴都垂了下来,好一阵子才:“这就是传中的香火,就是有人在给我上香请我庇佑。”

    “那不是好事吗?明你还没被人忘记,没准香火多了就可以再次回天庭了。”殷羽完就后悔了,要是苏朗宵回天庭了,她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他见面了,这话的像希望苏朗宵离开一样。

    “就算我们不是神兽了,还是有少数人信奉我们,但那些香火是不会传达过来的,因为我们和那些庙宇的联系早就切断了。”

    “香火应该对还在凡间的妖怪没有用吧?”

    “也不能完全没用,这种事就和人类供奉长生牌位一样,人还在凡间没有去阴间或者飞升天界,但是香火提前到了,他以后不管去哪边都会顺利一些。但这样的前提是达成供奉香火之人的愿望,这些香火缠着我不放就是因为我还没达成他们的愿望,好麻烦啊!”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这是怎么传达过来的,不是你们和庙宇的关系都断了吗?”殷羽还是满头雾水。

    苏朗宵无奈地直接往后一仰,躺了下去,“这就明有人类知道我就是九尾狐了,而且还有明确地愿望希望我来帮他们实现,好麻烦啊!就让我好好当妖怪不好吗?”

    也就是苏朗宵的身份暴露了,不过这也是难免的吧,山下的人类越来越多了,平日里上山也不是难事,苏朗宵也就正式出去的时候会掩饰得比较好,一般回到山上一放松就把九条尾巴都放了出来,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上山的人类看到了。

    再人类普遍分不清楚普通狐妖和九尾狐,就算没看到他的九条尾巴,也很容易直接把他和九尾狐联系在一起。如果再遇上几个过去信奉九尾狐的人类,那香火就传递过来了。

    “不实现他们的任务会怎么样?”

    “这香火就会一直缠着我,然后慢慢变成冤孽,妨碍我修行。”苏朗宵不爽得直接翻过身很没形象地扑在床上,身后九条尾巴拍打着地面宣告着它们的主人现在心情很糟糕。

    “知道你真实身份的人类八成就住在我们山下,我现在就去问问是谁在向你祈愿。”殷羽着就打算往山下跑,却被苏朗宵给拉住了。

    “跑什么啊?好的给我看看功法的呢?”苏朗宵翻过来伸出手摊开,还轻轻在床上敲着。

    “你这不心情不好吗?等我把这事解决了再来问你。”

    “这不你的事最重要吗?要是你没法好好修炼,我不照样修行会受阻啊,快点快点,把功法拿过来。”

    殷羽把存着功法的玉简拿给苏朗宵,苏朗宵了一下,用有些诡异地眼神看着她。

    “怎么了?这份功法有什么不对吗?”殷羽有点担心。

    “这是他特地给你找的吗?”

    “他是这么的,我看都看不懂当然不知道合不合适了。”

    “这个确实是非常好的功法,修炼好的话不仅修为进步快,对妖力的应用也是非常好的锻炼,就是我没想到他会把这个给你,还以为他大概会把这个留到他有闺女了再传的。”苏朗宵对这份功法的评价很是奇怪。

    殷羽完全不明白这和狻猊他以后的女儿有什么关系。

    “看名字就知道吧,月和麟都是阴的代表,这是专门适用于女性的功法,而且这份功法如果是龙种或者麒麟种修炼的话会事半功倍,不是这两种的话也不差只是没法把效果发挥到极致了。所以我才问这是不是专门给你找出来的。”

    “果然是随便翻出来的一本吧,好是好,我怎么可能是龙种或者麒麟种啊?”殷羽怎么都不相信自己会和这两种不管在哪个时代都特别神圣的神兽联系起来,她的原型是什么猫狗金鱼还差不多。

    苏朗宵盯着殷羽看了会儿,“也不一定,这种血统的判断挺玄乎的,有的树妖就是被龙血溅到了一点都被归类进龙种了,没准狻猊也从你身上感应到了这个。”

    龙种的判定标准这么随便吗?不过能被龙血溅到也确实是很罕见的了,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原型,没准朝着这个方向就能搞明白了。

    “不管龙种麒麟种的问题了,这功法要怎么练啊,完全看不懂。”

    苏朗宵的手指上凝结了一点法光,在墙上画出了一个人的轮廓,然后在上面点出了几个穴位,“其实就是写这功法的人爱卖弄文采,把简单的运行方式写成特别美妙的诗文,让人搞不清楚在什么?你按我画的这些穴位来运行就可以了。”

    殷羽看着墙上的画,觉得这也太抽象了,都快赶上她的灵魂作画名作——戴花的胖狐狸了,而且她根本不认识那些穴位,要她怎么运行灵气啊?

    “抱歉,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找这些穴位。”殷羽觉得还是老实承认比较好。

    “那你之前是怎么搞清楚你教妖们的功法是怎么运行的?”苏朗宵震惊地瞪大了狐狸眼。

    难道要告诉他,她是系统直接把运行方法传到她大脑里去的吗?这次的功法不是系统给的,系统也没办法把具体的方法传给她,这让她很为难,难道让她要从头开始学认穴位?

