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九十九章 真够潇洒的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14
    中午的走廊安静,长长的走廊只有我们三个人。趴在我的耳边,宝少爷才小声说了几句我就听清了。

    他,就偷偷向周围看了一眼。趴在我的耳边,小声说,“那温泉度假会所里有小姐而且,全是好看的”

    听了宝少爷的话,我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吃惊,我小声的问他,“你要带我们去找小姐啊。”

    “找不找都行,干不干也都那个价。门票五百,我家有票免费。但是你想享受好的服务,就得消费。最低消费是2999,除了帝王浴,不开贵的酒,里面的项目基本都能随便玩了。”宝少爷小声说。

    “那你的意思是”我说。

    “别带风火雷电他们,要是他们知道里面有小姐该乱说了。而且那地方(挺tg)有名的,咱们三个高中生去那种地方,没找都被人以为找了,传出去多磕碜啊。你还有对象呢,还有未婚妻,你妹妹也在,我还喜欢王澈,卢志诚还没处过对象。在咱们学校,咱仨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咱们得要名声啊”宝少爷说。

    听了宝少爷的话,我这才明白。宝少爷不想带四大堂主,是做贼心虚,是怕四大堂主误会,看他轻车熟路的样子以为他找过小姐。还怕他们跟我们一起去了以后乱说,让人知道了丢人。

    “去吧,耐嘎达(挺tg)安全的,耐嘎达是北城老大罩着的地方,里面有不少打手呢。要是毒王敢在耐嘎达对付咱们,都不用咱们,北城老大都直接出手了。”宝少爷说。

    “那,咱们消费了找不找小姐啊?要是不找,是不是亏了啊?”卢志诚问。

    “忍不住了就找呗,反正也没人知道。不管咋消费,咱们别超过2999冒了就行,要不到时候让人留在那就磕碜了。跟你说也说不清,到那你就知道了。”说着,宝少爷带着我们走出了寝室楼。

    “我草,你不会真的想找吧?”我问。

    “看(情qg)况。”宝少爷的表(情qg)有点严肃。

    三个人一起走出学校,我们打车陪宝少爷回了他家。他家离我们学校不远,住的小区很高档,房子是个两层楼的洋房。在家里换了(套tao)衣服,宝少爷又给我们两个一人拿了瓶饮料。然后把自己的积蓄全带上了,和我们又打车去的北城。

    路上,我想着那温泉度假会所有小姐心里有点紧张。脸还有点红,心里有点害怕还有点期待。而宝少爷则是一脸严肃,人看起来非常正经。我彻底明白了,宝少爷他还真有找小姐的意思。他不带四大堂主,也是怕这种事被更多的人知道。

    当车子停在那温泉度假会所门口后,我们三个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度假会所的大厅很大,看起来也很豪华。从小到大,这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奢侈的一次消费了。而卢志诚和我们一边走着,一边小声说,“这到底是啥地方啊,怎么这么贵啊。我以前跟我爸去最好的乐水汇洗澡,几百块钱就挡住了啊”

    “傻比,没听见这名字吗,这叫温泉度假会所,可不是乐水汇那种洗浴中心能比的。这里不光能洗澡,还能泡温泉,能度假,里面淋浴的水都是温泉水,老好了。”宝少爷说。

    “温泉水?”卢志诚问。

    “你们听我的就得了,别泡温泉里的池子,小心有传染病。”宝少爷说。

    “恩”我和卢志诚两个同时点头,心里也更加紧张了。

    还是怕王涣对付我们,到收银台的时候我特意回了下头,看看有没有人跟踪我们。宝少爷领了牌子,就带着我们去一边换鞋。

    “不给钱吗?”我问。

    “洗完了以后给,一会儿他跟咱们说项目的时候小心点,别超过2999最低消费就行。”宝少爷说。

    说完,宝少爷就把鞋子脱了。他穿的是一双反毛皮鞋,当服务生过来拿鞋时,宝少爷冷冷说道,“把我的鞋子和我这两个兄弟的鞋子弄干净点,听见了没?”

