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心萌动:总裁的〕〔媳妇武力值太高怎〕〔一慕情深〕〔追魂夺命刀〕〔重生之上古归来〕〔天刀之天涯〕〔神秘之树〕〔秘战〕〔这操作有鬼〕〔被玩坏的万历王朝〕〔网游之白帝无双〕〔七死还魂传〕〔特种军夫高冷妻〕〔调皮的公鸡〕〔梦幻西游之冰霜九〕〔拯救世界的黑科技〕〔重生吃货小萌妻〕〔曜于琴的都市怪谈〕〔地中海霸主之路〕〔毒医宠妃权倾九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漠视山河 第五章芙蓉城
    老汉带胡涂收拾了一下,顺道换了一件新衣服,先前因为打斗胡涂的衣服已不能穿了。

    吃过晚饭后,老汉便让胡涂练功去了,边看边指导胡涂,教他如何控制护体真气,毕竟胡涂今才突破,也不可能一会便能控制住了,还需徐徐图之。

    今夜歇息前,胡涂问师傅道:“师傅,那件要事办好了吗?”

    老汉点头回道:“嗯,不过还有一件要事要办,咱们明早便出发去芙蓉城。”

    “哦!”胡涂应道,一个转头便睡着了,也是因为今天实在太累了。

    老汉笑着看着胡涂睡着,心思却转到别的地方去了。

    枢密监,如今颜朝的军政情报收集机构,负责侦察、逮捕、审问等活动。枢密监主要向当朝丞相高炳负责,能因侦查之便而收押人犯,若有嫌疑便不论官民一概而论。而监中分为“大执事”、“执事”、“差使”三层由上而下管理,在丞相不知情之下,大执事便可只手遮天,假造证据当庭杀人都不在话下,如今不管何人被其盯上不死也要掉层皮。

    而这位一头乱发满脸胡须的老汉便是其中一位大执事,前些日子收到情报,有大批武人集结预谋造反,老汉便领着大批枢密监执事差使前去镇压。

    事结之后,听闻有一位故人近期要到附近的芙蓉城来,便想前去见上一面叙叙旧。便调出芙蓉城近期的情报宗卷,打算随意冒着一个名头前去芙蓉城,正好公事私事一起了。

    这一瞄宗卷时,却发现一点猫腻。

    今年四月,关中郡起了旱灾,连着四个月滴水未下,如今颗粒无收,闹起了饥荒。而远在千里之外的江南郡却有人收起了粮食和铁器,往年闹饥荒时,是有富商囤积粮食以待高价出售牟利,可今年怎还收起了铁器。

    这些人打着赈灾的名头,想把粮食和铁器送入关中。要知道铁器熔了之后可打造兵器,再一联系关中有位当今朝廷忌惮的“定北王”,便能大胆想像一下是私底下勾结以图谋反。这种大胆想像在枢密监中,一般是直接当作证据,抓人便杀了当功绩报上朝廷。

    老汉便是大胆想像一下,只因芙蓉城有个江南郡富豪——华向昇,他亦是收粮食铁器最多的商人,正好接着这个由头去往芙蓉城,会一会那位故人,那位令自己魂牵梦萦的故人。

    一晃七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这位故人是否安好,自己只想亲口问上一句“你还好吗”。

    旦日。

    老汉便叫起了还在安睡的胡涂,让其吃过早饭便一起动身前去芙蓉城。

    胡涂吃着肉包子,问道:“师傅,这离着芙蓉城还有多远?”

    老汉淡淡道:“不远,昼夜不歇两天便能赶到了。”

    胡涂一听便知道师傅这是要昼夜不歇地赶去芙蓉城,当即哭丧着脸说道:“何事这么着急啊?后天便是中秋节了,难不成师傅想在荒郊野岭过中秋吗?”

    老汉还是一脸淡然,说道:“所以方才我说的是昼夜不歇,若你中途歇息一段时间的话,便真要在荒郊野岭过八月十五了。”

    “唉!”胡涂叹了口气,回道:“师傅,这连着两天昼夜不歇,就算是铁人也会累到的,那到了芙蓉城也干不了什么事了?”

    老汉却没想到这一茬,嘀咕了一句,便回道:“方才只是在激励你,要你做好昼夜不歇的准备,脚程再快一些,你也不想在野外过中秋吧。”

    “是!”胡涂没了办法,虽不用昼夜不歇的赶路了,可这路程还是很远,要想在中秋之前赶到,也能只能少休息多赶路了。当下加快了脚步,跟着老汉往芙蓉城的方向走去。

    走了半日,胡涂肚子叫了,早上只吃了几个包子,现走路又快,肚饿很正常。师徒俩只好停下抓些野味烤着吃了,一样淡无味道,可胡涂吃着却比一个人吃的要香。心中想到,今后要是只能一个人吃饭,必须要吃好吃的饭菜,要是像今天这般没有味道的烤肉,不吃也罢。

    又过了半日,天黑的实在是看不清路程,老汉便领着胡涂在破旧的山神庙过了一夜,还是吃着中午烤的野味。胡涂咬了一口,又冷又腻,还是一点味道都没有,可见到师傅一口一口吃没了,便还是吃了下去。吃完,胡涂打算睡觉了,却被老汉叫起练功。

    “师傅,今天走了一天了,实在是没力气练功了,要不先缓上一天。”胡涂眯着眼,疲得眼皮似有千斤之重,睁不开了。

    老汉当即冷下脸来,训斥道:“练武便讲究的是持之以恒,有一日没一日的练,那你还是别学武了,有辱师门。”老汉讲的师门是自己的这一脉相传的武功,可胡涂却不知道,以为老汉讲的是自己辱没了他,想把自己逐出师门,当即便坐了起来,开始练功。

    胡涂虽然已忘记六岁之前父母对待自己怎样,但却清楚的记得遇到师傅前的流浪生活,当时要来的饭都会被年长的大乞儿抢走,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还时不时挨到旁人的打。日子过的苦不可怕,可怕的是胡涂见不到今后的希望,可能自己这一辈子都只能过这种日子了,从小乞儿变成大乞儿,在街边要上一天的饭,闲来无事还能打一下小乞儿解解闲。

    直到八岁时,胡涂遇见了师傅,也不知为何师傅会收自己为徒,授自己武艺,一日三餐不算丰盛,也还饿不到自己。而且现在自己有了本事,再也不怕饿死,师傅的恩是自己这辈子报不完的,若是把自己逐出了师门,那比杀了自己还难受,所以胡涂拖着疲倦的身体,继续练功,心中知道师傅这也是为了自己好。

    老汉不知这顽徒儿为何勤勉起来,只当是自己的话起了作用,点头默赞这徒儿的心性。

    接下来的两天,同样是走上半日休息一阵,终于在中秋节晚上,看见了芙蓉城的城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