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一百一十六章 贼心不死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14
    医院的病房中,舅妈打着点滴已经晕过去了。而张萱眼圈通红,焦急的拉着我胳膊说,“王熙,我妈这人嘴不好,有点贪财,还很现实。但是她的心眼不坏,也没对你做过罪大恶极的事情。现在她知道你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了,心里面变的好喜欢你。求求你,一定要帮我把我妈治好啊。”

    “放心,我一定会把舅妈治好的。”我轻轻点头。

    “世子,你舅妈中的毒,跟你上次中的毒一样。”春夏秋冬已经赶来,安遥也带着飓风来了。

    “绿野仙踪?”我问。

    “是的。”春儿轻轻点头,然后对我说,“这种毒药是毒王王涣特制的毒药,除了他,五毒的解药只能起到控制的效果,并不能解毒。要想解开你舅妈中的毒,我们只能抓住毒王。”

    “查到了吗?王熙舅妈是怎么中的毒?”叶无极微微皱起眉头。

    “咖啡的杯子。”一名青年说道。

    “恩?”叶无极眉头皱得更深。

    “叔叔,我已经调查过了,我们提供的咖啡豆没有任何问题,咖啡机,以及水源,都没有任何问题。而在我们这里上班的服务员,大多是本科以上学历,尤其是二楼西餐厅的服务员,每个人都懂得英语或者更多的语言。这样优质的员工,并不多见。而在我们这工作的员工,来的时间最短的也已经有三个月以上。所以,在我们酒店是绝不可能有任何卧底的。唯一有问题的,是那咖啡的杯子,所以我断定,是王家二少爷在咖啡杯里下的毒。”青年说。

    “恩,我们叶家解毒的药品带来了吗?”叶无极问。

    “带来了,但是王熙舅妈中毒已深,即使拿来我们叶家的解药,也只能解除她身上小半的毒素。”青年说。

    “给她服下。”叶无极说。

    “是!”青年轻轻点头。

    扶起舅妈,青年给舅妈喂了解药顺着水服下了。我知道他们叶家解药的厉害,上次我就是中毒了,被冬儿把肚子里的毒药都扣了出来,然后她们会叶家拿来的解药,给我服下把我身上的毒解了。

    但是舅妈的身份特殊,我不可能像冬儿抠我一样去抠舅妈的嗓子,甚至不能狠狠打她一拳让她把肚子里的咖啡吐出来。整个过程我和张萱都没有喝咖啡,就只有舅妈喝咖啡了,而且还把那一整杯咖啡都喝了。

    刚想对叶家人说一声谢谢,安遥冷冷说道,“王熙的舅妈,不是一个生活优质很有格调的女人吗?这蓝山咖啡中加了毒药,怕是会影响咖啡的口味吧,为什么王熙的舅妈没有喝出来呢?”

    “我舅妈懂啥啊,她一直都是装高雅呢。”我说。

    “哦………”听了我的话,安遥笑了。

    本来自己妈妈中毒,这已经让张萱很难受了。现在看见安遥再次冷嘲热讽,张萱都快被安遥气哭了。就伸出修长的手指,张萱指着安遥生气的说,“安遥,你这人怎么这么冷血?我妈妈中毒都快死了,你竟然还在这里冷嘲热讽?”

    “你妈妈不会死,她的身体健康着呢。”安遥冷笑。

    “你说什么!?”张萱眼圈更红。

    看见张萱真要哭了,喜儿微笑着显得有点无奈。轻轻拉住张萱的手,喜儿微笑着对张萱说,“萱萱姐,安遥是在跟你开玩笑呢。安遥是个懂得分寸的女孩子,如果你母亲真的有问题她就不会跟你开玩笑了。她只是气你母亲对王熙不好,所以说起话来才有些不分轻重。请你不要生气,安遥一直都是个善良的女孩子,你母亲不会有事的,我们这么多人在也不会让她有事。”

    这时,我们听见舅妈咳嗽了一声。睁开眼睛,舅妈一脸虚弱的看看我们,然后对张萱说,“把王熙看好了,千万别让他被人抢走了………”

    “妈!”没想到舅妈这样了还惦记我家的钱,张萱被舅妈弄的哭笑不得。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我的舅妈就是这样一个人,我和张萱早就习惯了。

    当舅妈说完话后,她再次闭上眼睛睡了过去。而这时吃下了叶家的解药,舅妈脸上的绿色也变得浅了不少。

    扁扁嘴巴,安遥看看张萱无奈的说,“好不容易才给我哥和喜儿制造一次单独相处的机会,现在好了,彻底让某些人破坏了。而且看这情形,某些人这些天要和我们住在一起了吧?”

