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二十五章 我的身世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04
    听了舅妈的话,我的(身shen)子仿佛触电一般。眼神一下迷茫了,呆呆的看着舅妈走进了厨房。

    原来,张萱她一直在默默的对我好。只是她习惯了对我凶巴巴的口气,她总是故意装着讨厌我。

    渐渐的,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她俏生生的样子。我仿佛看见她就站在我面前,用修长的手指指着我说,“王熙,我白你这么好了,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

    “你哪里对我好了,你哪儿对我了?”我不服气的问。

    “呵呵,你真是让我伤心透了。我不说了,你快把手串给我,我以后再也不对你好了。”俏生生的看着我,她说话的样子理直气壮。

    那时,我很想不通。为什么她对我这么不好,她说话时的样子还这么有底气。但是我现在想通了,原来她真的对我很好,只是我没有看见而已。

    中午已经哭过一次,我的眼睛肿得有点难受。这一次,我渐渐感觉眼睛再一次模糊了。我忍不住抬起了头,用力的眨了眨眼睛。而在这一刻,我(身shen)后的门突然开了。

    才转过(身shen)子,我就看见了一张俏生生的面孔。她的俏脸微红,(身shen)子带着淡淡的酒气。看见我就站在她的面前,她显得有些吃惊。都没有说话,我们两个就这么互相看着。看着她美丽的样子,我的心里说不出的感动。我很想走过去抱紧她,对她说一声谢谢。

    “贼眉鼠眼的看什么呢,有病吗?”突然,她说话了。

    “看一眼都不行吗,你是金子做的?”被她刻薄的语气一训斥,我心里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怎么没跟我们去歌厅啊?自卑了?”用好看的眼睛盯了我一会儿,张萱突然又问。

    “没,我想去上课,所以就没去……”被她戳中了心里的秘密,我的语气立刻变得慌乱了。

    “妈,我不吃饭了。在外面吃完了,不饿了!”张萱没理我,脱掉了鞋子对厨房喊了一声。

    “怎么又在外面吃了,不是说了外面的饭菜不干净吗?”舅妈从厨房走出来说。

    “去的好饭店,没事。”张萱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向卧室中走去。

    晚上吃饭的时候只有我和舅妈,自从舅舅上次和舅妈吵过架以后再也没回来。饭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吃的很没有意思。心里也在胡思乱想,心想下午张萱都和他们去哪玩了。那迪哥好像对张萱有点意思,可别占了张萱便宜。

    “熙儿,你这手串,是不是你妈小时候给你的啊?”突然,舅妈用怪怪的语气问我。

    “是。”我一看她又盯上我的手串了,心里立刻变得警惕起来。

    “把你手串借舅妈看看呗?”舅妈笑着问我。

    “不是啥好东西,还是别看了。”我拉了拉袖子,把手串给盖住了。

    这一刻,我看见舅妈眼中带着一丝火气。但是她没有表现出来,很快就把那火气给压下去了。然后对我笑了笑说,“熙儿,你妈把你送到咱家这么多年了,也不说回来看你一眼。这手串咋说也是你妈给你的纪念品,别弄丢了。”

    “舅妈,我妈去哪了?”我问。

    “去找你爸了。”舅妈说。

    “那,你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吗?还有我爸,他是干什么的吗?”我问。

    “不知道。”舅妈轻轻摇了摇头。

    “舅妈,我给你看看我的手串,你告诉我行吗?”我想了想说。

    “你这孩子,咋还和你舅妈谈上条件了。舅妈真不知道,要是知道就告诉你了。不过你爸妈是干什么的,你舅舅最清楚。不过你舅舅不能跟你说,他跟我都不说。”舅妈说。

    “为什么?”我吃惊的问。

    “不知道,好像有啥秘密似的,整的神神道道的。不过我只知道一点,你家以前很有钱。”舅妈说。

    “我家以前很有钱?我家以前是有钱人?”我再次吃惊。

    “恩,以前你来咱家的时候,穿的都是牌子衣服,吃的玩的也都是进口的。还有你妈给我家的钱……算了不说了。”舅妈突然显得很烦,眼睛再次看向我的手串。

    看见舅妈烦了,我知道再问她可能要生气了。可能是她家现在变得有钱了吧,舅舅总是说是因为我,是因为我妈妈才变得这么有钱的。舅舅还总说要报答我妈,这就让舅妈不太高兴了。她可能是怕我妈知道她家发财了,跟她家要钱吧。

    如果想知道我爸妈是干啥的,我还得去问问舅舅。但是我以前问过舅舅,他只对我说了三个字,“不能说。”

    他的这三个字,让我觉得很怪。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他告诉不能说是什么意思,这让我很想不通。

    想着,我心里突然又涌起了一种怪怪的感觉。我隐隐的有种预感,我爸妈可能快要来找我了。因为最近的几天,我总是能感觉到有人在背后盯着我。还有上一次听见的女孩子的嗤笑声,那绝不是我的错觉。

    如果是错觉,那声音怎么会那么清晰?那声音,分别是一个女孩子在嘲笑我。

    那女孩子,究竟是谁?

