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八十一章 新学的武功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下过一场大雪,天气变得更加寒冷。圣诞节节(日ri)的气氛还没有过去,新年元旦的气氛开始充满大街。

    一路走过,在我的两边有着不少积雪。这里是省城,一些服装店随处可见。在他们的玻璃上,贴着甩,狂甩,各种甩等字样,大街上不少行人或是匆匆走过,或是停下来看一眼旁边的店铺。

    我,按照冷燕给我的地址,走到一棟空楼面前停下。深深吸了一口冷气,我知道我的炼狱之路就要真正开始了。

    这一次,是冷燕开始教我武功了。他是我真正的师父,也是家族中高手中的高手。想想他一脸冷酷的样子,我的心里有点紧张。能想象的到,他会用何种残忍的方法训练我,折磨我。从今以后,我的(日ri)子再也不会像以前那么轻松了。

    推开大门,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这是一座空楼,里面没有任何家具。墙如白纸一般苍白,地上随处可见几张废纸。绕过一根柱子,我看见一名中年人正面无表(情qg)的坐在我的面前。看见他那凌厉的眼神,我立刻吓得(身shen)子一抖,“师父!”

    穿着一(身shen)黑衣,在他的(身shen)边放着一把二胡。看见我来了,他的脸上仍然没有任何表(情qg)。

    突然,他轻轻抬起了右手。接着,对着我竖起了三根手指。

    “师父,我迟到了三十分钟?您生气了?”心里紧张,我小心翼翼的问。

    “三个月,我将你培养成和安遥他们一样的高手。”冷燕冷冷的说。

    “什么!?”听了冷燕的话,我心里一惊。

    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qg),冷燕轻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接着缓缓向我走来,将右手轻轻按在了我的肩上。

    他的动作虽然轻柔,但按在我的肩上后,我立刻感到了一股千金之力。这一刻,我也终于明白他和安遥他们的差距在哪里了。他们之间,应该可以说是没有差距。因为,安遥他们根本无法和冷燕相比。

    只感觉心里再次紧张,由冷燕的(身shen)上已经传来一股巨力。被那巨力按着,我忍不住想要跌倒。

    他,突然冷冷的说话了,“坐下!”

    听了冷燕的话,我赶紧顺势坐下。而这时,冷燕再次发出一声冷喝,“将你的两腿分开?”

    “什么!?”我吃惊的问了一句。

    没有理我,冷燕直接踢开了我一条腿,接着又踢开我另一条腿,然后右手猛的一按。就被他这么按着,我立刻痛得发出一声大吼。这时,我的腰已经深深弯下,而我的两条腿则向两边分开,我的动作,看起来就像电视中的舞蹈演员一样。

    从没有练过武功,我根本无法作出这种高难度动作。但是被他((逼))着,我却做出了这种高难度动作。可是这样,也对我的(身shen)体伤害极大。我感觉自己的腰都快断了,我两条大腿的筋更是发出了砰的一声。

    “师父,我的腰要断了,我两条腿的筋也快断了。快松手,快,我要受不了了………”很快,我开始痛得难以忍耐。说话都没有力气了,我的汗水也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但,冷燕依然没有松手。他只是一直按着我,直到我真的快要坚持不住才松手。

    接着,冷燕又用各种方法带着我压腿拉筋,几乎每一个动作,都让人我觉得痛不(欲yu)生。然后冷燕又带着我进行基础训练,他训练我的方式比安遥还狠。他直接拎着我倒立,在我的周围燃起了一圈火焰。只要我支持不住倒下,我就会被那些火焰烫伤。而在我倒立的过程中,那些火焰更是炙烤的我汗水噼里啪啦的落下。

    待倒立结束,我(身shen)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冷燕拔掉了我的上衣,拿出一个瓶子在我(身shen)上擦抹了不少药酒。

    我问,“师父,你往我(身shen)上擦的是药酒吧,你给我擦这么多药酒要干什么啊?”

    “打架是最锻炼体能的办法,但是你知道还有一种更加锻炼体能的办法是什么吗?”冷燕不断在我的(身shen)上猛搓,搓的我全(身shen)发红,像要着火了一般。

    “不知道……”我说。

    “是挨打。”冷燕冷冷的说。

    “什么?”

    才吃惊叫出了一声,冷燕已经将我拎到了大楼的正中间。接着他拿出了一根手臂粗的木棍,对我冷哼,“绷紧了全(身shen)的肌(肉rou)!”

