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枕边蜜宠:总裁霸〕〔盛世医妃风云录〕〔重生最强女帝〕〔崇祯聊天群〕〔次元门扉〕〔重生之财富美利坚〕〔甜宠专属:小太太〕〔诗意的情感〕〔跳蚤有妖气〕〔平湖二流〕〔六扇门之剑指江湖〕〔腹黑王爷:爱妃别〕〔诱妻入怀之编剧小〕〔酒鬼醉天〕〔画春娇〕〔我的随身升级打怪〕〔地球觉醒〕〔召唤群雄争霸天下〕〔二货小王爷〕〔冠盖如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种田,修炼,揉毛团 75.强盗?税官?
    殷羽心中的疑虑最终还是在苏朗宵的卖萌打滚和毛绒绒软呼呼的触感下消散了, 走出洞府,见山下的人类正在敲锣打鼓进行着婚礼也觉得喜庆,只是内心却很难再把这些事情和自己联系在一起了。闪舞网w

    “苏朗宵,你这修为越高是不是会越来越难和凡人相处了啊?”殷羽一边吃着腌制好的蜜饯一边鼓着腮帮问。

    “别人问这种事都是一脸无敌是多么的寂寞的表情,只有你问的时候还啪叽啪叽地吃甜食。”苏朗宵吐槽了一番,吃了殷羽的眼刀才认真回答,“相处到不一定会变难,但确实会产生无形的墙吧, 那些凡人看来非常重要的事会看起来无关紧要, 毕竟寿命不同力量也天差地别。不过那也只是对于凡人这个整体而言的,如果你有意和一个凡人做朋友,寿命和力量都不是大问题。”

    “不过还是别折腾自己了吧。”殷羽仰头躺下, “你也这么认为的吧。”

    苏朗宵摆摆尾巴,表示同意,“嗯, 我们眼前的事已经够多够复杂的了, 而且你所的晋级时梦见的事我还是很在意的。”

    殷羽看着山下的凡人的一举一动, 也发现自己的心境有些和过去不同了。

    只是那个梦境怎么忘都忘不掉,看样子不着机会解决这个问题是不行的。

    “宿主完成解决山下单身人类的终身大事问题, 解锁人类敬重值商城, 恐惧值系统永久关闭。”系统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

    “系统啊,你也总算有点系统样了, 这通知像模像样的嘛。”

    系统得到了夸奖, 翘着看不见的尾巴表示:“那当然, 再怎么我也收集了那么多宿主的财产。”

    殷羽心情相当不错,直接就在脑海里起敬重值商城来了。她现在的敬重值已经有了五千多,看样子这段时间对人类的帮助没有白费

    。只是她翻到功法一栏的时候还是看价格看傻了眼,适合化形期中期妖修的功法最低黄级的都要一万多净重值,她根本买不起。

    法宝法器就更加贵得离谱了,但好好看了看功能殷羽也能理解这个可怕的价格。

    “你也太奸商了吧,卖这么贵!”

    “你手上现在用的功法是天级的,用到飞升都够了,根本不用买功法,给手下买的话,等你手下有化形期的妖了根本不缺这一两万敬重值。w”

    殷羽查询了一下狻猊给的功法在系统里的评级和估价,发现远超她的预估,她确实没必要把敬重值花在功法上。

    而敬重值商店真正对她有利的商品,是那些低等灵植种子、基础炼器材料,还有一些低级的丹药,当然还少不了灵石。

    低等灵植种子和基础炼器材料都是白菜价,五千敬重值可以搬出五六打来,只要不太浪费十来年的消耗都够了。下品灵石和敬重值是一比一的比例兑换,每个中品灵石需要五十点敬重值,每个上品灵石需要一千点敬重值,换些下品灵石用来布阵倒是不错,直接换灵石其实划不来,还不如等人类把灵石矿开采好。

    而炼丹的道具和材料,殷羽有接奖励丹炉丹方的任务,目前进行的还算顺利,完成只是时间问题,也没有必要兑换。

    其他的商品要么买不起要么目前没什么用,换了些基础炼器材料和下品灵石,殷羽就没再看了,脑海里开始构筑未来炼器的方向和贸易计划。

    “你怎么发呆了这么久啊?”苏朗宵不是第一次见殷羽突然发呆了,但这次格外久,不由得有些担忧了。

    “哦,没什么,刚才那位前辈联系我了,给了我一些炼器用的基础材料和灵石。”

