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一百一十九章 喜儿组的晚餐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15
    “我们终于见面了。”看看空空如也的酒壶,地火侧眼斜睨。

    “这是我们在家族之外第一次见面。”少年满面(阴y)冷,渐渐露出了笑容。一(身shen)笔(挺tg)的西装,他轻盈走到地火对面坐了下来。

    还未动手,就已经感受到了少年(身shen)上彻骨的(阴y)气。秋儿,她不(禁j)向座位里面将(身shen)子挪了挪,一脸担心,小心打量着坐在(身shen)边的王涣。

    这少年,虽然他满面(阴y)森,但如果他的心中不再仇恨,他应该是个非常帅气的少年。

    大概是继承了他母亲的优点,他的皮肤白嫩,唇红齿白。在他的外表看去,能看出他母亲是一个甜美的女人。而他又继承了自己父亲的很多优点,剑眉星目,眉眼中散发着勃勃的英气。特殊的(身shen)份,使得他(身shen)上带着一种普通人没有的贵气。

    望着(身shen)边的少年,秋儿不(禁j)脸红。若是这少年能去学校走上一圈,若是他的脸上多一点微笑,他一定会吸引很多女孩子的青睐,被很多女孩子(热re)烈的追求。

    还有,他(身shen)上的味道好香………

    当少年坐下,饭店中的客人们只是被他(身shen)上的气质吸引多看了一眼。很快,大家又看回面前的酒菜,举起酒杯谈笑风生。

    安静,少年微笑着轻抚左手食指和无名指上两枚宝石戒指。当第一道菜先被端来放在桌子上,少年说话了,“你不怕本少爷吗?”

    “怕也没用,地火本来就不是二少爷的对手。让,地火做个饱死鬼如何?”地火微笑,目光并没有与少年对视。

    “不愧是洒脱的地火,本少爷(允yun)了。”少年微笑。

    “谢谢二少爷。”大笑,地火又看向服务员说,“服务员,再来十壶小烧!”

    “我草……”听见地火的豪言壮语,不少客人都被吓了一跳。他们都没想到,这红头发的小混混竟然这么能喝。

    很快,一壶壶烧酒放在了地火面前,一盘盘拿手好菜也端在了桌上。吃一口好菜,喝一口好酒。想了想,地火拿起一个酒壶问,“他乡遇故知,能在这里见到二少爷地火心里是欣喜的。二少爷,喝吗?”

    “不喝。”少年微笑,手指轻抚戒指上的宝石。

    “二少爷,非要杀死世子不可?”突然一口气将所有烧酒喝光,地火盯着少年的眼睛问。

    “非杀不可。”少年的表(情qg)(阴y)冷了。

    “为什么?”地火问。

    “因为有他在,我以后不会被家族重视。”少年冷冷的说。

    “地位,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地火问。

    “地位很重要。”少年说。

    “与亲(情qg)相比,地位也同样重要吗?”地火问。

    “………”听了地火的话,少年不说话了。

    这一刻,由少年(身shen)子渐渐散发出许多(阴y)气。那(阴y)气越来越盛,不断充满了整个饭店。不少客人都感觉到自己发冷,(身shen)子不(禁j)打着寒战。服务员连忙拿出空调的遥控器,却发现空调的温度已是最高。

    “这,是哪来的(阴y)风啊?”服务员脸色苍白,不断寻找着饭店漏风的地方。

    “地火,你是火堂的堂主。”少年,突然抬起眼睛说话了。这一刻他的眼中(阴y)气更盛,并且充满着怒火。

    “是的,你是毒堂的堂主。”地火的眼神变得警惕,轻轻点头。

    “你是王家的养子,我是王家的亲生儿子。而我和你一样,我们同是王家武堂的堂主。这几年我们渐渐长大,我们也为王家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但为什么,他王熙在普通人家寄养了十几年。一事无成,对王家一点贡献都没有。一回来,他就要成为王家的家主,凌驾在我们所有武堂之上。就因为他是我们的大哥,是父亲生下的第一个儿子。他就可以受万人尊敬,娶得尊贵的叶赫那拉家少主为妻。凭什么,他凭什么!?”眼中充满着怒火,渐渐的少年发出了低吼。

    “而你知道吗?不管我怎么努力,不管我付出多少辛苦。那些家族的老东西是对我刮目相看了,但当他们听说王熙还活着时,他们的眼神全都变了,他们的眼中充满了惊喜。他们都说,只有王熙才是最适合成为家主的。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难道,就因为他是父亲的第一个儿子,就因为他有一个尊贵的母亲。我,付出的一切辛苦就全都要浪费了吗?就因为我的母亲是个普通人,我的外公和外婆只是普通的工程师,我娘家的势力不如这省城头号黑道大哥,我就没有资格继承家主吗?”

