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渣男快穿:攻略女〕〔盛世军婚 :司少宠〕〔最强军宠:蜜爱狂〕〔极品小农民系统〕〔无上战帝〕〔水浒逐鹿传〕〔盛世独宠:黑帝的〕〔大龙挂了〕〔蟠桃修仙记〕〔抗日之烽火系统〕〔神级火爆兵王〕〔好胀啊要来了用力〕〔武魔乱灵〕〔神秘军少,撩上瘾〕〔寻宝全世界〕〔诱宠鲜妻:老婆,〕〔魔导士的次元之旅〕〔我的邻居是皇帝〕〔中二吃鸡王〕〔超级海岛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贵女当家 第一百零六章世子上门
    谨行见妹妹吃饱喝足之后,便有些焦急的问道,“妹妹,你看,咱俩啥时候回大理寺。

    到时候,回去之后怎么解释啊

    唉,这展姑娘居然真的会是凶手的,妹妹,你是怎么知道的”

    谨行昨天从大理寺听到消息,知道杜姑娘交待了实(情qing),展姑娘关在天字第一号牢房里,就知道,郭大人是确定展姑娘是凶手了。

    要不然,江北的展家朝廷虽说不放在眼里,可郭大人也不会把人家的嫡女给关在哪儿的。

    更何况,郭大人一直认定,展姑娘是被冤枉的,想维护自己未来的嫂子。

    听说杜次辅和人家展家是早早有婚约的。

    而杜姑娘则是会在女官任期到了之后,嫁入展家当儿媳的。

    可现在呢

    谨行觉得,自家妹妹怎么会如此了不起啊

    以前就觉得妹妹厉害了,现在,妹妹居然还会破案

    你说妹妹还有啥是你不会的啊

    怪不得郭大人非要妹妹来大理寺了呢,原来是指望靠妹妹破案,好让他升官发财的

    “哥,昨儿个你去大理寺,有没有人和你说郭大人安排了事儿给你和我”

    谨行抹着嘴巴,问谨行道。

    “不曾,这不是大人上朝去了,大理寺哪儿也乱得很么,大家只顾着做一边做手头的活计,一边打听昨天的事儿”

    谨行一直觉得,八卦这种事,那是三姑六婆才会(爱ai)的。

    哪曾想,这男人同样也是如此。

    昨天去了大理寺,碰到一堆人凑一起,大家伙说的就是昨晚的事儿。

    当然了,说展姑娘杀人,人家只是(阴yin)(阴yin)一笔带过。

    倒是杜姑娘的那个不曾吐露的(爱ai)侣,大家都在猜,到底是谁

    反正从二皇子一直猜到十皇子,还有一些长期在宫里的世子们。

    好像除了七皇子和他的好友,靖南王世子,因为案发的时候,还在办差,不曾上那些人的怀疑名单。

    另外的那些人,大家都在猜是谁。

    皇家的八卦秘闻那是最最让人感兴趣的了。

    虽说对于这件事,郭大人是严令封口的。

    可是,昨(日ri)里参与的人员比较多,再加上杜姑娘被带入大牢时的自言自语。

    还有那展姑娘的叫嚣。

    大理寺的人都是刑侦出(身shen)的。

    哪怕对破案没啥天赋,可是在大理寺待的时间长了,或多或少的,都能推理一些简单的案(情qing)了。

    再加上昨天参与的人员,这个吐露几个字,那个吐露一星半点的。

    拼拼凑凑的,大家就把整个轮廓给拼凑出来了。

    谨彦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也不出声,谨行有些忍不住了,便道,“妹妹,你到底是怎么看的”

    谨彦一听,托着下巴有气无力的说道,“怎么看不怎么看啊,弟弟的名字么由爹想,也不知道爹想到名字了没。”

    谨行一听,有些郁闷了,“妹妹,你有没有把我说的话放在心里啊,我没说小八小九小十的名字。”

    “我知道你说大理寺的案子,可现在,案子呢,也解决了,咱们就别凑上前去了。

    先在家里待些(日ri)子,侍候母亲,照顾弟弟。

    现在外面(情qing)况这么乱的,万一说错做错呢

    我们可是正式请了假的”

    谨行一听,立即瞪大了眼睛说道,“我们是请了假,可是,娘也生产完了啊,再说了,这样不去衙门,不好吧”

    “哥,你还记不记得我当初是怎么和郭大人请假的我说了,我娘怀的是多胞胎,因为动了胎气,作动要临盆了。

    所以,我和你要请几天假回去照顾娘亲,看着弟妹。

    这个几天,一天以上到九天都算几天。

    再说了,无论是御书房,兵部,还是大理寺,也没人来找咱们呀

    这说明了,没了我们,这几个衙门也能自行运作啊,我们干嘛不偷几(日ri)闲啊

    再说了,外面这么乱,咱急个啥

    等弟弟洗三的时候,问问舅舅们,看看外面的(情qing)况。

    对了,你回大理寺,有啥动静不”

