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五十八章 二小姐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04
    我已经好了,我终于变得像正常人一样健康了。冷燕自信的说能将我治好,他竟然真的将我给治好了。而我那小小的谎言,也骗不过在座的各位大拿。他们每个人都精通医术,通过望闻问切就能看出我的病(情qg)。就看了一眼我红润的脸色,又看了看在我(身shen)边的张萱。一名老者想了想笑了,对我(身shen)边的张萱说,“虽然他的内伤已经好了,但是刚刚损失了不少元气。我看他的元气要在十年八年内才能恢复,小姑娘你好好照顾我们的小公子吧。”

    “什么?还要休息个十年八年才能恢复?那,他的病不是等于没好?”听了那老者的话,张萱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算治好了,但也不算治好了。他的(身shen)体已经健康了,但是生活起居还是需要被人照顾的。尤其是这冬天,需要有个人在夜晚陪着他温暖他的(身shen)子。不然的话,他刚刚修好的经脉寒气入侵可就麻烦了。”又有一名中年人坏笑。

    “………”听了那中年人的话,张萱再次瞪大了美丽的眼睛,显得有些迷茫。

    就软软的靠在张萱的怀里,我看见那些大人不停的向我使眼色脸红了。我算发现了,虽然这些人有的年龄很大了,但是心态却和年轻人一样。我的舅舅是黑道枭雄,他的这些朋友也都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我喜欢!

    到了晚上,舅舅请来的客人们全都陆续散了。经过三天的陪伴,大家每个人都显得十分疲惫。我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被张萱陪着心里很是享受。偷偷看了一眼她的俏脸,我真希望她一辈子都能这么陪着我。

    留在舅舅家里的,还只剩下冷燕、安遥、风火雷电四大堂主和珠穆朗玛。因为照顾我没怎么休息,安遥和冷燕还有剩下的人全都去睡觉了。舅舅也很疲惫,但好像有什么事(情qg)要忙被一大群人陪着出门了。

    家里的客厅中不断传来呼噜声,龙袍才走到客厅就困得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你舅舅家里真漂亮,装修的真豪华。我以前总觉得我家里才是最有钱的,现在看见你舅舅的家里,我才发现我家里寒酸的可怕。”搀扶着我,张萱陪着我走到客厅说。

    其实我已经不用人搀扶了,但被张萱搀扶着这感觉很好。我就故意装蒜,装成很虚弱的样子。

    “恩,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我还有个亲舅舅。我舅舅家里真有钱,太让人羡慕了。”我看着舅舅家华丽的装饰说。

    “你舅舅好像没有孩子。”张萱想了想说。

    “他好像连老婆都没有。”我也觉得奇怪,心想舅舅这么有钱的男人竟然连老婆都没有。

    和张萱偷偷八卦着舅舅,我们看着客厅中巨大的鱼缸走了过去。那鱼缸很大,在鱼缸中养着七条模样怪异的大鱼。那些鱼有点像是金鱼,但是它们每条鱼的头顶上都有个巨大的大包。当我们靠近鱼缸的时候,那些大鱼立刻向我们游了过来。脑袋上的大包紧贴着鱼缸壁,将自己头上的(肉rou)包贴得凹下去一块。用大大的眼睛盯着我们,显得非常可(爱ai)。

    突然,张萱(身shen)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电话,我听见张萱对电话那边说,“妈,我过个一两天就回去了。有人能治好王熙的病,我陪着王熙治病来了。”

    “怎么又和那穷小子一起玩了?赶紧回来!再不回来,我就亲自去把你们找回来。你总搭理他干什么啊,好不容易戴个手串我以为是真货呢,没想到是个假货。快点回来,不许再跟他玩了!”舅妈的声音很大,我站在张萱(身shen)边都听见了。

    被我听见了舅妈的话,张萱生气的将话筒声音按小了一点。然后对电话那边说,“妈,你这人怎么这么现实呢。王熙家很有钱啊,我们现在在他舅舅家呢,他舅舅家一个茶几都值几十万了!”