    “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被家族的多少人看不起过?他们看不起我是普通女人生下的儿子,看不起我的娘家没有太多钱。过年了,安遥、王澈,她们随手送出的一个礼物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而我娘家没钱,我为家族做贡献辛苦赚钱。我好不容易买了玉器送给那些老东西,但是他们只随便看看就放到了一边,还告诉我要节约用钱。你知道吗,那种被人看不起的滋味,是多么让人难受吗!?”渐渐的,少年额头青筋暴突,整张面孔也是渐渐变得狰狞。

    这一刻,秋儿看着少年释放出的怒火震惊了………

    “为了被人尊敬,为了不被人看不起。我拼命的努力,我的天赋不如其他两个弟弟,我专研毒术,苦学奇门风水。如今我终于看见了一线希望,没有王熙,我就可以成为家族的世子,我,就可以继承我们的家族。但,王熙他要回来了,他毁了我的一切。我决不能再让人看不起我了,决不能再让人看不起我母亲了。我一定要成为家主,将那些曾经看不起我的人统统踩在脚下!”

    “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王熙!”少年突然发出大吼,整个人也是散发出了浓浓的黑气。

    瞬间,少年便一掌将眼前的木桌击碎。接着,又是一掌狠狠向地火打了过去。

    “二少爷,你中了心魔,是你过于自卑了。我们家族长老都是好人,他们也都是曾经跟着家主出生入死的兄弟。当你出生时,家族为你大肆庆祝,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着真心的喜悦,他们怎么可能看不起你!?”猛的向后一翻,地火躲开了少年凶狠的一掌。

    接着,地火攥紧拳头看着眼前的少年说,“他们收下你的礼物没有表现出开心,是因为他们知道你的娘家没钱。他们同(情qg)你,可怜你辛苦赚来的钱,不想让你破费,只想让你孝顺自己的母亲。六月,我们家族的长老(阴y)险过生(日ri),闪电只画给了他一张贺卡,(阴y)险长老便开心的一夜都睡不着觉。我们家族的长老每个人都拥有着巨大的财富,他们岂是那种见钱眼开的小人。”

    “还有,世子的母亲是天下第一高手,她一次次拯救我们家族于危难。当年那罪大恶极的魔头死而复生,若不是世子的母亲为了家族出手,(身shen)受重伤,导致她的实力下降至一成。她,又怎么会被人追杀到这种小地方,还再次被人打伤,并且导致世子被人打断经脉,病了整整一十三年。”

    “世子和她的母亲,为了我们家族吃了太多的苦头。你从小就在家族长大,锦衣玉食,被家族精心的培养。而世子有什么,他什么都没有。他被人羞辱,被人讽刺,被人欺辱,从小到大受过无数的委屈。而当我们来了,我们可以为他报仇了,即使世子心中有着再大的仇恨,他依然没有利用我们为他复仇。我们的家族太大,只要稍有闪失就会覆灭。而世子秉(性xg)温和,柔中带刚,经过我们的暗暗观察,他确实是继承家族的最好人选。二少爷,你的(性xg)格太过自卑,你(身shen)上的戾气太重。你这样的人,怎么敢让我们将家族交托到你的手里!?”

    “哦,那这样说,我还是不如王熙咯?”少年冷笑。

    “吗的,我说了这么多,你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地火大惊。

    “呵呵,你还在看不起我。一个小小的王家养子,竟然敢侮辱起我的母亲了。不成为家主,恐怕连家族那些士兵都要看不起我了。”少年冷笑,一掌就向地火狠狠打去。

    “秋儿,快出手帮我。二少爷心中充满了执念,我们只能用武力跟他一拼了!”地火猛的一跃,一脚就狠狠向少年踢了过去。

    “好!”秋儿点头,拿出短剑就狠狠向少年刺了过去。

    但,当她手中短剑即将刺进少年后背时,她剑锋一指立刻挥向了别处。也因为自己猛的收力,她体内的气脉立刻变得紊乱了起来。

    砰砰,砰砰,这一刻秋儿感觉自己的(身shen)子好难受,她的心也是快要跳出了(身shen)体。终于,她脸色一白由嘴角缓缓流下了鲜血。

    “暗算我?”转过(身shen)子,少年看着秋儿嘴角的鲜血笑了。接着,他轻轻解开了西服的扣子,将领带也是狠狠扯了下来。

    扔掉(身shen)上的外(套tao),秋儿赫然看见少年(身shen)上竟然穿着金丝宝甲。

    “秋儿中计了!”咬住嘴唇,秋儿的眼中立刻露出了悔意。

    “呵呵………”