    而

    且光看苏朗宵画的那么抽象的图就知道,这个功法的运行方法比之前那个复杂多了,涉及到的穴位遍布全身,以她现在的速度运行一个周天就够她花上好几天了。

    “就是……就是一下子就会自己运行了嘛!”殷羽只好糊弄过去了。

    看她这幅糊弄的样子,苏朗宵则猜到了大概是一直在她背后帮助她的势力的功劳,这次无法直接让她学会大概也是那方势力能力有限无法破解这种级别的功法的缘故,看来这次要看他的了。

    “找不准自己身上的穴位吗?那我帮你指……”苏朗宵突然闭嘴了,然后耳朵根开始慢慢变红,最后跟要滴血了一样。

    这个功法涉及到的穴位遍布全身,还有不少非常难寻找的穴位,他和殷羽是异性,要他一一指出来的话难免会很尴尬。尤其是现在看到殷羽一副满心期待,还歪着脑袋瞪着黑亮的圆杏眼根本搞不清楚这有什么不能接着下去的样子,就觉得罪恶感油然而生。

    “你怎么又突然红耳朵了?”殷羽知道苏朗宵的脸肯定红了,只不过被面具隔住了而已,想着上次有狐狸没能把他面具给摘了,就觉得这次机会不能错过,于是伸手去掀他面具。

    苏朗宵跳起来,向后退了几步。

    “你躲什么啊?这里又没别人。”

    殷羽见苏朗宵躲着他,有些不满。

    “不是有别人的原因,你确定你看了我的脸有心思修炼?”苏朗宵假装镇定,心里却觉得自己在劫难逃了。

    “这倒也是……”殷羽点点头,“这次就放过你,你快点帮我把穴位指出来吧!可不可以像我教那些妖一样,我不怕疼的。”

    看殷羽这么积极苏朗宵也只好答应了,不过他还想再挣扎一下,“这么复杂的灵气运行方式是没办法像那样直接灌进体内的,再加上我也没有修炼过这种功法,稍有差池,后果我可没法承受。我等下在我自己身上指出来,你看好了。”

    “在你身上指出来,你是你我是我,我也记不住哪里是哪里啊?”殷羽想了想,指指自己,出了让苏朗宵想直接撒丫子逃跑的话:“你直接在我身上指出来吧!我肯定一次就记住了。”

    “你有点自觉好不好啊,我好歹也是个你的公狐狸吧!”

    苏朗宵看着在她面前站直身子显得格外亭亭玉立的殷羽,心里有几万只狐狸崽子在一边挠抓一边用毛绒绒的大尾巴撩拨着他的神经,他本来就不是修断绝情爱的那条道的,这种情况他也觉得定力受到了考验。

    殷羽看着所有露出来的地方包括大尾巴都变成粉红色的苏朗宵,眨巴着眼想了一会儿,看到墙上画的那个穴位人,再把它身上的穴位转移到自己身上看,然后瞬间也全身变成了粉色,还冒着蒸汽朝着番茄红发展了。

    两个全身粉红的妖不知所措面对面站了好久,终于还是苏朗宵开了口,“老是这样也不是事,总要让你学会这个的啊,再很难找到比这更好的功法了。”

    “嗯,你看着办吧。”殷羽别过头去。

    这让他怎么看着办啊?

    “要不我用尾巴尖儿帮你指出来,我不用眼睛看,你记住我帮你运行妖力的路线……”苏朗宵能想出来的也只有这种稍微能够缓解一些尴尬的方法了。

    “那就这样吧。”殷羽看着苏朗宵软乎乎透着粉红的尾巴尖朝着她伸了过来,上面还有着点点妖力的幽光,而他却把脸扯到了一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觉得尴尬,而是觉得挺安心的。

    这只臭讲究还特别逗比的公狐狸好像确实挺珍视她的,把她当成了好像触碰得稍微重一些就会消失不见的宝物,但是这样也挺不错吧。

    尾巴尖已经触碰到她身上了,却迟迟不动,要是这样下去估计几天都未必能搞定这件事了。

    可是让苏朗宵快点这种话,她又不出口。

    突然间,系统在殷羽的脑海里发声了,“天阶功法《麟月华升》录入完成,译制完成,宿主是否接受功法指导?”

    怎么早不好晚不好偏偏在这种尴尬的时候译制好啊,还不提前跟她一声,这系统果然应该被掐死。

    “我这不是一开始也没信心把这么奇葩的功法给翻译好吗?要掐你掐写的人去。”系统丝毫没有犯了大错的自觉,接着又问“宿主现在要接受功法指导吗?”

    “当然要!”殷羽答应了,然后功法的运行方式直接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她照着做了一遍居然能勉勉强强运行起来了。

    苏朗宵触碰到殷羽的那条尾巴也因为感应到了这个,收了回来,他吃惊地看着已经进入运功状态的殷羽,心里莫名有些惋惜。

    不知道殷羽背后的到底是什么人,他好想了解一下啊!

    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