    谨行一听,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全部交待了一遍,然后又道,“我想,舅舅们知道的估计也没我的多吧”

    他听的,虽然是过了几手的,可好歹是大理寺里的人直接传出来的。

    至于舅舅们,也不知道是过了几个衙门过了多少手的。

    “从舅舅们哪儿可以知道,朝堂上的风向,那些内务府的堂官们,最是耳聪目明了。

    跟着他们走,准没错。

    对了,哥,你记得算时间啊,等第七天傍晚,让苏清河去找找周世子。”

    谨行一听就明白自家妹妹的意思了。

    第七天傍晚去找周泊桐,周泊桐过来,最快也要第八天了。

    话说,妹妹,你为啥这么(爱ai)偷懒啊

    谨行虽然不说,不过,谨彦哪里会猜不出兄长的意思的,便给兄长解释,“哥,前些(日ri)子,我们(日ri)夜帮着郭大人查案,没加班工资的吧

    既然如此,那咱们调休几(日ri),也合(情qing)合理啊。

    任何事儿,都要劳逸结合,长命工夫长命做”

    谨彦这么说了,谨行也不打算和妹妹争下去。

    更何况,三个弟弟的洗三虽说不打算大办,可自家亲戚还是要请过来的。

    因此,他便开始帮着妻子((操cao)cao)恃起来。

    哪成想,到了晚上,周泊桐来了沈府。

    周泊桐已经有好几晚没睡好了,平均一天也就眯个一两个时辰的,一直靠灌浓茶顶着。

    今天他也是抽空过来沈府的。

    自从谨彦和谨行兄妹俩急急离开大理寺之后,他也是(挺ting)担心杨氏的(情qing)况的。

    早就听说多胞胎存活的机率不高,无论是孩子,还是产妇。

    因此,几天没见两兄妹的(身shen)影,他就打算来瞧瞧。

    一靠近沈府的时候,见沈府也没笼罩上一层白的,他倒是放心了不少。

    早听说有些妇人,生个三天三夜也生不下来,那伯母怀了三胞胎,那还没生下来,也(挺ting)正常的。

    他倒是不打算进府的。

    这些(日ri)子常出入大理寺,再加上查的是凶杀案,生怕把煞气,晦气带进沈府。

    虽然他早在京城大街跑了一大圈了。

    平时倒是无所谓,可现在伯母在生孩子呢,万一有冲撞呢

    他就打算让小厮去问问门房。

    哪知,得到的消息是,谨行一下子多了三个弟弟,母子均安,而且早就生下来了

    谨行见妹妹吃饱喝足之后,便有些焦急的问道,“妹妹,你看,咱俩啥时候回大理寺。

    到时候,回去之后怎么解释啊

    唉,这展姑娘居然真的会是凶手的,妹妹,你是怎么知道的”

    谨行昨天从大理寺听到消息,知道杜姑娘交待了实(情qing),展姑娘关在天字第一号牢房里,就知道,郭大人是确定展姑娘是凶手了。

    要不然,江北的展家朝廷虽说不放在眼里,可郭大人也不会把人家的嫡女给关在哪儿的。

    更何况,郭大人一直认定,展姑娘是被冤枉的,想维护自己未来的嫂子。

    听说杜次辅和人家展家是早早有婚约的。

    而杜姑娘则是会在女官任期到了之后,嫁入展家当儿媳的。

    可现在呢

    谨行觉得,自家妹妹怎么会如此了不起啊

    以前就觉得妹妹厉害了,现在,妹妹居然还会破案

    你说妹妹还有啥是你不会的啊

    怪不得郭大人非要妹妹来大理寺了呢,原来是指望靠妹妹破案,好让他升官发财的

    “哥,昨儿个你去大理寺,有没有人和你说郭大人安排了事儿给你和我”

    谨行抹着嘴巴,问谨行道。

    “不曾,这不是大人上朝去了,大理寺哪儿也乱得很么,大家只顾着做一边做手头的活计,一边打听昨天的事儿”

