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侦探柯南之一世〕〔农门嫡女:这个沙〕〔穿越位面大系统〕〔宠妻百分百:惹火〕〔我大哥是孙悟空〕〔六扇门之剑指江湖〕〔我穿越为猫的那些〕〔美利坚仓储捡漏王〕〔重生之易帝传说〕〔冠盖如顾〕〔最强掠夺女主系统〕〔重生军少小仙妻〕〔回到明朝当暴君〕〔仙界最强狗仔〕〔这个故事有点扯〕〔盛宠名门:医妃太〕〔西域我为王〕〔帝少宠上瘾:老公〕〔霸道兵王在都市〕〔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种田,修炼,揉毛团 78.使者
    “什么事情啊?刚刚九叶也来找我, 现在你也来有重要的事情,该不会是事情撞到一起了吧?”殷羽走出封闭的地方, 活动了一下筋骨, 想好好听听苏朗宵的重要的事。

    苏朗宵看了看九叶, 知道她没有想抢着先的的意思, 就把之前知道的消息告诉了殷羽:“狻猊找到了和狐妖骨灰有关系的消息, 是和人皇有关系的, 我们恐怕得找个时间去调查一番。”

    “人皇?是指人类的皇帝吗?他有可以抓到狐妖的能力?”殷羽印象里人类的皇帝遇上狐妖都是被甩得团团转的,最好的下场也就是请高人收了妖怪,怎么就能搞出那么一通可怕的事来?

    “不仅仅只是统治人类国家的皇帝,人皇的成因很复杂,你只需要知道人皇并不是普通凡人皇帝, 他还是得到了天道授权的力量,是每到人类的乱世时就有几率出现的人物。”苏朗宵也知道要解释起来会很麻烦,只好挑简要的。

    殷羽歪着头,这个突然出现的设定让她有些不明所以, 她花了些时间来消化,疑问却更多了,“总而言之就是那种被天道给了金手指的人, 又刚好是某个人类国家的皇帝对吗?香云镇只是个靠香粉和金钱保平安的镇, 真想占为己有派兵打不是更快, 这么费力凑那么多有九尾狐血统的狐妖杀死图什么啊?”

    “我们得到的消息也仅仅只是和他们有关而已, 不能确认就是他们下的手, 这次我们就是要去调查这个。”苏朗宵对殷羽脑袋的转速还是很满意的, 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重点,那就是人皇都得到天道的力量了按理直接发兵一统天下就够了,何苦做这些麻烦事。

    “什么时候出发?我们要准备什么?”一听要下山还要查这么重要的事,殷羽有些激动。为了能马上知道那件惨绝人寰的事的真相,她绝对会拼上一百二十分的努力。

    “也没什么要准备的,去那个什么大兴都城看看就好,之前好像有几个大兴的税官来这里收税这里已经是大兴的领土了,这样看来过去应该要不了太久。”

    “不用去了!”狻猊突然现身打断了苏朗宵的话,“那边已经派使者来了,正在山下等着。那些事我们可以直接问。”

    “唉?这么快!”殷羽被人皇那边的超高效率给惊讶到了。

    “之前我散出香气收集情报的时候就被对方侦查到我们的存在了,你之前闭关好久那家伙舍不得打扰,现在他们派人来也不算早了。”

    “这样啊。”殷羽注意到了一直在旁边侯着的侯三,“侯三,你去通知一下其他家伙,稍微把地方收拾一下,干干净净就好。不管是敌是友,都是客人。”

    侯三应声离开,殷羽又伸手摸了摸看起来相当紧张的九叶,“九叶,你去找你家乌檀,陌生人上来了就别和他分开了。你的事我会上心的,保证会让你成为特别厉害的大妖怪,但在此之前保护好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嗯,我也会努力的。”九叶握紧了白嫩嫩的拳头,头上的叶子还是在颤抖,一边摇摇晃晃地朝着森林深处走去一边声着,“不知道那边的人会不会也想吃了我?我还是好好藏好吧。”

    “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去会会那位使者吧。”殷羽拍了拍衣裳,换上一副妖艳狠毒女妖山大王的脸就拉着苏朗宵去迎接使者了,狻猊也表情凝重地跟了上去。

    “每次看你变脸都觉得超有趣的。”苏朗宵声笑着,在他眼里殷羽怎么都可爱。

    “不许嘲笑我,心我破功了!”

