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小毒妃:邪皇〕〔绝品隐忍系统〕〔极品妖孽小神农〕〔报告总裁,影后驾〕〔DNF之直播阿拉德〕〔战国野心家〕〔穿越大封神〕〔穿越七零俏军嫂〕〔新世纪篮球狂潮〕〔燕堂春好〕〔安少宠甜妻〕〔太古造化诀〕〔从红楼世界开始〕〔大道本心〕〔我的系统全靠编〕〔重生空间:天价神〕〔我是大菩萨〕〔本港风情画〕〔诡世将星〕〔婚内燃情:老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漠视山河 第九章枢密监第一大执事
    “那真的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了,但回忆起来跟昨天刚经历过的一样”元鹤看向窗外,眼神渐渐的迷离起来。

    “那些日子,总会时常浮现于眼前。时逢圣上提拔寒门学子用以制约世家贵族,而我便借了这一份光,考上了状元。”

    “圣上设下琼林盛宴,山珍海味玉液琼浆应有尽有,丝竹绕耳莺歌燕舞好不热闹,也算我见识过最奢侈的筵席了。”

    “我本一介草民,多亏了先生循循教导,才有了这高中的一天。眼前的**场景越超我书中所读,只好两眼观鼻,不去多想,生怕败坏了先生的门风。”说到这时,元鹤眼睛微微一红,用袖子轻拂眼角。胡涂只顾着听故事,也没注意到这一点。

    “待到歌舞稍轻,圣上举了一杯酒水,敬了一杯在场的所有同僚,笑称天下英才尽入他手;又斟了一杯酒,单独敬我,赞我文章独成一派,朝廷泰斗读得,乡间老妪也读得,又道那篇文章已作政令,天下皆奉行;还夸我是他钓到那一尾最满意的鱼,要我常伴其右,共创太平盛世。”

    “随后便走到我跟前,作了一揖,与我碰杯一饮而尽。我也知这风头要不得,刚想开口婉拒,却不想圣上拦住我肩,凑近与我说道:“爱卿受得,你的才气满朝无人能比,孤还想将膝下公主许配于你,莫要辜负孤的一片好心。”说完便拍了拍我的肩头,哈哈哈大笑回座了。”

    “我说我不心动那真是太假了,十年苦读而来的一身本事,能施展出来真的是痛苦,而那驸马爷,我是真的不想去当的。”而后看了一眼胡涂,见他没问出想答的问题,便继续往下说去了。

    “诸位同僚皆围向我,有些敬酒,有些向我讨教学问。忽地一声胡琴,众人把目光转向中央,也不知什么时候先前的乐师舞女都下去了,来了一个身着嫁衣的女子,虽蒙着面纱却也能看出美得不可方物。”

    “圣上回到位上,称这是他特意请来的戏班,专门为这琼林盛宴众学子接风。言毕,戏也开始唱了,这一出《出塞》怕是昭君公主亲临也要比下去了,我平日也是喜欢看戏,单是这出《出塞》便不下十遍,于是乎拍着手和班子里的乐师一起打着拍子。”

    “刚刚还在巴结我的同僚,片刻就翻了脸,认为我是轻薄子,唐突了佳人,在琼林盛宴上发狂败坏了圣上的兴趣。”元鹤轻吐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如此也好,我本就不想结交他们,便拿起筷子敲打面前的酒杯碗碟,哈哈,这些人便离我更远了!”

