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三十六章 好像犯错了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04
    虽然我还在生病,但是这次我却舒服了很多。人躺在柔软的(床chuang)上,我的头上敷着冰凉的毛巾。对面墙上的电视中演着好看的节目,在我的周围堆满了水果。很快,唐宁(娇jiao)小的(身shen)子走了进来。拿下我变得温(热re)的毛巾,唐宁用雪白的小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带着歉意对我微笑,“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早就猜到我哥会对付你的,我应该好好盯着保护你的。”

    “没关系。”因为发烧,我的脑子依然昏昏沉沉的。但是,我的心(情qg)却舒畅了很多。

    “王熙,你一个人养病很没有意思吧,不如我陪陪你?”唐宁想了想说。

    “好。”我对唐宁微笑。

    “我先帮你换块毛巾。”再次对我歉意一笑,唐宁走出了卧室。

    躺着的地方,还是唐迪的卧室。但是这次,我再也不会担心有人打我了。因为他已经被唐叔赶走了,在短时间内都不敢回来了。而这里也因为我的苦心经营,变成了我小小的避风港。

    这里温暖,并且充满了和谐。唐叔对我很好,唐阿姨也对我很好,唐宁她对我更好。

    在这次对付唐迪的过程中,我似乎找到了自己的生存方式。虽然我没有力气,但是我的脑子还算够用。而从小就被舅妈虐待,这使我比同龄人更成熟一些。如果我太过弱小,我就会被强大的人吃掉。而我不想被人吃掉,所以我只能用心计来保护自己。

    我成功了。

    昨天晚上,如果我不激唐迪把我折磨到晕倒。那么,我很有可能被((逼))着他跪下。而我,就算被人打死也不会向任何人下跪。所以我利用他的自大,让他把我弄得生病。这样,我就不用给他下跪了。

    而就算我给他下跪了也没有用,他那种人根本就没有同(情qg)心,就算我下跪了也只会受到更多的屈辱。也是在我生病的时候,我看出了唐叔和唐阿姨是真的关心我。于是我仗着掌握到的底牌,成功的陷害了唐迪。我突然生病已经引起了唐叔的疑心,就算他再怎么解释也没用了。

    他们关心的只是我的病,只要让他们知道唐迪虐待我,就没有人会追究我是不是在陷害唐迪。

    我知道这样做有点卑鄙了,我的做法也有点女人了。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想活下去。如果我再不利用一些手段保护自己,我真的怕自己不能活着看见爸妈。我不但要保护自己,我还要保护张萱。

    (身shen)边的(床chuang)头柜上,还放着我抠掉的键盘按钮。那是一个y字,看着唐迪的高级键盘被我抠坏了我觉得有点可惜。我试着努力爬起来,想将唐迪的键盘修好。就算唐迪再怎么对我,那键盘还是无辜的。

    也就在我打算爬起来的一刻,唐宁看见了这一幕。她连忙走进来生气的看着我说,“我哥哥都那么对你了,你还修他的键盘干嘛?把按钮给我,我把这破东西扔了。”

    “别这样,好好的东西扔了怪可惜的。家里有胶水吗,我试着粘一下吧。”这一次我没有再演,而是发自内心的想修好那键盘。

    “王熙,你人真好,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我哥过份了。”唐宁深吸了一口气,心疼的看着我说。

    “别,其实也是我不好。我一来就给你们家惹事,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认真的说。

    “这怎么能是你的错呢,明明是我哥不对。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再也不让我哥欺负你了。”唐宁认真的看着我说。

    “唐迪是你的亲哥,难道你一点都不向着你亲哥吗?”我吃惊的看她。

    “是他不对,我怎么可能向着他。而且,我最讨厌别人有点本事就胡乱欺负人了。不然的话,我也不会退出十三鹰了吧。”唐宁微笑。

    “你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谁要是能和你在一起就有福气了。”我叹了口气。

    “可惜没有人追我呢。”唐宁撇撇嘴。

    “我不信。”我轻轻摇了摇头。

    “嘿嘿,是有不少人追我,不过我特别讨厌那些人。”唐宁说。

    “都谁啊?”我问。

    “宝少爷啊,柴进啊,喷子啊,刘少爷啊……还有陈勋也追过我。”唐宁一口气说出了十几个名字。

    “陈勋也追过你?”我吃惊的看她。

    “所以说他是渣男嘛,他追完了我又去追张萱。那时我听说后,真想告诉张萱他是什么人。但是背后说人坏话不好,我就没有说。还好,萱萱总算和陈勋那个渣男分手了。”唐宁说。

    “那,张萱被陈勋占过什么便宜没有?”我的心里突然发酸。

    “没有,张萱连手都没让他摸过。她就是被陈勋追的烦了,才同意说试试的。结果那陈勋蹬鼻子上脸了,还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说起来,我感觉你更适合萱萱呢。不过,你们不是真正的亲人吧?”唐宁问我。