    “好的先生。”服务生轻轻点头。

    鞋子被服务生拿走了,我们三个就走进了温泉会所内部。在换衣服的时候,又有三名服务生过来伺候我们。宝少爷,他再次冷冷的说,“拿着我的衣服去熨了,给我这两个兄弟的衣服也干洗一下,熨的利利整整的,听见了吗?”

    “好的先生。”那三名服务生点头。

    “我草,这里服务这么周到啊。”看见那三个服务生拿着我们衣服走了,卢志诚小声说。

    “嘿嘿,卢志诚,你家条件也不错,但是跟我相比,知道咱俩的差距了吧?”宝少爷坏笑。

    “恩”卢志诚点头。

    “告诉你,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一分钱一分货,到了这度假会所,咱们花了大价钱就是上帝。这种服务,普通的小洗浴中心也有,但绝对没有这里周到。玩吧,玩完了一般小洗浴中心你都不想去了。”宝少爷说。

    接着,我们三个兄弟就走进了里面洗澡。当走进那里面后,我的眼睛顿时就瞪大了。

    我草,这度假会所好大,洗澡的地方跟我们学校足球场一样大。此时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大片绿色,在洗浴中心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泡澡池子,而在那泡澡池子附近,还有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池子。

    池水清澈,里面还在咕噜咕噜冒着泡泡。在我们的头顶,四周各有一块巨大的液晶屏幕。那里面正放着好声音的视频,当汪大哥猛的一拍椅子转过(身shen)子的刹那,我们三个人那紧张的心(情qg)瞬间就变得心花怒放了。

    我草,好牛比的洗澡堂子啊!

    一声大吼,我们三个立刻冲进了一边的单间洗澡。这里面的洗澡单间也很牛比,洗浴用品全是高级货。进单间的时候,我还看见上面贴了牌子。我进的单间叫总裁,卢志诚的单间叫处长,宝少爷的单间叫老板。

    吗个比的,一走进这单间,我感觉自己真的要变成了大老板一样。

    然后我们三个一边洗澡一边闹,拿着淋浴喷头往对面单间里喷。因为才是中午,这度假会所还没有什么人。这一洗一闹,我们(身shen)上的疲惫一扫而空,最近被王涣影响的心(情qg)也变得特别好。

    接着我们又走出了洗澡单间,宝少爷看看那清澈的温泉池子说,“没啥人啊,看来这温泉可以泡。走,咱们三个去爽爽。”

    三个人就泡进了一个小池子,泡澡的时候里面咕噜咕噜冒着泡泡。才稍微泡了一会儿,我(身shen)上紧绷的肌(肉rou)就松弛了,人也是变得昏昏(欲yu)睡。

    “怎么样,跟着本少爷一起玩有意思吧。熙哥,老卢,以后咱们三个就是兄弟,咱们三个永远都不分开。本少爷将来发财了,就带着你们一起发财。要是本少爷家里穷了,你们都不许嫌弃我。”宝少爷泡在温泉中舒服的说。

    “咱们三个永远是兄弟,永远不分开!”我说。

    这一泡,我们三个就泡了几个小时。当重新睡醒时,我看见度假会所已经来了不少人了。这时候(身shen)子也软的不行,走出温泉池子(身shen)上没有力气。带着我们,我们三个一起换上了一次(性xg)的浴袍。去二楼吃的自助餐,又去三楼看的歌舞表演。

    这的歌舞表演全是真人,看的时候特别有意思。在三楼看了一个小时歌舞表演后,宝少爷和我们走出来时笑嘻嘻的说,“马上就到了最有意思的环节了,我带你们去六楼。”

    “去六楼?”

