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与王涣之间的决战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16
    这声音,让人听着心里发凉。这声音,让人不觉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只觉后背冷风嗖嗖直冒,我深深吸了口气缓缓转过身子。当我看见眼前的情景后,我忍不住握得手中电话发出咔的一声响声。

    安遥,她的身子也变成了蓝色………

    不止是安遥,还有其他几名帮着我们扶人的混子也变成了蓝色。而安遥还毫不知情,用明亮的看着我说,“哥,你怎么了?”

    这一刻,我的脸色惨白。就死死盯着安遥,我看见安遥皱了皱眉头抬起小手。

    当她看见了自己手上的颜色后,我已经打算过去扶她了。安遥,立刻躲开我说,“不要碰我!”

    “妹妹,你中毒了!”我咬着牙说。

    “我终于知道他们是怎么中毒的了,这是接触性毒药,只要毒药接触到皮肤就会中毒。他们跟我一样,我们全都中毒了。你不要碰我,不要管我,不然你也会中毒。”

    卢志诚、飓风、夏儿相继中毒,直到此时,安遥她也中毒了。而没有中毒的,只还剩下我、喜儿和宝少爷。若不是宝少爷吊着一只胳膊不方便扶人,宝少爷也会中毒。

    如果说我有逆鳞,那么我的逆鳞就是我的兄弟,我的亲人,还有我的朋友。无论是宝少爷、喜儿还是安遥,或者是张萱,她们除了是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更像是我的亲人一般。而我的妹妹,她是我的亲人,在我的心里,我更是将她当成爱人一般疼爱。

    即使我喜欢张萱,但,她在我的心里和张萱一样重要。

    眼看着兄弟们相继中毒,安遥她也中毒了。这一刻,我整个人终于震怒了。

    将电话再次握得咔的一响,我咬着牙齿对电话那边的王涣大吼,“王涣,你想死!”

    听了我的吼声,电话那边安静。安静着,像是陷入无尽的黑暗一般。终于,由黑暗中发出一个阴冷的声音,“废物,你想得到解药吗?”

    “把解药给我。”我说。

    “呵呵,这是我最新炼制的毒药,毒药的名字我还没有想到。不过我这毒药可比之前的毒药霸道多了,就算你们有叶家的独门解药也无法为她们解毒。中了我的毒后,她们的身子会渐渐变成蓝色,接着产生困意,变得昏睡。当二十四小时之后,若是她们得不到解药,她们就会变成一滩蓝色的液体。”

    “本来我是王家的二少爷,只要杀掉你,我就会成为世子,无须杀掉其他人。但,因为你,他们全都被你连累了。而我们尊贵的王家大小姐,她也会变成一滩蓝色的液体。渍渍,其实本少爷的心里有亲情呢,每逢过节时看见我这么多姐姐弟弟不知道多开心呢。而王涣跟你一样,也是深爱着自己的姐姐。但为了除掉你,我只能将自己深爱的姐姐杀死了。”

    “因为,我再也不想被人看不起了!我要成为家主,将那些所有看不起我的人狠狠踩在脚下!”突然,王涣对我大吼。

    “王涣,你要怎样才肯将解药交给我?要我自杀吗?”我问。

    “我想一想。”王涣笑了。

    “王涣,你要杀的人是我,而不是安遥。你是家族的次子,只要我死了,你就会成为家族的世子。而我,从小到大并没有去过王家,就连我们王家在哪,我们王家究竟有多大我都不知道。我没有你们那么尊贵,我只是一个屌丝。但,安遥她是尊贵的,她是王、安两家的大小姐。若是安遥死了,恐怕你无法对安遥的娘家交差吧?还有夏儿,她是叶赫那拉家的人。若是她死了,恐怕叶家也会向你出手吧。”我说。

    “你在吓唬我?”王涣的笑声冷了。

    “我不是吓唬你,我只是在帮你分析形势。只要你杀死我一个人就够了,为什么要连累这么多无辜?”我问。

    “所以,你很想自杀吗?”王涣问。

    “为了安遥,为了大家,我愿意一命换一命。”我的心中凄凉。

    “哥!”听了我的话,安遥看着我的眼神变得复杂了。而喜儿也是轻轻咬住嘴唇,明亮的眼中闪烁着什么。

    宝少爷,他更是着急的抓住我大吼,“死什么死啊,你他吗有病啊。还没到最后关头呢,你自杀干几把?我好不容易遇见了你这么牛比的老大,要是你死了我怎么办!”

