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九十章 绿野仙踪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说完这句话,我噗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接着肚子越来越疼,我疼的不断发出了一声声大吼。同时,我的脸色变得更绿。甚至,我看见我的双手也开始渐渐变成了绿色。

    “吗的,好霸道的毒药!”我,再次发出了一声大吼。

    “不可能,这饼干是我们昨天才买的,而且买来时包装完好,这饼干怎么会有毒呢?王熙,是不是这饼干过期了,你上个卫生间试试?”喜儿还被我捆着,她小心翼翼的问我。

    “不可能,中毒的感觉和过期的感觉我还分的出来。而且,我吃了过期的饼干,脸会变成绿色的吗?”我指着自己的脸说。

    “这………”看着我绿色的脸,喜儿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时,我忍不住挽起袖子看了一眼,看见我的整条手臂都在以(肉rou)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绿色。如果再不加以遏止,我整个人可能要变成绿色的人了。而且我还不知道,这有毒的饼干吃了会不会马上死掉。

    一想到自己就要死了,我整个人也开始变得害怕了。

    “奇怪,你刚才吃的饼干包装明明是完好的,而且这饼干是我们昨天才买的。如果那饼干被人下毒了,这毒是什么时候下的呢?”看见我变得越来越绿,喜儿皱着眉头自言自语。

    “那饼干没毒,是王熙的手有毒。”突然,由厨房中传来一个(阴y)冷的声音。

    “谁!?”喜儿大大的眼睛向厨房看去。

    一声冷笑,由厨房中走出一名帅气的少年。他,(身shen)材(挺tg)拔,模样帅气。头发很短,人显得十分精神。他的(身shen)上带着一种贵气,与喜儿一样看起来贵不可言。在他的上(身shen)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衫,左腕戴着一块金光闪闪的手表。右手拿着一个红红的苹果,放在嘴里狠狠咬了一口。接着,看着我们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王家的二少爷,王涣!”

    “是你?”喜儿的(身shen)子还被我捆着,看着他警惕的后退了两步。

    “是我,我是王家的二少爷。不过今天之后,我可能要变成王家的大少爷,王家的世子了。”向我看来一眼,王涣轻轻((舔tian)tian)了一下洁白的牙齿。

    看着王涣((舔tian)tian)舐牙齿时凶狠的模样,我咬着牙齿(身shen)体不寒而栗。

    (阴y)冷,他虽然充满了贵气,但是他同时还给了我一种(阴y)冷的感觉。当他由那厨房中走出后,我已经感觉到家里变得(阴y)风阵阵。同时,我还看见他(身shen)上隐隐散发着一种不祥的黑气。仿佛他是瘟疫,只要我和他接触一会儿就会倒霉。

    看着他(阴y)冷的表(情qg),感受着他(身shen)上不祥的气势,我忍不住向后爬了几步。

    “王熙,原来这就是你家的小四,我早就听说过他,听说他娘家在王家势力最弱,家境只是中产,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来巴结王家的重臣。对他好的,只有王家的一个道士,但因为他和那道士学了不少旁门左道,平时只会用(阴y)招对付别人,就连家主都不太喜欢他。”喜儿眨巴着大眼睛,小声对我说。

    “小点声,你当着他的面这么说他,太侮辱人了……”听了喜儿的话,我的额头冷汗直流。

    “喜儿说的是实话呢。”喜儿依然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单纯的对我说。

    “求求你,别说了,他已经生气了……”我的冷汗更多。

    听了我的话后,喜儿回头向王涣看了一眼。果然,她看见王涣的脸色已经青了,额头青筋暴突。而看见这一幕,喜儿立刻转(身shen)就跑。同时,用小脚踢了我一下说,“王熙,快给我解开绳子!”

    看见喜儿开始跑了,我也不顾肚子的剧痛爬起来就跑。一边跑着,我一边忍着痛苦为她解(身shen)上的绳子。但,还没等绳子解开,由我们(身shen)后已经袭来了一阵(阴y)风。

    只感觉后背一痛,我和喜儿同时飞进了客厅。

    “大胆,你个不受器重的庶子,你竟然敢袭击本小姐,你不怕我们叶赫那拉家报复你吗?”落在柔软的地毯上,喜儿立刻愤怒的回头看去。

    “呵呵,如果没有人知道你是被我杀死的,大概就没有人能报复我了吧?”

