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一百零八章 一天一夜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14
    当那电话不断响起,我紧握着玉笛手心渐渐沁出汗水。我知道一定是他,我看着那电话心中不禁紧张。

    经过与五毒的大战之后,我对他的实力重新有了一个认识。我不知道他还有多少阴招,还能拿出多少卑鄙手段对付我们。

    而每一次见到他,都意味着不祥。只要和他稍微有点接触,我都会走上几天的霉运。

    心里如打鼓一般乱敲,耳听着那电话不断响起,我整个人也是变得更加紧张。

    “草你吗!”突然,我想了想拿起电话骂了一句,紧接着又挂断了电话。

    “………..”安遥、飓风、地火、春夏秋冬、宝少爷、卢志诚、三毒,他们看着我一副发贱的模样全都愣住了。

    没理他们,当电话再次响起我直接就关机了。紧接着把另外两个电话也关机了,这才笑着对他们说,“毒王太吓人了,我现在一句话都不敢跟他多说。”

    “世子,您可知道,王涣的母亲也是您的母亲?”飓风惊讶的看我。

    “…………..”听了飓风的话,我的脸顿时红了。

    “世子,按照正常人的说法,王涣的母亲是您的后母。而您这样骂他,似乎有点大不敬了吧………..”地火也是尴尬的看我。

    “哥,你不该那么骂王涣的,你这样实在有失你世子的身份,显得你没有教养了。”安遥也是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听了他们的话,我发现除了宝少爷和卢志诚,大家看着我的眼神全都说不出的嫌弃。而三毒看着我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愤怒,恨不得用目光将我杀死。

    “我不是故意的啊………”面对大家的数落,我想了想说。

    “哎,有时间该培养一下你的素质和气质了。”安遥无奈的叹气。

    为了对付毒王,我们到现在已经损失了三名兄弟。天雷、闪电和珠穆朗玛,他们因为中毒纷纷被送到安家养伤去了。而我们中最厉害的喜儿也中毒了,她选择留在家里养伤。冬儿对我说,喜儿从小到大连蚊子都没叮过,更别说是受伤了。如果喜儿的家族知道她受伤了,那么她的家族一定会震怒。

    到时候春夏秋冬会被严重的惩罚,连我们也会遭到叶家的责问。她们家族还可能派来大量高手对付王涣,打伤喜儿的五毒一定会被直接处死。

    所以为了不引来家族的震怒,喜儿将这一切都瞒下了。现在家族只以为我和喜儿正在一起恩爱,我正像大哥哥一样对喜儿体贴有加。

    听了冬儿的话,我心里更加内疚。原来,喜儿一直都在家族那边说我好话,就算是受了委屈她也偷偷忍下了。

    这一夜,我陪了喜儿整整一夜。她睡在床上,我则是靠着床边研究那本阵谱。

    说起来我们这次收获很大,这阵谱和暴雨梨花针全都是宝物。还有从五毒那缴获来的毒药,这些东西我们也能用上。

    吗的,要是让我学会了那驱蛇的阵法,我以后能驱赶着一大群毒蛇为我作战就牛比了。而且这阵谱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只要我看上一分钟就能睡着。这书,简直是治疗我失眠的最好良药。

    到了第二天,明亮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窗外有鸟儿叽叽喳喳在叫,那欢快的声音让人听起来心中惬意。

    躺在柔软的地毯上,我浑身肌肉松弛身上没有力气。都忘了自己睡在哪里了,我感觉自己睡得比在温泉度假会所都舒服。

    一阵少女身上特有的幽香传来,我嗅着那淡淡的幽香惬意的翻了个身子。仰面闭着眼睛,我心想这么舒服就多睡一会儿吧。

    渐渐的,我感觉自己的鼻子开始发痒了。越来越痒,我的心里也开始渐渐变得发痒了。

    睁开眼睛,我看见一名清装少女就蹲在我的面前。她的模样清秀,眼中带着几分调皮,头上插着许多珠钗,身上穿的丝绸衣裳刺满了精美的凤凰。那凤凰显得她更加尊贵,那名贵的丝绸衣裳裁剪得体,显得她身子更加窈窕。

    呆呆的看着她,我只觉周围仙雀环飞,三魂七魄已经被她带走了一半。

    “还不起来?”看见我醒了,她微笑着问我。

    “这就起来了。”我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心想说好的照顾她的,自己怎么睡过头了。

    然后洗了个澡,我下楼时看见家里已经没人了。喜儿就坐在餐桌前等着我,小巧的脚上穿着白袜轻轻摇晃。

    “吃饭吧?”看见我下来了,喜儿微笑。经过一夜休息,她已经变回了原来活泼可爱的样子。

    “你身上的这件衣服,好美。”我说。

    “喜儿在家族经常这样穿的,因为喜儿是少数民族嘛。只不过在外面不敢这样穿了,怕人以为我是神经病。”喜儿对我眨了眨眼睛。

    看见喜儿好了,又变得这么可爱,我都恨不得把她搂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但是是我说不喜欢人家的,所以我只能被她诱惑,却不敢做出任何动作。

    心里面老后悔了,我勉强露出微笑说,“我妹妹和地火他们去哪了?”