    “用我的命,换安遥的命,如何?”我问。

    “我考虑一下。”王涣阴冷的笑了。

    “………….”听了王涣的话,我的心中紧张。

    然而,就在我等待着王涣的回答时,王涣那边突然传来了嘟嘟声。惊讶,我看了一眼挂断的电话立刻拨打了回去。但,电话那边很快告诉我这是一个空号。

    空号,这竟然是个空号。王涣,他故意在耍我。

    咬着牙齿,我的心中再次变得震怒。一声大吼,我狠狠将电话摔在了地上,“王涣,我草你吗!”

    “草,那小子给电话挂了?”宝少爷吃惊的看我。

    “是!”眼睛隐隐放出金色的光芒,我整个身子犹如金龙环绕变得金光闪烁。

    这一刻,我的心中很想杀人。而我想要杀死的,就是我那自卑到人格扭曲的亲弟弟,王涣!

    看上一眼面前的安遥,她冰冷的眼睛开始变得涣散了。不顾一切,我立刻搂住了她的身子说道,“妹妹,哥不会让你死去!”

    “不要碰我的皮肤,不要碰我。若是安遥真的死了,你就去找冷燕前辈好好练武,继承家族,阻止我们王家的子女自相残杀……….”身子渐渐变得柔软,安遥认真的看着我说。

    “你不会死,我也不会让你死!”即使我依然是个废物,但是我心中充满了坚定。

    “可能,安遥真的像哥哥说的一样不会死吧。但若是安遥醒了,也一定要看见哥哥活着。对不起,安遥这次不能帮你了,就让喜儿来帮着你打败王涣吧。”

    “从现在开始,你要保持冷静。王涣他在故意吊你胃口,他在故意扰乱你的心神。还未到最后决战的时间,他将我们决战的时间提前了,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你努力想一想,有什么原因会使得王涣将决战时间提前。若是你想到了原因,便是扭转局势的关键……….不要自杀……..”微笑着,安遥看着我轻轻闭上了眼睛。

    眼看着安遥昏迷,呼吸声渐渐变得微弱。我,顿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龙吟般的怒吼。

    “宝少爷,麻烦你再找些朋友,我们将安遥他们送回安家。安家在这省城势力很大,军队中也有一些精通解毒的高手。不要怕,只要不接触他们的皮肤不会中毒的。喜儿刚刚也碰过夏儿的身子,但只要不碰到她们的皮肤就不会中毒。”喜儿,她已经开始主持大局了。

    听见了喜儿的话,宝少爷愣了一下连忙点头。然后指挥几名围观的混子过来帮忙,当有一名混子表现出害怕的表情时。宝少爷立刻狠狠踢了他一脚说,“快点,怕个几把,没看见熙哥都摸安遥了吗?不往脸上摸没事!草你吗,这可是你立功的好时机啊。回头咱们熙哥当了家主,本少爷肯定跟着飞起来了。到时候也带着你们飞,你们赶紧把握好时机!”

    被宝少爷连哄带骂,他们终于将中毒的安遥和飓风他们弄上了车子。接着宝少爷从安遥身上找到了一把奔驰车钥匙,大声对我说,“熙哥,快,先想办法救人!”

    听了宝少爷的话,我失魂落魄的走上了车子。接着我们的车子和喜儿的车子发动,向安家大院飞快的驶了过去。

    路上,我想了想前车的安遥。眼前望着窗外,无声的流下了眼泪。

    天黑,在我们面前的安遥、飓风、卢志诚、夏儿和宝少爷的几名手下依然紧闭双眼。安遥中毒,安家震惊,安遥的大伯一身戎装,肩膀上的一颗大星无比耀眼。脸上带着严肃,他问,“安遥和这些孩子中的毒,真的无药可解吗?”

    “首长,无药可解。除非,我们能抓住那下毒的真凶。”一名中年人脸色凝重。

    “哎,跟安遥相比我真是太不讲义气了,一看见老卢和飓风中毒了我就吓得赶紧跑了,连碰都不敢碰他们一下。吗比的,这要是他们死了,我他吗也碰他们一下跟着中毒,一起死了算了!”渐渐的,宝少爷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王家和叶家不分上下,喜儿尊贵,安遥同样尊贵。而现在就连安遥都中毒了,这已经说明王涣对我们起了杀心。为了我,王涣已经开始不惜代价去伤害任何人了。若是我们找不到王涣,安遥会死,他们也都会死………

    就呆呆的坐在安遥身边,我忍不住抽烟,不停的抽烟。烟抽了一根又一根,地上也渐渐扔满了烟头。

    当手中的烟盒空了,我立刻红着眼睛看向宝少爷。宝少爷会意,拿出香烟向我递来。但,就在这一刻,一只温暖的小手将我抓住了。紧握着我的手背,喜儿微笑着看我,“王熙,你是什么人?”

