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年先生,慢慢喜欢〕〔一抹柔情倾江南〕〔九天仙缘〕〔萌宝归来爹地要排〕〔明末球长〕〔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最强保镖房东〕〔很爱很爱你〕〔万年只争朝夕〕〔老公宠妻太甜蜜〕〔替嫁娇妻:偏执总〕〔王的霸气邪妃〕〔重生盛宠:总裁的〕〔倾城时光〕〔绝色病王诱哑妃〕〔绝世龙帝〕〔三寸人间〕〔快穿系统:男主别〕〔宋缔〕〔蜜吻小青梅:傲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漠视山河 第二十五章新仇旧恨
    秦中元一拳打去,只想快杀完这里三人追上赵先阳,却被赵先阳留下的那位师弟出剑挡住了。

    师弟看了秦中元出手了几次,便知道不能与他拳头相交,出招皆是避开拳头击秦中元的要害。

    秦中元拳头回防,那师弟便当即避开。秦中元只感觉有力无处使,像是一只猛虎却制伏不了身上的跳蚤,越打越难受。

    师弟却觉得有了胜机,再缠斗下去,杀了这厮也并无可能,当下凝聚精神全力看清秦中元的拳头去向。

    秦中元瞄了一眼另一旁的华向昇,从缠斗里脱身而出直击华向昇。师弟显然没想到秦中元会调转枪头对付别人,而这华向昇又是徐胜请求保护的对象,容不得出现闪失。便挽了个剑花,回救华向昇。

    秦中元见他来救,嘴角不禁泛起一丝微笑,本就是声东击西,没见到这个愣头青如此容易上钩,回身便是一拳,正中其胸口。

    师弟不曾想过这秦中元竟然是假杀华向昇实杀自己,只能怪自己江湖阅历太浅,栽在了这厮手上了。眼睛一黑,全身失去了意识,归去了地府。

    华向昇冷眼看着,心知今天必死在这里了,欣慰的是先前的谋划还是成功了,只要定北王有铸铁能打造武具,定能推翻这颜朝,自己死而无憾了。

    恍惚间,他能看见她白衣胜雪容颜依旧,站在不远处招自己招手。

    自己这一生始终是追寻着她的一生而存在,为风光满面的娶她自己读书欲考取功名,为见她笑靥常存自己为她出谋划策赢得那人的青睐,为她出嫁时开心快活自己强颜欢笑恭祝她俩白头偕老,为帮她报仇自己可以弃文从商谋逆造反。可这一切,她都是不知的,但是自己心甘情愿。

    只可恨见不到昏君毙国家亡的那一天了,也不知史书上会如何添上自己的这一笔,是从龙功臣?还是谋逆乱党?亦或是一笔都没有?

    也罢,此不我欲也。

    阿姐,不,婉柔,我其实是爱极了你,这番前去,你能别把我当阿弟可好?

    八月十九,一代江南首富华向昇从容赴死,死前未留下半句话,一脸微笑似是解脱,享年四十六。

    武媚娘划破长空,寻到了此处,见华向昇躺着地上没有呼吸。

    “啊……”一声怒吼,漫天回荡。武媚娘心中恨极,却无处可泄,气急攻心吐出一口血来。

    “是枢密监。”

    武媚娘寻声望去,只见华剃瘫坐在地,脸上有未干的涕泗痕迹。

    “那人杀了我爹之后,本欲杀我却不知为何走掉了,怕是感觉到你到了吧,我才捡下一条命来。”

    他双眼空洞,也不知道对着谁说话。他声音平淡如常,丝毫不见一丝愤怒神情,缓缓说道:“我知你与我爹交情不浅,可这仇我只想自己来报。”

    武媚娘不语,点了点头,抱起了华向昇便往芙蓉城走去。华剃擦了擦脸,跟在了武媚娘身后。

    长月当空,没人在赏,乱局逐渐平息了下去。

    城外不远处,武媚娘遇上了徐胜一行人,徐胜看见武媚娘抱着的尸体时,当即下马,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被华剃打断了。

    “小王爷,现城里枢密监还在作乱,你先避上一避。先父遭次一遇,也是命中劫难,莫要责怪自己。”

    徐胜咽回自己想说的话,拍了拍华剃的肩膀,翻身上马掉头离去。走之前留下了一句,“日后有所求,徐胜万死不辞。”

    武媚娘开口问道:“此人是谁?”

    华剃回道:“定北小王爷徐胜。”

    武媚娘点了点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后一脚踢开了城门,光明正大的进城了。

    客栈里,胡涂被元鹤救了回来,刚走便有官差冲进了华府。元鹤心中便知,今天屠华府一事与朝廷脱不了关系,怕是那些山贼也是朝廷的人。

    武媚娘到了客栈,安顿好华剃和华向昇的尸身,与元鹤碰了头。双方把现在知道的情报交换了一下,真相浮出了水面。是枢密监蹭着义演之际,先杀光了华府里的人,又假扮山贼捣乱城中,后官兵冲进冲进华府,必不是什么善举。

    夜已深,元鹤告辞回去休息。出门之际,后头传来了一句“阿鹤,我想报仇了。”元鹤点点头回道:“嗯!”

    没有其他多余的话,按照二人的默契,知道所说的报仇不是单指今天华府的仇,还有七年前魔门灭门的仇,武媚娘想报仇了,那自己便要帮她谋划一番。新接下大仇的枢密监、参与过灭魔门的名门正派、高高在上的圣上、天下无敌的秦降龙,你们都得付出代价。

    旦日,芙蓉城府尹对外粘贴告示,上面写道华向昇勾结山贼进城作乱,却因分赃不均被山贼灭门,平日里“贿赂官员”“强买强卖”“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将其家产没收充公,以儆效尤。从此民间流传着“华府倒,江南饱”的说法,仇富的心理还是很常见的,民众都在说华府平常做了多少恶事,仿佛他们便是当事者一样,说的若有其事的样子。

    武媚娘低调安葬了华向昇,华剃穿着大兜帽将自己藏在里面,让人看不清他的样子,跪拜之后便跟武媚娘告辞了,没说之后要去哪,要怎么办。

    胡涂终于醒了过来,看着自己浑身上下都被包扎着,一动全身都疼,便问旁边看着自己的元鹤道:“我这是昏了多久?”

    元鹤打趣道:“十年了,你终于醒了。”

    胡涂不由白了他一眼,接着问道:“我师傅呢?”

    元鹤此时有些怀疑秦中元是枢密监中人,不然为何在义演之际人就不见了,这胡涂是他的徒弟肯定会回来找他的,留住胡涂可能会有线索。表面上不动声色,骗着胡涂道:“你师傅有要事要办,便把你托付给我们了。”

    胡涂却有些不悦,说道:“明明之前也说过有要事要办,没过几天又有要事了,哪来这么多要事啊!”

    元鹤挑了挑眉,问道:“你师傅会经常不住你身边吗?”

    胡涂如实回道:“一般是几个时辰的功夫,最近才长了起来,也不知道这次要多久了?唉!”

    元鹤安抚道:“会很快就回来的。”心中却是认定了秦中元是枢密监中人,可能也是这次事件的主谋,毕竟是秦降龙的弟子根本就不会甘心在枢密监里当小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