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一百七十章 新的人生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27
    当一觉醒来,我摸到了(身shen)边的女孩子心里不(禁j)一凉。天还未亮,我借着窗外的灯光看清了(身shen)边女孩子的面孔。

    她在熟睡,她熟睡时的模样十分甜美。而我,回想起昨夜的(情qg)景头开始痛了。想了想,我警惕的看向(身shen)边的女孩子。然后小心穿好衣服,偷偷从她家里跑了出来。

    当我从她家跑出来后,我呼吸着寒冷的空气心里痛不(欲yu)生。

    张萱消失了,我的世界也全都乱了。回想起这一个星期的(日ri)子,我感觉自己仿佛活在梦中一样。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对珊珊做了错事,想想喜儿我的心里开始变得自责起来。这一个星期,我将安遥和兄弟们全都折腾的够呛。我觉得自己有点任(性xg)了,我不该再因为失去张萱心中痛苦,去折磨他们了。我要离开他们,我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当我习惯了失去张萱心中的那种痛,我应该会渐渐变得好起来吧。

    一路走到了张萱家里,我才打开张萱的门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走进张萱的卧室,她(身shen)上的余香还残存在枕头和被褥上。就嗅着张萱留下的香味,我用头蒙住被子小声的哭了。哭着哭着,我人渐渐躺在张萱的(床chuang)上睡了过去。

    当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我没有表(情qg),整个人仿佛麻木。走进熟悉的卫生间中,我打开淋浴洗澡。接着回到自己的卧室,我换上了以前的衣服。接了一盆水,我开始仔细的擦拭地板。然后擦玻璃,擦家里的一切物品。当我将张萱家收拾干净后,天已经快黑了。

    走到小区的一个理发店,我坐在理发店中的椅子上说,“剪头。”

    “剪个什么发型?”从小在这个小区长大,那理发店的老板看我有点眼熟。

    “短头发,越短越好。”我说。

    “好!”

    听了我的话,老板给我洗过头发就开始剪头了。当他的推子为我推掉一撮撮头发,一个新的王熙渐渐出现了。

    我那个纨绔子弟一般的长发没了,取而代之是精神的短发。是卡尺,剪过头发的我像刚从监狱中出来一样。

    摸了摸自己的短发,我小声对自己说,“王熙,从现在开始,你再也不是什么大家族的世子。你只是你自己,一个普通的王熙。”

    这一刻的我,(身shen)穿的不是名贵的西装。我的脖子上没有金链,我的手腕上没有金表。除了舅舅花钱为我砸出来的贵气,我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接着,我拿出(身shen)上的电话给班主任打了一个电话,“老师,我要退学,你把学籍档案给我吧。”

    “你想好了?”班主任吃惊的问我。

    “是的。”我说。

    “你爸妈呢?把你爸妈找来,我跟你爸妈商量。”班主任深吸了一口气说。

    “呵呵,老师,你忘记了啊,我是个孤儿。”我笑了。

    “那,你舅舅呢?”班主任问我。

    “我舅舅走了,他出国了。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管我了。”想到从小到大视我如亲生儿子一般的舅舅,我的眼睛红了。

    “哦………”电话那边,班主任沉默了。

    去学校中拿回学籍档案,我将赵皇帝舅舅送我的法拉利车子停进了舅妈家的车库。然后看了看手中的车库钥匙,我狠狠将车库钥匙摔在了地上。

    车库钥匙瞬间被我摔得粉碎,我向楼上的窗户看了一眼离开了张萱家的小区。

    电话也被我留在张萱家了,现在的我(身shen)无一物。就在附近的一个网吧通宵了一夜,第二天我去了整个省城最乱的学校,北城十三中。

    没有看我的学籍档案,学校主任直接就叫我入学了。他给我叫了一个老师,告诉我这是我的班主任。那是一个女老师,人看着(挺tg)和气的。女老师也确实和气,带着我在学校里转了一圈。她小声告诉我,这个学校有点乱。白天在教室好好上课,然后晚上在寝室带着别乱走。和我说了很多关于学校的事,她又带着我去食堂办了饭卡,带着我去寝室办了住宿手续。

    当给我办好住宿手续后,她告诉我下午来班里上课,上午可以在寝室中休息一会儿。然后走时,她又告诉我说,“没事了就好好在宿舍呆着,千万别乱走。”

    “谢谢你,老师。”我对她说。

    “没事,好好上学,争取考个好大学。”老师对我笑了笑,然后就走了。

    当老师走后,我想了想拿出舅舅给我的黑卡看了一眼。忍着心里的痛,我直接将舅舅给我的黑卡掰了。交过学费后,我已经不需要什么钱了。现在的我食堂饭卡中有一百块钱,我的口袋中也有一百块钱。我要自食其力,我不再是王家的世子了。从明天开始,我要找一份工作打工。我,要开始新的人生。

    换了学校,这里没有关于张萱的回忆。头发剪了,我心里的一切烦恼也没了。而我放弃了王家世子的(身shen)份,将舅舅送我的车子锁进了车库,将舅舅送我的黑卡掰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的心里也变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就这样吧,从今以后,家族的争斗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我,一个普普通通的王熙。

    我累了,我需要休息了。但是,想到我的小未婚妻和我的妹妹,我的心里不(禁j)变得难过起来。喜儿,安遥,当我适应了新的环境,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还有宝少爷、卢志诚、天雷、地火、飓风、闪电、珠穆朗玛,我的兄弟们。

