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奇缘:打折男〕〔请爱我,苏小姐〕〔溺爱成婚:早安,〕〔我见军少多有病〕〔重生八零娇妻威武〕〔黑化至高神〕〔凌霄武帝〕〔都市全能共享系统〕〔随身末世商城〕〔我的超级黑店〕〔重生之绝世废少〕〔魑魅邪王千面妃〕〔我停在这二天〕〔众神降临〕〔御神氏〕〔妖星封神〕〔高冷学霸撩妻三百〕〔中二吃鸡系统〕〔耍把戏的独立谍王〕〔狂三的异界日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漠视山河 第十章彩排
    “张叔,时间不够,我暂时只谱了这么一页,不过以张叔这几十年的功夫,想必这会也就记住了。”

    “鲁叔,张叔那边已经记好了,您老可不能不如他吧?对对对,确实是这么拉的,您老还是厉害啊!”

    元鹤拿着曲谱给戏班子里的乐师看,时间紧迫,一会便要开始走过场了,这曲可不能错了。

    “好,那张叔鲁叔你们领着,我们先奏一边听听看,大伙也给点意见,看看哪里还能再修改修改。”

    元鹤在乐师里负责吹竹笛,鲁叔负责锣鼓,张叔负责拉高胡,其余人负责琵琶唢呐琴瑟等,只因这次走过场的是元鹤编的戏,作乐只需要竹笛锣鼓和高胡,声乐简单,主要以角唱为主,所以其他的乐师都在旁站着听曲。

    胡涂虽然看过不少戏,但这只有戏乐没唱词却是第一次听,乐调简单变化不大,曲风轻松反复循环,听了一遍便能跟着哼了。

    “真好听!”

    胡涂不识字不知该怎么表达这曲子的好听,只能吼出这三个字来。

    旁边的乐师们也随之吼出来,“是真他娘的好听!”、“可惜了自己不能在这里一起演奏。”、“不知班主跟着唱该会是这样的一种享受啊”。

    曲毕,周围的人猛鼓起掌来,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

    元鹤向众人抱拳谢礼,笑道:“看起来这曲子是真的不错,估计这戏也会不错。”

    鲁叔把锣鼓扶正,对元鹤说道:“阿鹤你也真是越来越谦虚了,咱班子演的戏哪有一折是不红的?凡是你著的戏更算得上是红遍半边天。”

    “鲁叔真是说笑了,戏红只是因为咱们班子好,我只是……”元鹤还没说完,看见武媚娘和一位身着华服的富贵翁有说有笑的过来了,便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众人也不说话了,都静了下来,看着武媚娘和那位富贵翁。

    武媚娘轻咳了一声,向众人介绍道:“这位便是邀请我们前来义演的华向昇华叔,华叔与我是老相识了,希望大家也给我一个面子,加倍地去把这场义演演好,可不能让华叔觉得邀请我们来是错的。”

    华向昇摇了摇手,说道:“武班主可别这样说,你们能来这场义演已经是我的荣幸了,再说你们只是出来露个面也能为这场义演赚足义金了。是我得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为关中受灾的父老乡亲所做的一切。”

    说罢给在场众人鞠了一躬,武媚娘赶忙扶了他起来,口中说道:“华叔你这是折煞我们了,我们一帮下九流能参与到救灾之中,也是沾了华叔你的光。”

    华向昇推脱道:“欸,话不是这么说,徽字班大可去江宁城临安城这些大城义演,筹集的义金可远比这芙蓉小城要多得多,还不是为了顾全我这小老儿的颜面。”

    不知何时后面来了不少佣人抬着大盒,随即轻放在了地上。

    “虽已过过来了中秋,可这芙蓉城里暑气还是很重,小老儿准备了一些凉糕和凉茶,希望给大伙们消消热。”华向昇把手一挥,佣人便打开了盒子,分给了众人。

    胡涂也跟着元鹤吃了起来,别的不多说,这凉糕是真的消暑,入口便冰冰凉凉的随后即就化开了,这种滋味是胡涂从未吃过的,一会便吃了了一碗,打算再添第二碗。胡涂谢过给添凉糕的佣人,眼睛一瞟,看见元鹤盯着远处交谈中的武媚娘和华向昇。