    “说来也巧,偏偏那个时候她脸上的面纱,掉了,我当时......”元鹤还想接着往下说去,可房间门被打开了,进来的人打断了他的话。

    “时间到了,你的曲谱好没?我们一会还要去走过场呢。”进来的人靠着门,撇了元鹤一眼。

    元鹤一脸谄笑的回道:“当然,你瞧这不就是就是吗?”拿起曲谱,指给门口的人看。

    “那走吧。”说完这句,那人便离开了。

    “来了来了。”元鹤赶忙起身,打算跟着去了。

    一旁的胡涂可急坏了,故事也没听完,怎么就要走了,便缠着元鹤,打算也去走过场。

    元鹤拗不过他,便答应了他,让他跟着去,前提是不准惹事。

    胡涂连声道好,便跟着元鹤去楼下一起收拾东西。

    “你帮忙搬一个箱子我就和你讲一个故事。”元鹤开始逗胡涂玩,让他也帮忙搬一下东西。

    胡涂一听,整个人都精神了,连声应下,一手抓起一个箱子便跟着前面的人去了。

    这倒是把元鹤吓了一跳,不过想来这小子也是习武之人,也就明了了。

    急忙追了上去,这倒是把胡涂吓了一跳,以为元鹤反悔了。

    “你这么大一个人难道说话不算数嘛?”

    “我是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一个小高手,那两个箱子只能换一个故事了。”

    “你是姓赖的嘛,哪有对小孩也这样赖皮的。”

    “可你这个小孩都可能打哭好几个大人。”

    “那我就不算小孩了吗?”

    “好吧,两个就两个,你想听那两个故事?”

    “刚刚那个没讲完的,还有你们面对两万追兵的故事。”

    “好好好,可能会和你听的有点出入。”

    “没事没事,有的听就不错了。”

    少年脸上笑得可欢了,觉得手上提东西都不费劲了。

    一伙人到了社台,放下了箱子,开始忙碌了起来。

    同一时间,老汉到了枢密监的密地,翻看起了近几个月整个江南郡里粮食的收购量和农具的收购量,发现收购的人里竟然没有华向昇,摸了摸胡须,自言自语道:“想来必定是叫底下去收购的,不想让人查出蛛丝马迹,可惜你还是栽在了枢密监手里。”

    老汉八年前刚入枢密监,那时监里抓人定罪都是讲得证据,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圣上授予了先斩后奏的权力之后,枢密监抓人是想抓便抓想杀便杀,官场里有句话叫“宁惹阎王不见枢密”,意思就是宁愿去死也不想被枢密监抓住。

    在枢密监期间,老汉也见识过太多栽赃陷害,随便诬蔑一个罪名,立马定罪定处死全家,渐渐的老汉也开始这样做了,八年间功劳无数才得以升到如今排行第三执事的位子,其中究竟多少是真功劳还是假功劳,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也是因为自己手上肮脏事太多,无脸去见师傅,亦知道师傅最鄙视的便是自己这种人,师傅没杀了自己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只希望胡涂能重返师门,继承师傅的衣钵。

    “报,秋大执事驾到。”一个差使跑到老汉面前跪下报道。

    老汉心想:他来干什么?莫非是打算来抢功的?

    脸上不动声色,站起来说道:“那我们应当前去见礼。”

    “秦老弟这不是见怪了,我们身为丞相手底下的执事应当亲密如兄弟,你这也太见外了。”这声音中气十足,从远到到近传来,明显是位内功深厚的高手。

    老汉抱拳道:“见过秋大执事。”

    “秦老弟你这真是太见外了,下次还是这样我秋云飞便真的生气了。”一位披着黑袍戴着黑面纱的人扶起了老汉。

    这秋云飞桂林郡人士,打小便入了天方教,因此异常虔诚,听从教训只穿一身黑袍用黑面纱遮住脸,不食猪肉海鲜各种下水,喜欢向周围的人传教,但为人心狠手辣,杀起人来是手起刀落像是劈柴一般,认为不信教的人便和柴火并无两样,杀便杀了。枢密监里的的冤假错案大半是其炮制,却因受丞相喜爱,便提拔到枢密监第一执事的位子。

    老汉想套出秋云飞来这的目的,便开口问道:“不知秋大执事来这芙蓉小城来,所谓何事啊?”

    秋云飞眼睛一转,说道:“最近为兄头疼的厉害,只想回家疗养,正好听见秦老弟在这小城里,顺道过来看一看你。”

    老汉明显不信这话,又开口问道:“那丞相可知秋大执事告假之事呢?”