    “我,我是什么人?”我呆呆的看她。

    “你是王家的世子,贵不可言的世子。你和喜儿一样,我们天生就不能像普通人一样活着。为了变成家族的期望,我们需要摒弃息、怒、哀、乐,即使眼看着自己的亲人死去,我们都不能流下任何泪水。但,这样活着真的很累。但为了家族的重担,我们必须坚持下去。”

    “喜儿其实是个脾气很大的女孩儿,但为了成为王家优秀的儿媳,喜儿已经尽量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了。而喜儿在家族中从来没有笑过,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要保持皇族的威严。跟你在一起,是喜儿这段时间最快乐的日子。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喜儿希望重新回到我们认识的那天。我肆无忌惮的欺辱你,你肆无忌惮的报复我。那样的生活,才是喜儿真正想要的。”

    “但是,我们的责任太重了,我们不能像普通的孩子一样嬉笑打闹,我们是族人的榜样,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族人的注视之下。当我们的能力大了,我们的责任也变得越大了。这一刻,喜儿希望你保持冷静。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保持着冷静的心态去思考一切。安遥她只是暂时睡了,到了明天她就会醒来。”

    “而她能否醒来的关键,就是你的存在。你是王涣真正的目标,他要杀掉的人是你。只要你没有死,王涣一定会如影随形一般跟着你,直到你死去。所以,他还会联系你,而且在今夜十二点之前一定会联系你。只要你保持冷静,你一定能为安遥讨到解药………”

    “为什么?”耳听着喜儿的娓娓劝说,我抬起眸子看她的眼睛。

    “因为喜儿从安遥那里得到了王涣的八字,从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后,将是王涣今年运气最差的三天。王涣迷信,这三天他一定不敢对你出手。而当这三天过后,你的舅舅赵皇帝会派人接你回家,你的师父冷燕也会一并跟去教你练武。直到你成为四大堂主那样的高手之前,王涣将再也没有机会向你出手。”喜儿说。

    听了喜儿的话,我心中的混乱渐渐平息了。渐渐的,我的头脑开始变得清醒,人也变得清透,“喜儿,你的意思是说,这就是王涣提前向我们出手的关键?因为如果他在不出手,明天开始他就要倒霉了,他怕自己倒霉不敢向我出手了?”

    “是的,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还有四个小时就到了明天。在这四个小时,王涣一定会联系你。只要他联系你了,我们就有机会将他抓住拿到解药。”喜儿说。

    “但是,我的电话已经摔坏了,他会怎么联系我们?”我问。

    “他有自己的办法。”喜儿微笑。

    当喜儿好听的声音刚落,病房中的座机铃铃响了起来。被那响声吓了一跳,安遥的大伯立刻吃惊的向喜儿看去。

    喜儿微笑,同时向我轻轻点头。耳听着那电话铃声不断响起,我一把就拿起了电话说道,“王涣!?”

    “哥,我们聊聊吧。毕竟是亲人,你突然就这么死了,王涣心里有点不舒服。除了安遥,我们王家的子女没有一个好东西。我听说你人不错,心里对你挺期待的。你来找我,不许带人,然后我把安遥的解药给你。”电话中,王涣的语气失落。

    “地点在哪?”我问。

    “呵呵,你们知道地点在哪。”冷笑,王涣挂断了电话。

    就在这一刻,一名青年连忙放下了耳麦。用鼠标不断在电脑上狂点,青年锁定了电脑地图中的一个位置。接着,他脸色苍白的看向安遥大伯说,“首长,这小子不但擅长下毒,还是一个黑客天才。他竟然能入侵我们的军线,将电话打到我们卫生队。吗的,他有这么好的头脑却不好好报效祖国,这实在是太可惜了啊!”

    “告诉我电话打来的位置。”安遥大伯一脸严肃。

    “这里!”将地图不断放大,青年的眼神突然变得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