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野小神医〕〔逆袭少夫人:军少〕〔最强狂兵〕〔金钱之殇〕〔萌娃驾到,妈咪快〕〔刷钱人生〕〔我真的不是大玩家〕〔万界之最强奶爸〕〔近战狂兵〕〔超级基因猎场〕〔嫡女撩夫:渣男他〕〔空间农女:将军赖〕〔他的温柔〕〔女总裁的近身特工〕〔督军,你夫人开挂〕〔为所欲为[足球]〕〔重回23岁:老公乖〕〔hello,顾太太〕〔报告爹地,妈咪要〕〔疏影照惊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漠视山河 第三十一章还是我的办法好使
    胡涂起了一个大早,想到元鹤门外等着他起床,只为元鹤教自己认字。不曾想到元鹤比自己起得更早,已经在屋里读起了书籍。

    胡涂敲了敲门,门里传来一声“请进”,便走了进去,开口说道:“元大哥,我想请你教我识字。”

    元鹤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书,转身在一个书箱里翻找着什么。终于在书箱的最角落找到了一本《千字文》,元鹤轻轻抚摸书面似是在抚摸珍宝一般,自言自语道:“当年老师也是从这本书授起的。”然后转头对胡涂说:“你之后每日卯时来我这,我教你识字,卯时之后我便要为戏班工作,所以你自行温习,我亦会抽查你的功课。”

    胡涂点头应道:“好!”心里想着学这个总比练武轻松,自己肯定能坚持下去的,况且自己只需要识的字便好,又不是学文去考科举,必然会异常轻松。

    元鹤见其点头,便开始磨墨扑纸。胡涂正疑惑识字怎么还要磨墨扑纸,元鹤便边写边解释道:“识字初时,你便要会写,边写边认才会事半功倍。看好!此乃横,此乃竖,此乃撇,此乃捺。世上所有字皆是以这几种笔划组成,你来试试。”说罢把笔递给了胡涂,让他学着纸上写好的四笔划写。

    胡涂接过笔,却是以握刀的方式,刚要写时被元鹤纠正了。

    “不是这样握的,你这样握写字会很费力气。”元鹤握住胡涂的手,开始手把手教他怎么握笔。“伸出手掌,大拇指朝上。将无名指和小指稍加弯曲,记住手掌要平。不错,就是这样。然后把毛笔放在中指和无名指之间,大拇指按在中指和食指之间,向上最好,不向上也不碍事。你自己再来一边,来吧。”

    胡涂莫名感到紧张,咽了一口口水,开始照着先前元鹤教的那样开始握笔。

    元鹤见其步骤都对,不禁夸奖道:“很好,都对了。但是别这样僵硬,自然一点,别把我笔捏断了。”

    胡涂又试了几遍,记住了怎么握笔,打算开始照着纸上的笔划练习了。

    此时房间外有吵闹声,胡涂被引去了注意力,打算放下笔下楼看看,被元鹤制止了。

    元鹤说道:“你自顾描好这些笔划,外面的事与你无关。”说罢,便出门看看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胡涂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桌上的纸开始第一次下笔写东西了,歪歪扭扭的是不太好看,又重新下笔再写,头上不禁出了不少汗来。

    元鹤下了楼,看见有一大群捕快围住了客栈,正在向张叔问话。

    “你们不教出武媚娘,便把你们全部带走,皆视为同犯。”一名捕快很是嚣张,指着张叔的鼻子说道。

    这时武媚娘也下楼了,问了喜儿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些捕快上门找事要抓自己去牢里。武媚娘皱了皱眉,觉得这些捕快是没事找事,想好好收拾他们一番。

    元鹤过来拦住,低声说道:“先别动手,我来解决吧。放心就好,不会出事的。”武媚娘也不想多生事端,便点了点头。

    元鹤笑了一下走上前去,大声问张叔道:“张叔,发生什么事了。”

    待张叔一五一十的解释完之后,元鹤便对那名嚣张的捕快说道:“不知我们所犯何事,便要把我们全部带走?”

    这么捕快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元鹤,知道这是一个读书人恐怕还是带功名的那种,不太好对付,只能好声好气的说道:“我们也只是奉了上头的指示,前来抓人而已,你们交完人,我们肯定就散了。”

    元鹤道:“既然是奉命抓人,想必是带了文书的,文书给我看看。”

    捕快脸色有些为难,因为总捕头吩咐下来时是没给文书的,何况以往抓人都没问过这个问题便把人抓走了,自然也没有带文书抓人的习惯。但他也不傻,当即回道:“行事匆忙忘了,先把人带走,之后你上官府来必会给你。”

    元鹤不想这一套,强硬的说道:“既然没有文书,那便请回吧。”

    捕快也没有办法,因为颜朝律法确实有这么一条规定,抓捕犯人时必要带着官府签署的文书。只得回到队伍后头,去请教总捕头。

    总捕头一听有个书生不让自己这班人抓人,心道这些手下都是饭桶,书生怎么了,就算有功名给他一点苦头吃吃,还敢在这里饶舌?当下踢了这名捕快一脚,自己上去对付那个书生了。

    “我乃临海城官府总捕头,前来奉命抓人,不知阁下是?”总捕头打算先问问这人有什么来头,然后再对付他。

    元鹤回道:“在下乃是徽字班的乐师。不知总捕头前来主人可带了文书?”

    总捕头一听这书生模样的人只是一介下九流的乐师,当下就不客气的说道:“官府办事,一介草民休得阻拦,不然把你带回牢里可不是那么好出来了。”

    元鹤不理他威胁,自顾自说道:“既然没带文书,那请总捕头回去吧,不然休怪在下状告总捕头以权谋私啦?”

    总捕头一听,不经笑出声来,说道:“哈哈哈,你说要去状告我吗?我告诉你,我就是以权谋私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小心我让你走不出这临海城,把这所有人带走。”

    “是!”众捕快应道。随后便拔出佩刀,把徽字班的人全都围了起来。

    武媚娘见状冷哼了一声,体内内力一震,把这些捕快都震出了客栈,这些人的佩刀也都震成了碎片。

    众捕快躺在地上哀嚎,总捕头更是惨,被震的内脏受伤吐出了血。

    武媚娘一步一步地走出客栈,慢悠悠地对地上的人说道:“我就是你们要带走的武媚娘,只可惜你们带不走我。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遍,你们给我挺好咯!我与铁沙河之事只是我们的私事,你们若再敢插手,那我便让这座临海城没有任公职的人,我说到做到,欢迎你们插手。那么接下来,给我滚!”

    武媚娘最后一个“滚”字用上了佛门狮子吼,吼飞了客栈外的这些捕快们,而后反身回客栈了。

    在其路过元鹤面前的时候,轻声的说了一句。

    “你的办法不好使,还是我的办法好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