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五十七章 三天三夜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04
    当冷燕打过我一掌后,我整个人就已经晕了。只觉周围一片黑暗,我整个人说不出的痛苦。(身shen)子还像以前一样无力,反而在我的体内多了一股罡气。那气劲十分霸道,不断在我的体内冲撞,使我一次次发出了痛苦的吼声。

    而这一刻,我的整个(身shen)子也仿佛要被什么撕裂一般。(身shen)子时冷时(热re),尝受的煎熬让人难以忍耐。

    好痛,我感觉我的五脏六腑都快被冷燕震碎了。不断吐出鲜血,不断的发出大吼。我想要动一动来减轻自己的痛苦,但是我难受的根本没有力气动弹。这感觉,就好像有人将我绑在了一个钉板上,不断用大锤猛砸我的(胸xiong)口,并且不断用刀子在我(身shen)上划过。而那刀子还带着倒刺,令我万分痛苦却又动弹不得。

    “啊!”渐渐的,我的(身shen)子再次传来一阵剧痛。这一次我像是晕车一样,猛的睁开了眼睛吐了起来。但是我吐的并不是秽物,而是大口大口的鲜血。而当我睁开眼睛,我发现眼睛竟然是一片黑暗。

    我,竟然无法看见任何东西。

    看不见东西,这使我惊恐万分。我没想到伤竟然比之前还重了,我吓得发出了大吼。

    “我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

    “哥,你要坚强!”突然,有什么抓住了我的手。那声音冰冷,却带着无尽的关切。

    “妹妹?”我,吃惊的向那声音问去。

    “哥,你要坚强,你一定要(挺tg)住。只要(挺tg)过了这三天,你就可以变得和正常人一样了。”那声音更紧的抓住了我的手。

    而在这个时候,我的手又被另一只纤细的手抓住。是张萱的声音,她哭了。哭着,她不断嘱咐我说,“王熙,你一定要坚强。你一定要顶住,一定不要倒下……”

    “萱萱?”听见那声音,我惊恐的心(情qg)再次安稳了几分。

    “恩,你一定不能有事。只要你没事了,你做什么姐姐都答应你。姐姐答应你,以后再也不凶你了,以后再也不嘲讽你了,以后一定对你好,疼你(爱ai)你。只要你坚持住,姐姐什么事(情qg)都愿意答应你………”

    耳听着张萱的声音,我的心里再次踏实了不少。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我的体内仿佛有把刀子划过。

    痛,我痛得再次发出了大吼。接着,好像又有一把刀子在我体内划过。

    “啊!”我忍不住再次大吼了一声。

    渐渐的,在我的体内仿佛多了千万把刀子。我变得更加痛苦,整个人痛得几乎要爆炸一般。

    突然,由我的(身shen)后传来一股霸道的(热re)气,“坚持住,我王家的儿郎不应该像你这般懦弱!”

    “师父?”我忍不住问道。

    “是你,你不要害怕。只要有师父在,你绝不会死。”冷燕冷冷的说道。

    “但是,我好痛苦………”我说。

    “痛苦是应该的,不经历痛苦你怎能浴火重生。而这点小小的痛苦你都承受不了,你如何能带着我们的期待去成就一番霸业。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难道,你上学时学到的东西全都喂狗了?”冷燕冷喝。

    “………”听了冷燕的冷喝,我只觉(身shen)子再一次发凉。想了想,我干脆咬着牙齿去承受那痛苦。但,那种感觉实在让人太过煎熬。我被折磨的几乎要将牙齿咬碎,在我的嘴角更是流出了许多腥腥咸咸的东西。

    “加油!”突然,冷燕发出了大吼。

    当冷燕发出这声吼声之后,由我的体内再次多出一股巨大的(热re)气。那(热re)气霸道,化作一团火焰与之前在我体内那刀子一般的冷气狠狠相撞。接着火焰渐渐融化了寒气,并且不断向我的四肢侵入。同时,由我的体内突然多出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那力量,正在不断滋养着我的细胞,将我受损的经脉修复。

    这感觉好舒服,让人困得想要睡觉。而这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浓,虽然偶尔还会传来剧痛,但与之前的感觉已是天差地别。