    “呵呵,穷也就算了,居然还开始吹牛了。你少帮着王熙骗我了,回来以后也别带王熙回家,不然我连你一起赶出去!”即使张萱将话筒声音调的很小,但电话那边依然能隐约听见舅妈的声音。

    “好烦呢!”张萱生气了,一下就挂断了电话。

    当张萱挂断电话后,我想想我那现实的舅妈有点好笑。心想等我回去的吧,到时候带着安遥去她家里吓她一跳。舅妈应该不知道我亲妹妹找来了,还不知道我家里原来这么有钱。如果她知道了真相,她的表(情qg)一定会十分精彩。

    怕张萱尴尬,我想了想对张萱说,“姐,这茶几真的值几十万?你见过?”

    “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吹牛了吧。我以前在家具市场见过这样的茶几,卖十三万呢,我妈看了半天没舍得买。”张萱说。

    “那茶几是上等的红木雕刻而成,价值一百二十万。”突然,由我们(身shen)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听见那冷冷的声音,我和张萱连忙回头看去。看见(娇jiao)小的安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来了,此时脸上倦意全消人也变得精神了不少。

    接着,安遥冷冷看着张萱再次不屑的撇撇嘴说,“还有,那缸里的鱼也不是什么你口中的怪鱼,而是鸿运当头。普通的鸿运只能长到三十公分,而赵皇帝的鸿运却已经养到了五十公分。鸿运当头又是一种罗汉鱼类,喜欢亲近人类却又因凶猛好斗喜欢自相残杀。能同时养在一个缸中而不相斗,这说明这些鸿运具有的灵(性xg)远远超过其他同类。这些鱼儿都是难得的珍品,每条鱼儿的价值至少在十万以上。”

    “麻烦你,以后在这些鱼儿面前不要拿着电话大呼小叫了。毕竟你廉价的(身shen)份,还没有资格惊吓到这些珍贵的鱼儿………”

    “安遥,你说什么!?”听了安遥的话,张萱被她气得俏脸顿时通红。

    “哎,还真是没有素质呢………看来,你这种劣质的暴发户还要经过几代的修养才行呢………”耳听着张萱的大叫,安遥不屑的撇嘴。

    看见两个女孩儿一见面又互相嘲讽了,我夹在中间显得十分无奈。一个是我喜欢了很久的漂亮女孩儿,一个是我亲生的可(爱ai)妹妹。不管偏向她们哪一边,我都可能刺伤另一个对我好的女孩儿的心。而且如果不是安遥,我们现在一定受到了很多的屈辱。是安遥,在关键时刻救了我们。

    只是安遥看起来很讨厌张萱,一看见张萱就一改冷漠的(性xg)格对她冷嘲(热re)讽。大概是她看见了,以前张萱是如何讽刺我的吧。她看不惯,所以每次看见张萱都忍不住要打击她。还有我那个未婚妻子,她是安遥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她希望我能和那个未婚妻子在一起,为我们将来夺权增加一个有力的筹码。

    就被安遥不断的讽刺着,张萱原来那张会说的嘴巴都不知道去哪了。张萱是个很毒舌的姑娘,以前经常能嘲讽得我差点哭出来。而现在被安遥不断的嘲讽,张萱被她气得眼含雾水都快哭出来了。

    “你个白发魔女!”想了半天,张萱才憋出这样一句话来。

    “廉价的摊货,都开始进行人(身shen)攻击了吧?看来暴发户家的女儿,永远都不会很有素质呢。”安遥撇嘴。

    “你这个白发小怪物!”憋了半天,张萱又只蹦出这样一句话。

    “哎………”安遥冷笑,撇撇小嘴巴轻轻叹气。

    看着张萱又急又气的样子,我在一边觉得好笑。但是她被碾压的太狠了,我想了想就趴在张萱耳边说,“姐姐,要注意形象啊。你越是着急,我妹妹她才越得意。只要你稳一点,脸色平静一点,这样你才能斗赢她啊。”

    听了我的话,张萱脸上的囧相少了不少。她渐渐恢复了平静,露出以前一样傲(娇jiao)的样子扬起下巴说,“也对,我还是不要和国外来的野丫头争吵才好。国外的野丫头没有素质,我可不能像她一样没有素质呢。”

    听了张萱的话,安遥的脸色立刻变了。将小脚一跺,安遥嗔怪的看向我说,“哥,我在帮你出气呢,你竟然帮着这个外人对付我?”

