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死亡街区〕〔独家私宠:帝少的〕〔溺宠天师大人〕〔蜜婚娇妻:老公,〕〔残王的特工宠妃〕〔女主穿成了个蛋〕〔阅读封神系统〕〔绝望末路〕〔元尊归来〕〔侠武大宋〕〔六界商城〕〔快穿通缉令:黑化〕〔穿越农女修仙记〕〔梅开一度〕〔阆风〕〔七十年代大佬生涯〕〔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校花之至尊高手〕〔都市之我就是神豪〕〔女人,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漠视山河 第十四章华府盛宴
    桥很短,短到下桥便到了华府的大门,而门后这一大片亭台阁楼都是华府所有,这种规格怕是王侯将相的府邸都比不过,不愧是江南第一首富。

    武媚娘上前敲门,没想到是华向昇亲自开的门。

    “可算来啦。快进快进,肯定饿坏了吧。你华婶可做了好多菜,一定要全吃了啊。”华向昇热情招呼着武媚娘,把整个徽字班迎了进去。

    府里精致奢华令人叹为观止,就论是脚边的一束小草,也在华向昇的介绍下大有来历,可谓是草比人娇贵,踩坏了是真卖身也赔不起。众人饿着肚子,听着这打击人心的另类炫富,以实际气氛沉闷了下来。华向昇也是人精,立即和众人聊起了戏剧,这才重新热闹起来。

    一路热闹到了膳房,华向昇把门一推,里面的饭菜香带着热气扑向众人的鼻子里。华向昇招呼众人随便坐,便领着武媚娘去了主桌。

    徽字班众人是真饿坏了,立马便坐到座上,开始享用盛宴。元鹤、张叔、鲁叔等戏班元老被赶去了主桌,胡涂师徒俩与众人不熟也被挤到主桌去了。

    这才全部坐好,华向昇倒满一杯酒,随后站了起来,口中说道:“多谢各位不辞辛苦千里迢迢赶到这芙蓉小城参加老夫的义演,就从这份情谊,我敬大伙一杯。”话毕,一饮而尽,把空杯给众人看后,又倒满了一杯。

    “这一杯,预祝咱们的义演成功,筹集到所需善款。”喝完之后,华向昇有倒了一杯,再敬向众人。“这一杯,是敬大伙这些年来对媚娘的照顾,多谢大伙了。”给徽字班众人鞠了一躬,眼角依稀可见泪水。

    武媚娘忙扶着华向昇坐下,安慰道:“华叔,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嘛。”后者用衣袖轻拭眼角,平复了一下心情,回道:“好就好,好就好,你可千万不能再出事了。”他右手边站起来他的结发老妻,拍了拍他的背顺了顺气,过来握住了武媚娘的手,一双眼睛不断地在其身上扫来扫去,颇为热忱地说道:“你就是媚娘吧,多俊的一个姑娘啊,你华叔每次提起你都泪眼汪汪的,说你生来命苦,如今来了,在这好好住下,别的不说,这芙蓉城里肯定没有人能欺负得了你。”

    “那就多谢婶婶了,我现在其实过得很好。吃穿不愁的,您俩就放宽心啊。”武媚娘不知为何有点苦笑不得,面对如此热忱的婶婶只好应了下来。

    华向昇见武媚娘面色如此,以为是与不熟的人接触所致,当下便扯到了晚饭上。不动声色地把他老婆拉回座位,压低声音对武媚娘说道:“其实啊就咱这一桌菜是你婶婶亲手做的,不然这么几桌得做到明天去咯,快尝尝,这些菜都是你当年爱吃的菜。”

    武媚娘笑着称是,动起了筷子,看着这一桌都是自己爱吃的菜,眼睛不由地有些发红,端起了碗扒拉了几口饭,防止其他人看到。

    众人江湖各地漂泊,居无定所。风里来雨里去,各种苦也吃惯了,确实没吃过这般山珍海味,但这毕竟是班主的故人,不能给班主丢脸,众人还是有些分寸的,吃相也还算得体。唯一一个例外便是胡涂了,这孩子打小便没吃过好东西,平常师傅只教他武术,没教他其他东西,所以这个吃相却是有些难看。

    “这不是那个说不来的小兄弟嘛?我当时说的没错吧,我这家是很大吧?”华向昇打趣道。

    胡涂点点头,也没空回话,一会咬一下左手拿着的猪蹄,一会用右手夹起附近的菜就往嘴里塞,真的好不快活。胡涂心里想着估计明天是吃不到了,今天吃个够本。

    “慢点吃慢点吃,别噎到了。”华向昇站了起了,走到胡涂旁边,专门给他倒了一杯清茶,便帮他夹菜了。

    胡涂确实噎到了,直接接过华向昇递来的清茶,猛灌了一口,后又开始了战斗,把自己碗里的菜拼命的往嘴里塞,眼睛不断地瞄向其它盘里的菜。而华向昇便帮他夹菜,看哪盘便夹哪盘,分工明确。

    华向昇不由地笑起了,自言自语道:“剃儿小时吃饭比你还着急,不过他现在长大了,没你这般可爱了。”华婶在一旁附和地点了点头,一脸慈祥地看着正在吃饭的胡涂。

    “听闻贵公子连中二元,也是难得的人中麟凤,还想饭后认识认识,把酒言欢。”元鹤吃的差不多,放下了筷子,打算陪着华向昇说会话。

    “唉!”华向昇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本来想着让犬子和大伙一起吃吃饭,认识认识,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为了去听人说书,竟然翻墙出去了,这真是让人好生生气。”

    元鹤安慰道:“来日方长,我们待在这里还有些日子,不着急于一时。何况贵公子这般率真,更领元某敬佩,所谓风流便是如此吧!”

    华向昇不依不饶地气道:“我与媚娘本就亲如一家,有何要事能与族亲相认相提并论,况且那孽子只是为了听人说书,我先前提醒他今晚必须要到,不是我脸上挂不住,是我觉得对不住媚娘,这孽子……”武媚娘打断了他,开口劝道:“我儿时也任性惯了,当年母亲领我来见华叔,也是半道跑去看戏,最后母亲想打我时也是华叔你拦住的。说起来我想学唱戏,便是当时开始的。”

    华向昇摸了摸胡子,陷入了沉思,缓缓说道:“当时你确实调皮的很,爬树掏鸟窝,挖洞偷蛇蛋,这些事都把我吓坏了。”

    一边的秦中元默默地吃着,耳朵却全在听着对话,心中却也有些争扎,没想到华向昇与武媚娘关系这般要好,自己却没确着证据便盖了一个谋反的帽子,若是他出事媚娘估计会很难受,一会再在他府上找找,若是实在没有确着证据便拼着这一身功劳也要保下他来。

    酒足饭饱,华向昇提议大伙在其府中参观参观,却单独叫住武媚娘和元鹤一同去书房叙叙旧。秦中元感觉自己在其府中搜寻的时机到了,希望其真没有参与谋反,不然也只能秉公直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