    饱尝痛苦,这使我显得非常疲惫。渐渐的,我终于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次睡去,我梦见了很多。梦见了妈妈,梦见了自己的爸爸。还有赵皇帝、冷燕、安遥、以及张萱。梦中我已经好了,已经可以想普通人一样奔跑运动。我再也不像以前一样,只要多跑一会儿就感觉心跳的厉害,气管有如刀子在割一样痛苦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渐渐睁开了双眼。当我睁开眼睛时,我不(禁j)被眼前的(情qg)景吓了一跳。

    此时的我不止何时坐在一个木桶中,那木桶中满是红水,上面飘满了各式各样的药材。而在我的下面,竟然还有炉子在烘烤。在我的(身shen)后,冷燕正脸色苍白的不断将一股股力量注入我的(身shen)体。

    赵皇帝、龙袍、安遥、张萱、天雷地火、珠穆朗玛,还有舅舅请来的很多客人都在。看见我醒了,那些客人不由大喜。大家全都脸色憔悴,仿佛几天几夜未睡。看见我醒了,他们立刻惊喜的叫道,“小公子醒了,冷燕的方法有效了!”

    “他吐了太多的血,快为他验血,准备将他接出来输血。”龙袍一把抓过一人对他说。

    “太好了,竟然是普通的型血!这血液十分寻常,请问谁的血液是型血?”那人走了半个小时立刻跑了回来,然后惊喜的大叫。

    “型血好找啊,我们的都是。”好几个人纷纷站了出来。

    “我的也是型血,用我的吧。”张萱想了想亮出了雪白的胳膊。

    “这好像是熙儿的对象,就用她的了,给她一次付出的机会。”赵皇帝眼睛一亮,让人将张萱带走。

    又在木桶中呆了将近一个小时,我看见我(身shen)边的红水都开始冒泡了。与此同时,冷燕突然收回抵在我后背上的手掌。将双手送到我肩窝下面,哗啦一声将我提了出来。才被他们提出,就有人将浴巾裹在了我的(身shen)上。

    然后有人将我抱到一边的(床chuang)上,我看见有人麻利的用棉球为我的手背消毒,将一袋血挂在(床chuang)的上方为我扎进(身shen)体。

    那红色的血液瞬间流进我的(身shen)体,我的体内也同时多了一股股暖流。有又人扶起我喂药,吃下那药物我觉得(身shen)体再次舒服了许多。

    “已经是第三天了,过了今天,熙儿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了。我不但要让他和正常人一样,我还要将他培养成顶尖的高手。从此不再被人欺辱,凡是看不起他的人都要倒下!”虽然冷燕脸色苍白,但是他的眼神依然锋利。

    “前辈。”安遥就站在一边,为冷燕递来了一块毛巾。

    “你们看好王熙,我去休息了。”突然,冷燕猛的吐出了一口鲜血。接着神(情qg)变得委顿,又用力攥紧拳头走了出去。

    “世子,您快点再休息一会儿。过了今夜,您就和正常人一样了。”看见冷燕走了,闪电赶紧走到了我的面前说。

    “恩。”(身shen)子依然无力,但是却比之前好受了许多。这一刻我感觉四肢多了一股以前从未有过的力量,而我的脑子也清醒了很多。

    就眨了眨眼睛看了他们一会儿,我渐渐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见明媚的阳光投在了我的(身shen)上。屋子中温暖,我的(身shen)体也是从未有过的好受。而在我的面前,冷燕的脸色已经好了不少。还有安遥、张萱、赵皇帝、龙袍,在我的房间拥挤着很多人。

    “王熙,你怎么样了?”看见我醒了,张萱立刻坐在了我的(身shen)边。小心的给我喂水,眼神说不出的关切。

    “我………”听了张萱的话,我看着大家犹豫了一下。

    “你怎么样了?好点了吗?”张萱问我。

    “我,我的头还是有点晕,(身shen)子也没有力气。”想了想,我偷看了冷燕一眼软软倒在了张萱的怀里。

    “…………”这一刻,冷燕的眼中闪过一丝恼火。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了无奈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