    当她再次向少年看去时,那少年已经化作一团黑风冲了过来。她赶紧举剑后撤,但少年的手一下就抓住了她锋利的剑锋。

    只听咔的一声,她手中的短剑迅速被少年扭断。在他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遍体漆黑的铁质手(套tao)。

    将秋儿的短剑扭断之后,少年一掌便将秋儿狠狠打了出去。

    砰的一声,秋儿(身shen)子重重落下,将一张桌子砸的粉碎。

    “秋儿小心!”这一刻,地火的眼神也变了。他才想要出手,那少年已经向他放出了一团黑雾。

    黑雾重重,一只铁掌再次打出。地火立刻一脚踢去,但那铁掌已经将他重重打了出去。

    “我草,这小子是什么人啊!”看见少年这么凶狠,饭店中所有的食客都傻了。

    “秋儿,过来……”口吐鲜血,地火眼睛死死盯着少年。

    “地火大哥……”听了地火的话,秋儿费力的向他爬了过去。

    和秋儿同时搀扶着站起,地火的眼睛突然变得血红。咬着牙齿,地火攥紧拳头看着少年说,“王涣,我地火绝不会让王家败在你的手里。就算是地火战死,也一定要保护世子坐上家主之位!”

    “呵呵,那么你现在就战死吧………”少年冷笑,又是一掌狠狠向他两人打去。

    “我地火不会就这么死去!”

    一声大吼,地火突然握紧拳头猛锤自己的(胸xiong)口。这一刻,由地火口中喷出了浓浓的酒气。呼的一声,那酒气化作一团巨大的火焰扑向少年…………

    -----------------------------

    “喜儿,咱们只是出来吃个饭而已,不用这么客气的。”

    省城最好的酒楼,满汉楼。这里装修别致,酒楼中不时传来阵阵美妙的琵琶声。在张萱和喜儿两个女孩子(身shen)边,站着不少(身shen)着满汉服装的侍者。而在她们面前,是一张巨大的餐桌,才短短二十分钟过去,已经由侍者端来二十几道精致的菜式摆在了她们面前。

    这,便是北方最著名的满汉全席。满汉全席,清朝时期宫廷盛宴。既有宫廷菜肴之特色,又有地方风味之精华。入宴前,先以二支香为客人清神醒脑,再以上好的龙井调整口中滋味,再置以精致龙纹的餐碟。还未开餐,便摆上四鲜果、四干果、四看果、四蜜饯,接着才正式摆上冷拼、(热re)菜、大菜、甜品。

    而今天喜儿宴请张萱的这道酒席,是满汉全席一百零八道酒席其中之一,挂炉烤鸭。配菜为软炸里脊、滑溜(肉rou)片、麻婆豆腐、上汤娃娃菜等常见菜式,不算主菜,每一道配菜便足以挑起大梁。

    和贵不可言的喜儿相比,张萱越来越感觉到自己黯然失色了。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她小心翼翼的摆弄自己手指显得十分拘束。

    “这桌酒席,一定很贵吧……”张萱想了想说。

    “不要钱。”喜儿微笑。

    “你点了这么多东西,怎么会不要钱?难道,你有免费的餐券?”张萱吃惊。

    “是的,而且再不使用就过期了。本来喜儿是打算在过期之前带着大家一起来的,不过现在大敌当前,王熙他们恐怕没有福气吃到这些东西了。吃吧,喜儿也是第一次吃呢………”微微一愣,喜儿微笑着夹起一片烤鸭放进了张萱的盘里。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吃不完我们还可以打包!”

    “叶赫叔叔,少主刚才又说要打包了!”楼下,一名青年满脸的怒容。

    “这怎么行?少主竟然要打包?若是少主打包了,那岂不是要失了我们皇族的体面?”听了青年的话,一名中年人也是满脸的大骇。然后在楼下不断徘徊,他想了想立刻拿出手机说道,“老叶,我听说少主之前来了你们万豪,是吗?”

    “怎么,少主又来了你们满汉楼?”对面吃惊。

    “没错,而且少主不让我们拜见,还让我们假装不认识她。天啊,若是失了礼仪,我们老祖宗传下的规矩岂不是要乱(套tao)了?而且,少主竟然还要在咱们自家的酒楼打包!”

    “哎,少主被王家那野小子带坏了。完了,完了,当初我就反对咱们叶家和王家联姻,看来我们叶赫那拉家这最后一代纯正的血脉,要败在他们王家手里了………”对面的叶无极放下电话,一脸的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