    “安遥说要给我们创造独处的机会,她把大家都带走了………”听了我的话,喜儿小脸红了。

    “什么?”听了喜儿的话,我的脸也跟着红了。很快,我无奈的摇摇头问,“你中的毒好点了吗?”

    “恩…….”喜儿轻轻点头。

    在和她说话的时候,我看见她的小脚还在轻轻乱晃,真恨不得给她小脚抓住啊。然后我想到了什么,对喜儿说,“喜儿,我听说你精通音律,我昨天从毒蛇那缴获了一根笛子。你,能不能教我吹笛子啊?”

    “好啊,你吃完了饭就教你。”喜儿说。

    “恩!”我用力点点头。

    吃过了饭,喜儿就教我吹笛子了。她拿着我缴获来的笛子,教会我吹出一些简单的发音,然后又拿来那本书,告诉我书上的音符该怎么看,照着那音符该怎么吹。

    当我照着那些音符吹了一会儿后,喜儿突然拦住了我说,“你还是先别吹了,不然怕你把毒蛇引出来。”

    “对啊!”听了喜儿的话,我的脸色立刻变了。

    “我教你一些别的乐谱吧,只要你学会了这些乐谱,学起书上那些阵谱也会简单不少。”喜儿说。

    “好啊,学什么乐谱?”我问。

    “难的你也学不会,就先教你一首粉刷匠吧。”微笑着,喜儿拿过了我的笛子。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轻轻的吹。就注视着她的眼睛,我不禁露出了笑容。因为,她吹的还真是粉刷匠的曲子。

    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

    “你试试。”喜儿将玉笛递给我说。

    接过玉笛,我轻轻对喜儿点头。然后也学着轻轻吹了起来,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

    “哈哈,好玩吧?”喜儿笑着问我。

    “好玩!”我也笑了。

    和我一起笑了一会儿,喜儿又继续教我笛子。在她教我的时候,她的眼睛明亮,眼神看起来说不出的单纯。仿佛,她的眼中就只有我一名男生。除了我,这世界上再也没有别人。

    不知道和她学了多久,我感觉我的心里说不出的开心。我不禁忘记了烦恼,就连以前心中的戾气和郁气也一扫而空。当我学会了这首曲子后,喜儿拿来了她的古琴对我说,“世子,不如我们来一首琴瑟和鸣?”

    “我行吗?”知道喜儿弹琴好听,我心里紧张。

    “当然,你是我的徒弟呢。”喜儿微笑。

    听了喜儿的话,我微笑着点头。接着,我们两个一个弹琴,一个吹笛。渐渐的,美妙的琴声和笛声充满了整个屋子。那声音快乐,让人心里也是忍不住快乐。

    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我要把那新房子,刷的更漂亮。刷了房顶又刷墙,刷子像飞一样。哎呀我的新房子,变了变了样……..

    一遍又一遍,我们两个看着对方说不出的开心。音乐能使人的心灵净化,我感觉我的心灵也在这一刻净化出一个新的层次。

    突然,我看着喜儿暗叫一声不好。我,好像忍不住开始爱上她了………我,我怎么能这样,我怎么能算话不算数,我怎么能爱上她……….

    “好好吹!”听见我的笛声乱了,喜儿凶巴巴的看了我一眼说。

    看着喜儿单纯的样子,我想了想静下心认真吹了起来。就被她一遍又一遍的带着,我的笛子吹的越来越好了。

    突然,我们听见地下室传来一声大叫。是毒蛇,她正在哇啦哇啦大叫着什么。

    放下琴和笛子,我和喜儿互相看了一眼走进地下室。看见毒蛇正一脸怒容看着我们,口中仍然哇啦哇啦说着什么。

    “她说的什么?”毒蛇说的是缅语,我的缅语还没有学会。看见毒蛇好像很着急,我忍不住问身边的喜儿。

    “喜儿只会满语、俄语、英语、法语、德语、日语和韩语,不会缅语……..”也看出毒蛇很着急,喜儿跟着急了起来。

    看见喜儿不会缅语,我缅语学的还不好。我感觉毒蛇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着急的对她说,“你说汉语啊,擦,你一点汉语都不会说吗?”

    “蛇…….”听了我的话,毒蛇用汉语生涩的说出一个字。接着,又用生硬的汉语说,“蛇,你们………吃饭………”

    “说的什么啊?”我心中一惊。

    “蛇…….你们……..吃饭!”连续说了好几遍,看见我们都听不懂,毒蛇又用缅语哇啦哇啦说了起来。同时,还用眼睛使劲看桌子底下的几个袋子。

    “草,到底说的什么啊,安遥什么时候回来啊!”咋听也听不懂,我被她弄的又是着急又是害怕。

    “安遥,安遥她要给我们制造独处的时间,说晚上也不回来了………..”喜儿也很着急,小脸同时变得更红了。

    “什么,我们要在一起独处一天一夜?”听了喜儿的话,我看着喜儿娇弱的身子心里砰砰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