    “材料倒是好理解,给你灵石是鼓励你和人类修士交易吗?”苏朗宵对殷羽不完全实话也已经习惯了,只要殷羽能平安,这点事他根本不在乎。

    “算是吧,我在想这次仙盟攻击我们,我们也坑了他们,算是扯平了,认识到我们的实力又找不到攻击我们的理由,以后想办法交易也不是没可能吧。我们现在也不能生产修炼所用的所有物品,交易也没坏处。”

    苏朗宵低头思索了一下,他并不是很希望殷羽和人类修士多接触,但经过了之前的那些事,这恐怕是逃不过的,与其等待以后未知的冲突还不如把握机会主动出击。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仍然要心。狻猊的香和我们的灵植都可以交易,但你炼器的产物不行,不能让人类修士知道妖怪里出了你这种天赋奇佳的炼器师。”

    听到苏朗宵这么夸她,殷羽有些心花怒放,眯着眼鸡啄米似的点头,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苏朗宵也是拿她这种性子没办法,谁叫他就吃这一套呢?

    晋级后的闲逛闲聊完毕后,身为山大王的工作也来了。闪舞网w徐路遥前来表示他的研究工作有了一定的进展,殷羽的炼器天赋还有之前看到的三只虎母亲的记忆给了他新思路,如果用炼器的方式来看待这些被炼化的灵兽,只需要将炼化的灵气运行脉络逆向炼化就有可能使他们恢复本性,只是普通的炼器方法一定会导致灵兽死亡,但殷羽的能力就不一定了。

    “所以,你们研究了这么久给本座的就这么个答案?就是直接把活儿扔给本座。”殷羽这次是真的有点生气,那么久的时间得到的就是这种答案。

    “大王,这个方法只有你可以试试了,我们也只能在理论上研究研究了。毕竟珍惜它们的生命的话,我们就不该随便出手。”徐路遥也明白自己这个想法有点扯淡,但他和被抓来的几个人类修士纠结了这么久,能想出的也只有这个方法了。

    殷羽也没办法,好要复原那些灵兽的是她自己嘛,而且这也对解决老虎们的问题有帮助,最终是为了清溪峰的战斗力,只好:“唉,试试就试试吧,灵兽死了的话本座可让你们负责!”

    徐路遥的方法的简单,但对于还是炼器新手的殷羽来复杂到可怕。灵兽被炼化出的灵气脉络根本不是殷羽过去炼的灵器所可以比拟的,脉络交接着经脉、血管和神经,比任何植物和金属都要复杂千万倍以上。殷羽只是尝试着用自己的妖气在一只虎类灵兽的爪子上运行一会儿,就被迷宫似的脉络给搅得晕头转向了。

    “大王!”徐路遥也慌了,要是殷羽真出了什么事,苏朗宵还不炖了他。

    “你好好休息,别再管这个了。”苏朗宵也紧张了起来,恶狠狠地瞪了徐路遥一眼。

    “我没事。”殷羽倒不是妖力消耗了多少,仅仅只是想不通要怎么逆向炼化而已,“我的炼器功底还是不够,这东西是不能只靠天赋话的。抱歉,这个计划本座可能要练习很久才能正式进行了。”

    “你还要进行这个吗?这个方法明显是有问题的。”苏朗宵哪里看得惯殷羽这么费心费力。

    “大王你也确实没必要这么拼,我们再想别的方法。”

    “本座不是为了你们和这些灵兽这么拼,本座是为了自己。你们接触本座这么久也知道本座其实根基尚浅,如果不是苏朗宵在根本压不住你们这些墙头草。”

    被殷羽这么一,被抓来的人修们都有些脸色不好。

    殷羽不在乎他们的表情,接着:“本座需要提升自己实力的机会,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如果那么复杂的灵气脉络都能顺利逆向炼化,本座还有什么东西炼化不了?”

    苏朗宵也明白了殷羽的心思,不再反对,只是提醒她:“这种事还是循序渐进比较好,莫太急功近利了,你若出了什么岔子这个清溪峰都要玩完。”

    殷羽只苏朗宵在关心自己,徐路遥等人却是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这是红果果的威胁啊,不就是在如果殷羽出事的话,他们通通活不成啊!

