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七十九章 最后一个谎言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总共是五道黑影,他们每个人都带着一种强大的气势。当他们从角落中走出,面孔也渐渐变得清晰。

    为首的一名男子,他的年龄大概三十多岁。虽然已经到了中年,但能看出他年轻时长得很帅。一头长发,他的刘海几乎遮住了眼睛。他显得有些颓废,(身shen)上的气势却如刀子一般锋利。

    当他整个人从角落的(阴y)影中现出,他渐渐停下了脚步。安静着,他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了崔将军。

    当他指向崔将军的这一刻,我清楚的看见崔将军脸色变了。他看着中年人的眼神恐惧,噗通一声就直直跪在了地上。接着,和崔将军一起来的那些年轻人全都一脸骇然,惊恐的看着中年人,他们十几人全都齐齐跪在了地上。

    “澈儿,难道你比他们特殊吗?”中年人说话了,他的声音低沉,饱含着沧桑。

    “…………”听了中年人的话,王澈的脸色苍白。(身shen)子轻轻的发抖,眼神看起来却是那样的执拗。

    “叶一航?”由药厂正门走进的冷燕说话了。

    “冷燕,你失踪了十几年了。”中年人面无表(情qg)大步走向冷燕,砰的一声紧紧抱住了冷燕。

    “我失踪了十几年,我们也有十几年未见了。”冷燕的脸上也没有表(情qg),却张开双臂抱住了中年人。

    看见冷燕和这中年人紧紧相拥,我知道他们两个之间很熟。这中年人应该是家族中的某个大人物,而我的师父在家族中的地位也是不低。

    突然,那中年人松开冷燕向我看来。看了我很久,他的(情qg)绪显得有些激动。

    接着,他大步向我走来。他走时的速度很快,如风一般。只不到两秒他就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紧紧抱住了我,“熙儿,你母亲希望你是个普通人,但是你注定不会是个普通人。十几年了,你终于还是出现了。”

    “叶叔叔。”安遥行礼。

    “叶叔叔。”天雷和地火等人单膝下跪。

    眼睛没有看向他们,中年人只是轻轻挥了挥手。当天雷和地火他们站起来后,中年人紧紧抓着我的双臂细细打量。渐渐的,他的嘴角勾起了温柔的笑容。就深深的看着我,中年微笑着对我说,“熙儿,你知道吗?在你几个月的时候,你母亲把你交给了我们一段时间。那时候我们都没有结婚,简直快要被你搞疯了。我给你洗过澡,给你擦过(屁pi)股。你在我(身shen)上尿过,还朝我脸上吐过口水。想想那时,简直就像昨天一样。”

    “我,我以前朝你吐过口水?”我吃惊的看着中年人问。

    “你长牙比别的孩子早,快要长牙时喜欢吐口水。虽然你那时候调皮,但是叶叔叔心里却喜欢的很。跟我们回去吧,你的父亲和母亲都很想念你。虽然我们问过你母亲很多次,你母亲都没有说出你的下落,但我知道你母亲很想念你。”中年人说。

    “这………”听了中年人的话,我忍不住偷偷看向安遥。

    “叶叔叔,我哥暂时不能跟你们一起回去。”安遥说话了。

    “哦?”听了安遥的话,中年人有些吃惊。

    “你应该明白,我哥为什么不能回去。”说着,安遥冷冷的看向王澈。

    当安遥看向王澈的刹那,中年人的眼睛也看向了王澈。而王澈的脸色更白,人也是显得说不出的焦躁。她的(身shen)子抖得更加厉害,洁白的手掌也重新流出鲜血。就看着王澈美丽的面孔,中年人突然发出如雷一般的大吼,“畜生,还不跪下给你哥道歉!?”

    “…………”没有说话,王澈的清澈的眼睛流出了两行清泪。

    “澈儿,难道要师父对你出手?”中年人愤怒的问她。

    “我不用你出手,我自己对你出手!”

    (身shen)子一转,由她的(身shen)上飞来无数寒光。深深的向我们看来一眼,王澈转(身shen)就跑。

    就站在中年人(身shen)边,我看见无数寒光直直的向我们飞来。那寒光很多,如下雨一般。但是站在我(身shen)边的中年人,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慌乱。只是将手掌一举,由他的袖口就发出了和王澈(身shen)上一样多的寒光。

    空气中瞬间传来嗤嗤乱响,当中年人发出的寒光与王澈(身shen)上发出的寒光狠狠相撞后,我看见空气中爆发出了很多火光。

    王澈发出的寒光很快被中年人尽数击在地上,而已经逃走的王澈也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眼中现出惊讶,王澈回过头迷茫的向我们看上一眼。突然,由她的眼中流下了滚滚(热re)泪。她哭着,对我们不甘的大叫,“师父,你偏心,澈儿不服!”

