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一百三十四章 舅舅VS舅妈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18
    哭了,舅妈她竟然哭了。而且从小到大,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哭,尤其,是她看见我被人打伤哭了。

    就看见她脸上的浓妆瞬间哭花,我整个人心里变得十分古怪。还有她前几天还叫我懂事的孩子,现在竟然开始管我叫宝贝了。

    要知道,这待遇可只有张萱才有啊。现在,我和张萱一起变成了舅妈的宝贝。

    就拉着我心疼的看着,舅妈用力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她脸上的妆太浓,才这一擦直接在她面粉一样的脸上抹出一条长长的黑道。

    接着,舅妈心疼的看着我说,“宝贝,疼不疼啊,怎么又去跟人打架了?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你告诉舅妈,舅妈去找她妈去!太过分了,我家宝贝可是国外来的孩子,这要是把我家宝贝打坏了,他赔的起吗!?”

    “…………..”听了舅妈的话,安遥脸上露出了黑线。

    昨天晚上的大战,王涣把我打的不轻。他把我的脸给擦破了,身上不少地方也擦破了。还有被王涣踹过几脚的地方,我一动就疼的要命。睡了一夜,到早上起来时我身上像散架了一样。

    还有我身上的肌肉,因为休息开始变得松弛。此刻我的身子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而舅妈,她这一拉我弄得我难受的要命。我脸上的擦伤还未结痂,她一摸疼的我直咧嘴巴。眼看着舅妈在这大呼小叫,还要找王涣的妈妈吵架。我心想王涣的妈妈也是我妈吧,要是王涣在这,看见舅妈这么嚣张不知道作何感想。

    我这弟弟,他脾气不好。

    在我们的周围,我看见了张萱。她好像是被舅妈拉过来的,看见舅妈在这闹她觉得有点丢人。但舅妈是她的妈妈,即使她觉得丢人也不好说什么。看见舅妈把我弄出难受的样子,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些可怜。

    除了张萱,我看见卢志诚、宝少爷、飓风、天雷和闪电也在,他们的伤不重,此刻全都好了。另外还有几名部队里的士兵和卫生员,还有两名军医也听见吵闹声跑了出来。

    “你好,我是这里的军医。如果您有什么问题,请您等病人好了再和他交流好吗。他昨天晚上受了伤需要休息,请您不要在这里大吵大闹好吗,这里还有其他的病号也需要休息。”一名军医忍不住了,他小声的劝舅妈。

    就死死抓着我的手,舅妈生怕我跑掉一样。看见那军医说话了,舅妈立刻狠狠瞪了他一眼说,“你干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关心我的宝贝?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吗?他是我亲外甥,我是他亲舅妈!他爸妈都在国外,是我把他从小养大的!难道我不知道他受伤了需要好好休息?我这是为了他好,我不能让他在你们这破地方呆着,我要把他带回家!”

    看一看,安家的卫生队还真有点简陋。是一趟长长的平房,地上也是干净的水泥地面。但是在安家有很多高明的军医,他们每个人的医术都很高明。至于器械也不比外面的差,更有一个好处就是看病不需要挂号排队。

    训斥了那军医后,舅妈更用力的抓住了我的手说,“宝贝,跟你舅妈回家。这是什么破地方啊,能有家好吗?告诉你,不管哪好都没有家好。来时舅妈还特意给你买了排骨,等你回家了舅妈给你炖排骨吃。”

    “舅妈,我不想吃排骨啊……….”重伤初愈,我的脸色有些苍白。

    “那你想吃啥,舅妈给你做。猪蹄儿,大骨头?你想吃啥,舅妈挑你爱吃的做………”舅妈说。

    “妈,你就让王熙在这休息吧,安遥她家这里好着呢,王熙在这能好好养伤呢。”张萱终于受不了,走上来劝舅妈。

    “傻玩意,你现在咋这么不会来事了呢?咱家王熙现在有钱了,看上他的姑娘指定也老多了。还有总跟着他那小姑娘,长得比你好看多了,家里边也有钱。妈不把他整回家,让人抢走了你就哭去吧!”小声说了一句,舅妈就狠狠瞪了张萱一眼。

