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五章 唐宁的问题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04
    当黑板擦狠狠拍在陈勋的后脑勺上,上面厚厚的灰尘顿时在空气中爆发。白灰脏了陈勋的头发,也脏了我的手。

    我的眼神冰冷,就那么死死盯着倒在地上的陈勋。

    “王熙!”眼看着我打了陈勋,张萱的脸色变了。同时,班里的同学们脸色全都变了。

    (身shen)子,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我的心里有点怕。这是我第一次打架,完全没有什么打架的经验。

    而陈勋在遭遇我的偷袭后,很快站立了起来。他的眼神凶狠,面孔扭曲。额头上青筋暴突,正轻抚后脑的白灰扭动着脖子看我。

    他的气势太强,我完全不是对手。

    虽然不会打架,但一些道理我还是懂的。气势,一定要有气势。咬着牙,拿着手中黑板擦再次拍了过去。但,这次的陈勋并没有什么闪躲,他只是看着我冷笑,突然用更快的一拳向我打来。

    只感觉鼻子麻麻的,从我的鼻腔肿流出了很多(热re)乎乎的东西。我仰面摔倒,又被陈勋一脚狠狠踢中了(身shen)子。

    “废物,居然敢学人英雄救美?”

    “草你吗,偷袭我!”

    他不断的踢我,口中不断的大骂脏话。我躺在地上(身shen)子很疼,心里恨的要命。我想象着自己能突然跳起来一拳将他打飞,但是我的(身shen)子太弱没有力气。面对他的毒打,我只能强忍着屈辱用眼睛狠狠瞪他。

    “服么?”当打到上课铃响时,他冷冷的问我。

    “不服!”我已经快要晕死,但依然咬着牙齿对他大吼。

    “傻比,你竟然还不服?”“我草你吗,快道歉啊。”“这傻比脑子秀逗了吧,什么都不是居然还在那装。”

    同学们看了半天都没有回到座位,听见我的话全都大叫了起来。

    走廊中越来越多的学生回到自己班级,陈勋看了一眼外面的走廊,用手指对我点了点,“你不服是吧,好,从今天开始,我陈勋一天打你一遍,直到打到你服为止!只要谁敢和你说话,我连他一起打,!”

    说着,陈勋凶狠的看了张萱一眼走了。

    陈勋,这个凶狠的瘟神终于走了。班里的同学们松了口气,全都回到了各自的座位。我的鼻血还在流,人显得狼狈至极。忍不住向张萱看了一眼,我看见张萱躲开了我的眼神。

    看见她这个表(情qg),我的心里不(禁j)难受。

    我的心很凉,强忍着痛苦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回自己座位,当我才坐下突然看见同桌移开了桌子。

    那是一个很胖的女生,她的力气也显得很大。桌子突然移开,班里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嘎吱声。

    我愣住了,看见那女生满眼的鄙视。

    突然,有一名男生大笑着摇了摇头说,“啥也不是,还想学人英雄救美呢。真他吗的恶心!”

    “你说什么?”我的心里抽搐,吃惊的看他。

    “我说你恶心,癞蛤蟆想吃天鹅(肉rou)!偷了张萱的丝袜,还想泡张萱,废物!”那男生大声对我吼。

    听了那男生的话,我忍不住攥紧了拳头。看一眼张萱单薄的背影,我的心里痛苦至极。

    我挨了打,没有人帮我说一句好话。而陈勋走了,他们竟然在这冷言冷语讽刺我。

    呵呵,好一群冷漠的好同学啊。

    我笑了,不由凄凉的笑了。

    如果不是我体弱多病,如果我还有一点力气。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这些看不起我的人。

    “装比吗?”又有人狠狠的瞪我,一副要打我的表(情qg)。

    “坐下吧,啥也不是的东西!”他们不停的大叫,面孔在我眼前扭曲。

    我,就那么死死的攥着拳头看着他们。站着,心里说不出的尴尬。渐渐的,我的眼神变得茫然。人突然吐出一口鲜血,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当我倒在地上时,我的心凉到了极点。

    我在心里告诉我自己,我要变强。我,一定要强到任何人都不敢看不起我。陈勋是个混子,他很强,张萱崇拜他,班里的同学们惧怕他。

    成王败寇,如果我变强,一定没有人敢这样嘲笑我,一定!

    很快,我醒了。当我醒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张病(床chuang)上面。这房间很小,病(床chuang)和旁边的柜子占了半个屋子。一名漂亮的女生,正坐在旁边玩着手机。

    是唐宁,当她看见我醒了放下了手机。她还是那么温柔,笑眯眯的看着我说,“你醒了。”

    “这是哪里?”我摇了摇头,看见窗外已经黑了。

    “学校的医务室。”她说。

    “哦……”听了唐宁的话,我呆呆的看向窗外。

    回想起白天的(情qg)景,我的心里有点凄冷。此时的我(身shen)子酸痛,鼻子和附近的位置已经肿了。这一次当着全班的面被人打了,让我觉得很丢人。我很想报复陈勋,但空有一(身shen)愤怒却无能为力。

    唐宁,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现在看见她也知道我被打了,我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

    “被打了闹心吧,没事,你打不过陈勋正常。他是三班的老大,如果你能打过他就怪了。”看见我不说话,唐宁突然笑了,“不过你胆子倒是很大啊,居然敢对陈勋动手。”

    “呵呵,看不惯他而已。”听了唐宁的话,我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你的脾气还(挺tg)大的,居然被气晕了。”唐宁又笑了,将手机放进了随(身shen)小包里。

    这一刻,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种怪怪的感觉。我惊讶的看着她,心想她是怎么知道我的事的。还有,怎么会是她将我送到医务室的。她是张萱的好朋友,难道是张萱……

    而唐宁,她看着我的表(情qg)突然暧昧了。

    她是那种甜美可(爱ai)的女生,此时大大的眼睛眯起如弯弯的月牙一般。眼看着她脸上的暧昧越浓,我的(身shen)子不(禁j)后退。

    “唐宁,你干嘛呀?”脸都红了,我的声音有点变调。

    “王熙,你是不是恋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