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漠视山河 第四章师徒
    岭底镇,地势低洼,是江南最低的一处乡镇,故名岭底。三面环山,一处近水,物产丰富。因地处闽南江南江南交界之处成了三不管地带,不少非良人在此押货走私,也令这个乡镇百里闻名。

    岭底镇旁的这条江名叫大鳌江,相传古时有大鳌在此出没。除去狂风暴雨之际,其余时候江面风平浪静,不起一点涟漪。江上有一浮桥,由四根铁索组成,两岸相连共长六百余尺,四根铁索刚刚好两脚所宽,放眼望去离江面不足一尺,正可谓是铁索横江。

    走货之人为图方便,经常租船渡江,导致江边不少摆渡之人谋生,也就无人凭铁索过江了。

    今日,夕阳将下,烧得云彩泛红,江面游着金光。不少船夫打算收摊回家,却被一件新鲜事吸引住了,竟然还有一个傻子打算过铁索浮桥,吆喝着大伙都围着观看,此人正是胡涂。

    胡涂吃过蛇肉后,便来到江边,无奈身无分文坐不起摆渡,只好从这铁索去到对岸,却没想到引起这么多人看热闹。凝定心神后,便继续过江了。

    此时已到了江中央,铁索上湿气加重,更加滑人了。胡涂步步维艰,一有差错便会被滑入江中,虽说自己也擅水性,可入了水还是会不太舒服,衣服湿答答的黏着恶心,若是惹了风寒,那可是要命的病了。

    胡涂把全身力气聚在脚上,心神集中,慢慢迈开脚步,离对岸越来越近,也能看清岸上的人越来越多,自己悬着的一颗心也慢慢放下来了。

    突然岸上有人去拨拉铁索,胡涂看见铁索波动而来,立即迎面趴下,双手握紧铁索,使自己不被甩下去,在心中开始骂娘了,哪里来的傻逼。

    岸上的人越甩越大,竟然还放声大笑,胡涂暗骂自己蠢为何不直接骂出口来。当下便破口大骂:“我艹你娘,等你爷爷上来,打断你的狗腿,然后把你丢入茅坑闷你个七天七夜,你个臭虫崽子。”

    岸边其他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唆使道:“马爷,那小崽子在骂你诶,说要把你丢茅坑吃屎,搁我可忍不了。”

    甩铁索的马爷一听,也不笑了,脸上怒气,在这岭底镇还没人敢骂过自己,运出一股内力,手上甩动更大了。

    胡涂只觉得虎口一震,便握不住铁索,被摔了下来,落入了江里。浮出水面后,快速往江边游去,心中想着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没事找事要把我从铁索上甩下来。怒意满上心头,只剩下一个念头,打断他的狗腿。

    胡涂当即手脚划水划得更快了,而岸上的马爷抱住双手在等他上岸,恐怕他也是同一个念头,打一架出出气。

    胡涂终游上了岸,径直走到马爷面前,质问道:“你这杂毛为何阻爷爷过这铁索桥!”

    马爷冷哼了一声,手指着胡涂的鼻子说道:“马爷我在这岭底多年以来想做啥便做啥,无人可管,也无人敢管。阻你这小杂种过桥便阻了,你能奈我何?”

    “那今日,爷爷我便要好好管教你一下!”话毕,胡涂出拳攻了上去,直取马爷面门。

    马爷用手轻轻一拨,便把胡涂拨倒在地,口中嘲讽道:“你这杂种口气不小,可这本事却却小得很,你若跪下嗑上十个响头,今日便放过你。”

    胡涂支起身体,只感到被拨开的手还隐隐作痛,方知对方实力远在自己之上,怕是已练出内力的一等武者。但口中仍不示弱,接着骂道:“你这杂毛力气还不小,再来与爷爷比划比划,看爷爷不好好收拾你一番!你若是跪下磕头便喊自己是王八,便放过你一次。”

    马爷眼角闪过一丝戾气,一掌便打向胡涂的面门,口中说道:“看你是否还嘴硬!”

    这一掌来势凶凶,内含诸多变化,胡涂只觉得心中想朵可身体却反应不过来,硬生生吃了这一掌,被打飞出一里,狠狠摔在地上,然后鼻尖温热流出血来。

    马爷乘胜追击,奔来又打出一掌,胡涂伸出双拳硬接。相触后,胡涂只觉得这一掌内含一股又一股的巨力向自己袭来,怒喝一声,双袖爆开,但人还是被推飞回江里,沉了下去。

    少顷,胡涂便浮了上来,一脸狼狈,鼻血还在流淌,衣服上一片淡红血色,冷着脸又游回江边,挥拳向马爷打去。

    马爷故技重施,想拨开胡涂的拳头,却发现这次的拳劲与上次不同,竟然没有拨开。胡涂抓住机会,一拳轰向马爷的胸膛,一击即中便拉开了距离。

    马爷揉揉刚被击中的胸膛,这是他在岭底第一次感觉到疼痛,没想到今天倒是被这小杂种阴了一把,开口说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还是个二等武者,在江湖上亦可谓是习武奇才,可惜你今日便要死在我我手上了。”

    胡涂也是在刚刚双拳抵住马爷那一掌时,才激发出护体真气,突破成为二等武者。外家武者需要勤练血肉,激发出护体真气才能算是进入了修武的大门,而有了这护体真气才能修炼出内力,才能有机会窥视武道的神奇。

    而后因这护体真气一直护着胡涂,所以马爷才没想第一次那样拨开了胡涂的手。但此时马爷已然认真了,因胡涂这么小的年纪便成了二等武者,若这次放过之后,他日大成归来,自己可不就惨了,不能养虎为患!马爷又出了一掌,这一掌纯属朝着要胡涂命而来。

    这一掌在胡涂看来速度极快自己根本避不开,怕是自己就要交代在这了,只是自己还没进岭底镇见着师傅,真是死而有憾啊。

    这是有一老汉运着轻功而来,一手轻轻便拨开了马爷的杀招,似先前马爷拨开胡涂那样。

    胡涂以为自己已经要死了,便闭上了眼睛,没想到那一掌迟迟没打到自己,睁开眼一瞧,有一老汉替自己挡住了这一掌,胡涂再细看,正是自己的师傅。不由喊道:“师傅,我终于见到你啦!”

    老汉回道:“没想到你已经突破到二等武者了,很好!不过你也要知道轻重,别与强过自己太多的人为敌。”

    胡涂点头应道:“徒儿记下了。”

    老汉点头,转过头对马爷说道:“那咱们过上几招?”

    马爷一听当即哭丧着脸,讪笑道:“不了不了,我这三脚猫的功夫便不献丑了。”心想这人这般这般轻松拨开我全力一掌,这种实力怕是一等顶尖的武者,亦或是一等之上的大成境界的高手了,跟他过上几招自己命都没了。

    老汉点头,沉吟道:“那便罢了,不过你须得吃上我一掌,以报我徒儿的一掌之仇。”

    还未等马爷答应,老汉便一掌打中了其丹田,废了他一身的内力。随后便拉起胡涂往岭底镇走去,背过身挥了挥手,传来一句“你走吧”。

    马爷忍下疼痛和怒意,只能附和道:“多谢您老不杀之恩。”心中却没半点报仇的意愿,哪怕他拉上他认识的所有人,都不能在这老汉老汉手上讨得些许便宜,实力差距太大了,更何况自己如今和废人无两样,撑着天还没黑,快些逃离岭底镇。自己也知道这些年来在岭底镇欺男霸女,必得罪了无数人,如今正是他们落井下石之际,而这一切已与师徒二人无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