    元鹤放下了碗,起身往武媚娘那边走去,向华向昇鞠了一躬后,便加入了对话。

    胡涂盯着那边看,隐约听见什么“换一批东西”“就地招人”“从长谋划”,尽是一些胡涂听不懂的话,后便转头吃起了手中的凉糕了。

    小孩子贪食也是正常,本就为练武之人,胃口也大,所以再吃第六碗凉糕的时候太着急,噎到了自己。看见眼前出现一碗凉茶,直接接了过来,往嘴里灌去。

    缓过来之后,才看见元鹤笑呵呵地看着自己说道:“你都差点把华员外吃穷了。”旁边的华向昇接口说道:“小兄弟没事,经管吃,我这管够。”

    武媚娘在旁边拍了拍手,向众人说道:“既然都吃了华叔的东西,就不能消极怠工了,好了,咱们开始走过场了,大家手脚都麻利点,一会开始彩排。”

    众人收拾完碗筷,便开始准备彩排了。

    武媚娘也去了后台,准备化上戏妆,众人井井有条的忙碌了起来,最闲的便只有胡涂和华向昇,无聊之间二人开始交谈起来。

    “小兄弟年岁不大,可是戏班里的学徒啊?”

    “我不是欸。”

    “那可是戏班中人的亲属?”

    “也不是诶。”

    “这…相见也是缘分,小老儿叫华向昇,住在城东,你瞧见那个白色的塔尖没?”

    “看见了。”

    “嗯,那个方向就是我家,我保证你会吓一跳。”

    “为什么呢?”

    “因为我家非常的大,非常的豪华。”

    “哦!”

    “你不想去看看吗?”

    “不想。”

    “还带池子的,池子里有许多比你脸还大的鲤鱼。”

    “不去。”

    “还有好多好多的好吃的,比今天带来的还要好吃。”

    “哦。”

    “你这孩子到底怎样才想去啊?”

    “你这样子有点不像好人。”

    “什么?我只是比较喜欢小孩而已。”

    “反正就是不想去。”

    “罢了罢了,你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更不像好人了。”

    “真的不考虑一下?”

    响起清脆地竹笛声,委婉悠扬地曲调吸引众人的注意,社台突地静了下来,详听这一曲。

    竹笛曲渐入**,台上先现出了一只穿着精绣牡丹鞋的小脚,稍稍往上是一截白布,随着另外一只鞋的出场,这截白布成了一袭长裙一袭长袖,长袖抖动露出一张小脸,微红的脸颊,小巧精致的鼻子,几笔勾勒的翘眉下是一双带着忧思惆怅的眼睛,像是刚别了恋人的闺中小女,恋恋不舍的同时担忧着意中人是否会出事。

    高胡声起,轻锣一敲,后台传来了软糯的唱词:“楼头柳叶青,怕听杜鹃鸣。何时从人愿?愁容换笑容。”唱罢,众人便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沉迷在其中了。

    台上的佳人轻启红唇,悠悠地念着自白:“奴家冯素珍,自幼与李兆廷青梅竹马,同窗共读;长大成人,两家婚约订亲,倒也天从人愿。可叹我那亲生之母,早年下世,继母为人,甚是狠毒。当年逼走我家兄长;如今我那李郎前来借读,她又唆使爹爹对他冷淡,是我在绣楼放心不下,命春红去到书房送去盘川。但愿他此番进京得中高魁,到那时我冯素珍,也再不受继母之气了!”众人方才回过神来,五官注意着台上的“冯素珍”。

    竹笛声渐渐地响了起来,“冯素珍”和着曲调开口唱道:“叹只叹李郎他家遭大难,没何来借读暂把身安。继母娘唆使爹爹对他冷淡,怎不叫李郎他进退两难?素珍我在绣楼放心不下,命春红到书房去送盘川。但愿他此番进京青云直上,到那时我也能展露笑颜。”

    台下五十五人,各自只留下一魂一魄,其余的二魂六魄皆被这戏声勾走了。待到戏唱罢,方才回过神来,自觉得戏剧太短,也不知已听过了一个时辰。

    元鹤收拾完便出来了,径直向华向昇走去,作了一揖,问道:“华叔觉得怎么样?没有丢您的脸吧?您觉得这场戏还有其它问题吗?”

