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兄弟相残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16
    夜渐深,在我面前是一座破败的大楼。当风吹过,由楼中仿佛传来凄切的叫声。那声音犹如无数厉鬼向人索命,让人心中不由发寒。而在大楼之上的天空,更是凭白多出一团乌云,与周围的建筑显得格格不入。

    这里,便是省城最著名的鬼楼。

    作为省城土生土长的孩子,从小我就听说过西城的鬼楼。传说这楼建于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一开始与普通居民楼无异,但是时间久了,这里渐渐发生了不少怪事。有人经常听见自家的客厅传来脚步声,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楼道。或者楼上总是有夫妻大吵,但找上去却发现楼上半年前已经不住人了。

    到了后期,这楼发生了更多可怕的事情,还发生了三两件命案。大家怕了,宁愿去外面租房也不愿在自家居住。时间久了,这座大楼成了被人废弃的鬼楼。而后又来了很多探险者,但全都呆了不到一夜就碰见怪事吓得逃走。经过风吹雨打,岁月的洗涤。现在这楼渐渐失去了名气,剩下的只有死气。

    还未走进这阴森的鬼楼,我便已经感觉到阴风阵阵。在楼内的某个角落,可能潜藏着一个人影,当我走近,露出苍白的面孔和带血的眼睛。

    我,我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王涣竟然会约我在这种地方相见。这楼处处透漏着诡异,令人不寒而栗,还未见到王涣,我的双腿便已经变得有点发软。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但是我对一些古龙的传统还是尊敬的。知道王涣就在这楼里等着我,他要害的人是我不是安遥。只要我有胆子走进去,他就会将解药交给我。但是,也一定会将我杀死。

    为了安遥,我愿意铤而走险。而我已经决定了,就算是用我的命换安遥的命,我也在所不惜。

    想到这,我握紧了已经沁满汗水的手掌。看向周围安家派来的大批特种队员,轻轻点头。这时,由我的耳中发出吱吱的响声,并且传来了安遥大伯严肃的声音,“王熙,我们会做好接应工作。只要你看见了王涣,便触动手中的信号开关。到那时,我们便冲进去拿下王涣,从他身上找到解药为安遥解毒。”

    “好的,大伯。”我轻轻点头,压下心中的一丝恐惧走了进去。

    这是我第一次来鬼楼,也是我第一次来这种恐怖的地方。要是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当我即将走进鬼楼的时候,我只感觉一阵阴风由我身边吹过。接着,这早已满目疮痍的鬼楼发出了凄切的声音。

    呜,呜………那声音,令人心里发毛,也令我贴身的衣服被汗水湿透。感觉后背就像有什么东西跟着我,当我彻底踏进这鬼楼后,我耳中的无线电也没有了任何声音。

    “不好,这楼中有磁场!”外面,安遥大伯一脸凝重。

    “什么?这楼中有磁场?”有青年问。

    “是的,而且这磁场很强,我和王熙的无线电已经被中断了。”安遥大伯说。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楼中可能真的有‘鬼’了……….”那青年想了想说。

    “哦?”安遥大伯神情凝重。

    “首长,其实这世界根本没有鬼,但如果说鬼真的存在的话,那便是人死之后留下的脑电波了。而这楼中的磁场很强,只有坟场和一些特殊地点才会有这么强的磁场。王涣他很聪明,他已经猜到了我们会帮着王熙一起对付他。他约王熙在这里相见,应该也是为了防止我们帮助王熙对付他。还未打,我们的气势就少了半截。还未打,我们与王熙之间的主要联系方式就被他中断了。”青年说。

    “王家的子女果然优秀,每一个孩子都有他的独特之处。只可惜,他的聪明用错了地方。这里不是战场,更不是他家的游戏地点!人命关天,我们不能让他由着性子乱来!飞虎,你立刻带着你的猛虎队潜入,配合王熙,将那王涣拿下!”安遥大伯脸色铁青。

    “是!”一名青年敬礼大吼,然后快速向身边一队人马打了个手势。

    会意,一群身穿迷彩特战服的青年唰的立正站好,接着与那青年以作战姿态走进了那大楼。

    然而,当他们刚刚踏进大楼,一名青年就险些叫了出来。灯影所到之处,尽是满满的符纸。黄色的符纸,红色的鸡血咒,将这大楼显得更加阴森诡异。咔的一声,当一名青年踩到一块破碎的玻璃,一团黑雾,突然向他们汹涌喷了过来。

    “不好,这黑雾有毒!”

    大惊,飞虎连忙带着队员们快速后退。但即使他们退得很快,依然有两名青年中毒倒地。愤怒的向面前黑雾看上一眼,飞虎立刻取出防毒面具戴在了头上。接着冲进毒雾,硬生生将两名队员从黑雾中拽了出来。

    “送受伤的战友出去,其他人跟我继续向二楼前进!”意识到了王涣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飞虎立刻将身上的武器上膛。接着,带着剩下队员走了上去。

    然而,当他们刚刚走到二楼,一名队员立刻变得全身发黑倒在了地上。接着,又一名队员倒在了地上。眼看着身边不断有队员倒下,飞虎感觉手背发痒立刻抖掉了什么。用手电筒向地上一扫,飞虎看见满地尽是密密麻麻的黑蝎与蜈蚣。

    这一刻,飞虎的脸色白了。与此同时,一道黑影由黑暗中闪出。那黑影速度奇快,一脚就将他狠狠踹到了楼下。接着那身影向他猛扑,飞虎连忙举起武器向他扣动了扳机。

    才传来几声枪响,那黑影已经灵活一闪冲到了他的面前。手向他的武器一托,又一排子弹打得天花板上飞灰四溅。

    看见那黑影已经贴身,飞虎干脆放弃了手中武器。手猛的抓住他的手腕,飞虎用力一扭就要卸掉他的关节。那黑影身体灵活,为了防止被飞虎卸掉关节身子也跟着快速一转。就在他转身的空隙,飞虎看准了他的破绽一脚就踹了过去。

    砰的一声,那黑影立刻狠狠飞了出去。

    当那黑影落地,飞虎用力一扑就压在了他的身上。但才准备挥拳向他脸上打去,就看见他手指一动射来了几枚钢针。

    快速向后一翻,飞虎微喘着看向眼前的黑影说,“你们,大概是王涣的手下吧?不愧是来自王家的精锐,竟然能与我飞虎一拼!”

    “呵呵………”那黑影笑了。

    听见黑影的笑声,飞虎暗感不妙。才猛的转过身子,他凌厉的目光瞬间变得涣散,接着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人已经到了五楼,我听见楼下传来了一阵枪声。当那枪声一闪即逝,我不顾四周贴满的诡异黄符快速跑到楼道口向楼下看去一眼。但,我的视线只能看见四楼与五楼的拐角。楼下发生了什么,我全不知情。

    难道是我的无线电中断了,安遥大伯派人进来接近我,在这楼下,安家的特种队员遇见了什么诡异的东西?

    想着这些,我忍不住深吸了口气向楼上看去。还有三层我就到楼顶了,我的心里变得越来越紧张。

    一步,两步,踩着破败的楼梯,我的额头不断流下汗水。终于,当我走到楼顶时,一阵刺骨的阴风向我吹了过来。

    在我的眼前,是一块巨大的空地,空地四处无窗,漫天的纸钱在我眼前飞舞。一名少年,他就站在那漫天的纸钱之中。背对着,眺望着远处的风景。

    突然,他猛的转过了身子。双眼通红,他微笑着再次撒出一把纸钱说,“哥,你是我王家的世子。这辈子我夺了你的富贵,下辈子我让你同样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