    “哈?我,我看她不是你的对手,就忍不住教了她一点。这样,你们斗起来才公平有趣一点嘛。”我的脸立刻红了,显得很不好意思。

    “不不不,我不用和她斗的。不管怎么样,王熙始终都是向着我的。而不像某些人,做什么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这样的女人心机太深,就算得到了王熙又能怎么样呢,只能得到他的人却得不到他的心呢。”张萱傲(娇jiao)的白了安遥一眼。

    “暴发户,你说什么,你说我对我哥的感(情qg)是假的?”听了张萱的话,安遥变得不淡定了。

    “非主流,难道我说错了!”张萱反唇相讥。

    狠狠瞪了张萱一眼,安遥想了想又向我看了过来。没有理她,她快步向我走来拉住了我的胳膊,“哥,以后不要让暴发户照顾你了。毕竟你出生名门望族,接触了太多的地气不好。”

    “王熙,你离这个非主流远点,跟她们呆久了人都变了。不就是有几个钱嘛,装什么啊!”张萱拉住了我的另一条胳膊。

    眼看着两名女生一人扯着我的一条胳膊斗得激烈,赵皇帝突然被一大群人簇拥着回到了家里。看见我们已经醒了,赵皇帝微笑着搓了搓左手的碧玉扳指说,“我错过了什么好戏吗?”

    “舅舅………”看见赵皇帝回来了,两个女生立刻不闹了。

    “把人都叫起来吧,我已经在市里的蟹子楼摆好了酒宴。熙儿的病治好了,我们应该好生庆祝一下才是。”说着,赵皇帝燃起了一支细杆香烟。

    和赵皇帝他们一起去了市里的酒楼,我们吃了一顿很丰盛的晚餐。晚餐过程中,赵皇帝向安遥和冷燕,“打算什么时候走?不如多留几天吧?”

    “明天就要走了,不然引来高手我也没法对付。为了给熙儿治病,我已经元气大伤。至少要休息三个月的时间,我才能恢复本来的实力。”冷燕淡淡的说。

    “是的,最怕的就是王家的敌人大规模行动。毕竟我们人少,就算我们是武林高手,面对几百名手持砍刀的混子也不是对手。”安遥说。

    “哦,那如果我送给你们几支枪呢?”赵皇帝不屑的笑了。

    “不行,当我们入境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盯上了。如果拥有枪支这类武器的话,我们一定会立刻被警察包围遣送回境外。”地火皱起了眉头,向窗外某个角落看去。

    就躲在外面某个角落,一名年轻人的目光与地火对上吓了一跳。想了想,他立刻拿出电话汇报,“头儿,那些危险份子已经发现我了。吗的,他们现在已经和省里的头号大哥赵皇帝接上头了。怎么样,要不要立刻请求支援,将他们抓住遣送回境外?”

    “什么?继续盯着?那好吧,他们这几天确实没有什么过份举动………”听了对面的话,年轻人无奈的点燃了一支香烟。

    想了想,他拿出一个小本子认真的写着什么。然而他才写到一半,整个人突然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在他的(身shen)后,此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名年轻人。一名年轻人拾起了本子,脸上露出坏笑交给了一名女生,“二小姐,这些家伙不太小心呢。”

    “姐姐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呢。她,只不过是不愿意和这些人一般见识而已。”

    微笑着,她用修长并且绚丽多彩的指甲在本子上轻轻划过。用美丽的眼睛静静凝视了一会儿,突然将本子丢在了那名晕倒的年轻人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