    秋云飞盯着老汉,笑了一笑说道:“我只道自己身体不适,却忘了和丞相告假,可见我这头疼确实厉害,把我都疼糊涂了,那为兄这就写信告诉丞相。”转身便想离开这密地。

    “秋大执事还真是疼糊涂了,那边是出去的门,这边才是去鸽舍的路。来,我给你带路。”老汉赶忙拉住秋云飞,心想他不是奉丞相之命而来那其中肯定有些猫腻,还是得看着他写信给丞相。

    “那好吧,只得劳烦秦老弟啦。”秋云飞无奈接了下来,跟着老汉去了鸽社。

    “秦老弟为何这般盯着为兄写信,莫不是信不过为兄吗?”秋云飞提笔却没在纸上写出一笔一划,对正在盯着自己的老汉说道。

    “本想观赏秋大执事的墨宝,看来是没有这个眼福了。”老汉口头上是这么说,但这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秋云飞。

    “要为兄抄抄《天方经》的经文还好,可这写其它的字是真的丑,也没啥好看的。”秋云飞飞速写下了一行扭扭歪歪的蝌蚪文,然后在旁边写了“天方保佑”四个大字,一笔一划甚是丑陋。

    “秋大执事这是要托到什么时辰去啊?”老汉就直接逼宫秋大执事,说道。“和丞相告假有这般为难嘛?秋大执事深受丞相器重,告假一事肯定会允了的。写完我也好摆下酒席,为秋大执事接风洗尘。”

    “哼!”秋云飞冷笑了了一声,把笔直接插进了桌子,面色不善的说道:“我也给你交个底,我来这是要办一件要事,怕是和你要办的同是一件,你我心知肚明莫要再试探了。虽然你是先到的,但我怕你吃不下这功劳还送掉这性命,为兄也是为你好,你还是早些退下,不要白用功啦。”

    老汉心里寻思我这也是机缘巧合才撞见定北小王爷夜会华向昇的,其中也是缺少证据才问丞相该如何处理,恐怕和他说的不是一件事。下定了心思想套出他来所为何事,便脸上露出几分怒意说道:“我也是也是敬重你才称你为秋大执事,你若要这般咄咄逼人,也别怪我不客气了!”

    秋云飞像是听了笑话一样,笑道:“哈哈哈,不客气?那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对我不客气。”言毕,便一掌向老汉拍去。

    “来的好!”老汉怒喝一声,也一掌对去。

    两掌相接,双方都觉得对方一股雄厚的内力传来,老汉觉得秋云飞的内力炙热无比,秋云飞觉得老汉的内力霸道强劲。这一招是难分胜负,算是打了一个平手。

    老汉心想既然是他先动得手,那自己也无需客气了。另一只手成拳向秋云飞的面门攻去,想要这一拳便定出胜负。

    只见秋云飞再运内力,直接把老汉震飞。却也在内力中带了一点柔劲,以至于没伤到老汉。

    老汉自打入监以来便没和监里人士动过手,本以自己师从天下第一高手秦降龙,在监里必是武功第一,没想到这秋云飞远胜自己,此等收放功夫怕是放在大成境界中也不算是弱者了。

    “秋大执事不愧为第一执事,技不如人甘拜下风,是我输了。”老汉向秋云飞抱拳行李,算是服了这位第一执事的武功。

    “是为兄唐突了,为兄大你七岁,功夫高于你也只因为比你早练了七年,何况秦老弟师从秦大供奉,假以时日我必不及啊!”秋云飞也向老汉抱拳,说道。

    老汉叹了口气又道:“你出身好,本也不应在这等龌蹉之地谋事,我也明白你平日里也瞧不上我们这些下九流,但如今我等同为朝廷鹰犬应当摒弃以往的偏见,共为朝廷效力,为丞相、为圣上效力。”

    老汉回道:“是,秋大执事教训的是。”