    “好好好,我什么都不。”苏朗宵没辙了。

    虽然苏朗宵一路上都没有再吐槽殷羽的演技,但在见到使者的一瞬间,殷羽还是差点破了功。

    “柱子!怎么是你?”

    眼前穿着藏蓝色道袍的俊郎少年,可不就是之前离开清溪峰求道去的姬梁吗?前不久还在香云镇见到过,没想到再次见面就是以这样的身份。

    “我也只是作为玄苍门的弟子被委托了和你们交涉的任务而已,大概是因为你们之前的战绩太惊人,其他人都不敢来就派我这个和你们有旧的来了。”姬梁也有些尴尬,就算不清楚狐妖骨灰的事,他也清楚殷羽对人类势力很警惕。

    “那都是老熟人了,先来山上和本座坐坐叙叙旧,再正事吧!”殷羽正要拉着柱子去山上,就被苏朗宵拦住了。

    “你还真是的,看到年轻就看不见人家旁边还站着位老先生呢。”苏朗宵打趣地,眼里却都是警戒。

    殷羽这才从使者是柱子的惊讶里恢复过来,看到柱子身边还站着一位身着紫色华服的老先生,从身形和姿势做派来看都像是位地位不低的官员。但一方面身上尘俗气息太重,一方面他身上几乎感应不到灵气,一点都不像是会和修仙门派打交道的人,这也是为什么他穿得如此华丽还被殷羽无视的原因。

    “这位老先生,本座对凡俗人类知之甚少,刚才不心怠慢了请不要计较。”

    殷羽嘴上在道歉,却马上摆出了山大王的架子。

    “无碍,能和各位仙家商讨本就是老夫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无需在意。”老先生也没太在意,若是会因为这种事生气,他也不会被大兴皇帝派来这里和妖怪商讨了。

    “这位是大兴的户部尚书齐尚书,据之前和你们有些税收上的矛盾,特意来明一番。”姬梁其实对这户部尚书亲自来这么个村庄和妖怪商讨非常疑惑,但好像大兴的各方面制度都和他所熟悉的那一套差距很大,决心彻底远离凡俗政治的他也没再多想。

    殷羽被这么一番介绍搞得更加糊涂了,户部尚书是管财政的不错,但为什么会亲自跑到这种深山里的村庄,和一群妖怪讨论税收问题还能够这么淡定啊?人皇手下的大臣都是什么鬼啊?

    还有这老先生的身子骨受得了吗?

    “各位仙家有所不知。”齐尚书明白殷羽的疑惑,连忙解释,“大兴皇帝不同于过去任何一位帝王,在陛下看来人类若想发展不和神魔之事打交道是不可能的,因此在陛下麾下所有官员日常工作都有涉及到仙家妖魔的事务,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老夫会亲自来这里也是为了表达对各位的重视。”

    这么听来这位人皇还真配得上他的称号,确实眼界非常人所及,不过还是不能解释这为尚书亲自来这里还腰不疼腿不酸的原因,要知道柱子道行尚浅,带人飞行也是很容易让人闪到腰的。

    或许是在大热天了太多话,齐尚书扯了扯自己的领口,殷羽看到他的喉头上有一个符咒,想着或许就是这东西让他年纪一大把还这么生龙活虎。

    但这个符咒在苏朗宵眼里却不仅仅如此了,得到天道力量的人皇制作这种符咒并不难,但上至户部尚书下至税官,全部都在喉头上刻这种符咒就很有问题了。

    见到这符咒之后,还有一个人的神色有异,那就是刚刚想上山向殷羽汇报灵石矿开采情况的老余。他在看到这几个人的时候,本来只是停下来多看了两眼,但在看到齐尚书喉头上的符咒时,伸手紧了紧自己脖子上的破布转头就走了。而这一切都被苏朗宵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殷羽带着柱子和齐尚书来到洞府里,请他们坐下,而坐的位置就是苏朗宵之前放进来的玉案旁。

    看着洞府里那些苏朗宵放进来的古董家具,齐尚书之前波澜不惊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讶之色。他可是可以很清楚地认出来这些东西都是过去朝代祭祀给神明用的,随便一件放皇宫里都是要被心收藏的,而如今居然被一群妖怪就当成普通的生活用品在用,这确实让他不得不提升了殷羽他们在他心里的地位。

    “虽然姬梁是本座的故人,不过这次既然是代表大兴而来的,就不提往事了,二位先明来意吧。”

