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韩国〕〔灵异空间设计师〕〔大明略〕〔通缉大闸蟹〕〔司礼监〕〔大夏纪〕〔快穿有毒:高冷BO〕〔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掌家小农女〕〔漫威中的奶妈〕〔重生美洲巨头〕〔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我的武魂是盘古〕〔联盟之职业人生〕〔重生之古代农家生〕〔妃常调皮:霸道王〕〔无敌探险家〕〔重生庶女倾天下〕〔行舟万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种田,修炼,揉毛团 80.老余的嗓子
    此为防盗章  殷羽见柱子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也没去追, 只是坐在新开垦好的田边,忙着用类似把树叶炼成船的方法去把竹子炼成水车。而被她认为是瞎编故事气走柱子的苏朗宵, 现在正在田地上绘制聚灵阵。

    “好了,你来看看这样行不行?”苏朗宵也知道殷羽在生他气, 难得用挺殷勤的语气对她话, 得到的却是冷淡的一声“哦”。

    “你还在怪我啊, 我没有想气走他的意思, 只是不想让他害了自己。”

    苏朗宵故意把毛绒绒的尾巴在殷羽面前摇来摇去, 却没有吸引到她的注意力。

    “那你也不该在竹爷来做客的时候这些事啊, 整个气氛都被你搅和坏了,有什么问题不能跟人家孩子直吗?那么拐弯抹角的什么意思啊, 真当人人都和你一样的。”殷羽责备着苏朗宵, 手上的水车部件再次融合失败了。

    苏朗宵也坐到她身边,帮她把掉在地上的竹子给捡起来, “发现那子有问题的就是竹颉, 我几百年没下山,但竹颉那家伙和人类打交道比较多, 他这子有问题就没错了。”

    “不就是偷了灵石和我做的破船吗?多大点事,就算他真的对我有点那种方面的感情也不至于用那种故事刺激他吧。”

    殷羽觉得苏朗宵太题大做了, 柱子只是个逃难过来的贫穷孩子,偶尔犯错直接指出来大不了教训一顿就够了, 何苦绕那么大的弯子, 又是国君又是仙女的, 哪里像是教训孩子讲的故事?

    “你觉得他做这些事没问题,是因为在你眼里他只是个出身低微没有力量的农家孩子,但如果他的身份不是这样的你又会怎么想呢?”苏朗宵站起来走向了被柱子留在田边的农具。

    “他还能有别的什么身份?他种地那么熟练,穿的也破破烂烂的,哪里奇怪了。”

    苏朗宵招手让殷羽去看柱子留下的农具,“问题就出现在他的农具上,作为农夫,他的农具保养的太好了,而且用的材料也不是一般农夫家里会用来打农具的。”

    殷羽根本不懂正常农家的农具该是什么样的,但眼前柱子的农具确实过于光亮了,而且非常齐全,一点都不像独自逃难过来的人会随身带着的。

    苏朗宵用手轻轻敲了敲柱子的农具,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用的是好铁啊,这种铁打造刀枪剑戟不错,但打造农具就太浪费了,而且连本来用木头更好的部件居然也是用铁打造的,这子没准是个有钱人啊!”

    “也有可能是这种铁在你沉睡之前挺贵重的,现在变便宜了……”

    其实现在殷羽也察觉到了柱子的异常,他自从上山帮他们开垦田地之后一次也没有提过他自家门前的那块田,就好像他根本不是靠那块田生活一样,一开始没指出她选的地方取水不方便也可能并不是忘了,而是他其实也不那么专业。

    苏朗宵当然知道殷羽已经得到答案了,只是顺着了下去,“我一开始也这么想的,不过后来找竹颉他求证了一下,他告诉我即使过了几百年也不可能会有拿那种铁打农具的农夫。”

    “那他会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躲山里?”

    “竹颉他见过一些藏在深山积攒力量的叛军或者落魄诸侯的武装力量,为了不引人注意往往会把兵器融了之后打成农具,等时机到了再打成兵器。”

    如果是这样的话,柱子身上的一些异常也确实解释得通了。而且他也对殷羽过,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上战场都算晚的了。

    “你是怕他继续留在这里,尤其是缠上我之后把我们清溪峰还有竹爷他们都卷进人类的战乱里去吗?”

    “如果只是这样还好,问题是在见识过妖怪的法术之后,他肯定不会继续把战争局限于用人类的力量战斗,但用超越凡人的力量去打凡人的战争放在哪里都是禁忌,修仙还是在凡人的战场上建功立业他只能选一个。”

    殷羽这才明白了苏朗宵给柱子讲那个故事的用意,故事里的国君确实指的是柱子,但即使柱子对她确实有几分懵懂的情愫那位女仙指代的也不是她,而是指的所有修炼者最终想达到的大道。

    苏朗宵其实是看出来了柱子原本是打算用从殷羽或者其他修炼者身上学到的法术用在他一直准备的那场战争上,所以才提醒他别起这样的心思,不然就会酿成大错。

    “所以你其实并不是因为觉得他对我这个妖怪有些意思才这么的,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殷羽有些不好意思,“就算不好直接跟他这些,你也跟我提前一声吧,我本来还计划这次和竹爷他们干脆结个盟共进退的,结果被你给搅和了。”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跟我生气的,我还以为你对那子还真的有兴趣。不过想想也是,看过我的脸,审美标准肯定被提高了,哪里会这么容易动情啊。”

    苏朗宵的尾巴摇来摇去,好像心情不错,“其实你也不算太自作多情啦,我因为过去掌管子孙繁衍自然对男女之前的情爱有非常敏锐的感应,那家伙对你确实有好感,只不过目的不纯而已,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好的蠢萌没常识人设呢,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鬼灵精还自恋起来了?这幅人生导师的模样是什么情况啊?殷羽不爽地拉过他的尾巴就是一通死命地揉,揉得苏朗宵的尾巴毛都炸了起来,变得更加蓬松了。

    “别……别突然就开揉了,好的先跟我一声的,再揉就秃了!”苏朗宵想把尾巴收回来却已经太晚了,他再次陷入了想从殷羽的毒手下逃脱却又沉迷被她疏通经脉的感觉。

    “我不开心的时候就想揉你!”殷羽手上的动作更快了,不讲道理地发泄了一番后,她冷静了下来,“柱子他应该是选了去拜师修仙了吧,但他的那些同乡又是怎么一回事?”

