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二十章 因为我喜欢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04
    也就在这一刻,寝室中响起了一阵铃声。那是我们学校晚自习的铃声,提醒我们该去上晚自习了。我和卢志诚是走读生,我们两个不用上晚自习。但是柴进的帮手们听见那铃声,都显得有些着急。

    树倒猢狲散,不少人看了柴进一眼走了。只剩下我们班的几个狗腿,小心翼翼的看着柴进不敢过来。

    “你们,也想挨打吗?”看见那几个狗腿不走,卢志诚狠狠瞪了他们一眼。

    “不不不。”听了卢志诚的话,那几个狗腿赶紧跑了。

    寝室楼很快变得一片安静,这寝室中只有我和卢志诚还有柴进三个人了。看见柴进还在晕着,我想了想害怕的问卢志诚,“诚哥,我刚才一脚不会把他踢死了吧?”

    “不能吧,我看看。”

    把柴进给打晕了,我们两个还是有点害怕的。然后我们蹲下(身shen)子试了试他的鼻息,又轻轻拍了拍他的脸。

    “兄弟,你没事吧?”卢志诚小声的问。

    “我草,我都让你们给打晕了。”睁开眼睛,柴进看了我们一眼迷迷糊糊的说。

    “怎么样,用不用去医院啊?”卢志诚问。

    “好像有点脑震((荡dang)dang)了,我自己去医院看看吧。”又看看我们,柴进的眼中带着几分惧意。

    就扶着柴进走出了寝室楼,我们把他一直送到校外。到了外面马路上打车的时候,卢志诚对柴进说,“本来我们是要找你谈谈的,没想到你竟然埋伏了我们。现在被打了,你可别怪我们啊。你去医院好好看看,要是真出啥事了就告诉我们。只要不是大事,就别告诉家长和老师了。”

    “我知道,出事了我也不用你们管。”点燃一支香烟,柴进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走了。

    当柴进走后,我和卢志诚互相看了一眼。渐渐的,我们两个人的眼神都变得激动了。接着,我们两个人伸出手掌重重击在了一起,“奥力给!”

    “哈哈哈哈………”天气虽冷,但是我们的心却是暖的。

    这一次袭击柴进,我们两个大获全胜。同时,也将我们两个人的心拉得更近了。都还年轻,我们还显得有些幼稚。但是,我们的友谊也是最为纯洁的。在我们之间,没有利益挂钩。只因为一个共同的(爱ai)好,就把我们紧紧团聚在了一起。而年轻人的友谊,也就是这么简单。有时一起打上一场游戏,可能我们就永远成为朋友了。

    面对宝少爷抛出的橄榄枝,我拒绝了。面对加入十三鹰这种巨大的(诱you)惑,我拒绝了。我拒绝了十二个貌合神离的朋友,选择了一个真心的朋友。今天,是我十八年来收获最大的一天。

    卢志诚,我一定会永远的好好珍惜你的。

    “还疼吗?”和卢志诚回家的路上,他问我。

    “好像有点肿了,你疼吗?”我问。

    “小事,这点疼算个啥。回头给我整个丝袜摸一下,我就好了。”卢志诚笑呵呵的说。

    “哈哈,那我给你整。”我说。

    “王熙,我喜欢黑丝、白丝、粉丝和带眼的丝,你喜欢啥啊?”卢志诚问我。

    听了卢志诚的话,我抬起头斜上角四十五度望了望天空,“我喜欢隐形袜。”

    “王熙………”卢志诚的呼吸突然浓重了。

    “怎么了?”我问。

    “你,果然是我们恋足界的高手。你的品位,也将是我永远追逐的目标。”一脸的崇拜,卢志诚的眼圈都有点红了。

    “…………”

    到家了,我和平时一样用钥匙打开了门。当拧开门的刹那,我看见舅妈和张萱正坐在家里看电视。家里的地(热re)很暖和,张萱穿着一(身shen)黑色的丝质睡裙显得很(诱you)人。她(裸o)露在外的长腿雪白,看见我回来了扭动一下长腿坐了起来。

    看着她们投来的目光,我对她们笑了笑关上了门。这时,我看见舅妈站起来走了过来。她显得有点生气,盯着我使劲的打量。我心里有点慌,吃惊的看着舅妈说,“舅妈,我又怎么了?”

