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狼狂兵〕〔傅先生,偏偏喜欢〕〔凤门嫡女〕〔软,化,物〕〔赤霄求道传〕〔蔺先生,一往情深〕〔难道我是神〕〔韩先生,情谋已久〕〔诸天魔行〕〔戏法罗〕〔早安,龙先生!〕〔大汉将门〕〔漫威之最强生物〕〔古妖血裔〕〔大明好国舅〕〔武侠之侠客风云传〕〔电影世界穿梭门〕〔扶一把大秦〕〔仙筹〕〔重生商纣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贵女当家 第一百零二章布个局
    谨彦在开口前就接收到周泊桐给的暗示,她也知道,周泊桐想说的是什么意思。

    可是她还是说了出来。

    一来,她并不愿意那莫姑娘死得不明不白。

    二来,也不想让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三来,无论杜姑娘是不是失贞,都和她有没有杀人不相关,这是两回事。

    至于第四,则是为自己考虑了。

    妙书和李大人之所以在庆丰帝前力撑她,那是因为,自己对他们有用处。

    二人觉得,自己和他们是同一种人,同一个类型的。

    而现在,自己到了大理寺,能不能回宫还指不定。

    倘若回不了宫,在大理寺就比较尴尬了。

    那么,只能抱郭槐安大腿。

    通过这些(日ri)子和郭槐安的相处,她也大概能摸清了,郭槐安其实和李大人,和妙书也是同一种类型的。

    你要让人家保护你,撑你,必须得做出一些成绩来让人家看得到。

    其实在任何社会和环境里,都是一样。

    除了利益和太阳,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你要别人支持你,撑你,首先,你就得展现出你的实力和价值来。

    谨彦不保证郭槐安一定能接受她的观点和理论。

    但说,还是必须要说的。

    郭槐安听了觉得有趣,便笑着问道,“哦,沈少卿有法子,说来听听。”

    沈谨彦的法子其实也很简单,但是,实际((操cao)cao)作起来,就有些麻烦了。

    她的想法是,刚才她有看过杜姑娘的闺房,倘若请大理寺的高手,先把杜姑娘院里的所有奴才给迷晕,然后,再找(身shen)形和那莫姑娘差不多的姑娘来假扮鬼来诈杜姑娘。

    说不定,能让杜姑娘说出真话来。

    谨彦还表示,丑时是人进入最深层次睡眠的时候。

    这时候的人被惊醒,脑子相对也会不太清楚些。

    而平时杜姑娘的防范之心太重。

    还有,理论上来说,小姑娘肯定也受母亲祖母的影响,对鬼神一类的,也是相信的。

    那么,在她心理最脆弱的时候,用莫姑娘的“鬼魂”去(套tao)杜姑娘的话,理论上是事半功倍。

    郭槐安还在分析谨彦说的话的可行(性xing),那边,宋妈妈便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为什么不找展姑娘?她现在关押在大理寺牢房里,更加容易((操cao)cao)作。”

    宋妈妈对鬼神之说来破案,并不反对。

    想当年,她也是有配合过郭大人用鬼神之说来破案的。

    应该说,效果很不错。

    但在她看来,展姑娘是杀手的可能(性xing)比杜姑娘大,还在大理寺,为什么不找展姑娘?

    “说真的,郭大人,谨彦觉得,展姑娘是杀人凶手的机率要比杜姑娘高多了。”

    谨彦把自己的论点给提了出来。

    郭槐安本来在考虑杜姑娘的闺房去装神弄鬼的可行(性xing)。

    可现在一听谨彦提出的,觉得自己其实(挺ting)荒缪的。

    那展姑娘怎么可能会是凶手的?

    不过,他还是愿意给谨彦机会,便道,“说说你的观点。”

    本来他以为,谨彦肯定会一二三四的说出自己的一些看法和观点。

    哪知,沈谨彦却摇了摇头道,“郭大人,不知道你是否有曾试过,在面对一件案子的时候,直觉认定一个人不是凶手。

    或者直觉认定一个人就是凶手?”

    周泊桐:……

    宋妈妈:……

    郭槐安:……

    谨彦见在场的三人或露出鄙视,或翻白眼,或很是无语的表(情qing),便又继续道,“郭大人,我确实是真的没有实质的证据,证明展姑娘就是凶手。

    可是,真的有太多的辅证能够证明,展姑娘比杜姑娘是凶手的可能(性xing)要大得多了。”

    周泊桐觉得,再继续坚持谁是凶手,或者说,继续听谨彦那论调,太浪费时间了。

    便转头对郭槐安道,“沈少卿的直觉咱先不去管,郭大人,你觉得,扮鬼去吓杜姑娘的可行(性xing)有多大?”

    说真的,虽说是个馊主意,可是,却是个很实在的主意。

    只不过,((操cao)cao)作的可行(性xing),极之难。

    “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迷倒杜姑娘闺房的所有仆人,还要成功躲过杜家的家丁,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郭大人摇了摇头,能干这种事的,除了大内密探,就再无别人了。

    可惜,庆丰帝压根不会出借大内密探给他。

    “其实也不一定要在杜府进行的,我们多人进杜府有些难,可倘若找个功夫高强的,把杜姑娘偷渡出府,理论上么不是太难的吧?”

    谨彦在一边出主意,然后见大家伙也没反对,又道,“你们想啊,要在神马地方让她会有恐惧感,那自然是案发现场。

    我觉得吧,杜姑娘平时的防范之心再重,心思再细密。

    可毕竟是个姑娘家,说不怕死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再加上是晚上,到时候,用女鬼来吓她,绝对可成。”

    听谨彦说完,在场的三人立即低头思考起来。

    宋妈妈首先提出反对意见道,“想要进红馆想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吧?”

    “也不一定要进红馆啊,我们可以找个地儿,把里面布置成红馆差不多的就成。

    晚上,又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眼神未必会好,更何况,想来,她也不会仔细打量红馆的一切,想来她也不会注意到。”

    谨彦越补充,越觉得这主意可成。

    郭槐安想了想,觉得这主意倒是不错。

    倘若能证明,确实是杜姑娘杀人的,也好,省得那沈谨彦老觉得展姑娘才是杀人凶手。

    什么叫直觉?

    直觉那是要建立在有多年破案的刑侦经验和办案处理经验上。

    可不是看几本书,认识几个字,凭感觉以为那就叫直觉的!!

    “周世子,既然如此,那红馆的布置……”

    红馆郭槐安有进去过。

    只不过,现场勘测了之后,就出来了。

    既然要去(套tao)杜姑娘的话,那么,必然要布置得最像才行。

    要不然,万一杜姑娘一拆穿,下次便不管用了。

    最要紧的是,还会被杜次辅告一状。

    “郭大人,你别和我开玩笑了,我虽然自幼在宫里,可红馆那是啥地儿,我哪里能进去。

    对了,郭大人,之前你不是进去过一次吗?

    凭郭大人的本事,想来应该能还原的吧?”

    郭槐安苦笑了一番道,“我倒确实进去过一次,可也只有这么一次罢了。

    那时候光顾着察看一些表面证据,尸体的一些(情qing)况,血状的分布。

    至于红馆的布置,或许能记得三四成。

    可靠三四成想骗杜姑娘,恐怕有些难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少心头宝,夫人〕〔复仇的单细胞〕〔春晓〕〔不灭剑主〕〔圣女之路〕〔龙裔的轨迹〕〔惊世战帝〕〔武道大宗师〕〔最强医仙混都市〕〔电影世界的魔法学〕〔霸宠甜甜圈:夜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