    华向昇摸了摸胡子,缓缓说道:“这个问道当然还是有的,而且是很大的问题。”

    “请华叔赐教。”元鹤面色严肃了起来。

    “哈哈哈!”华向昇笑了笑,“问题便是这戏太短了,不够看,不够过瘾啊!”

    元鹤无奈地笑道:“华叔说笑了,对了,还有不少赈灾的细节还需和华叔讨论一二,要不就今晚去打扰您,蹭一顿晚饭,您看如何?”

    “当然,这个接风洗尘可少不了,就让你姨炒几道菜,让大伙都去热闹热闹。”华向昇转头对胡涂说道:“小兄弟还是不想来我家看看吗?”

    胡涂心想:今天分量的功没练完,而且师傅也要和自己一块吃晚饭,过去的人都是这戏班子的人,自己非亲非故的过去倒真是不要脸了。当即下定注意,开口回道:“不去!”

    华向昇只当他是真不想去,也不强求了,现在时日也不晚了,须得回去准备饭菜了。与元鹤告辞,便招呼佣人回府了。

    徽字班这边也彩排完毕,现要回客栈整顿整顿便去华府吃接风宴了。

    回去的路上凉风阵阵,吹走了炎热和倦乏,小小的芙蓉城正值秋高气爽之时,稍稍往北气温更凉了。同样的一阵风挂在京城却是令人裹紧了薄衣,少许博人眼球的书生却敞开衣襟,吟唱“天凉好个秋”。

    八月中旬,大雁等等已准备南飞,一只信鸽翘翘乘着这阵风,从南飞飞到了京城,越过王孙府百姓家的屋檐,落入了鸽舍的停杆之上。

    一旁的灰衣仆从抓了一把谷子喂了这只疲倦的信鸽,摘下了信桶转身奔去,径直奔到了书房,放到了伏案之人的桌上,低声道:“丞相,江南加急的信件。”

    丞相停下手中的笔,拿起了信桶,问向仆从:“江南?我记得是中元去了吧?”

    “禀丞相,是的,秦大执事特意去名叫芙蓉的小城去调查的。”

    “知道了,你下去吧!”丞相挥了挥手,示意仆从离开。

    待仆从离开后,丞相拆开了信,字不多,看完便放到了一边,陷入了沉思。

    自从那徐叔桂先开吴国国门迎圣上后领兵击退匈奴后被封“定北王”,却主动要求受封关中,满朝皆知其非池中物,文治武功加上这隐忍的城府,说其没有野心必是自欺欺人,至今还是圣上的心腹之患。

    他偏居一隅,受万般挑衅依旧忍气吞声,怕不是要迎来一波巨大的报复。

    从受封到如今的二十八年,他终于忍不住了嘛?真怕他一直隐忍到自己还有圣上死去,那时便没人能够压制住他,终于终于能在有生之年把他消灭,真是当浮一大白。想到这,丞相灌了一口桌上的茶,压一压心头的亢奋。

    沉思片刻,在心中权衡了利弊,这才提笔写信。

    信中是这般写到的:事关重大,宁杀错不放错,伪装成凶杀,灭全族,联系芙蓉城府尹按罪抄家。

    唤来仆从,叫其快飞鸽传至芙蓉城,安排完之后,便打算换上官服,进宫面圣去了。

    笼罩着京城百里的晴空像是被人泼了墨一样,由西边一点乌云向四周散去。一点雨消不了愁,却能消得了欣喜。浇在头顶,使人压抑,路人避雨的同时,口里也在咒骂这鬼天气。

    一台轿子从丞相府邸大门出去,颠簸时发出“吱呀”的响声,在这愈发磅礴地大雨中摇摇晃晃地向前去,如大浪中的孤舟一般不知向哪儿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