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喜嫁〕〔血尊的甜心夫〕〔夜帝独宠:天才萌〕〔重生冥婚:傲娇鬼〕〔奇葩女神屋〕〔宫女木岚〕〔重生洪荒之帝皇〕〔史上最牛主神〕〔花都最强医神〕〔主宰星河〕〔蜜爱100分:不良鲜〕〔穿越长姐持家〕〔妈咪九块九:总裁〕〔机甲王座〕〔邪皇宠上瘾:爱妃〕〔慕川向晚〕〔鸿蒙道〕〔绝世冥仙〕〔无限进化系统〕〔特工重生:快穿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漠视山河 第四十八章飞鸟各投林
    元鹤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问道:“那村子里共有多少人染上了瘟疫?”

    孔流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地上,瞳孔没有一丝光亮,缓缓开口说道:“村子里一共四百多号人,现在只剩下一百多人了。”

    “我操!”元鹤狠狠骂了一句,想起了什么接着问道:“那些官兵过来可曾带着公文?”

    孔流眼睛还是一样黯淡,毫无波动地回道:“带了,是从东宫过来的文书,命各地官兵一旦发现瘟疫患者杀无赦。官兵们还说,这是他们第一次遇见这么多人患上了瘟疫。”哼了两声,接着说道:“可有什么用呢?无论村民们怎么求情,还是被拉出村外杀了。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杀的吗?”

    孔流抬起头来,有些疯狂地抓住元鹤的胳膊,瞪着泛红的眼睛,面目狰狞地说道:“有时候一刀捅心窝,有时候一刀抹脖子,有村民反抗大了就直接把脑袋砍了下来。”孔流拿手比划着,说道:“那么大的刀疤啊,刀子砍得快一些,还能清楚看见里面的血管和骨头,然后血才会喷出来。”

    元鹤别过头去,有些不忍再听孔流讲述了,可孔流把元鹤的头掰了回来。唾沫星子乱飞,直接跟他讲述当天的事。

    “村口那片地上流着的血跟梯田里蓄的水一样高,尸体随意丢在地上,然后一把火全都烧了个精光。”孔流突然去翻书架,,翻了一阵子之后,拿着一张白纸过来,对着元鹤开心地叫道:“找到了找到了,小鹤你还记得你十一岁时写的那首词吗?我特别喜欢,当时就给要了过来,那天我就不知为何想起了你那首诗,我念给你听啊。”

    “啊啊。”孔流清了清嗓子,开始念道:“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合聚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哈哈!”孔流笑了起来,笑得趴在了桌子上,把头闷在桌子上说道:“好一句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突然又站了起来,直勾勾的眼神看着元鹤,仿佛把元鹤整个人看穿一般,说道:“我从小便觉得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不曾经历过却能写下如此的诗词。”

    元鹤笑了起来,笑容却很是勉强,回道:“孔流大哥,你在说些什么呢?”

    孔流轻轻用手指指了一下元鹤,笑着说道:“你是谪仙人,是从天界下凡而来的吧。”

    元鹤把孔流扶了起来,笑着说道:“孔流大哥过誉了,我可受不起谪仙人这一称号,再说哪有落榜的谪仙人啊。”

    孔流以为戳到元鹤的伤心处了,安抚着元鹤道:“若让你再中状元,你便是连中三元的一等天才,这可是名留青史的大人物啊,哪能让天下的好事都给你占去了?”

    “大哥说的是,我都问道饭香味了,咱们还是先去吃晚饭吧,我陪师父说了一天话现在可饿了!”元鹤扶着孔流便从书房里出去出去了。

    而胡涂却是眼冒精光,因为他看见当时孔流说元鹤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时,他全身都在发抖,特别是双手抖得更是厉害。胡涂觉得元鹤可能有特别的身世,起码不会是村子里的村民这么简单,可能是六国某一国的王子肩负复国大业,毕竟说书的都是这么说的。

    “胡涂,你还不来吃饭的话,菜都要被我吃光了!”元鹤大喊着,叫胡涂过来吃饭。

    胡涂一天要没菜吃了,立马跑了过去,打断了刚刚的思路。

    当吃过午饭的胡涂再被元鹤考今天认的字时,刘三姐进了他俩的房间,对着元鹤说道:“元鹤,你出来一下,我有事要跟你说。”

    元鹤却有些疑惑,但是还是没有起身,因为觉得孤男寡女晚上出去有伤风化,特别她还是自己嫂子。

    刘三姐像是知道了元鹤为何会这样后,红着脸解释道:“我说的是正事,你孔流大哥的事。”

    元鹤点了点头,示意胡涂继续认字,便起身跟着刘三姐出去了。而胡涂见他们出去后,也束手束脚地贴在墙后偷听。

    刘三姐开门见山地直接说道:“你可知你孔流大哥得了癔症?”

    元鹤皱着眉回道:“孔流大哥哪有得癔症的样子。”

    刘三姐回道:“今天下午你们在书房的时候,他不就犯病了?”

    元鹤回想了一下,觉得孔流下午的行为举止确实有些反常,但也不能凭这样就断定他得了癔症,为其开脱道:“见死了这么多平日里常常见到的人死了,心情有些反常也很正常。”

    刘三姐呵呵一笑,说道:“那若是他每天睡觉的时候都那样呢?”

    元鹤一惊,随后恢复了镇定,回道:“口说无凭,不能听信一面之言。”

    “好!”刘三姐一把拉住元鹤的手,便带着他走向她和孔流的卧房,边走边说道:“现在就带你去看看,让你眼见为实。”

    刚靠近卧房的门,就听见里面一阵巨响,似是东西砸碎的声音。元鹤赶忙推开了房门,看见孔流闭着双眼双手在空中乱甩,地上碎的花瓶应该是无意间碰倒的,口中还喃喃念着:“杀杀杀杀!把他们都杀了!”

    元鹤有些震惊,口中自言自语道:“梦游怎么还会说梦话?”再抬头看去,孔流在里面手舞足蹈地跳着小舞,念念有词道:“这些人都该杀,捅得好,砍得好,哈哈哈,烧得好!不愧我奔波了三天特意请来了官兵,好一出镇瘟令,真是天助我也!”

    元鹤转头过来看了刘三姐一眼,刘三姐关好门,带着元鹤走到了后院,开口说道:“不错,当初的官兵是孔流叫来的,我也是晚上发了癔症才知道的,那你可知为何孔流要去报官兵?”

    元鹤摇了摇头,他确实是想不清孔流为何要去报官。

    刘三姐笑了,笑得很抚媚,似一头狐狸精一样,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他**,娈得就是外乡人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