    带着从宿舍老头那领来的(床chuang)铺,我向自己的寝室走去。218,这是我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要生活的地方。知道这学校的混子很多,这学校里的每名学生都是混子。想着自己寝室中还有七名室友,我的心里变得期待起来。

    我不怕混子,一直都不怕。在我还很弱小的时候,我就没有怕过学校的混子。我,只是希望能在新学校交点朋友。这样,我的心里也不会太寂寞。

    想着未来室友的模样,我走进了寝室。当推开寝室门的时候,一股浓浓的烟味和一股仙灵的脚臭味迎面扑来。

    我,被眼前的画面深深震惊了。

    寝室的正中间摆着两张桌子,在桌子中间夹着几本破书。而在桌子的两边,分别放着两个乒乓球拍,地上还有许多垃圾和几个被踩扁的乒乓球。原来寝室中还能打乒乓球,这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这寝室太脏太乱了,寝室的脏乱程度实在令我大开眼界。

    算一算现在还是上课时间,一名男生正躺在上铺蒙着被子小声说话。男生说话的声音温柔,一条很长的电话线一直拉到了男生的(床chuang)上。

    我心想男生是在给对象打电话吧,听着男生跟对象说话时温柔的语气我的心又开始痛了。

    没有打扰男生,我安静的将一张空(床chuang)上的垃圾扔掉,然后开始铺起了(床chuang)铺。将(床chuang)铺铺好后,我呆呆的在(床chuang)上坐了一会儿。看见房间里太脏了,我想了想去水房找来了工具,开始清理房间的卫生。我这人不是洁癖,但我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一直都很干净。张萱家干净,唐宁家也干净,喜儿给我们布置的新家就更不用说了,还有天雷和地火他们的寝室也很干净。

    当我清扫掉地上的垃圾,又找来拖布将地上拖干净后。我看见上铺的男生还在打电话,就轻轻碰了他一下说,“那个,桌子可以摆回原来的位置吗?”

    “别,晚上咱们还玩乒乓球呢,就那么搁着吧,谢谢你了。”男生掀开被子看了我一眼。

    “没事。”我对男生微笑。

    “新来的啊?你叫什么名字啊?”男生问我。

    “王熙。”我说。

    “哦,好名字,我跟我对象打个电话,回头咱俩再聊袄。”对我笑了笑,男生又蒙回被子跟对象聊了起来。

    看见男生跟对象聊的这么开心,我心里再次变得羡慕嫉妒恨了。想一想张萱,我难受的躺在了(床chuang)上。接着拿出了(身shen)上的玉笛,轻轻摩挲了起来。张萱,你现在过得好吗?舅妈一直想让你出国,她总算实现了她的愿望了。

    一直到了下午上课,那男生都在跟他对象打电话。而当我去教学楼上课的时候,男生也没有放下电话的意思。

    叹了口气,我就一个人走到了教学楼。然后走进教室,在教室中呆呆的坐着等待上课。

    就坐在教室中等待了十几分钟,渐渐的我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

    空的,这教室中一个人都没有,班里就我一个人!吗比的,我来的这是鬼学校吗?

    想到这,我特意走出班里看了一眼。不光是我们的教室是空的,就连这整个教学楼都是空的。我草,隔壁的房间也没有人上课啊。而且我没有记错(日ri)期,今天是星期四,而不是星期六!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上午带着我的班主任跑过来了。看见我,那班主任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就站在讲台上,班主任笑了笑对我说,“欢迎王熙来到我们的学校,从今以后你就是咱们班的一员了,欢迎!”说着,班主任微笑着拍起了手。

    “…………”就咧着嘴巴,我感觉到我们两个人中间飞过一只尴尬的乌鸦。

    “哈哈,你的同学都去外面网吧玩了。如果你想看他们,去网吧转一圈就能看见他们了。那个,老师还有点事,你先自学吧,有不懂的问题来我办公室找我,老师先走了……”就尴尬的对我笑了笑,班主任离开了班级。

    当班主任离开后,我看着空空的教室心里再次变得寂寞了。我心里开始有点后悔了,我感觉自己选错了地方。

    这地方,根本不适合给我疗伤。这里,反而会使我心中的(情qg)伤变得更加严重。

    在教室里坐了一会儿,我终于变得有点坐不住了。太无聊了,我一个人走到了教学楼的后面。虽然这里没有人上课,但是这个学校的环境还是(挺tg)好的。在教学楼的后面是一个小花园,花园中有凉亭,有池塘,还有小树林。

    就坐在凉亭中,我拿出(身shen)上的玉笛想了想吹了起来。当我吹起玉笛时,我的心中不(禁j)想起了和张萱在一起时一幕幕的(情qg)景。

    现在的我,只要有乐谱就能熟练的吹出曲子。只觉心里忧伤,我吹出的曲调也是充满了忧伤。

    我,终于能理解冷燕为什么喜欢拉二胡了。因为,他是一个和我一样寂寞的人。只是我是因为(情qg)字寂寞,而他是高手寂寞。

    忘我的吹奏玉笛,我渐渐陷进心里忧伤的世界。而随着我不断的吹奏玉笛,我的(身shen)边渐渐发出了哗啦啦的响声。

    当我放下玉笛时,天已经渐渐变得黑了。一条满(身shen)花纹的小蛇,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我的眼前。

    微笑,我轻轻抚摸着那条小蛇的头部说,“原来,我的世界中还有你…………”