    “…………”听了舅妈的话,张萱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

    另一边,飓风、闪电和天雷全都拿我这舅妈无奈。而安遥则是小声嘟囔了一句,“有这样的舅妈真是醉了。”

    知道小安遥心直口快,我赶紧对安遥使了个眼色。而舅妈好像没听见一眼,立刻走过去拉住了安遥的小手说,“哎呀,看看这姑娘脸色白的,太疼人了。你爸妈都在国外挣钱呢,在国外也没个人照顾你。以后你和你哥就都来我们家吧,舅妈天天给你做好吃的补身体。看看你瘦的,心疼死舅妈了。”

    安遥不但长得矮,而且身子很瘦。她的脖子修长,锁骨清晰,瘦弱的身子像只小猫一样。

    被舅妈拉着手黏糊了一下,安遥立刻抖了一下。然后舅妈也没给她拒绝的机会,拉住了她的手又拉住了我的手说,“小宝贝,你哥就是我从小养大的,你看看长得多好,个子那么高,长得也白了。以后就住你舅妈家吧,保证将你当亲女儿一样疼爱。”

    “我,住在你家?”安遥看了张萱一眼,表情变得无奈。

    “对啊,以后你们就住舅妈家,然后你们和张萱好好的,等你们出国了,把张萱一起带去国外。”舅妈说。

    “呵呵,我怕张萱会适应不了……..”安遥看看张萱说。

    “能适应啊,啥地方都能适应。要是真不适应,你们就换个好点的地方住呗。”说着,舅妈拉起我们就走。

    因为身子无力,我被舅妈一拉就跟着走了。而安遥看见舅妈盛情难却,她现在对张萱的态度也好了,也只能无奈的被舅妈拉着走。

    天雷、地火、飓风和闪电看见我们被舅妈拉着走了,他们连忙跟了过来。紧接着远处又跑来一个大个子,他看见我们立刻问,“咱们要去哪?”

    “去张萱家吃排骨。”闪电撇撇嘴巴说。

    “好,我最喜欢吃排骨了。”大个子连忙点头。

    大个子身高足有二米多,一听见他爱吃排骨把舅妈吓了一跳。张萱小声对舅妈说,“妈,他们都是王熙的保镖,要是你把王熙和安遥带到家里,他们也要跟着来到家里了。”

    “………….”一看见跟来这么多人,舅妈有点害怕了。

    “阿姨,我们有住的地方,你放心吧,我们吃顿饭就走。”大个子憨笑。

    本来看见大个子来了,我和安遥要是看见了救星一样。听了大个子傻乎乎的话后,我和安遥两个顿时失望了。

    就用冰冷的眼睛看了大个子一眼,安遥想了想轻轻掐了他一下。

    被安遥这么一掐吓了一跳,大个子赶紧说,“大小姐,那我们不跟着你一起去了,你们注意安全就行,你千万不要生气………..”

    “…………….”听了大个子的话,我和安遥忍不住互相看了一眼。心里同时在想,太没有默契了。

    而飓风、地火和闪电他们都是很聪明的人,听了大个子的话他们也显得有点无奈。闪电就一拳打在了大个子身上,然后小声对大个子说,“珠穆朗玛,你傻不傻啊?”

    “啊?”珠穆朗玛愣住了。

    没再理天雷地火他们,舅妈拉着我和安遥走的更快。四个人就一直在军区内的大路上走,一边走安遥一边问,“阿姨,请问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听了安遥的话,舅妈立刻亲昵的搂住了安遥,然后笑着对安遥说,“安遥,这是你太姥爷的部队吧?住院的时候,阿姨跟陪护我的战士都打听清楚了。我妹妹家有个孩子,一直想当兵,啥时候你们认识认识,你把他整咱部队里呗。”

    “如果各项条件符合的话,安遥的太姥爷会很欢迎他当兵的。”安遥说。

    “恩,整个空军啥的,最好能开飞机。”舅妈一脸媚笑。

    “…………….”安遥的眼睛瞪大了。

    “嘿嘿,我到这来一提你的名字,他们就让我进来了,好几个人带着我一起来的呢,对我可友善了。”看见安遥不说话,舅妈解释了一句。

    这时,我们已经走了一半了。安家的部队很大,最少得有我们十个学校那么大。看见不断一排排士兵跑操,舅妈想了想又对安遥说,“安遥,你给舅妈说个实话,你爸妈到底是干啥的啊?你们请的那五个保镖瞅着不错啊,一个月工资最少得三千多吧……….”

