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三十九章 宝少爷的鸿门宴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04
    “花纹不对,应该表现出的色泽也不对。”皱着眉头,卢志诚轻轻抓住了我的手腕。接着,摸了摸(裸o)露在外的手串珠子说,“还有质地也不对,这明显是个假货。王熙,你原来的手串呢?”

    “什么原来的手串,这是我一直戴着的手串啊。”我的心里咯噔一声,人也不(禁j)瞪大了眼睛。

    “我的熙哥,这怎么可能是你一直戴着的手串。难道你原来的手串丢了,被人偷偷的换掉了!?”卢志诚脸色苍白,吃惊的看着我说。

    “什么,我原来的手串被人偷偷换了?”我又问。

    “没错!”卢志诚十分肯定的说。

    听了卢志诚的话,我只觉脑子一晕人仿佛电击一般。接着又看向了我的手串,心里说不出的震惊。

    不可能,这不可能的。这手串一直戴在我的手上,它怎么会被人换掉呢?而且,自从卢志诚说过我这手串很值钱后,还有舅妈表现出的态度后,我一直都很小心的保护这手串,它怎么可能会被人偷偷换走呢?

    但是,卢志诚他没有理由骗我的。之前他还说我这手串可能是真货,现在则很肯定的说这是假货了。而且,舅妈也找专家检验过我这手串,她也说这手串是假货。难道我之前的手串真是真货,它被人偷偷换走了吗?

    但是,是谁呢?这手串我一直没离开过(身shen)子,也没有交给别人保管过。除了睡觉,根本就没有人有机会将它换走。而且,又有谁能趁着我睡觉偷偷潜到我的(身shen)边将手串换走呢?我一直都好好的住在家里,家里只有舅妈和张萱………

    想着,我的心里突然涌起几许凉意。

    “怎么样,想到是谁把你的手串换走了吗?”卢志诚问我。

    用力摇了摇头,我很快将心中那俏生生的影子驱散。接着,我咬着牙告诉自己说,“不可能的,她一定不会这么对我的。”

    但即使我这么告诉自己,我心里还是说不出的难受。因为除了她,再也没有别人能接近我了。

    难道,她欺骗了我?

    “王熙,你好好想想。最近有什么人接近了你,或者是你把手串交给了什么人。这不对啊,你这手串和之前那个很像,但是有心人一眼就能看出不一样。虽然我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我对手串这种玩也痴迷了两三年。我不会看错的,你这手串肯定是个假货。”看见我不说话,卢志诚开始替我着急了。

    “王熙,你一定要好好想想,你之前那个手串和真货很像,搞不好就是真货。你一定要想想是谁偷了,一定要把手串找回来。要是你之前那手串真是真货,你可就发财了啊!”

    耳听着卢志诚不断说我,我的心里突然如刀绞般剧痛。虽然我不相信她会做出这种事,但现在一切矛头都向她指去。

    因为除了她,没有人会有机会接近我了。

    只觉呼吸都是痛的,我突然咬着牙对卢志诚微笑,“志诚,其实那手串是我换掉的。”

    “什么,是你换掉的?”卢志诚吃惊的看我。

    “是的,因为那手串是妈妈留给我的东西。虽然它可能是假货,但依然是我的纪念品。所以我怕把它弄丢了,就把它摘下了。然后又觉得戴手串(挺tg)有意思的,就买了个差不多的假货。”我说。

    “原来是这样啊。”卢志诚松了口气,然后拍拍(胸xiong)口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把原来的手串弄丢了。你这样做也不错,这样也安全一点。有空把那手串拿出来吧,我们找个专家鉴定一下。如果是真货的话,你可就发财了,哈哈哈……”

    “好啊。”微笑,我的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

    接着,我们两个又互相看了一眼。突然,卢志诚一把抱紧我说,“兄弟,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呢。就算你撒谎骗我,我到什么时候都会相信你。”

    “恩?”

    “我相信你说的话,唐迪不是好人。对不起,刚才是我说话过激了,我不该对你冷嘲(热re)讽。”卢志诚说。

    听了卢志诚的话,我瞬间感动的要哭。然后攥紧了拳头,认真的看着他说,“为什么你这么相信我?”

    “因为我相信它。”微笑,卢志诚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xiong)口。

    “你的心?”我问。

    “是的,我相信我用心交的朋友绝不会骗我。”卢志诚认真的看着我说。

    “谢谢你。”我轻轻点头。

    “如果唐迪真的是个人渣,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唐迪他真虚伪,如果你不说我还把他当成好人。我能看的出来,宝少爷一直不服唐迪。你说,我们今天晚上要不要吃宝少爷请的饭,然后趁机和宝少爷联合对付唐迪?”卢志诚问我。

    “呵呵,他们两个没有一个好东西。”我冷笑。

    “确实。”卢志诚轻轻点头。

    “不管是宝少爷还是唐迪,他们两个都不是好人。而我把他们两个全都得罪了,他们现在都是我们的敌人。现在的我们很危险,被宝少爷唐迪夹在中间了。宝少爷是狐狸,唐迪是狼。搞不好,他们两个已经狼狈为(奸jian)了。今天晚上的饭局,有可能是唐迪指使宝少爷的鸿门宴。”我说。

    “就在刚刚,我还看见十三鹰的人过来看我了。他们的眼神都不善,分明是要对付我的眼神。还有,我确实是把唐迪得罪了,但是我还有唐宁保护我。有唐宁保护我,唐迪不好出面,这更加说明了,今天晚上的饭局会对我们不利,宝少爷可能是受唐迪指使来对付我们的。”

    “王熙,你的分析很全面。听你这么一说,今天晚上的饭局确实是个圈(套tao)。”卢志诚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轻轻的点头。

    “恩………”我呆呆的看着水房中的水龙头,心里有点乱。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卢志诚问我。

    “不去!”我说。

    “…………”听了我的话,卢志诚的表(情qg)顿时变得尴尬。

    当我和卢志诚分开后,我们的班里已经上课了。人才走进教室,我看见张萱向我投来关心的目光。与张萱目光对视的刹那,我的心里顿时变得复杂。但是张萱看着我的眼睛清澈,她清澈明亮的眼中没有任何杂质。

    就看着张萱清澈的眼睛,我的心中越发痛苦。对张萱轻轻微笑了一下,我连忙大步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没有心(情qg)再陪胖妹看漫画,我呆呆的坐在座位上忍不住胡思乱想。因为卢志诚道破了我手串的真相,我之前得到的那条断掉的线索重新连上了。

    珍贵的手串,爸妈不能说出的(身shen)份。还有那跟踪我的神秘女生,我感觉自己与真相越来越接近了。

    可能,一切都要水落石出了。还差最后一点点,还差那么一丁点,我马上就要知道自己的(身shen)世了。

    想事(情qg)想的入神,当班里再次下课时我都没有反应。而到了第三节英语课时,我的面前还摆着政治教科书。

    “王熙,宝少爷请你吃饭。”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抬起眼睛,我看见面前站着柴进和他的几名狗腿。而在班级的外面,已经沾满了黑压压的人。

    心猛的一缩,我这发现已经放学了。又向窗外看去,我看见校外同时也聚满了黑压压的人。

    在那人群中间,有几张熟悉的面孔。我明白了,这场鸿门宴并不是我想不去就能不去的。

    “王熙,宝少爷请你吃饭。怎么,难道你不给面子吗?”看见我不说话,柴进(阴y)阳怪气的又说了一遍。

    “不去!”突然,由班里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