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侦探柯南之一世〕〔农门嫡女:这个沙〕〔穿越位面大系统〕〔宠妻百分百:惹火〕〔我大哥是孙悟空〕〔六扇门之剑指江湖〕〔我穿越为猫的那些〕〔美利坚仓储捡漏王〕〔重生之易帝传说〕〔冠盖如顾〕〔最强掠夺女主系统〕〔重生军少小仙妻〕〔回到明朝当暴君〕〔仙界最强狗仔〕〔这个故事有点扯〕〔盛宠名门:医妃太〕〔西域我为王〕〔帝少宠上瘾:老公〕〔霸道兵王在都市〕〔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漠视山河 第二十章前夕与前因
    天色未暗,芙蓉城里便点上了灯火,而最亮的地方在社台。

    人声鼎沸,摩肩交踵,好不热闹。

    少顷,台上拉起了帘幕,众人立即静了下来,知道这戏终于要开始唱了。

    曲乐稍重,帘幕随之拉开,台中有一白衣素缟的女子背对着众人,乐停,女子开始念白:“奴家冯素珍,自幼与李兆廷青梅竹马,同窗共读;长大成人,两家婚约订亲,倒也天从人愿。可叹我那亲生之母,早年下世,继母为人,甚是狠毒。当年逼走我家兄长;如今我那李郎前来借读,她又唆使爹爹对他冷淡,是我在绣楼放心不下,命春红去到书房送去盘缠。但愿他此番进京得中高魁,到那时我冯素珍,也再不受继母之气了!”

    念罢,转过身来,美呆了在座的看戏人。那双眼带着对心慕之人的切盼,又哀思如意郎君离自己远去考取功名,真是看煞旁人,恨不得上台去打其继母出出心头怒气。

    戏接着下去,看得众人又哭又笑,不断叫好。

    当武媚娘扮演的冯素珍女扮男装考中状元,穿着大红状元服出现时,场下未出阁的小姑娘们便拼命的往其身上丢去香囊。奇怪的是,香囊却始终落不到台上。而英姿飒爽的女状元接续唱着戏:“自从盘古往下传,谁见过女子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新鲜。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个个夸我潘安貌,谁知纱帽罩婵娟?”

    “好!”众人鼓掌,其中鼓最凶猛的便是华剃和胡涂,这二人在来社台途中遇上,打过招呼得知二人都要去社台看戏,便结伴而行。一路走来相互聊闲,关系亲近了不少,便一同在社台里看戏了。

    只因他二人动作浮夸,不少人白了他们一眼,其中亦有枢密监大执事秋云飞。这秋云飞闲来无事便也过来听一听,这状元郎如何唱戏,却不曾想到元鹤没出现在戏里,不过这一句“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却也让秋云飞拍手称赞。心中暗道这状元郎想必也是怀念当年的风光的,怕是今晚不用动武便能劝起回京为圣上效力,而自己便能在朝廷的支持下大力传教,定能盖过佛道两教,心里叫好不禁涌上喉咙,重重地叫一声好,惹来了不少人旁观。

    而此时,秦中元揣着双刀悄声翻入了华府,欲先去密室毁了那封与武媚娘有硕大关系的信。还在先前的位置,秦中元找到了那封信,拿出火引子吹出了火星,烧了这封信,将心中的大石头放了下来,终于这谋逆之事与武媚娘无关了。

    社台依旧人声鼎沸,摩肩交踵,好不热闹。

    华向昇望着远去的车队,点了点头,打算回社台看看徽字班的戏了,虽然先前看了一遍,却还是没看够,心满意得的逛去社台。

    两百里外的徐胜风尘仆仆,一鞭又一鞭的抽着马屁股,同时嘱咐身后的高手道:“到时候救人时还望诸位多出一分力,徐胜先替世叔谢过诸位了。”

    “小王爷言重了,掌门师叔闭关便嘱咐我等,与定北王一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请小王爷放心,我等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回话的是青城派大弟子赵先阳,二十又四已是一等武者,放眼如今江湖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那便有劳诸位了。”徐胜回过身子点头示意,又转回去赶马了。

    赵先阳心不在意,觉得有自己这么一位一等武者在,那些朝廷鹰犬来的再多怕都不是自己对手,敢拦住救人,都杀了便是,更何况身后还有七位师弟,二位刚突破不久的一等武者,和五位二等巅峰武者,在那芙蓉城便是天一般的存在。

    “对了。”徐胜像是想起什么,突然提醒道:“救人时,望诸位莫要露出青城派的武功,只怕枢密监日后会报复青城派。”

    “多谢小王爷提醒。”赵先阳虽拱手谢礼,但语气还是满不在乎,不屑地说道:“我们青城派可不是他们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地方,待得掌门师叔出关,就算那秦降龙来也是送死。”

    徐胜不语,又抽了一鞭,说道:“那咱们再快一些吧!”

    而他们要救的华府,已成了修罗场。秦中元捂住人嘴,便是手起刀落,留下了一地的尸体,男女老少都有,而府里剩下的人皆不知有人在华府里杀了这么多人了。夜静的可怕,似有噬人恶魔在漆黑的夜里施展魔法。

    同一处夜,而社台这边却灯火通明,依旧人声鼎沸,摩肩交踵,好不热闹。

    华向昇早到了社台,现在正与华剃胡涂二人一同看戏,如今演到了冯素珍恢复女装禀明真相。华向昇看着台上温文尔雅模样的武媚娘,两眼看呆了,不经渗出了泪花,低语道:“太像了,太像了。”

    想到了当年,自己还是翩翩少年郎,而她还未嫁作他人,青梅竹马。

    清楚的记得当年的她是什么模样,她穿的什么衣裳,戴的什么什么首饰,这些记得很清楚,亦记得当年她还及笄,是整个街坊里最可爱的小姑娘,自己害羞未和她打过招呼,当晚便悔得躲床上哭了。

    后来,只因两家住对门,她常与自己倾诉,但自己却没主动同她说过几句话,某日兴冲冲地过来告诉自己,她有意中人了,她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从山贼手上救了她出来。自己心突然疼了一下,这才知道自己是喜欢她的。

    约莫过了一年,她便又欢快地跑过来告诉自己,今天在街上有碰见他了,自己大胆问了他的姓名,又约他明天一起去看烟花,要自己给她打掩护。自己却傻傻的同意了,只因不能拒绝她的要求,看着她约会他的笑颜,自己却开心不起来,自己还赌气的走了,却不慎落入湖里,还是她游来救了自己。

    不久,自己便知道他是江湖上有名的魔教弟子,当时是开心坏了,只当是她会死心,自己便能有机会了,当下便想开口提亲,但看见她同父母争辩时伤心的模样,还是开不了口。

    之后,她便同他私奔了,再回来时带着孩子回来了,她父母当时便被气死,自己帮她收拾葬礼。

    再之后,每年带着孩子回家一次,自己也有机会同她聊聊,一年只有一次也是极好的。为保护自己,她每次来来都是小心翼翼不让人发现同自己是相识的,只是担心她这么一个好弟弟会被江湖正道人士迫害。

    当自己得知朝廷下旨,灭了魔门,知道她是真的死了,是第一次知道心竟然可以这样疼,是报仇支撑着自己活下去。弃文从商,世人皆骂自己傻,但自己是可以弃了这条命,只要能换来她重生。

    看着台上的她的孩子有着她的影子,不由地哭了出来,还好众人看戏入迷注意不到自己。

    唉!早知道我便不甘心只做姐弟,我想做你的夫婿,这样你便能活着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