    “舅妈,他们不是我家的保镖,是我的家人。”安遥说。

    “家人?”舅妈吃惊的问。

    “是的,是我们爸妈收养的孩子。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们之间就像亲人一样。”安遥说。

    “那他们以后怎么办?一直让你家里养着吗?不上班,不出去赚钱?”舅妈问。

    “他们,大概会一生一世跟着我们王家吧。”安遥说。

    听了安遥的话,舅妈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刻,她看着我们的眼神更特别了,脸上的表情也是特别的谄媚,“那他们将来结婚了,你们给买房子吗?”

    “是的。”安遥说。

    “张萱,你听见没!”惊喜的都要叫出来了,舅妈使劲拽了张萱一把。

    “妈………..!”张萱的俏脸一直是红的,此时变得更红。

    “要是这么看的话,几千万都不算啥事了,最少趁一个亿啊……….”舅妈小声计算着什么。

    转眼,我们已经被舅妈带到了部队的门口。看见安遥,有几名士兵对她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打开了大门,拉开了铁丝网。

    就在部队的外面,停着舅妈的车子。按了一下钥匙,舅妈媚笑着对安遥说,“小姑娘,要是我家张萱和你哥哥结婚了,你们家也不亏的。一辆奔驰,等你们结婚了阿姨马上给你哥哥买。”

    “然而喜儿的嫁妆是整个叶赫那拉家族………..”安遥摇头苦笑。

    “你说什么?”舅妈有点没听清。

    “没什么。”安遥微笑。

    看见安遥笑了,舅妈也对她笑了一下。接着舅妈打开了车门,招呼我们说,“快进来吧,等到家了阿姨给你们炖排骨吃。然后咱们晚上下饭店,保证将你们养的胖胖的……..”

    然而就在我们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由远处开来一排长长的车队。为首的车子是一辆奔驰s600,紧随其后的是清一色的黑色雷克萨斯570。一共几十辆,当车子开到我们面前迅速停下。接着一名大汉由里面跑了出来,拿着一挂鞭炮就摆在了我们不远处,点起一支香烟用香烟点燃。

    很快,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了起来。接着,一名白脸中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穿着一件黑色的貂皮大衣,他的脸上戴着墨镜。一辆辆车门打开,上百名大汉很快将中年人簇拥在人群中。

    双手合十,他左手上的三枚宝石戒指闪闪发光。鄙夷的向我们看来一眼,中年人不屑的扭过头冷笑,“我好像闻到了一股穷人的气息呢……..”

    “大哥,那是你外甥啊!”一名疤脸光头大吼。

    “什么!?”摘下墨镜,白脸男人吃惊的向我看了过来。接着,他的眼睛变得闪闪发光。

    “舅舅……….”看清了白脸男人的面孔,我的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惊喜。

    “好外甥,可把你舅舅想死了!走,跟你舅舅回家!”大笑,白脸男人张开双臂就向我走了过来。

    但,当男人与我越走越近,舅妈突然横在了我们两人中间。就警惕的看着那男人,舅妈冷冷的说,“你是谁?怎么我以前没见过你?”

    “你问我是谁?”听了舅妈的话,男人愣住了。

    “对,我是这孩子的舅妈,是我把他从小养大的。你是谁,怎么以前没见过你?”舅妈冷冷的问。

    听了舅妈的话,男人不禁皱起了眉头。然后看了看舅妈身上的穿着,眼中不禁露出嫌弃。

    “龙袍,给这女人一百万,让她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