    “安遥,你什么意思?告诉你,就算我妈中毒了,我没有人照顾了,我也不会跟你们呆在一起的。而且我告诉你,我张萱更不是喜欢你们家的钱。如果你们真以为我是喜欢王熙的钱才和他在一起的,那么我现在就跟他分手好了!”张萱生气的说。

    “恩?”安遥的眼睛亮了。

    看见张萱都被气的要跟我分手了,我赶紧抱住安遥捂住她嘴巴不让她说了。然后小声的劝着,“安遥,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啊,别总说张萱了。张萱对我挺好的,现在她妈妈又中毒了,你别总欺负她让她哭了。”

    “安遥就喜欢看见张萱哭的样子,很可爱呢。”听了我的话,安遥笑了。

    本来张萱真的要被安遥气哭了,一听见她这话立刻忍住不哭了。而现在在医院的,全是我们王家人和叶家人,张萱一个人孤零零的显得可怜极了。她要强,就只是强忍着心中的委屈,高高扬起了下巴。

    “这就受不了打击了?你以前怎么打击我哥的忘了?”也不忍心了,安遥轻轻摸了一下张萱尖尖的下巴。

    “你别碰我!”张萱终于忍不住了,晶莹的眼泪吧嗒吧嗒落了下来。

    一看见张萱真哭了,安遥也显得有点慌了。赶紧抱住张萱的细腰,安遥好声的哄着她说,“小姐姐,你别哭了。谁让你骄傲呢,你越是骄傲安遥就越喜欢逗你。好了,安遥给你陪个不是,你千万别哭了。你这么一哭,我哥的心都快被你哭碎了。”

    “你别碰我!”张萱用力挣扎。

    “哎呀,真的哭了呢。本来安遥知道有人欠了你爸二百万年款,因为这笔钱要不回来,你爸的公司遇见了困境,已经派人把二百万给你爸送去了。既然你这么讨厌安遥的话,那安遥叫人把这笔钱要回来好了。”安遥说。

    听了安遥的话,张萱再也忍不住委屈大哭了起来。用来挣脱安遥将她推开,张萱指着安遥瘪着嘴巴说,“安遥,你不就是个白富美吗,你有什么了不起的?难道就因为你家有钱,你就这么能随随便便的折辱我吗?这钱我让我爸还给你,我张萱宁可变成穷光蛋也不要领你家的情!”

    “张萱,其实安遥从来没讨厌过你。只是看你骄傲的样子可爱,所以才总是逗你。”安遥微笑,脸色平静。

    “你烦不烦,你总是逗我干什么?你明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你还总是欺负我干什么?”怔怔的看了一会儿,张萱一把抱住安遥娇小的身子哭了。这一刻,她勉强伪装出来坚强的外表终于碎成了一片一片。她也知道自己错了,不该像安遥讽刺她那样总是讽刺我。她喜欢我,所以她才总是讽刺我,她以为我会在逆境中被她讽刺得不断成长,现在她终于尝受到在逆境中被人不断讽刺的苦头了。

    “若不是你总是自以为是,我们大家都会很喜欢你呢。做朋友吧,我们接受你了………”安遥微笑,轻轻抱住了张萱的身子。

    知道安遥是个善良的女孩儿,我看见她不欺负张萱了心里欣慰了不少。想了想,我走出病房燃起了一支香烟。然后皱着眉头看着跟出来的地火和飓风说,“毒王,他应该开始全力对付我们了吧。与他之间的对决,也许我们要付出不少代价才能将他解决吧?”

    又有一个人倒下了,这个人是我的舅妈。我知道,只要毒王全力出手,我们很快就会有很多的人一个个倒下。因为我们抓了三毒,还抓了他的狗腿。他的帮手越来越少,他必须要铤而走险想起一切办法对付我们了。

    而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另一边还有一群人要对付我们。

    “表弟,我被人给欺负了,你帮我出头!”诺大的别墅中,李大才子一脸愤怒的攥紧了拳头。才一张开嘴巴,他嘴里就露出了黑漆漆的两个大洞。

    在他面前,是一名一脸傲气的青年。青年就坐在他面前的真皮沙发上,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轻轻打了个响指。

    听见青年的响指声,他旁边一名小弟连忙点头,他大声问,“李大才子,论家庭条件,你在你们学校可以排的上号了吧?论势力,你刚刚组成的正义盟也还可以。是什么人,能把你李大才子虐成这样?是敌人太强?还是你的实力太弱?”

    “不不不,不是敌人太强,也不是我实力太弱。是那小子,竟然认识郝仁集团的公子。郝仁集团你应该知道吧,那小好人有钱有势我们家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李大才子连忙说道。

    听了李大才子的话,青年笑了笑依然满脸傲气。就轻轻打了一个响指,他旁边那名小弟又说,“那你对手的真实实力如何?”

    “垃圾,他就是个垃圾。他打架水平一般,家里也穷的要死。除了会找帮手,他一点本事都没有了。”李大才子说。

    “真的一点本事没有吗?”小弟大声说。

    “真的,跟表弟你相比,他连给你提鞋的资格都没有。”李大才子愤怒的攥紧了拳头。

    “十万,我明天帮你把他废了。”那一脸傲气的青年突然说话了。

    “好,你帮我打断了他的狗腿,我给你拿十一万!”李大才子说。

    “呵呵………”听了李大才子的话,青年不屑的笑了。在他周围,一大群青年也跟着不屑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