    “对,四楼和五楼都是绿色服务,六楼就有色了。”宝少爷笑嘻嘻的说。

    “真找啊?”我和卢志诚的脸顿时就红了。

    这时候宝少爷的脸也很红,他小声对我们说,“看(情qg)况啊,要是忍不住了就找。六楼也能按摩的,忍不住了就可以那个。要不咱们绿色的做完了,去六楼还得重新花钱,不合适”

    听了宝少爷的话,我们三个心事重重的走进了电梯。当我们三个到了六楼后,我们三个全都紧张的说不出话了。

    由不远处立刻走来三名黑衣青年,一看见我们他们就露出了笑容,“三个哥,是第一次来吧?想玩点啥服务,您说说。咱们这,可是啥服务都有啊。只要您能想到的,咱这都有”

    “知道,把你这妹子都带出来瞧瞧。”宝少爷紧张的说。

    “哈哈,哥这是总来啊。”三名青年坏笑。

    “”听了那三名青年的话,宝少爷看看我们脸色有点不好了。我心想幸好没带风火雷电他们来,不然宝少爷这事还真可能传出去。

    就去了一个包间,那三名青年叫来了一大群姑娘。总共两排,全都穿着短裙长得不错。

    坐在那沙发上,我看着这些姑娘心里特别的紧张。也不敢细挑了,我随便挑了一个就让其他的走了。

    然后青年把我俩带去了别的房间,进去的时候我听见那青年说,“把你的本事都使出来,这哥第一次来,伺候的好点。”

    一听见他这话,我心里变的更乱了。

    然后那青年给我们关上了门,房间里有剩下我和那姑娘了。那姑娘微微一笑,扶着我就躺在了(床chuang)上,笑着问我,“哥,第一次来玩啊?”

    听了那姑娘的话,我看她长得还(挺tg)清纯的。她的(身shen)材也很不错,两条白腿又细又长。

    “你先给我按摩吧”我紧张的说。

    “好,你闭上眼睛。”姑娘微笑。

    听了姑娘的话,我就闭上了眼睛。这时,我感觉我感觉整个(身shen)子都(热re)了,心里也更加害怕。我心想自己一定要坚持住啊,千万不能对不起张萱和喜儿。但是和这姑娘单独相处,我的(身shen)子还是变得不老实了。

    “哥,家里是干啥的啊。”坐在了我的(身shen)上,姑娘给我轻轻揉着胳膊说。

    “普通人。”我被她揉着胳膊,感觉(挺tg)舒服的。

    “普通人来这地方玩啊,您可真能说笑”姑娘笑了。

    “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让她给我按摩不说话了。

    就静静的被她按着,渐渐的我又有点想睡觉了。而她按得我真很舒服,给我手脚和全(身shen)的肌(肉rou)全都放松了。

    每一次累的要死,我们休息之后都会有新的突破。而今天一天放松的不错,我感觉明天我的(身shen)子一定会实力大增。

    然而,这个时候那姑娘有点不老实了。她往我大腿按了一下,然后手不老实的往别处碰了碰说,“哥,您来这就是要按摩啊,妹子这有不少好玩的呢,您想试试不?”

    “都啥啊?”一听见她这话,我紧张的睁开了眼睛。

    “嘿嘿,您懂”

    “都不许动!”

    当姑娘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大群黑衣人突然冲了进来。有人一下就将那姑娘按在了(床chuang)上,又有人过来狠狠按我。

    这画风变化的太快,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心想难道是王涣跟小好人的人来了?人吓得脸色大变想要反抗。

    但当我才要打他们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些人竟然都是警察

    整个人顿时傻了,我和那姑娘同时被带了出去。接着我看见六楼的大厅被带出来不少人,宝少爷和卢志诚也全被带出来了。

    看见他们两个,我吃惊的问,“这是咋回事啊,咋还有警察来了?”

    “吗的,谁知道啊,这地方(挺tg)安全的啊,咋还来了这么多警察啊”宝少爷一脸的郁闷。

    “”看了看四周的警察,我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了。

    当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被寒风吹的抖了一下,我偷偷看了一眼对面的女生忍不住低下了头

    “呵呵,真够潇洒的。”女生的眼神冰冷,语气也是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