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战之后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18
    回去的路上,我心里的滋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严格的家规,巨大的家族,安遥还很稚嫩的面孔,但是办起事来一丝不苟的态度。虽然她和他出(身shen)富贵,但是他们注定不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他们比普通孩子多了很多东西,但是也比普通孩子少了很多东西。若是我可以得到享用不尽的富贵,却必须变得像他们一样没有任何感(情qg)。

    我,宁愿放弃世子的(身shen)份,当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身shen)边坐着的人是宝少爷和喜儿,喜儿一直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宝少爷则是东张西望,看看(身shen)后簇拥的军车。突然,他推了我一下露出猥琐的表(情qg),“真牛比啊,太有样了。”

    “怎么了?”我惊讶。

    “熙哥,你知道你刚才多霸气吗?我草,当时我都在你(身shen)上看见金光了,我他吗都看见你主角光环了。你太牛比了,这么多人都治不住毒王,你两个嘴巴子就把他打服了。”宝少爷说。

    听了宝少爷的话,我的脸不(禁j)红了。想了想,我对宝少爷说,“他是我亲弟弟,我想打他就打他。要是他下次再不听话,我一样照打不误。”

    “哈哈,牛比!”宝少爷拉着我的胳膊依在了我的怀里。

    突然,宝少爷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拿出手机。就给我看了看时间,宝少爷笑嘻嘻的说,“你想不到吧,现在才刚刚十一点。我就知道那小子迷信,一听见过了十二点肯定吓得要死,没打架腿就已经软了。这个主意可是我想到的啊,你看看我厉害不!”

    “是你弄出的钟声?”喜儿吃惊。

    “必须的啊,吗比的,总是跟着你们一起玩,我感觉我都不是普通人了,脑袋快的要命。喜儿,熙哥,这次我也是立了大功啊,等王澈回来了一定要多帮我美言几句啊。熙哥,熙哥………”说话时,宝少爷的脸色突然大变。

    直到此时,就连我都中了王涣的剧毒。是他(身shen)上发出的毒雾,当我走进那毒雾中就中了剧毒。而我一直撑着,直到上车之后才渐渐昏迷。这一次,除了喜儿和宝少爷,我们算是全军覆没了。因为我们,喜儿也受了伤,宝少爷也差点被王涣踹断一根骨头。

    另一边,王涣一直坐在车上流着眼泪。在他(身shen)边的,是毒蛇、蜈蚣、蟾蜍、蝎子和蜘蛛五名手下。

    看见王涣不停的在哭,毒蛇想了想拿出手机递给王涣。同时,用缅语对王涣说,“二少爷,原来现在才十一点,您最倒霉的三天还没有到。若是我们想要逃走,这些普通人拦不住我们的。不如我们将他们打伤,然后返回去杀死世子怎么样?”

    听了毒蛇的话,王涣看了看手机愣住了。又过了很长时间,王涣突然搂住毒蛇的(娇jiao)躯笑了,“小蛇,你跟着老大我多久了?”

    “二少爷今年十七岁,毒蛇也跟了二少爷十七年。”毒蛇用缅语说。

    “若是我逃走了,我不会去刺杀我哥,而是会送给他一个拥抱。就这样吧,我们败了,待我好好修习道法,前来辅助我哥吧……”微笑着,由王涣眼中再次流出了泪水。

    “二少爷………”五毒吃惊的看着王涣。

    “他是我哥,和你们一样的亲人………”

    当安遥服下解药,她蓝色的皮肤渐渐变回雪白。而她依然昏迷,长长的睫毛说不出的惹人怜(爱ai)。

    天亮,安遥轻轻睁开了眼睛。看一眼躺在(身shen)边的我,安遥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想了想,安遥爬到了我的(床chuang)上。就躺在我的(身shen)边,安遥的小脸渐渐红了。

    王家的子女,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是出类拔萃。而在她(身shen)边的青年,大概是在普通人家寄样的久了,(身shen)上一点贵气也没有,长相也勉强能算凑合。就看着(身shen)边的青年,她忍不住想起她中毒时青年抱着她大吼的模样。

    那时她中的是皮肤接触类毒药,只要碰一下皮肤就有可能染上剧毒。而她无论怎么阻止眼前的青年,青年依然坚持着抱住了她的(身shen)体。

    他,就不怕染上那可怕的蓝色剧毒吗?

    想想澈儿临走时亲了青年一下,这让安遥有些吃醋。就细细盯着青年的面孔,安遥的心里突然动了一下。

    这,就是自己的亲哥哥吗?若他不是自己的亲哥,她会像现在这样喜欢他吗?

