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言道〕〔怨魂狩猎者〕〔重生七零军婚似火〕〔世界末的好房东〕〔凤霸天下:重生医〕〔极品兵王逍遥游〕〔重生之权道情途〕〔唯一主宰〕〔九封天下〕〔他不是泥石流,是〕〔重生九零之娇宠小〕〔英雄联盟之雪霁初〕〔明朝败家子〕〔神尊别跑:女配今〕〔抗日之少年战将〕〔修真界唯一锦鲤〕〔全服通缉:季警官〕〔看见我的刀了吗〕〔豪宠天外妻:影后〕〔护国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萝莉小农女 第一百四十四章 送药
    自那(日ri)之后,接下来两天,一切风平浪静,并没人特别看管这群孩子,那个大巫也没见再出现过,只是桃花却终于是撑不住了,这(日ri)早晨,浑浑噩噩的躺在(床chuang)上起不来。明生吓得赶忙叫来苏锦臣。

    苏锦臣摸了摸桃花的额头,蹙眉道“额头发烫,应该是害了(热re)病。”

    “我去叫人。”云澈起(身shen)跑了出去。

    桃花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背部一阵阵的疼痛,睡梦中艰难的几次翻(身shen)没有翻过去,突然感觉一阵风来,自己呼的一下就翻了过去,模模糊糊的嚅嗫了几声。

    等到桃花清醒过来,已近午时。

    一睁眼就看见满屋子的人。苏锦臣云澈他们围坐在屋里看着自己,明生趴在自己(床chuang)头。

    “我这是怎么了”桃花觉得脑子涨的很,浑(身shen)无力。

    “你背部伤口化脓了加上害了(热re)病。”苏锦臣道。

    “你背部有伤怎么不说呀”云澈生气。

    桃花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得了什么不得了的病,你们这架势吓我一大跳。再说了,没有大夫没有药,我即使说了不也没用么我们现在这处境,也不知道”桃花看了眼明生,顿了顿,道“说出来又减轻不了什么,何必呢。”

    背上的伤她一直忍着没吭声,可能因为没有及时处理,现在应该是感染发炎导致害了(热re)病。

    “嗯什么(情qing)况你们还会看病”桃花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后知后觉这个词用在她(身shen)上太适合了。

    云澈开口刚想解释,门被推开了,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冷冷的看着几人。

    苏锦臣他们戒备的站了起来。

    “药”黑衣人言简意核,将一包药放在了桌上,然后又掏出一张纸,“用法。”

    “你们会那么好心”云澈怀疑。

    黑衣人不说话,转(身shen)要走。

    “喂,你们这是干嘛先是打人现在又送药”云澈上前一步挡在了门口。

    黑衣人冷冷的看了眼云澈,冷声道“王的新娘。”

    说完径直走了出去,云澈被撞的(身shen)子晃了两下,黑衣人貌似意外的顿了顿,然后手臂一用力,云澈整个人一下子往后退了好几步。

    “狗(屁pi)新娘你以为你们是谁啊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批准了么”没有搭理云澈的大呼小叫,黑衣人几步消失在门外。

    叫住还想上去理论的云澈,桃花道:“站住,怎么我是谁的新娘还要你批准啊”

    “干嘛难不成你还真想当那个狗(屁pi)新娘”云澈气愤。

    “无聊”桃花懒得搭理他,看着桌子上的药,桃花陷入沉思,送药这个事肯定是经过大巫批准的,只是这个王的新娘是怎么回事这个大巫脑子里在想什么呀。

    云澈还要争辩,被苏锦臣按住摇了摇头,然后拿起桌上写有用法的纸看了起来,看完将云澈和明生带了出去。

    没一会,一个小姑娘走了进来。桃花看了半天,认出是破屋里给自己和百川送馒头的那个小姑娘,似乎是叫雪儿。

    “是你呀雪儿”,桃花道。

    “你还记得我”雪儿有些惊喜。

    “谁让你那么可(爱ai),当然记得了。”桃花笑。

    “姐姐”雪儿被逗的羞红了脸,然后才想起什么似的,赶紧走过来道:“姐姐,是苏哥哥让我过来给你涂药的。”