    想着这些,我看见舅妈还在偷偷盯着我的手串。心里灵机一动,我摘下了手串递给舅妈说,“舅妈,给你看看我的手串吧。”

    “真的?”舅妈吃惊的看我。

    “恩。”微笑,我觉得有点疲惫。

    舅妈如获至宝,立刻接过我的手串观察起来。她看的很小心,不断用手抚摸手串,还不时举起来用光照。

    本来我不给舅妈看我的手串,我还能再吊吊她胃口。她总看不见手串,就能对我好一点,还能让张萱多接近接近我。但是现在,我的心里有了别的心思。因为我想知道我的(身shen)份,想知道我爸妈是干什么的。如果舅妈真的有辨别手串的能力,她就能辨别出这手串是真是假。如果这是假的,我心里就没什么可期待的了。但,如果这手串是真的………

    “舅妈,这手串怎么样?”我的心里紧张,小心翼翼的看着舅妈问。

    “我说不好,说不好。看起来像真的,但是又有点不对。”舅妈说。

    “舅妈,你现在还会看手串了啊?”我问。

    “呵呵,以前家里面没钱,给我什么宝贝都是破烂。但是这些年花的钱多了,人也长见识了。”舅妈干脆拿来了花镜,戴上了观察我的手串。

    “是真的吗?”我问。

    “让我拍张照片吧,我给专家拿去看看。”舅妈突然放下手串对我说。

    “行!”我咬了咬牙齿。

    很快舅妈就给我的手串拍了照片,然后拿着车钥匙出去了。我的心里也是说不出的紧张,比中考时等大榜成绩还着急。

    看一眼张萱的房间,我听见她房间里静悄悄的。她今天好像很累,跟迪哥他们喝了酒在自己房间睡着了。

    我感觉迪哥好像对张萱有意思,想了想给卢志诚打了电话,“诚哥,今天下午你们都干什么了?”

    “唱歌,吃饭。王熙,你今天中午生气了啊?是不是被迪哥冷落了,你有点不高兴了?如果不高兴了你就说,我以后不搭理迪哥了。”卢志诚对我说。

    “没不高兴,就是突然有点事,然后就没去上。”我骗卢志诚说。

    “啊,是这样啊,啥急事啊,你都没过来跟我玩。不过今天下午,咱们俩的收获很大啊。迪哥今天特意在歌厅说了,让宝少爷以后好好保护咱俩。只要他再听说有人把咱俩打了,他就亲自给咱们报仇。还有,原来你和张萱是姐弟啊。”卢志诚说。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听了卢志诚的话,我立刻瞪大了眼睛。

    “是张萱亲口说的,她把你的事都告诉我们啦!晚上她还特意请我们吃的饭,让迪哥好好关照你。王熙,我真是太羡慕你了,有个这么漂亮的姐姐,还这么的有钱。吗的,我怎么没有这么漂亮的姐姐啊。”卢志诚说。

    接着,卢志诚又把张萱说的一些话告诉我了。他告诉我,张萱之所以总是打击我嘲讽我,是想让我变得争气一点。而她不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想让我有点动力,能好好的努力。但是我现在总是不争气,她也死心了。以后也不刺激我了,我随便变成什么样都行。

    听了卢志诚的话,我心里忍不住冷笑。我心想哪有张萱这么关心人的,这不是等于大冬天给花浇开水吗?

    我天生就有病不能剧烈运动,想锻炼(身shen)体只能慢走,不能跑步。而打篮球和踢足球那种运动离我更是遥远,就算我再怎么锻炼也是收效甚微。而我隔几个月就要去医院住段(日ri)子,等回来了老师讲的全都听不懂。就算张萱再怎么用激将法激我,她不给我补课我也没法进步啊。

    吗的,张萱关心人这种方式真是绝了,她简直就是个奇葩。

    让卢志诚整的我一肚子气,我心想明天得和张萱说道说道了。她今天晚上已经睡了,我就别打扰她睡觉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就起来准备吃饭上学。同时也想看见张萱,和她谈谈以后该怎么对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早上张萱和舅妈竟然都没起来,家里显得十分安静。

    我呆呆的在饭厅坐了半天,才发现今天是星期六!

    也就在这个时候,张萱房间的门开了。可能是她昨天睡得早,她今天起来的也特别早。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她一看见我就狠狠瞪了我一眼说,“怎么起来的这么早啊?”

    “我因为今天上学呢……”我眨了眨眼睛说。

    “呵呵,傻帽。”张萱冷笑,然后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正好,一会儿咱俩去趟中街。”

    “干什么去?”我问。

    “给你卖鞋呢,傻帽!”张萱再次骂了我一声。

    因为昨天中午迪哥请吃饭,张萱带着我买鞋的计划落空了。本来我也没太期待,心想张萱可能忘了。但没想到张萱还记得,这让我心里有些感动。虽然她还是像以前那么讽刺我,但是我的心里却觉得暖暖的。

    “等我洗个澡,然后咱俩出去吧。”又凶巴巴的向我看了一眼,张萱走向了卫生间。

    “不用了。”(身shen)后,突然传来了舅妈的声音。

    “为什么?”看见舅妈也出来了,张萱吃惊的问。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