    齐尚书示意姬梁先,姬梁点点头,“大兴皇帝是天道所钟的人皇,他希望天下英豪不管是凡人还是修士,也不分人修妖修鬼修都能助他平定天下,共同治理国家。具体怎么合作可以好好商量。”

    殷羽点点头表示明白了,这话一听就不是柱子自己的出来的,大兴皇帝让他的这段话简单却也漂亮,如果不是早就知道狐妖骨灰的事可能和人皇有关,她没准会好好考虑一下。

    “那么尚书大人呢?”苏朗宵对上次税官顶撞他的事还有些耿耿于怀,他不在意人类把他当成妖怪,他只是无法容忍那些对殷羽和殷羽花心血建设的村庄出手的人。

    “老夫的意思是如果仙家愿意与我们大兴合作,不仅是这清溪峰下的村庄,这附近还有三座城池的税收权全部都可以交给大王。这方面我们只负责定时核准和记载数目。”

    “尚书大人,您应该知道凡俗的对我们没多少用的。”殷羽及时提醒这位尚书。

    “老夫自然知道,但老夫也没税收只能是凡俗的金钱啊。仙家想要从凡人那里收取任何东西,不管是他们劳作的产品还是劳作本身甚至是人口,都可以作为税收,我们都不会干预的。老夫也是清楚有些仙家修炼,是需要些特殊的材料的。”

    听到这位尚书这么自然地出这种话,殷羽对大兴和人皇的好感度瞬间降下去了不少。用税收权换仙妖的助力没什么问题,但这种连自己子民的性命都无所谓的态度实在是太危险了。而且听他的口气,似乎这大兴还有和通过伤害他人性命修行的修士交易的可能。

    苏朗宵看出殷羽的心思,放心了许多,果然他的女妖不是那种对方抛出“和睦相处”的诱饵就会乖乖上钩的幼稚鬼。

    “尚书大人,在我们回复这个条件之前还有个疑问要问。”苏朗宵觉得是时候问问狐妖骨灰的事了,“之前在香云镇有人用狐妖骨灰作祟,那些人类怎么样我们无所谓,但我毕竟是狐妖不能对比坐视不管,在调查一番之后发现下手的人和你们大兴有关,您知道些什么吗?”

    “这……”齐尚书脸上冒出了些汗,他可没听人过这种事情,只觉得不妙,这回来这种地方和妖怪商讨怎么就刚好碰上这种事了呢?

    姬梁也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回事,迷茫地看看苏朗宵又看看齐尚书。

    “我们在调查的时候还受到了你们那边的干扰,恐怕你们那边负责这块的高人早就知道这些了,他们没告诉您吗?”狻猊趁热打铁向齐尚书追问。

    “这个……老夫是真的不知情啊!狐妖这种我们陛下拉拢还来不及怎么会伤害呢?”齐尚书也慌了,他可是从仙盟的修士那里得知这清溪峰的实力才抢着来的。他是先帝时期的老臣,在如今大兴人皇手下想保住地位可不是做好自己本分就行的,只有拉拢更多仙家才能立功,只是没想到这中间还有这么一层。

    殷羽看这位尚书的表情不像在撒谎,打算给他个台阶下,“看样子尚书大人确实不清楚此事,但想要本座与你们合作,不搞清楚此事是绝无可能的。若是尚书大人真有诚意,不妨下次带着真相来。”

    姬梁看着一旁的齐尚书脸都白了,也有些忍不住笑,却被苏朗宵用法术给止住了,只好偷偷对着殷羽挤眉弄眼。

    “那老夫就先告退了,还望姬梁师父送老夫一程。”齐尚书也知道这次是没法继续了,只好拜托姬梁送他回去。

    看着姬梁和齐尚书离开,殷羽松了口气,“能看出那边确实不好对付,不过对方有合作的意图就好。”

    “如果真的不是人皇的命令,而是其他人做的你就会和他们合作吗?”狻猊担心地问,他没法放心人皇这种来历不明却极端强大的存在。

    “八成不会真的合作吧,原因也不好,就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番话让狻猊和苏朗宵都松了口气,但其实殷羽真正的理由却是系统给她发布的任务。

    “发布任务,决定日后万妖宫发展方向,请在臣服于人皇苟且偷生和彻底与其抗争维护妖怪权利中选择一条。”

    这个人性度太高的系统都用了这种词汇了,哪还有什么好选的,这不就是在明着告诉她敢和人皇搞在一起就玩死她吗?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