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六十章 唐文迪复仇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04
    大脑,渐渐变得空白。张萱生(日ri)那天晚上的(情qg)景,仿佛重新发生了一遍。只是这一次不再是误会,我也不用闷着头不敢出声了。占了她很多便宜,我看着张萱主动的样子更觉得心中有一把火再烧。

    “我(爱ai)你。”想了想,我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

    “我也是……”她的声音呢喃,(身shen)子滚烫。

    耳听着她小小好听的声音,感受着她不断呵出的(热re)气。我感觉我要受不了了,准备进行下一个步骤。

    但就在这个时候,张萱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说,“你才刚好,等两天再说吧。”

    “太难受了……”她就在我的(身shen)边,我已经忍不住要将她拿下。

    “难受也忍着!”突然,她用力打了我一下。接着转过了(身shen)子,用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住。

    占不到便宜了,这让我有些郁闷。不过她也是为了我好,怕我(身shen)子不好生病。我就静静的休息了一会儿,心里的火气才稍微平息了不少。心想不让占便宜就算了吧,反正她刚才都给我占便宜了,她应该算答应我处对象了吧,以后我再占便宜应该能方便不少。怕她说话不算数,我想了想在她(身shen)边小声问,“那,你什么时候给我啊?”

    “你会对我负责吗?”她想了想问我。

    “会,我还要娶你当老婆。”我说。

    “好,那等几天吧,等你好一点的。还有,你未婚妻来了不许跟她说话。”张萱说。

    “放心吧,我只喜欢你。”我说。

    “这还差不多。”听了我的话,张萱的语气变得害羞了。

    看见张萱这么喜欢我,我心里也是美的不行。忍不住抓住了她修长的手指,我小心翼翼的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这段时间,我们两个关系发展的很快。从她知道我要离开,表现出的不舍,一直到我去唐宁家,她以为我走了,我们重新见面表达出的思念。再到后来我病发,她陪着我四处乱跑治病。现在,她对我的态度终于不一样了。

    我还是那个废物,一无是处的废物。她也还是那个她,仍然有些骄傲的张萱。

    这天晚上,我睡得很香。手一直紧紧的拉着她,舍不得放开。到了早上的时候,我看见了一张略显苍白的面孔。虽然是素颜,但是她看起来依然说不出的漂亮。回想起昨天晚上的(情qg)景,我的心再次忍不住动了。

    想了想,我凑过去轻轻亲了她嘴巴一下。她醒了,看着我的样子有些害羞。

    “萱萱,我们现在算是在一起了吧?”我说。

    “你说呢?”她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

    “那我,还能占你点便宜吗?”只有我们两个在卧室,我看着她被子下美丽的轮廓问道。

    “………”听了我的话,她俏脸一红没有说话。

    看见她不说话,我心想不如趁这个机会把她拿下吧。经过昨天晚上的休息后,我发现我的(身shen)子比之前又好了不少。好不容易才和她有过夜的机会,我可不能错过了这大好时机啊。然后我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她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立刻闭上了美丽的双眼。

    我心想在一起了就是好,想什么时候占便宜都行。然后刚打算亲她一口,我们卧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吓了一跳,我和张萱两个差点没叫出来。而突然进来的是安遥,她看见我们两个的样子一脸平静并且目不转睛的说,“要走了,出来吃饭吧。”

    “好,好………”被安遥吓得心里砰砰直跳,我赶紧趴回了原来的位置。

    当安遥走后,我和张萱都有种惊魂未定的感觉。然后看看张萱美丽的(身shen)子,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身shen)子,我心想幸好我俩没做什么过份的举动,不然让安遥看见就太尴尬了。我俩穿的也(挺tg)多的,她昨天睡觉不舒服把外(套tao)脱了,里面是件薄薄的打底衫,而我(身shen)上穿的是一件睡衣。

    和张萱一起洗的漱,然后我们两个就下楼了。下楼的时候看见风火雷电和珠穆朗玛都来了,正坐在餐桌面前等着我们。而舅舅正在闭目养神,龙袍在外面招呼小弟忙活着什么。看见我们下楼,舅舅睁开眼睛问,“真的要走?”

