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专宠:前妻有〕〔荣耀与魔一念间〕〔杀神之神〕〔仙人一清〕〔从荒野开始的万界〕〔极品全能医仙〕〔都市之时间主宰〕〔圣蒂〕〔都市超级医仙〕〔报告爹地,妈咪要〕〔穿越八零:麻辣小〕〔隐婚试爱:娇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废柴逆天召唤师〕〔灭世霸尊〕〔逆天九小姐:帝尊〕〔一晌贪欢:腹黑总〕〔间谍的战争〕〔我的伟大的卫国战〕〔重生之前方高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漠视山河 第四十二章秦中元历险记
    秦中元追这赵先阳已经过去九天了,九天来秦中元未吃过一顿饱饭,起先是用轻功追,用尽内力后抢了一匹马追,如今这马也要累死了。

    前头的赵先阳回过头来骂道:“你这贱人,待我逃到都江城,定要将你千刀万剐。早上追,晚上追,害老子如今没吃饱过一顿,日你个仙人板板!”

    秦中元双腿夹紧马儿,让其再快一点,有些虚弱的回道:“怎么今天这般大方承认你是青城派的人了?”

    赵先阳见其快追上了自己,用手大力拍了一下马屁股,离得远了一些,喘着大气回道:“我现在是想清楚了,你们枢密监能懂得了我青城派吗?莫要被我们给一锅端啦!”

    秦中元也抽了马儿一屁股,笑道:“青城派可以不怕我枢密监,但是必须得怕朝廷的军队吧?待圣上一纸令下,成千上万的官兵武军冲上你青城山!”

    赵先阳冷哼一声,说道:“你若想调动这些兵马,那你的证据何在?没有证据你何谈圣上下召呢?”

    “哈哈哈!”秦中元笑得更大声了,仿佛是听见了莫大的笑话。“你以为我枢密监是捕快不成?我们办事还需要讲证据?”

    赵先阳也笑着回道:“那你没有证据就想这般兴师动众,也要问过那位大人肯不肯啊!”

    秦中元听到“那位大人”四字时,心中猜想:难道朝中还有高官重臣与定北王勾结?故意出口诈道:“你以为定北王能在朝中说的上话吗?”

    赵先阳在保护华向昇那晚已经被秦中元诈过了,这次心沉了一下,可表面还是一脸轻松无谓,反问道:“朝中其他重臣你觉得会是谁呢?你也大可不信,直接上报朝廷,看看能不能翻起一丁点的波澜?”

    秦中元现在愈加确定朝中有一重臣参与此事之中,想着这等繁荣昌盛的帝国之中竟然还有这等暗潮涌动,想黑夜之中的毒蛇,吐着信子只待帝国松懈之时咬上那致命的一口。这天下好不容易才和平了二十八年,竟然有人又想挑起争端,受苦的百姓难道看不见吗?又不由地想起了自己的师傅,当时天下战国割据,他一人挺身而出轮站六国供奉才得以使颜国成就了这般基业。现在有这么一帮人想破坏他的心血,自己当然是第一个不让的。

    秦中元下定决心查清这一切,看看到底还有谁欲与定北王一同谋反,他目光炯炯地盯着赵先阳,大喝道:“那我抓了你,便有人证在手了。”运着体内才恢复不多的内力使出了轻功,在空中踏着大步往赵先阳飞来。

    赵先阳心中一急,不曾想到对方已经恢复了一点内力,若是自己落在枢密监手中,那种生不如死的刑罚自己可是一点也不想沾上,若是自己还供出所有,怕是自己的家人还有亲友都是在劫难逃。

    赵先阳强行从丹田中逼出一股内力,抽出剑来就是使了三招回马剑,可这样一来他的习武之路也就戛然而止,终其一生都只能是一等境界了。

    秦中元见这三招来势汹汹不能硬抗,强行改过轻功方向,越过了赵先阳,落在了地上。

    赵先阳口中吐着鲜血把马前蹄提了起来,马儿长啸一声就要往秦中元踩去,若是被踩住便要去见阎王了。

    秦中元一个滚地葫芦,躲到了一边,马蹄擦肩而过,吃了一肚子的尘土。

    而此时赵先阳的马儿终究是耗掉了所有体力,累死的身躯硬挺挺地往地上倒去,赵先阳当机立断跳马而出,落地时一个翻滚卸去力量,轻巧的落在了地上。

    而马儿倒地的方向正是秦中元滚地的方向,此时秦中元已经全身无力做不了闪躲了,被马儿压在了身上,感觉自己断掉了几根肋骨,闷哼了一声,眼前一片黑暗失去了意识。

    赵先阳见其被马压中,心中庆幸不已,不禁喊道:“真是天助我也!”可自己这丹田疼痛难忍,若是在拖下去只怕一身武艺也要废了,也忘记去给秦中元补上一刀,拦住秦中元先前骑的马儿,翻身便骑了上去,想找一家医馆先调理调理,然后在返回青城山中,让师傅再帮忙看看。

    秦中元倒地昏倒了两天两夜,直到被一行前去巴蜀郡行商的商队救了起来,商队里也没有大夫,只能把其放在马车上,时不时喂上一点粥水,确保他不死就成了。

    恍恍惚惚之间,秦中元恢复了意识,勉强睁开眼看见自己躺着陌生的车厢里,全身使不出一点劲,而且肋骨疼得要命,现在感到全身发冷,得知自己现在肋骨骨折且得了热病,同时也知道自己被人救了,现在性命应该无忧。

    秦中元舔了舔嘴唇,大声喊道:“有人吗?有人吗?”

    车厢外驾着驾着马车的人不由地大喜道:“老爷老爷,这人醒啦!”

    整个商队停了下来,那位被人叫做“老爷”的人进了车厢,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你终于醒啦,感觉可好?”

    秦中元只能点头以示谢意,说道:“多谢善人相助,若没有善人我只怕是死在那个荒郊野岭了?”

    “老爷”问道:“不知道这位施主为何会被马压在身下?本人姓刘,单名一个弘字。你称我刘居士即可。”

    秦中元点头道:“多谢刘居士相救,我叫秦武,是江南人士,这次听闻故友病重,特意驾马前去慰问,也是心急所以一路上休息的少,最后把马累死然后就把自己压在那里。还好刘居士仗义相救,此等救命之恩秦武没齿难忘!”

    刘弘摇了摇头,叹了一声道:“众生皆苦,虽秦居士友人病重,你也不得这般心急,可惜了这匹马儿的性命了。”

    秦中元回道:“刘居士教训的是,若我不这般心急,马儿不会累死而我也不会落的这般下场。”

    刘弘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秦居士那友人又在何处,若是顺路相互也有个照顾!”

    秦中元答道:“故友如今在青城山。”

    刘弘嗯了一声,说道:“善哉善哉,缘分在此。我等亦是去往巴蜀郡,正好同路,所以秦居士只管在此好好养伤,路就由我等来吧!”

    秦中元谢道:“那只能劳烦刘居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