    谨行一直觉得,八卦这种事,那是三姑六婆才会(爱ai)的。

    哪曾想,这男人同样也是如此。

    昨天去了大理寺,碰到一堆人凑一起,大家伙说的就是昨晚的事儿。

    当然了,说展姑娘杀人,人家只是(阴yin)(阴yin)一笔带过。

    倒是杜姑娘的那个不曾吐露的(爱ai)侣,大家都在猜,到底是谁

    反正从二皇子一直猜到十皇子,还有一些长期在宫里的世子们。

    好像除了七皇子和他的好友,靖南王世子,因为案发的时候,还在办差,不曾上那些人的怀疑名单。

    另外的那些人,大家都在猜是谁。

    皇家的八卦秘闻那是最最让人感兴趣的了。

    虽说对于这件事,郭大人是严令封口的。

    可是,昨(日ri)里参与的人员比较多,再加上杜姑娘被带入大牢时的自言自语。

    还有那展姑娘的叫嚣。

    大理寺的人都是刑侦出(身shen)的。

    哪怕对破案没啥天赋,可是在大理寺待的时间长了,或多或少的,都能推理一些简单的案(情qing)了。

    再加上昨天参与的人员,这个吐露几个字,那个吐露一星半点的。

    拼拼凑凑的,大家就把整个轮廓给拼凑出来了。

    谨彦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也不出声,谨行有些忍不住了,便道,“妹妹,你到底是怎么看的”

    谨彦一听,托着下巴有气无力的说道,“怎么看不怎么看啊,弟弟的名字么由爹想,也不知道爹想到名字了没。”

    谨行一听,有些郁闷了,“妹妹,你有没有把我说的话放在心里啊,我没说小八小九小十的名字。”

    “我知道你说大理寺的案子,可现在,案子呢,也解决了,咱们就别凑上前去了。

    先在家里待些(日ri)子,侍候母亲,照顾弟弟。

    现在外面(情qing)况这么乱的,万一说错做错呢

    我们可是正式请了假的”

    谨行一听,立即瞪大了眼睛说道,“我们是请了假,可是,娘也生产完了啊,再说了,这样不去衙门,不好吧”

    “哥,你还记不记得我当初是怎么和郭大人请假的我说了,我娘怀的是多胞胎,因为动了胎气,作动要临盆了。

    所以,我和你要请几天假回去照顾娘亲,看着弟妹。

    这个几天,一天以上到九天都算几天。

    再说了,无论是御书房,兵部,还是大理寺,也没人来找咱们呀

    这说明了,没了我们,这几个衙门也能自行运作啊,我们干嘛不偷几(日ri)闲啊

    再说了,外面这么乱,咱急个啥

    等弟弟洗三的时候,问问舅舅们,看看外面的(情qing)况。

    对了,你回大理寺,有啥动静不”

    谨行一听,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全部交待了一遍,然后又道,“我想,舅舅们知道的估计也没我的多吧”

    他听的,虽然是过了几手的,可好歹是大理寺里的人直接传出来的。

    至于舅舅们,也不知道是过了几个衙门过了多少手的。

    “从舅舅们哪儿可以知道,朝堂上的风向,那些内务府的堂官们,最是耳聪目明了。

    跟着他们走,准没错。

    对了,哥,你记得算时间啊,等第七天傍晚,让苏清河去找找周世子。”

    谨行一听就明白自家妹妹的意思了。

    第七天傍晚去找周泊桐,周泊桐过来,最快也要第八天了。

    话说,妹妹,你为啥这么(爱ai)偷懒啊

    谨行虽然不说,不过,谨彦哪里会猜不出兄长的意思的,便给兄长解释,“哥,前些(日ri)子,我们(日ri)夜帮着郭大人查案,没加班工资的吧

    既然如此,那咱们调休几(日ri),也合(情qing)合理啊。

    任何事儿,都要劳逸结合,长命工夫长命做”

    谨彦这么说了,谨行也不打算和妹妹争下去。

    更何况,三个弟弟的洗三虽说不打算大办,可自家亲戚还是要请过来的。

    因此,他便开始帮着妻子((操cao)cao)恃起来。

    哪成想,到了晚上,周泊桐来了沈府。

    周泊桐已经有好几晚没睡好了,平均一天也就眯个一两个时辰的,一直靠灌浓茶顶着。

    今天他也是抽空过来沈府的。

    自从谨彦和谨行兄妹俩急急离开大理寺之后,他也是(挺ting)担心杨氏的(情qing)况的。

    早就听说多胞胎存活的机率不高,无论是孩子,还是产妇。

    因此,几天没见两兄妹的(身shen)影,他就打算来瞧瞧。

    一靠近沈府的时候,见沈府也没笼罩上一层白的,他倒是放心了不少。

    早听说有些妇人,生个三天三夜也生不下来,那伯母怀了三胞胎,那还没生下来,也(挺ting)正常的。

    他倒是不打算进府的。

    这些(日ri)子常出入大理寺,再加上查的是凶杀案,生怕把煞气,晦气带进沈府。

    虽然他早在京城大街跑了一大圈了。

    平时倒是无所谓,可现在伯母在生孩子呢,万一有冲撞呢

    他就打算让小厮去问问门房。

    哪知,得到的消息是,谨行一下子多了三个弟弟,母子均安,而且早就生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