    跟冷燕在一起不像跟安遥在一起,安遥是我的亲妹妹,我们两个的关系又很好。不敢跟冷燕调皮,我赶紧绷紧了全(身shen)的肌(肉rou)。

    而在这时,由我的(身shen)上立刻传来啪的一声巨响。

    这一下,我几乎被那棍子打得皮开(肉rou)绽。但因为事先被他涂抹了药酒,我的全(身shen)火(热re),我绷紧全(身shen)肌(肉rou)还能够忍耐。

    “一共一百下,咬牙忍住!”冷燕眼睛一寒,又是啪的一下狠狠向我(身shen)上打来。

    当冷燕打到我第三下时,我已经变得快要坚持不住了。但,一想到武功很高的安遥、王澈和天雷、地火他们,我知道他们一定也付出过和我一样的努力。而王澈和安遥她们两个女孩儿都能忍耐,我又有什么忍耐不了的。我还答应了王澈,一定会成为家主帮她退婚,我绝对不能食言!

    就这么一下下被冷燕打着,当一百下之后我已经变得遍体鳞伤。而这时,我看见冷燕的眼神不再冷了。

    他,温柔的拿出另一瓶药酒为我涂抹(身shen)体。一边为我涂抹着,他一边对我说,“熙儿,你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样的感(情qg)吗?”

    “师父?”我问。

    “不,我把你当成我的儿子一样疼(爱ai)。以前捡到你时,我以为你是一个孤儿,我以为我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了,当你母亲找到我时,我才知道你是王家的孩子。而那时,我和你父亲还是有着血海深仇的敌人。因为你,我放弃了仇恨,选择了保护你们王家。在这个世界上,我和你的爸妈一样疼(爱ai)你。但是如果你没用,你就会死掉。你只有比别人多付出十倍的努力,你才能保住你的生病。”冷燕心疼的看着我(身shen)上的伤痕说。

    “谢谢你………”我知道他是个好人,他一定不会害我。眼望着他关切的目光,我轻轻点了点头。

    “努力吧,只有你变强了,你才能保护自己。只有你变强了,也才能保护(身shen)边的人。”冷燕说。

    “师父,我一定会努力的。”想想张萱、安遥、王澈,我轻轻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在药厂的大战,就算天雷和地火他们那种高手都被砍伤了,而你居然没有受伤?”看着我(身shen)上完好的皮(肉rou),冷燕突然吃惊的看我。

    “因为他们一直在保护我啊,所以我才没有受伤……”我想了想说。

    “不,就算他们保护你,在那种(情qg)况下你还是会受伤的。但是你似乎很灵巧,你比他们更有天赋。”冷燕,他看着我的眼睛亮了。

    “是运气吧,那时候是有不少刀砍我,但是我全都躲开了……”我心里紧张。

    听了我的话,冷燕深思。渐渐的,他开始笑了。就盯着我(身shen)上完好的皮(肉rou),他微笑着说,“也许,你会比你的父亲更有出息呢。也许,你还可以学习一种更好的武功……”

    “什么武功?”我问。

    “(身shen)法,也许你可以练成一种不会被人打到的(身shen)法………”

    “师父,这样真能练成不会被人打到的(身shen)法吗?”转眼,我就站在了一片白墙前面。看着眼前的冷燕,我瑟瑟发抖的问道。

    “不知道,反正我把双眼蒙住了,如果你受伤了,可不要怪师父狠心。”在我的面前,冷燕已经用一块黑布蒙住了眼睛。突然,将一排排足球狠狠向我踢了过来。

    “我草!”看见一片足球乱七八糟的飞了过来,我赶紧吓得四处闪躲。

    “熙儿,你竟然真的很灵活。”狠狠将一个个足球向我踢来,当那些足球弹回去时他又狠狠踢来。

    “还行吧,毕竟我是个优秀的辅助。”我得意,突然被一个足球狠狠砸中了眼睛。

    “很好,那么我要加速了!”眼看着一个个足球弹了回去,冷燕又是一脚脚将无数个足球踢了回来。

    突然,一个足球狠狠砸在我的(身shen)后发出了爆炸声。就惊讶的看了冷燕一眼,我吓得再次疯狂闪躲了起来………

    当一切训练结束之后,我已经被冷燕踢来的足球砸的遍体鳞伤了。冷燕细数着我(身shen)上的伤痕,然后欣慰的点点头说,“很好,才第一天你只被砸中了四十几下。从明天开始你自己数着,每天(身shen)上少一处伤痕,就代表你的(身shen)法进步了一层。当你不再受伤了,我就能带着你进行更高级的训练了。”

    “恩……”脸肿得老高,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对了,你今天晚上为什么迟到了三十分钟?”冷燕突然想到了什么,问我。

    “我(身shen)上没有钱啊,是从学校走路过来的………”我委屈的说。

    “…………”听了我的话,冷燕尴尬的咧了咧嘴巴。然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递给了我一沓子钞票说,“喏,这是师父给你的零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