    还有,亲吻男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想了想,她偷偷看了一眼周围空空的病(床chuang),将(娇jiao)嫩的小嘴向青年凑了过去。

    突然,我感觉脸上发痒睁开了眼睛。当睁开眼睛后,我顿时被眼前一名可(爱ai)的少女吓了一跳。只见她已经和我凑的很近,看见我张开眼睛眼中立刻露出惊恐。而我的脸,偏偏又在这一刻转了一下。

    嘴唇,直接碰到了安遥软软的嘴唇。

    “我呸!”竟然亲到了自己的亲妹妹,我连忙爬起来不断擦嘴。一边擦嘴,我还一边不断的喊着呸呸呸。

    而安遥和我表(情qg)一样,这一刻她雪白的小脸红的像苹果一样。不小心亲到亲哥嘴了,她赶紧用力擦起(娇jiao)嫩的嘴巴。

    狠狠擦拭着自己嘴巴,我红着脸心里砰砰直跳。然后我指着安遥,大声对安遥说,“安遥,你太不要脸了,竟然占自己亲哥的便宜!”

    “才没有呢!”安遥羞得都快哭了,爬起来就跑出了病房。

    当安遥逃走后,我忍不住又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心想刚才那感觉不错啊,要是能多亲几下就好了。反正她是我的亲妹妹,我占一点便宜也是没什么的。只要心里没有邪念,就算亲一下妹妹的嘴巴也没什么吧。

    算一算,我现在亲过几个美女了。张萱是第一个,我和张萱亲嘴那感觉就不用说了,整的我心里全是大火。然后是王澈,她算是我见过的排行第二的美女了。她亲了我脸一下,哈哈这感觉不错。

    然后就是安遥了,她是我见过的第三美女。哈哈,我刚才还亲到她的嘴巴了。

    想着,我心里顿时一凉。安遥,她刚刚亲到我的是初吻吧……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想到将来我这两个漂亮的妹妹要嫁人,我心里就不是滋味。吗比的,不管她们嫁给怎样优秀的男人,我心里面一定都老难受了。

    想着这些时,地火从外面走进来了。看见我一脸痛苦的样子,地火连忙走过来说,“世子,你(身shen)上的毒还没有解吗?”

    “心里中毒了。”我说。

    “心毒?”地火吃惊的看我。

    看看周围空空的病(床chuang),我想了想问地火,“喜儿呢?卢志诚他们呢?”

    “喜儿受伤的事被叶家知道了,叶家已经将她接回去了。世子,你要小心点,我听说皇太后对这件事很生气。”地火说。

    “皇太后?”我问。

    “是的,就是喜儿的母亲。喜儿的母亲为佟佳一族,在这北方也算历史悠久的贵族了。而喜儿是叶赫那拉家族最后一代小格格,从小到大便被家族奉为明珠。世子你可要小心点了,那皇太后脾气很大的。”地火说。

    “恩,这件事是我的错,怪我实力太弱,没有保护好喜儿。只是喜儿被她妈妈带回去了,她妈妈还会让她来找我吗?”我问。

    “喜儿是叶赫那拉家的少主,等她十八岁就要继承叶赫那拉家族成为家主了。就算是皇太后,地位都要低喜儿一个等级,她管不住喜儿的。我估计等她内伤好了,就能来找我们了。”地火说。

    “那还好。”我轻轻点头。

    听了我的话,地火看着我的眼神有点怪。我的脸一下就红了,狠狠瞪了地火一眼说,“地火,你这个叛徒用这眼神看我是什么意思?”

    “我草,你不会喜欢上那喜儿了吧?世子,我们王家的世子要矜持一点啊,千万不能向叶赫那拉家族低头啊。论家族势力,我们王家比她们叶赫那拉家族厉害多了呢。她们家族是很厉害,但全是女人没什么了不起的。千万不能把你喜欢喜儿的想法表露出来啊,要让喜儿缠着你,这才能显示出我们王家的尊严。”地火大声说。

    “你小点声!”我赶紧捂住了地火的嘴巴,然后没好气的看看地火说,“你太大男子主义了,我跟你没有共同语言。”

    “这可不是大男子主义,这件事有关我们王家的尊严。世子,你一定要沉住气,让喜儿主动来缠着你,听见了吗?”地火说。

    “好好好,我听你的………”无奈的看了地火一眼,我心里却是非常惦记喜儿的。想起喜儿昨夜帮我的(情qg)景,我的心里不(禁j)变得有些发暖。

    不知不觉,我好像真的喜欢上这个小丫头了。但,一想到张萱,我又努力挥去了心里的念头。

    就在这时,由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声。听见那吵闹声,地火不(禁j)皱起眉头,“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在安家撒野?”

    “走,看看去。”我对地火说。

    和地火走出病房,我们两个又走到了安家卫生队的门口。当看见门外的两人时,我和地火两个人一下傻了…………

    “世子快躲起来,那个烦人的女人又来了!”表(情qg)一下变得紧张,地火赶紧将我往回推。

    但,我想躲起来已经来不及了。那女人一下就推开了卫生队门口两名士兵,然后快速跑过来拉住了我的手。一看见我脸上的擦伤和(身shen)上的伤痕,女人心疼的直接哭了出来,“要死了,是谁这么狠心,竟然把我家王熙打成这样。我的宝贝啊,你都要把你舅妈心疼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