    “不是,她姓张我姓王,我俩怎么可能是亲人呢。舅舅只是我妈的一个朋友,因为我从小在她家长大所以才习惯叫她爸舅舅的。”我说。

    “那还好,不然你和张萱可有点那个了。”唐宁立刻笑了,可(爱ai)的小脸也红了。

    “哈哈,我怎么可能喜欢上自己的亲姐姐呢。不过,你对你哥有没有那种感觉啊?”我八卦的问。

    “才没有呢,和自己亲哥哥怎么可能有感觉。有时他拉我手时,我感觉就像左手拉右手一样。”唐宁说。

    “真的假的,怎么说也是异(性xg)啊。难道,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我又问。

    “真没感觉,和自己亲哥不可能有感觉的。”说着,唐宁突然将手放在了我的手上。

    “你干嘛?”吃惊,我的(身shen)子突然如触电一般。

    “我把手拿开,你再试试摸自己的手。”唐宁弯起了眼睛,笑眯眯的看我。

    “哦……”看见唐宁把手拿开了,我把自己左手放到了右手上。

    “能体会到区别吧?”唐宁问我。

    “体会的不太清楚。”呆呆的看她,我想了想说。

    “那再试试?”唐宁想了想,把雪白的小手又放到了我的手上。

    当唐宁的手放在我手上后,我的(身shen)子再次多了一种触电的感觉。不管怎么说唐宁都是个漂亮的女生,尤其是她的手又小又软。

    眼看着她明亮的眼睛,渐渐的我心里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唐宁看见我没有反应,她想了想干脆将手指穿过了我手指的缝隙,与我十指紧扣。

    她是我碰过的第二个女生,这一刻我感觉(身shen)子的某处都来反应了。而唐宁还懵然无知,问我,“你还是没什么感觉吗?难道你对我没兴趣?”

    “不知道啊,要多感受一会儿才有感觉啊。”突然舍不得她放开了,我想了想说。

    “哈哈哈,你是不是故意在占我便宜啊?”盯着我的眼睛,唐宁突然笑了。

    “没有,绝对没有!”我赶紧摇头。

    “那好吧,你愿意占我便宜给你多占一会儿也行,谁让我欠你的呢。不过你别和萱萱说,不然萱萱知道了要打我呢。”唐宁有些害羞,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

    “好的,我不跟她说。”我轻轻的点头。

    就和唐宁十指紧扣,这感觉对我来说美妙极了。唐宁漂亮可(爱ai),(娇jiao)小的(身shen)材更是让人忍不住想要疼惜。我心里有点紧张,还有点害怕。我感觉有点对不起张萱,但是我想一想应该没什么吧。因为我和张萱还没有在一起,我现在还是单(身shen)。而我和唐宁也没做什么过份的举动,只是觉得这感觉很好舍不得放开。

    也可能是生病了心里脆弱,以前我生病时从来没人陪我。而现在我生病了,却有唐宁这么可(爱ai)的女生陪着我照顾我。一直都很孤单,我也很害怕孤单。就静静的看着唐宁明亮的眼睛,我渐渐的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醒一醒,别睡啦。快放开我的手,不然我要陪你过夜啦!”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看见唐宁在推我。她就坐在我的面前,用一副嗔怪的表(情qg)看我。而这一刻我发现她好美,她雪白的圆圆的小脸说不出的可(爱ai)。因为发烧脑袋痛得厉害,我迷迷糊糊的对她说,“那就别走了,多陪陪我吧。我好害怕,怕有人再欺负我……”

    听了我的话,唐宁沉默。静静的看了我很久,她想了想爬到了我的(床chuang)上。穿着衣服,她小心翼翼的靠在了我的(身shen)边,“那你好好睡吧,我会保护你的。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头疼的厉害,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忽远忽近。渐渐的我又进入梦乡,梦中我看见了一张张凶狠的面孔。

    陈勋、柴进、宝少爷、唐迪,他们每个人都狠狠的打我。还有舅妈,她大声的嘲讽我,指着我说,“你就是个废物,就是个没用的东西!你爸妈全都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听了舅妈的话,我哭了。泪水渐渐打湿了枕头,我的心里说不出的痛苦。

    每一场大病,对我孱弱的(身shen)子来说都是痛苦的折磨。我本来(身shen)子就很差,而生病了之后比正常人承受的痛苦要多好几倍。只感觉(身shen)子在一片黑暗中沉浮,我痛苦的仿佛要死去一般。突然之间我好像抓住了什么,那东西柔软让人觉得十分舒服。

    紧紧抓着那东西,我想了想又干脆将它抱紧。它温暖柔软,散发着淡淡的香味。紧紧的抱着它,我好像回到了妈妈的怀抱。渐渐的我终于好受了一点,人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我的心里发出咯噔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