    “是的舅舅。”安遥轻轻点头。

    “不如在这里多留几天吧,我带着你们好好玩玩。而且这里是我的地盘,就算有武林高手来又怎么样,他的武功再高能打的过枪吗?多留几天吧,我还想和我外甥多亲近一下呢。”舅舅说。

    “舅舅,我们真的不能多呆了。因为给哥哥看病,我们已经耽误快一个星期了。躲避仇家追杀是一方面,我们还需要给哥哥恶补功课。他早晚都要回去的,而他必须尽快学好英语、泰语、缅语和老挝语这四种语言。还有张萱,她还是个普通学生,她不可能跟我们在一起呆太久的。”安遥说。

    “真烦,那就等熙儿不忙时再来吧。我的要求不太高,他放寒假时必须来我这过年。就算他要回爸妈(身shen)边,他走之前也得先来我这住两个月。”舅舅说。

    “一定的。”安遥点头。

    听了舅舅的话,我偷偷算了一下发现也快寒假了。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了,再有两个月我就放假了。舅舅他对我很好,我也有点舍不得舅舅。

    很快,我们又发现家里少了个人。是冷燕,看见冷燕不在安遥问,“舅舅,冷燕前辈去哪了?我们一会儿就要走了。”

    “他喜欢独来独往,早上四点多的时候就先去省城了。你们先吃饭吧,等你们回了省里自然就能见到冷燕了。”舅舅说。

    “好的。”听了舅舅的话,安遥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一顿早餐很快吃完,而吃完了饭我们也该走了。走的时候是舅舅亲自送的我们,他们一共十几辆车子就静静的跟在我们(身shen)后。透过后视镜,我仿佛感到了舅舅不舍的心(情qg)。心里难受,我想了想打开窗子对后面挥挥手说,“舅舅,等放假了我会回来看你的!”

    滴滴两声,后面一辆迈巴赫车子按了两声喇叭。接着,舅舅的车子和他们车队调头开了回去。

    我已经知道了舅舅的(身shen)份,他是省里的头号黑道大哥。他看起来尊贵、高高在上,但在我这个外甥面前,则表现的和普通人一样,甚至比普通人看起来更加可怜。

    “世子,我们走了?”开车的地火问我。

    “恩。”点点头,我强忍着难受的心(情qg)露出了微笑。眼看着两边的风景飞快掠过,我们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当车子开回省里,我们最先去的地方是学校。因为风火雷电和珠穆朗玛他们都住在寝室,此时才早上七点多我们回去上课也有个地方休息。但当我们快开到学校的时候,我们看见学校外的门口聚满了黑压压的混子。我心里有点紧张,问安遥,“妹妹,这些人不会是来找我们的吧?”

    “不用理他们,我们进去。”安遥冷冷的说。

    听了安遥的话,地火撇撇嘴巴不屑的一笑。接着,就将车子驶进了黑压压的人群。

    “我草,这是什么车子!?”站在车外,一大群混子看见我们的车子立刻惊叫起来。

    “奔驰g63啊,吗比的,是谁这么有钱啊?”隔着厚厚的玻璃膜,他们看不见车子中的我们。

    当着他们的面,有保安很快给我们打开了大门。一点阻力都没有,我们竟然就这样开进了学校内部。

    当车子进了学校后,地火和珠穆朗玛将我们开来的两辆车子停好。然后我们一群人走进了教学楼,直接走进了我们班里。看见我们班里的柴进,安遥立刻冷冷的问,“外面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看见我们,柴进的脸色立刻大变。然后惊讶的看了安遥一眼说,“你们不是传销的?”

    “什么?”听了柴进的话,安遥轻轻皱起眉头。

    “王熙,你竟然回来了啊。他们都说你来了个骗子妹妹,是搞传销的,他们把你骗走了把你器官卖了。”有柴进的狗腿说。

    “我草,这是谁说的!”听了狗腿的话,我的脸色立刻变了。

    “大家都说啊,我们都以为他们把你和张萱骗走了,昨天张萱她妈还找到学校大闹了一场呢。”狗腿尴尬了。

    “什么,我妈昨天来学校闹了?”听了那狗腿的话,张萱赶紧拿着电话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才走了几天,没想到就发生了这样的误会。我心里无奈,心想这些人的想象力太他吗丰富了。安静了一会儿,闪电想了想突然狠狠拍了柴进桌子一下,“那外面的那些混子是怎么回事?”

    “那些人,都是迪哥带来收拾你们的,还有宝少爷,卢志诚,他们已经在外面守了好几天了。说是不整死你们,就每天来这里守着。因为你们不在,宝少爷和卢志诚不是迪哥的对手,他们两个都吓得不敢来上学了,躲了好几天了………”被闪电吓了一跳,柴进语速飞快的说了起来。

    “哦,看来唐皮还没有玩够………”听了柴进的话,安遥不屑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