    “畜生,你竟然敢私自跑来刺杀自己的哥哥,还毫无悔意不承认自己的过错。你母亲是那么的善良,而你却是如此的狠毒,待我把你带回去交给刑堂,让刑堂来好好的责罚你!”中年人的声音更加愤怒了。

    听了中年人的话,我被他吓得(身shen)子不(禁j)一抖。这一刻也明白了很多,知道了他与王澈之间的关系。

    一切都和安遥说的一样,家族中原来真的有着许多派别。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中年人就是支持王澈的一派。他是王澈的师父,应该很疼(爱ai)王澈才对。但是当我出现了,中年人立刻表现出对我的疼(爱ai),站在了我这边。

    “将这畜生带回去!”中年人冷冷的说。

    听了中年人的话,另外四个中年人立刻面无表(情qg)的走向了王澈。将王澈扶起,准备将她带走。

    而这一刻,一边跪在地上的崔将军突然举起了武器。但,他的武器并没有对准我们,而是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看见这一幕,中年人的右手轻轻一抖。嗤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发出啸声飞向了崔将军。与此同时,我看见崔将军的手枪把爆发出一道火星,他手里的枪也响了,打向了对面一根栏杆。

    啪的一声,那枪声震得我耳朵生疼,不少混子都吓得趴在了地上。那崔将军吃惊的看向中年人,中年人冷冷的看着他说,“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这是你的职责,我不怪你。”

    听了中年人的话,崔将军说出了一句我们听不懂的话。接着,又看向我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在地上跪着对我磕起了响头。

    “他说的什么啊?”一句都听不懂,我问。

    “他在向你道歉。”中年人说。

    “哦……”我点了点头。

    看见崔将军已经道歉,而王澈也被拿下。中年人又看向冷燕,对冷燕说,“对不起,我的徒弟不争气,冒犯了熙儿。我一定会把她带回家交给刑堂责罚,然后交给她的母亲好好管教。”

    “呵呵。”听了中年人的话,冷燕只是冷笑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事(情qg)已经解决了,中年人又看向了我,然后紧紧拥抱了我一下。这一刻,他的眼睛变得有点红了,紧紧抱着我的(身shen)子,他对我说,“如果还不愿意回去,就先在外面呆段(日ri)子吧。但是我们都希望你能回家,如果看见你,我们大家一定会很高兴的。”

    “谢谢你,叶叔叔。”听了中年人的话,我也轻轻抱了抱他的(身shen)子。

    “那么我们走了,安遥你好好照顾你哥。这世界能打败冷燕的人不多,有冷燕保护熙儿我也放心了。”中年人看着安遥微笑。

    “叶叔叔辛苦了。”安遥施施然行礼。

    “走了!”带上崔将军和那十几名年轻人,中年人走向王澈准备带着她离开。

    突然,我想了想对中年人说,“叶叔叔,王澈她还会回来吗?”

    “恩?”听了我的话,中年人转过(身shen)子吃惊的看我。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让王澈回来吧。我很喜欢她,也很想念她,她永远是我的妹妹,就算她再怎么害我也永远都是。还有,如果可以的话,请叶叔叔不要把她交给刑堂好吗?这件事,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吗?”我认真的说。

    “哥?”听了我的话,王澈的眼圈红了。

    “妹妹,我(爱ai)你!”微笑着,我的眼圈红了,“等我当上了家主,我一定会帮你退婚的。”

    “哥………”听了我的话,王澈瘪了瘪嘴巴哭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就回来吧。我舍不得你,希望你还能回来找我……”我说。

    “哥,谢谢你,澈儿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只要澈儿想回来找你,没有人能拦得住澈儿。”攥紧玉手,王澈哭得更加伤心了。

    “澈儿,我们走吧。”攥了攥拳头,中年人深吸了口气说。

    “父亲?”王澈,突然惊讶的向另一处看去。

    当听见父亲这两个字时,中年人和冷燕他们所有人都脸色大变。崔将军他们甚至准备好了跪拜,脸上写满了惶恐。我也跟着他们看去,心中说不出的震惊。然而当我们看向那一边时,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突然,一阵幽香向我袭来。当我才转过(身shen)子,发现自己已经被一个柔软的(身shen)子抱住了。是王澈,她正在微笑着看我。在我的脸上轻轻亲了一口,她微笑着看着我说,“哥,澈儿很擅长骗人吧。但是,澈儿以后再也不会骗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