    此时,飞来了一只信鸽,落在了老汉的肩上。

    老汉抓下信鸽,取下信鸽爪上的信桶,正欲看信。

    “哦?”秋云飞斜眼看了过来,眼中透露出两个字来,“想看”。

    老汉嘲讽道:“这是平日与丞相汇报的来往信件,也没有秘密可言,秋大执事想看的话便一同看了吧。”

    “那为兄却之不恭了。”秋云飞想是没听出言外之意,直接承了下来。

    老汉吃了一个暗亏,心中想到,从这飞到京城来回也最少也要两天两夜,想必也不是上次的回信,就给他看了吧。心中有了较量,脸上装出暗怒之色,怏怏道:“秋大执事真是关心下属。”

    “呵呵。”秋云飞毫不在意的笑了一声,眼睛就盯着老汉手上的信。

    老汉展开信纸,读道:“排去外人安插在枢密监的棋子。”

    “什么意思?”秋云飞问道,“还有人能在我枢密监里安插棋子?”

    老汉疑惑地看了一眼秋云飞,心中有了结论,怕是这位大执事也倒向圣上了,怪不得不愿写信报于丞相,应是在执行圣上所托之事,若是拆穿他恐怕会被灭口。开口说道:“不瞒秋大执事,我来此就是为了查定北王勾结富商密谋造反之事,这几日下来是一点线索也找不出来,怕是定北王在枢密监安插了内应,所以丞相才有次信寄来。”

    殊不知秋云飞刚已在掌上运力,若老汉察觉到自己已转向圣上之事,便杀人灭口,但也怕老汉的师傅秦降龙,虽他杀老汉易如反掌,那秦降龙杀他也是如此,还好老汉怀疑是定北王,正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栽赃给定北王吧。想到这,秋云飞悄悄散去内劲,接口道:“那不简单,杀光这的差使和掌事。”

    老汉心中一惊,赶忙开口阻止道:“不可不可,这样便打草惊蛇了,这事交给我就行了,还望秋大执事莫要抢我功劳。”

    秋云飞假装取舍了一番,一副给你面子的姿态,为难地说道:“好吧,先让这些吃里扒外的奸佞活上一段时间,待秦老弟事成之后,再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枢密监的酷刑。”

    老汉拱手行了一礼:“多谢秋大执事成全。”

    秋云飞一摆手,背过身去,说道:“无妨,只是我这告假之事?”

    “诶,秋大执事辛苦劳累多时,是该好好休息一会了,丞相最近也是有繁忙政务要处理,怕也是抽不出时间管这些小事,更何况丞相本就把监里事物交给了秋大执事处理,无需多此一举了。”老汉承了人情,也只能借此还了,正好借机查查其是否真的倒向圣上了。

    秋云飞大笑,说道:“既然如此,为兄也不能太过分,这芙蓉城虽比不上我桂林漓江城,却别有一番风味,正好借机在此地修养,秦老弟若有用得着为兄的地方,经管开口。”

    老汉再拱手,谢道:“多谢秋大执事。”

    “那为兄先去歇息了。”秋云飞摆了摆手,拂衣而去。

    老汉见秋云飞出了门,才大大地出了一口气,刚本以为自己的武功必胜过他,却实在没想到他轻描淡写的就震开了自己,怕是自己这些贪恋于权事怠慢了练武,也恼自己给师门蒙羞。

    其实他更怕的是,死,但他并没有意识到。

    老汉心中寻思:这秋云飞已是枢密监的第一执事,也是丞相的心腹,没有理由倒向圣上的,还好他最近也留在这芙蓉城里,也顺便看看他到底装了什么把戏,究竟是否背叛了丞相。

    莫不是人心不足,还想攀上圣上,取得更高的位置?也是,监中之人不能摆到台前来,若是圣上许他官位,也算是光宗耀祖。

    可他也不是这种贪恋荣华富贵之人,必有一样不为人知的东西,才能使这第一执事倒戈,是否先通知丞相叫他先留意这秋云飞?

    老汉摇了摇头,暗自言道:“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先手头上的事真的太多了,一件一件慢慢理清。”

    忽地想起了一件事,对监里的差使喊道:“拿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