    “你认识苏锦臣”桃花惊讶。

    雪儿摇了摇头,解释道“刚才苏哥哥去问大家谁会上药,我一猜肯定是为了姐姐,所以就来了。”

    背上的伤已经有些溃烂会脓,有的和衣服连在一起结了薄薄的痂。

    “姐姐,可能会有些疼,你忍着点呀。”雪儿轻声道。

    “嗯。”桃花点头,咬了一块布在嘴里。

    虽然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桃花还是被突如其来的疼痛弄懵了,痛呼声止不住的脱口而出。桃花是真真不想在这个小姑娘面前丢人,可没办法呀,这万恶的古代,连个麻醉剂都没有

    “呜呜,能轻点不”桃花真怂了。

    “我、我尽量。”雪儿紧张的擦了一把汗。

    听着房间里桃花一阵阵的痛呼声,云澈忍不住要冲进去,“这丫头会不会呀管他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我去吧。”

    “站住”苏锦臣一下子拉住了他,也不说话只面无表(情qing)的看着他。

    云澈叹了口气,扭头走了,道“行行行,我不待在这总行了,靠。”

    “锦臣哥哥,姐姐会没事的对吧”明生害怕的拉着苏锦臣的衣角。

    “当然。”苏锦臣微笑着揉了揉明生的脑袋,将眼底的担忧隐去。

    巨大的船舶,最底层的某个房间里,大巫平静的看着躺在(床chuang)上的小少年。

    百川不屑的看了大巫一眼便漠然的将脸转向了头顶的船板。

    “你真的很不错,我很喜欢你。”大巫轻声说道,伸出手抚摸着少年快被鲜血侵染透了的(身shen)体。

    少年不自主的一阵痉挛。

    “只要你说一声愿意,我不但放了那个姑娘,还会让你成为我王最贴(身shen)的护卫。”大巫蛊惑般的道。

    “哼”百川冷哼,声音虚弱的道“我都听到了,你们那天说的话,你们的王就要死了,追随一个快死的王,我看你们也得意不了多久。”

    “呵,都这个时候了,说话竟然还这么流畅,看来,我这些手下回去得再练一练了。”大巫自说自话道。

    听到大巫这么说,(身shen)后的下属不(禁jin)(身shen)子一颤。

    “大巫,我已经用了噬魂蛊,没有人能在噬魂蛊下坚持住超过一刻钟,可他却坚持了整整一夜,死都不肯答应跟我们走。大巫”黑衣人下属(欲yu)言又止。

    “说。”

    得到大巫首肯,黑衣人下属才敢继续说道“属下只是不明白,既然想要他成为王的护卫,为什么不用灭(情qing)蛊”

    “灭(情qing)蛊磨灭一切(性xing)(情qing),只为杀人而杀人么那只能算是一把锋利的兵器。”大巫淡漠的声音在这个幽暗的房间里有点飘忽,“可这世界上最强的不是兵器,是人心。心都没了,要他何用”

    “我的王,只配这世上最忠诚最强大的”大巫有些癫狂的道。

    “唉,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多么像年轻的我呀”大巫尖利的指甲毫不犹豫的深深扎进了少年的(身shen)体里。

    “嗯”少年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叫喊了,鲜血顺着嘴角涌了出来,头一歪,晕了过去。

    “大巫,您这样,他会死的。”大巫的手指有毒,属下忍不住提醒。

    “喂他解药。”大巫起(身shen),临走前又看了一眼(床chuang)上的少年,道“别让他死了,给他清理(身shen)子,用药。”

    黑衣人属下低头应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重生之夜少独宠娇〕〔我的邻家空姐〕〔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君临星空〕〔不朽之路〕〔极品全能小仙农〕〔从姑获鸟开始〕〔从励志到丽质[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