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争虎斗〕〔霸道小叔,请轻撩〕〔(快穿)祖师奶奶她〕〔超级兵王叶谦〕〔叶幽幽顾瑾寒〕〔透视兵王在山村〕〔牧宜〕〔我在古代养媳妇〕〔帝女心劫〕〔嘿,魔法师〕〔重生千金:国民女〕〔网游:灵武皇妃〕〔我很凶猛〕〔杨小落的便宜奶爸〕〔覆手〕〔三国之武魂通天〕〔天青色等蔷薇雨〕〔将军抢亲记〕〔超品巫师〕〔重生军嫂在瓷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漠视山河 第四十七章孔家村的辛密
    胡涂元鹤到了学堂,刘三姐刚好在厨房做饭,径直去书房找孔流了。胡涂是觉得刘三姐太刻薄不好相处,而元鹤却是因为其它的事情不好与刘三姐说话。

    这个时候,孔流正在书房中看着《启蒙考解》,见到元鹤和胡涂进来后放下了手,问道:“小鹤又去看望父亲了吗?”

    元鹤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去了,然后开口问道:“孔流大哥,我这次回来怎么见村子不似以前那般热闹了?”

    孔流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背对着元鹤说道:“小鹤是从外城回来的吧?你这一路上有没看见过关中逃出的难民?”

    “关中难民?”元鹤低声念了一遍,像是想起了什么,点着手指惊道:“难道说村子里患了瘟疫?”

    “不错!”孔流转过头来,对着元鹤解释道:“在一个月前,村子里一名叫孔丕亮的村民在山下挑担时,遇见了从关中逃来的一家人,看他们衣不果体瘦骨嶙峋,便好心收留他们进村子。可谁知,这次的好心便是孔家村噩梦的开始。”

    “这一家人一男一女还带着一个刚会走路的娃儿,村子里的人心疼他们,送了很多吃的给他们,而孔丕亮还专门腾出一间屋子给他们居住。这家人也有骨气,不白收人东西,夫妻二人把孩子关在家中,便给每一个帮助过他们的村民干活,放羊男的帮忙耕地、劈柴。放羊,女的帮忙做饭、缝衣、打扫。村子里的人也就很快的接纳了他们,几天后男的开始咳嗽却还拖着带病的身体干活,村子也没有大夫也只能等什么时候赤脚大夫行医至此才能看看,城里是去不了的,这一家人是真的没有一文钱了。”

    “咳着咳着,甚至能咳出血来,随后当天夜里人便病死了。村子里的人也只以为是风寒严重病死,埋掉之后也没放在心上,只有那对可怜的母子在那边哭着。但日子还是要接着过去了,女的为了养大孩子做的活更多了,甚至没时间管住孩子,让孩子到处瞎跑着玩。小鹤你也知道,村子里的人最是喜欢小孩,凡是见到小孩都要抖上一抖,更有甚者还会给点吃的。”

    “又没过几天,这对母子也开始咳嗽了。村子里的人这才察觉到不对,便不让女的上门做活了,生怕得的病是会传染的。而女的为了自己和小孩能活下去,便到处跪地求人给点活做,跪着跪着便犯病死了。这下村子里的人都害怕了,便把小孩关在屋里不许他出门,甚至有些人还说这家人本就不是村子里的人,还说把小孩逐出去吧。可还有一些人不答应,说这样太不是人了,哪能把这么小的小孩逐出去呢,万一被野兽叼走了可不好。”说到着孔流双手紧紧抓住桌子,在桌角处都抓出了痕迹,面露青筋地咆哮道:“明明已经把人关在屋子里不让出来,而且知道屋里没有一点粮食,这不是活活要饿死那个小孩。现在还要跳出来说自己慈悲,像是救小孩出虎口一样,这群愚民也就求个心理安慰罢了。都是把人害死,难道还有高低之分了?”

    元鹤不语,他知道愚昧的村民坏起来是比世上最坏的人更要坏,可他们好起来却是比世上最好的人更要好。

    “一帮畜生,小孩这还没生病呢便要把他关在屋子里饿死,真不当是自己孩子所以不心疼,装什么假慈悲,他被野兽吃了也比饿死好!”胡涂已经在一边开骂了,因为他小时候便是经常挨饿,知道挨饿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要不是当年师傅收养了自己,只怕自己早就饿死在街头了。所以听到这些村民要活活饿死小孩便心里气不过,他觉得这些村民都是坏人,他们根本不知道饿到肚子泛酸时什么感受。

    孔流哼了一声,继续说道:“从小孩被关后的三天起,不少村民开始咳嗽,症状和那对死去的夫妻一样。这下大伙真的怕了,专门从城里请来大夫诊断。可这一来一回要不少天呢,这时村里咳嗽的人更多了,已经开始有人病死了。”

    “呸!”胡涂吐了一口唾沫,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这些人活该,这就是报应!哪那个小孩呢?”

    “村子里的人等不住大夫来了,也不知从哪请来一个巫师。巫师告诉他们那一家子是瘟神转世,待在哪里哪里便会出事,必须把这一家子的人都杀了,大家的病自然会好。这些村民深信不已,或者说他们为了自己活下去已经是疯了,他们拿着锄头粪叉柴刀就冲进了那一家子的屋里!”说到这,孔流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手掌被拍出血来也不知,继续说道:“打开门发现,那个小孩身体都蛀满了蛆虫,死了有好几天了!”

    元鹤听到这里也握紧了拳头,狠狠地往桌子打了一拳。胡涂也是气愤,却没学他俩砸桌子,自己与他俩不同,一拳下去这桌子估计就费了。

    孔流喘着大气接着说道:“大伙这下不干了,找那巫师算账,那个巫师却有了新的说辞。他说瘟神转世死了,但是带瘟神回来的人没死,这人带了瘟神回来身上也沾了瘟气,有他在村子一样不会好的。这行人便冲进孔丕亮的家中,抓着他带去见了巫师。巫师便说要在他遇见瘟神的地方将他活埋,这样村子才会变好。所以他们听信了巫师,把孔丕亮给活埋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啊就被这样丢入了大坑里,然后就往里填土,他们熟练得和种庄家一样,仿佛这里面的不是人命而是一颗白菜。”

    孔流拿起了桌子上放的《启蒙考解》,撕成了碎片随手一甩,然后哈哈哈大笑了起来。胡涂觉得孔流现在像是喝醉的人一样,现在开始耍酒疯了。

    孔流却是醉了,他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连村民都说服不了,眼睁睁地看着好几条人命没了。他笑着说道:“这一群人觉得解决了问题,便回家该干啥干啥去了,而那巫师连夜就逃跑了,可没有人在意。他们自己信了就好,因此杀人也不会是一件坏事。第二天,去找大夫的人回来了,后面跟着一大全官兵,他们是奉旨来杀得瘟疫的人,也就是村子里那些犯了咳嗽的人。”

    “哈哈哈!他们来得妙啊!”孔流瘫坐瘫坐在椅子上,笑着笑着流了眼泪,也不知道在笑还是在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医毒绝世:帝尊的〕〔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从姑获鸟开始〕〔武道大宗师〕〔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