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五十二章 治不好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04
    到目前为止,我再次得到了一些关于家族的重大信息。那就是我和安遥的母亲不同,跟其他弟弟妹妹的母亲也不同。我,和安遥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而这一次治病,安遥要带着我去她的娘家,安家。地火告诉我,安家的本家就在我们的省城,安家的高手也很多,也许能治好我的病。

    一路上,一提起安家地火显得很高兴。他对我说,“世子,其实我们家族比普通的家族更大,相比普通的家族也更加复杂。家主的几位夫人各个都是了不起的人物,而子凭母贵,大小姐的地位在家族中更是高不可攀。”

    “是的,大小姐的本家很厉害,与您的未婚妻叶赫那拉小姐家族旗鼓相当。”飓风微笑。

    “未婚妻?”一听见这三个字,在我(身shen)边的张萱脸色不好了。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飓风微笑不语。

    而我,此时正和他们坐着车子前往省城郊外。坐的车子是一辆奔驰g63,车子中是我、安遥、张萱、飓风和地火。地火负责开车,珠穆朗玛、天雷和闪电已经先行一步赶去安家通报了。

    眼看着车子距离安家越来越近,我想到要去自己妹妹家了心里有点紧张。张萱,她突然在一边说话了,“安家?我不相信安家能有多大。你们就吹吧,我看看你们能有多厉害。”

    “呵呵……”听了张萱的话,安遥只是冷笑。

    说话时,车子已经开始慢了。当车子渐渐驶向前方一个大院时,张萱看着前方的大门脸色渐渐变了。

    只看见前方一个大门处摆着两个铁丝网,而在大门两侧则站着两名持枪的士兵。张萱立刻惊叫,“你们别开车了,前面就是部队了!”

    “………”听了张萱的话,地火和飓风脸上全都露出尴尬的神(情qg)。

    “呵呵,到底是没有见识的暴发户。”安遥冷笑。

    “安遥,你这((贱jian)jian)人说什么?”张萱大怒。

    “((贱jian)jian)人说谁?”安遥冷冷的问。

    “((贱jian)jian)人说你!”张萱说。

    听了张萱的话,安遥忍不住发出了噗的一声。同时,我看见飓风和地火脸上都带着古怪的笑容。我这反应过来,赶紧拉了拉张萱的手说,“姐,你别说了,我都………”

    “怎么了,((贱jian)jian)人说她难道不对吗?”张萱恨恨的说道。

    说着,车子已经距离前面的部队更近了。看见我们的车子来了,两名士兵立刻移开了铁丝网,同时打开大门为我们放行。

    “…………”只见车子没人阻拦长驱直入,张萱美丽的眼睛顿时瞪大。

    “安遥,你妈妈家在部队?”我,吃惊的看着安遥问。

    “是的。”安遥轻轻点头。

    车子一路开着,我看着车子两边的参天大树心里说不出的震惊。只看见一排排士兵正在巡逻,而车子两边一个个院子里正有士兵训练。地火就开着车子,很快将我们带进了部队大院的深处。到了深处后,车子缓缓停在了一排排房子的前面。

    “来了!”看见我们车子来了,珠穆朗玛和天雷还有闪电走了出来。

    “那个生病的孩子呢?”一名(身shen)着军服的年轻人问。

    “在车子里。”打开车门,他们连忙将我扶了下来。

    接着我跟着他们一起走进房子,看见了一群(身shen)着军服的中年人。才看见那些中年人,安遥立刻冷冷的问好,“大伯、二叔………”

    “这就是王熙,王洋的大儿子?”看见我,那些中年人轻轻点头。

    “是的。”安遥说。

    听了安遥的话,一名军人大步向我走来。他的(身shen)材笔(挺tg),目光如炬。走近我,军人将手轻轻搭在了我的腕上。顿时,那军人脸色大变,“是谁这么狠心,心脉和气管震断了三根。而且,他似乎十几年前就受伤了!”

    听了那军人的话,张萱和我的脸色全都变了。安遥依然平静,冷冷的问,“二叔,请问他的内伤还有的治吗?”

    “治不好,治不好……除非,用中药来养。每(日ri)让他在中药中沐浴三次,并且以党参、当归、冬虫夏草等十几种中药煎成汤水服下。但即使这样的话,也依然要调理十年,他的内伤才能治好一半。这,还要看他的运气………”

    “那太久了,等他好了,我们王家的大权就要落在别人手中了!”听了他的话,地火的脸色顿时大变。

    “没有办法的,主要是打伤他的人内力太高了。而且,他的伤已经拖了十几年了……”中年人说。

    “那太晚了,我怕我们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再有一年,我们的家族就要选出一名继承人来打理了………”听了中年人的话,这次连安遥都皱起了眉头。

    “不如这样吧,你们先休息休息,然后吃个饭吧。王熙的病,我们大家再商讨一下,看看有什么方法能够治好。安遥你去看看老爷子吧,老爷子很想念你呢。”中年人说。

    “好吧。”皱着眉头向我看来一眼,安遥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安遥的娘家很大,但是装修得却很朴素。屋子里的很多家具都是旧的,看起来都有二三十年的历史了。就被他们带去一个房间,我和张萱坐在房间中休息。坐在(床chuang)上,张萱看着我脸色煞白的模样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对不起,让你为我((操cao)cao)心了。”轻轻抓住了张萱的手,我难过的看着她说。

    “没关系,只要能治好你的病就好了。但是,你的病可怎么办呢。真想不到,安遥的娘家竟然这么厉害。可是如果连他们都不能把你治好,还有什么人能把你治好呢?”张萱叹气说。

    听了张萱的话,我的心里也是非常的难过。我的妈妈不想让我治好,想让我永远当个普通人。可是我现在根本不是普通人,我连普通人都不如。如果我不把自己治好的话,我要永远当个废人吗?就像地火说的那样,看见了我喜欢的女生,我都不能和她那个。这,是一件多么屈辱的事(情qg)啊………

    又细细打量了一眼安遥家的房子,我心里不(禁j)钦佩起安遥来。怪不得安遥那么有气质,原来她的娘家也是很有钱啊。子凭母贵,因为安遥的娘家有钱安遥在家族中的地位也很高。那么,我的妈妈家是什么样的呢?我,有娘家吗?

    听他们说,我的妈妈是一名武林高手,但是他们并未提起我的娘家。可能我的娘家是普通人吧,可能连张萱家都不如。不然的话,当初我妈妈也不会把我送到张萱家了。如果我的娘家很一般,我将来回到了家族是不是也会挨欺负呢?

    因为(身shen)子难受,我想了想靠在了张萱的(身shen)上。依靠着她软软的(身shen)子,我的眼皮渐渐发沉,“姐,我有点困了。”

    “睡吧,等你睡醒了就会好了。我相信你,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如果没有人能治好你,我就想办法赚多多的钱。将来,把你的病治好……”张萱难过的说。

    “谢谢你。”听了张萱的话,我的眼皮变得越来越沉。我这才发现,原来张萱对我这么好。可是我病的太严重了,我却未必能和她在一起。我的前途一片黑暗,我根本看不见我前面的路要怎么走。

    如果治不好的话,我可能要一辈子当个废人了吧。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见我的面前站了很多人。不少人穿着白大褂正在本子上写画着什么,然后小声的商量。

    “妹妹,我的病能治好吗?”看见大家都在关心我的伤势,我难受的问。

    听了我的话,安遥轻轻咬住了嘴唇。她的眼神依然寒冷,看着我轻轻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