    “要不,我们打个赌吧。”苏朗宵终于把自己的尾巴给抢救了回来,“赌他的同乡里的男的多还是女的多,你赢了我尾巴就由你揉,我还可以帮你把和食铁兽结盟的事给办了,输了的话以后只有我让你揉我的尾巴才能揉,赌吗?”

    看着又变回平日里逗比状态的苏朗宵,殷羽觉得赌一把也没什么,“按柱子的法,人类现在经常打仗,那男人要参军应该死了很多,他还他的同乡很多都被女妖抓走了,来的多半是老弱妇孺吧。”

    “你是赌女人多对吧,我赌男人多。”苏朗宵的耳朵动了动,让殷羽觉得他又要动什么坏心思了,“你还是信了他的话啊,就没想过他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同乡,而是同袍吗?军队里当然都是男人啊,你也太好骗了吧。”

    “这……就算他不是普通农夫也不代表他的同乡就不存在啊,可能真的有那么一群人啊,不见见怎么知道呢?”

    “那就等他的同乡来这里安家了再见分晓吧。”苏朗宵又指了指那堆被做到一半都没做下去的水车,“那个不做了吗?要我帮你忙吗?”

    殷羽这才想起来,她半天都没把水车给炼出来,光和苏朗宵闲聊去了,“当然要做啊!你快点过来帮我把竹子立起来,我来输送妖力进去。”

    “你真是不怕麻烦,有我在明明什么都不用怕的,偏偏要干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苏朗宵嘀嘀咕咕地按殷羽的指挥立好了竹子,让殷羽用妖力炼化它们。

    “我没到人类住的地方去过,不过我也能知道人类现在估计到处都在打仗,我们这些妖怪聚在一起修炼生活的地方简直就和世外桃源一样,但现在没被战火波及应该只是人类还不够强的缘故。”

    殷羽一边仔细地用妖力将竹子炼化成水车的框架,一边向苏朗宵解释她的想法。

    “你在害怕人类变强了破坏这里吗?我过我会保护好你和这座山上所有的妖怪的,毕竟我也没别的地方可以长久的住下去了。”

    “不光是怕战斗,更多的是因为知道这份安宁很难得,我才想把这里打造的更好一些。怎么呢?就是不仅能够保障安全,大家修炼需要什么都可以很方便地获取的这种才好吧。”

    其实系统布置的任务要求都很模糊,她如果只想要得到奖励的话,稍微偷偷懒根本没有问题,但她现在已经喜欢上了这个青山绿水遍地毛绒绒的地方,不管能不能达成最终的目标,她都想把她居住的地方变得更好。

    “怕就怕你修得太好了,被人妒忌想雀占鸠巢了!”

    苏朗宵笑的很开心,现在殷羽他们建设的这个住处和他过去住的地方相比就和蚂蚁洞与皇宫相比一样,但他确实觉得住在这里更加舒心。

    “那会不就正好是你出场的好机会了吗?”殷羽笑靥如花,但手上的竹子又融合失败散落了一地。

    果然这只九尾狐根本只会帮倒忙!

    灵田有五亩,不算了,灵植也不像普通农作物,管理起来人手肯定不能少,殷羽决定先给有就职倾向的妖和之前的那个叫柯严的人类军医展开灵植培育教学。

    殷羽考虑到人类和修为过于低微的妖没法像她一样直接读取玉简里的信息,特地向系统要求给她一本纸质版的灵植培育图册,还要尽可能大。系统在这方面倒也干脆,很快就把一本有书桌大的图册放进了殷羽的储物袋里。

    到了教学开始的那天,殷羽把这本巨大的图册摊开立在前面,自己则指着图册上的内容给下方的妖和柯严讲课。看着下方坐着的除了柯严之外,都是毛绒绒的动物,还都拿水汪汪的大眼睛聚精会神地看着她,殷羽就觉得像乱入了童话故事里,不得不费点功夫才能让自己严肃起来。

    “咳咳……我们首先来看这个,这是紫月草,是纳灵期也就是你们大部分所处于阶段的丹药里面比较常见的灵植,我们要大面积种植。它喜欢阴凉潮湿的环境,但一定要照到月光,浇水要勤,夏天要注意遮光……”

    殷羽指着图册上画着的紫色植物,由于大部分的妖都不识字,她只能把图册上的内容念给他们听。她特地选了几种在低阶丹方里应用比较多的灵植打算大面积种植,她也理所当然地先把这些教给自己的手下们。

    妖们一开始还挺认真,但过了一阵子有些妖就出现眼睛里有圈圈在转,忍不住打哈欠的状况。殷羽才不承认是她讲的不好,毕竟还是有不少成员依然在聚精会神地听课呢。

    唯一的人类柯严她就不了,毕竟是理智的人类,一直都全神贯注地在听讲,如果不是山上条件有限没有笔墨纸砚,恐怕他还会做做笔记。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