    由走廊中走出,王涣的脸色铁青。一边走着,王涣一边轻轻扭动着脖子。

    “世子,快给我们解开绳子!”看见有敌人来了,(春chun)夏秋冬四个丫头也开始急了。

    “好,好……”此时我整个人彻底变成了绿色,一双手看起来绿的可怕。而我的肚子更疼,额头上也不断的流下了虚汗。一边答应着(春chun)夏秋冬四个丫头,我一边手忙脚乱的去给她们解绳子。但,我发现我的眼睛竟然也变得花了,她们四名少女开始在我眼中变成了八名少女。

    “王熙,解我的绳子!”看见我目光呆滞,喜儿催促。

    “………”听了喜儿的话,我又向她看去。眼中的喜儿,顿时也变成了两个喜儿。

    “快,快,你想什么呢,你快给我解开绳子呀!”看见我发呆,喜儿继续催促我。

    “我,我分不清那个是你……”只感觉她的声音忽远忽近,我知道我中的毒越来越深了。

    “这个是我!”喜儿将(身shen)子向我一靠,然后将被我反绑的双手递到了我的手里。

    摸到了喜儿冰凉的小手,我立刻开始为她解手上的绳子。但绳子还没有解开,我感觉(身shen)子一轻人又狠狠飞了出去。

    王涣,他此时在我眼前化成了一个个重影。狞笑着,他轻轻((舔tian)tian)舐着牙齿说,“世子,是不是看不清东西了?是不是,还感觉(身shen)子时凉时(热re)啊?”

    “是,你这是什么毒药?”我呆呆的问他。

    “呵呵,这是我自己研制的毒药,叫做绿野仙踪。当你误食了这毒药后,你整个(身shen)子会变成绿色,肚子也会剧痛。但是渐渐的,你会感觉自己不再痛了,同时会变得很舒服,甚至飘飘(欲yu)仙。而到了这个时候,也是你生命就快结束的时候。”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有才华?我这么有才华的人,是不是应该取代你成为世子?”王涣,冷笑着看着我问。

    听了王涣的话,我忍不住心里一惊。因为我确实发现,我的肚子已经不再痛了。而我的(身shen)子开始时凉时(热re),人像是一会儿浸泡在冰水,一会儿浸泡在(热re)水之中。同时,我的(身shen)体开始变得舒适,眼睛也重新恢复了视力。

    如果我没有擦错的话,我已经中毒更深。也许用不了几分钟,我就要当场倒地死亡。

    “哥,能死在我的手下也是件很荣幸的事呢,你放心的死去吧,然后由我来继承你世子的(身shen)份。你也不要害怕,因为我还会让她们陪着你,到了天上给你作伴。哥哥,其实小四对你很好呢。你变成了鬼后,千万不要来找我哦!”王涣轻((舔tian)tian)着牙齿,看向地上的喜儿。

    “吗的,老子变成鬼一定要找你!”

    突然,我大吼一声向王涣扑了过去。这个时候我的肚子不再痛了,我已经恢复力气了。而想着我就要死了,我的心里越来越恨。就算是我快死了,我也不能让他好过!

    “呵呵,废物。”

    当王涣看见我向他扑过来后,他脸上一点紧张的意思都没有。他的表(情qg)轻视,眼中带着不屑。而当我快要接近他后,他猛的一掌就向我打了过来。但是这一刻,他看着我的脸色变了。

    因为,他没想到我竟然躲开了他的攻击。当他一掌即将当中我时,我脚下步子一晃就轻轻躲开了他的攻击。他轻视我了,我这段时间的训练也发挥出了作用。虽然我还不是很强,但是我被冷燕训练着,(身shen)体已经变得越来越灵活了。

    闪开他凶狠的一掌,我整个(身shen)子立刻向喜儿倒去。不小心将她压倒在地,我赶紧抱着她用双手解她的绳子。一边给她解绳子,我一边小声对她说,“喜儿,我就要死了,但是我不能连累你,你快点跑,让安遥小心这个畜生。”

    “王熙……”听了我的话,喜儿的小脸变得潮红。

    “快跑!”一用力终于解开了她的绳子,我整个人也是发出了一声大吼。

    当我为喜儿解开绳子后,我的(身shen)后再次袭来一阵(阴y)风。感受着那(阴y)冷的罡气,我已经避无可避。想了想,我咬着牙齿抱紧了喜儿。我已经决定了,就算我死了也要先救出喜儿,反正我就要死了,就用我的(身shen)体替喜儿扛下这掌吧。

    但,就在那(阴y)气即将打中我时。喜儿,她看着我的眼神变了。将嘴唇轻轻一咬,喜儿也伸出双臂将我抱紧。然后用力一滚,直接躲开了王涣的攻击。

    一掌打空,王涣再次打来一掌。这时,喜儿一把将我推开,然后轻轻一转从地上站了起来。

    一掌,她重重向王涣的手掌打去。两掌相对,空气都仿佛在这一刻发出了波动。

    只感觉一股暖流与一股寒流对撞,客厅中的空气渐渐变得扭曲,渐渐又恢复了平静。接着,王涣整个人大步的后退。连续退了五步,他咬着牙齿定住了(身shen)体。然后由他的嘴角缓缓流出鲜血,他吃惊的看着喜儿说,“你,竟然拥有了内功?”

    “庶子,喜儿可是叶赫那拉家的独生女呢。喜儿从小就被家族精心培养,喜儿的能力,岂是你这种不受重视的庶子能够相比。”脸色微微发白,喜儿的声音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