    “苏朗宵,你放心好了。不过接下来我会在这里闭关练习,外面的家伙们还有山下的人类要有什么事就拜托你了!要是幻月山有消息再通知我。”

    “啊?”苏朗宵的脑袋一时没转过来,尾巴和尾巴都垂了下来,“你是你又要闭关了,你才闭关出来啊?”

    “巩固一下修为也好啊,修为高了寿命也长了以后多的是时间陪你。”殷羽用哄朋友似的口吻哄苏朗宵。

    “你当我孩子吗?”苏朗宵很是不满,心里却有些矛盾,他真的退步太多了,就那么几天没有殷羽陪伴他都很难过了,想着殷羽又要闭关好些时日还可能让那几个人修跟着她,他都恨不得把她绑自己身上。他真的寂寞过头了吗?

    “我尽量隔几天出来一次,出来就找你,不过徐路遥你们几个也不要打扰本座!”殷羽知道苏朗宵闹脾气了,顺顺毛让他放宽心。

    “算了,随你吧。你实力上去了我也该高兴,只是没我看着要照顾好自己。”

    “别又犯老妈子病了!”殷羽忍住笑,一头扎进了修行中。

    离开殷羽所在的地方,苏朗宵懒得理那些人类修士,就去视察妖和人类的情况了。走过工作井然有序的灵田,欺负了一阵子毛绒绒们,苏朗宵又来到了之前和殷羽一起眺望人类村庄的地方,稍微看了看,发现本该沉浸在婚礼余韵里的村庄发生了些不和谐的声音。

    村庄里似乎有外人进来了,还来着不善,进来就扯婚礼装饰用的红布,还和村子里的男人起了冲突。村子里的男人多半行伍出生,本来是不该担心被袭击的,但苏朗宵观察了一阵子后发现那些前士兵们这次居然落了下风,这可不得不注意了。

    苏朗宵变化身形飞到冲突的中心,见那几个外来的人看到他飞过来一点都不惊讶,心里起了疑惑。

    “你们是什么人,来这座村子抢东西做什么?”苏朗宵厉声道。

    村里的人们见他们的大仙来了都格外兴奋,“你们这些强盗看见没,这可是我们的大仙,你们根本不是对手。”

    苏朗宵惊讶地看着那几个“强盗”非常懂礼貌地向他拱手行礼,并用一口官腔道:“我等并非强盗,是大兴的税官,此处已是我大兴的土地,仙家我们管不着,但大兴土地上的凡人皆要向我大兴皇帝纳税。还请仙家行个方便。”

    苏朗宵对人类国家和朝代的称呼完全没有概念,也不明白为什么这里突然成了大兴的土地,而这些税官对“仙家”的接受程度更是让他一时不知怎么接话。

    “哼!什么税官,你们就是强盗!我们受苦受罪的时候你们吃饱穿好的不帮助我们,等我们好不容易安生享福了就来收税,天下有这么无赖的人吗?”几个胆大的孩子仗着苏朗宵在场,朝着税官喊了起来,被大人们捂住了嘴。

    这番话倒提醒了苏朗宵,他伸手拦住税官取走红绸的动作,“这座村子是我们清溪峰所建立所庇佑的,从未见过大兴官吏来此为这些流民做过任何事,反而是他们被你们逼到了这里,论缴税也不该给你们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兴!”

    “哼!不过是个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妖,给脸不要脸,别以为会些法术就能和爷爷我叫嚣了。”为首的税官一点都不怕苏朗宵,直接取出兵器打算开战。

    苏朗宵自然是随手一挥就让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税官飞了数丈远,得到了村民们热烈的欢呼。但他面具下的脸却皱起了眉头,好像碰上了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修士吗?怎么会为凡俗帝王做事,而且这肉身也太弱了吧,可他们手上的兵器都是实打实的灵器,还能突破迷障进来,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更让苏朗宵疑惑的,还是这些税官被打飞时露出的喉头上都画着一个不易察觉的符咒,实在是诡异的紧。

    就在苏朗宵迟疑了这么一会儿,那几个税官清楚不是对手,竟然启动了传送法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连之前扯走的红绸都一起带走了。

    留在原地的苏朗宵非常不爽,尾巴焦躁地抽打着地面,怎么殷羽这才闭关一会儿他就把事搞砸了呢?

    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姑获鸟开始〕〔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永生不灭〕〔最强透视〕〔万界垂钓系统〕〔医毒绝世:帝尊的〕〔天骄战纪〕〔凌天至尊〕〔邪王独宠:纨绔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