    “校服怎么这么脏呢,是不是被人打了?是谁打的你,我找你们学校去!”舅妈生气的说。

    画风突变,这令我很不适应。在我心里,舅妈恶毒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了。现在她突然对我这么好,我的鸡皮疙瘩都快出来了。我赶紧说,“是我不小心摔的,舅妈你别生气。”

    “别装,到底是不是人打的?要是别人打的,舅妈给你出头!”舅妈说。

    “真不是……”我害怕的摸了摸自己的手串。

    回到房间后,我忍不住拿下了自己的手串。就拿着那手串细细的打量,然后又放在灯下看了一会儿。我在心里想,难道我这手串是真的吗?我的手串,真的像卢志诚说的那么值钱吗?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手串呢。不是玉也不是宝石,就只是一串石头就这么值钱吗?

    心里想着,我房间的门突然开了。是张萱,她冷冷看了我一眼就走了进来。然后坐在了我的(床chuang)上,气呼呼的扬着头看向了窗外。

    “你干什么?”觉得她有点莫名其妙,我吃惊的问她。

    “晚上打输了吗?”张萱问我。

    她知道晚上我和卢志诚要去打架,是打我们班的柴进。而她也一直看不起我,觉得我谁都打不过。

    “输了。”想了想,我假装难过的说。

    “呵呵,我就知道你肯定输。就你这病秧子,还敢去和十三鹰的柴进打架呢。”张萱冷笑。

    “是啊,被打的可惨了。”我觉得好笑,依然装作一脸难过的样子说。

    “把你手串给我。”张萱突然伸出了纤细的手指。

    “干啥啊?”我吃惊的问。

    “我妈要看看你的手串,让我跟你要手串来了。”张萱说。

    听了张萱的话,我这才明白她的来意。原来她根本不是关心我,只是想要我的手串。

    看了一眼她傲(娇jiao)的样子,我的心里顿时有点生气了。我心想你看不起我就算了,还不关心我。我都被人打了一棍子,现在(身shen)上疼的厉害呢。你倒好,进来随便说两句话就想要我的手串。

    “不给。”我板起了脸。

    “不给拉倒。”张萱站起来就要走。

    当张萱站起来的这一刻,我的心里失望极了。心都有点凉了,几乎要碎了。而张萱,突然又回过了头。一脸的委屈,轻轻咬着嘴唇瞪着我说,“王熙,我真是看错人了。我白对你那么好了,我跟你要个手串你都不给!”

    “什么,你对我很好?”我瞪大了眼睛,哭笑不得。

    “难道我对你不好?”张萱生气的问我。

    “你怎么对我好了?”我问。

    “我从来不和没本事的人一起玩,一起说话。也不会关心人,更不会关心废物。而我今天和你玩了一天,都没怕同学们看见了丢人。刚才看见你衣服脏了,还主动来关心你了,问你怎么样了。你说,我对你是不是很好?”张萱生气的看我。

    “………”当听了张萱的话后,我的心里顿时一阵无奈。我心想你是公主吗,把我当你的奴隶赏赐呢?就对我好这么一点点,就当成什么伟大功绩了?还有她的那张俏脸,此刻竟然写满了认真。仿佛她对我稍微好一点,真的是做了很大的牺牲一样。

    只觉心里一阵发堵,我都想去曰十只泰迪了。然后无奈的看着她说,“姐,那我不用你对我好了,你走吧。”

    “呵呵,你的良心真是喂了狗了!”听了我的话,张萱委屈的都要哭了。

    “我擦,你就对我好了一点点啊。我对你付出的更多呢,为了你都挨打了。还去和十三鹰打架,今天晚上被埋伏差点被打死。你才对我好一点点,你还有理了啊。”我更加无奈,也忍不住叫了出来。

    “我不管了,反正你把手串给我。你这种人不值得心疼,我以后也不对你好了。”张萱说。

    “我草,你这人怎么不讲理啊,说话一点逻辑(性xg)都没有。你以后都不对我好了,我还要把手串给你?我不给,除非你给我个理由。”我没好气的说。

    “是我妈,她非要你的手串。她知道你喜欢我,让我过来跟你要手串!”张萱也不瞒着了,气得跺了一下小脚。

    “什么?”听了张萱的话,我心里涌起一种怪怪的感觉。

    “你快给我啊,我都被我妈烦的不行了。你把手串给我吧,这样以后我都不烦你了。”张萱说。

    “哦…………”听了张萱的话,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串。

    “快给我。”张萱,她伸出雪白的手拿我的手串。

    “不给!”我突然高高将手串举了起来。

    “为什么?你不觉得我这样墨迹你很烦吗?”张萱吃惊的看我。

    “不觉得,因为我喜欢。我,喜欢这种被你缠着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